只是在這個時候,狂戰士也開始出現傷亡,林影知道狂戰士的弱點,狂化后的狂戰士,不畏生死,恢復力量驚人,而且力大無窮,只要不把他們的腦袋砍掉,就算是心臟洞穿都能恢復,所以他拜託矮人族為狂戰士們量身定做了盔甲,專門護著他們的腦袋和脖子。

只是狂化畢竟有時間限制,現在已經差不多到了,但是他們的傷亡依舊小的可憐。

「撤退吧!」

聖朗帝國的皇子苦著臉對光明帝國的大聖子道:「這些傢伙已經瘋了,我的鐵甲騎兵大概還有八千,你的聖武士最多還有三千,總數不過一萬,對方只是出動了三千狂戰士,還有七千呢,而且魔盔戰士也不過死傷了一千多,怎麼看咱們都沒有勝算!」

「撤,撤退!」光明帝國的大聖子已經有些傻了,聖武士的死傷註定了他日後地位的下滑,甚至被剝奪姓氏,所以他現在腦子裡一片混沌。

「沒錯,撤退!」聖朗帝國的皇子一把抓住了大聖子,使勁的晃了晃,大聲吼道:「給我醒醒,現在就撤退,也許還有希望!」

「哦,好……好的,撤……撤……撤退!」大聖子獃滯的點了點頭,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擺脫幾位出手,幫助我們的人撤退!」聖朗帝國的皇子對三人身邊的七級高手道:「對面的狂戰士已經開始力竭了,一定不敢追擊!」

「沒問題!」三個皇子一共帶了四位七級戰士三位七級大魔導師,此刻很乾脆的點了點頭,飛了起來,衝到了鐵甲騎兵和聖武士的身後,替他們擋住了進攻。

只是他們也只能擋住,根本就不敢做其他,因為對方也出來了四位七級高手,而且這麼多狂戰士虎視眈眈,隨時都有可能衝上來,到時候就算他們能發動大規模魔法,滅掉一兩千狂戰士,又有什麼用,對方足足有好幾萬!

三天他們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對方,倒是紅月帝國的兩個七級高手,咬了咬牙,去把恐懼之刃收集起來了一些,但是也沒收集完就立刻離開了。

至此,峰會初賽第一回算是結束了,但是初賽絕對還會有第二回合,因為三大帝國絕對不可能這樣就在初賽退出峰會,林影和茜公主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對視一眼后紛紛一笑。

「該談判了!」茜公主微微一笑道;

「或者說,該要點補償了!」林影伸了個懶腰道:「我的狂戰士可是死了好幾百,而且有兩千多失去了戰鬥能力,唉!補償少了我都不會同意。」

… 聽了林影的話,茜公主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傢伙就死了幾百狂戰士,但是紅月帝國的紅月戰士卻全滅了,光明帝國的聖武士軍團也死傷超過了八千,鐵甲騎兵也有兩千的傷亡,就算要賠償也是你賠償人家吧,就算是她的魔盔戰士都死了兩千多,不過看了林影身後還有七萬的狂戰士,茜公主理智的保持了安靜。

距離這裡不過一公里左右的對方有一座巨大的帳篷,上面刻畫著一頭熊熊燃燒的火龍,張牙舞爪、氣勢逼人,彷彿要將天都撕破,這就是聖龍帝國的徽章。

「你說什麼?」在帳篷之中,一個滿臉傲氣的年輕人瞪圓了眼睛,看著下面的一個人,不可置信的道:「紅月帝國被全滅,光明帝國損失超過了一半,聖朗帝國也受到了傷害?你胡說什麼呢!?」

「殿下,這種事,小人怎麼敢胡說?」說話的人是一個六級戰士,此刻他滿頭大汗,說話都不利索了:「是真的,五大一等帝國火拚,最後光明帝國、紅月帝國和聖朗帝國大敗,現在他們已經分開了!」

「五大一等帝國?」這個殿下就是聖龍帝國的二皇子,也是最有機會繼承皇位的那個人,此刻聽到六級戰士的話,不由一愣,詫異的道:「冰雪帝國怎麼會和飄香帝國聯手?」

「不是冰雪帝國?」

「不是冰雪帝國?那還有哪個一等帝國?」二皇子更加不解了。

六級戰士明白,這位皇子殿下也從來就沒把流雲帝國看在眼裡,但是眼下的情況已經不容他不說實話了,道:「是流雲帝國啊,那個國家在這一戰中展現出了驚人的力量,紅月帝國就是被他們幹掉的,光明帝國的聖武士也最少被他們滅掉了三分之一!」

「怎麼可能?」二皇子拍案而起,怒視著六級戰士道:「昆多,你是不是想死了,敢騙我,一個剛剛建立起來的國家,憑什麼和光明帝國那個幾個帝國斗!」

「狂戰士!」昆多急忙道:「流雲帝國足足出動了三千五級的狂戰士,還有精銳的武器裝備,一舉將光明帝國紅月帝國滅掉了!」

「狂戰士!?」

二皇子臉色也變了,他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狂戰士的厲害,想到前幾天得到的消息,說明流雲帝國有清醒之光捲軸讓狂戰士保持清醒,不由信了昆多的話,當下問道:「現在他們在幹什麼?」

「要是屬下沒有猜錯的話,他們一定是打算談判了!」昆多顯然也在官場上混了很久,道:「按照這個形勢,光明帝國幾個國家連峰會初賽都過不去,這足以讓他們瘋狂,飄香帝國也流雲帝國也不會把他們把瘋了逼!」

二皇子微微沉默立刻站了起來道:「我們走,去看看他們怎麼談判!」

「殿下,我們要站在哪一邊!?」昆多問道;

「還用說嗎?」二皇子冷冷的看了昆多一眼,道:「一個小小的流雲帝國有什麼資格出現在我面前!」說完就離開了。

昆多一臉的猶豫,要是沒發生今天的戰鬥,他也會贊同二皇子的話,但是現在,他卻猶豫了。

幾千狂戰士就滅掉了紅月戰士和聖武士,可以想象其戰鬥力有多麼強大,流雲帝國卻還有十幾萬正規狂戰士軍團啊!

「你們這兩個賤種,賤種……」在一座綉著光明天使的圖案營帳中,光明帝國的大聖子近乎情緒崩潰的對著剛剛走進來的林影,茜公主吼叫著。

「大聖子,如果你請我們來這裡,是為了辱罵我們,那我們還是離開吧!」茜公主冷眼看著大聖子,冷冰冰的道;

「離開幹什麼?」林影沒好氣的道:「他侮辱咱們,直接開打就是了!」隨著他的話,卡茲和塔克斯托紛紛上前一步,強大的氣勢充斥整個營帳,把大聖子到嘴邊的話給憋了回去。

卡茲和塔克斯托已經達到了七級上階,單論戰鬥力的話,整個營帳中,也只有聖朗帝國有一位七級強者能和他們交手,其他都不是對手,所以光明帝國一方雖然有七名七級強者,流雲帝國等只有四名,他們依舊敢一戰,尤其是林影還一時興起帶了三名六級狂戰士,就更是底氣十足了。

「你……」大聖子陰冷的目光看了林影一眼,咬了咬牙,沒說話,而是看了聖朗帝國的皇子一眼,示意他說話,至於紅月帝國的皇子,直接被大聖子無視了。

雖然紅月戰士也全軍覆沒了,但是大聖子依舊對他很有意外,在戰鬥的時候,他居然猶豫著不派人上場,大聖子不只一次的想過,要是紅月戰士早一點上的話,他的聖武士就不用死那麼多了。

而紅月帝國的皇子也一樣對大聖子充滿了痛恨,要是他不讓自己的紅月戰士上場的話,紅月戰士怎麼會全軍覆沒。

這一幕並沒有逃過林影和茜公主的眼睛,他們相互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意思。

光明帝國的大皇子和紅月帝國的皇子鬧了這樣的矛盾,對他們來說,實在是一個驚喜,最好就是讓這兩個有矛盾的皇子繼續當權,這樣對他們才是最有利的。

「唉!」聖朗帝國的皇子也是有些心緒不寧,所以沒有發現這些,站出來后苦笑道:「兩位出手有點狠吧,再怎麼說咱們也都是一等帝國……」

「別說這些虛的了!」林影打斷了聖朗帝國皇子的話,淡淡的道:「直接說吧,你們想幹什麼?」

主動權,現在林影和茜公主要的就是主動權,只要有了主動權,後面的事就好辦了,一定能讓對方吃個大虧還對自己感恩戴德。

只是林影和茜公主的想法並不那麼容易實現。

「哈哈哈,幾位公主皇子,什麼事這麼熱鬧,都聚集在一起了,怎麼也沒人通知我一聲啊!」隨著一聲大笑,聖龍帝國的二皇子走進了營帳中,親熱的和幾位皇子皇女們打招呼,很巧合的是,他把林影給漏掉了。

… 對此聖龍帝國這種赤裸裸的蔑視,林影呵呵一笑,其他人也紛紛在一旁看好戲,只有茜公主秀眉一皺,就要說話,但是被林影打斷了。

「也沒什麼事,就是在商量怎麼做才能把聖龍帝國給一鍋端掉,你來的正好,一起商量一下吧,有你的配合,一定很順利!」

就算是在極度暴怒中,大聖子都差點沒笑出來,其他人也紛紛一臉怪異。

林影說的這是什麼鬼話?

商量怎麼打聖龍帝國,還要聖龍帝國配合?確實,有了聖龍帝國配合,一定能打破他們,只是,這氣人的話確實很氣人。

聖龍帝國的二皇子臉色也冷了下來,看都沒看林影一眼,顯然,他認為和林影說話是一種恥辱,他身後的一位七級戰士立刻上前一步就要呵斥。

但是,卡茲卻早就瞄著這個七級戰士了,他們以前可是仇敵啊,此刻見到他上前,也上前了一步,龐大的氣勢直接把這個七級戰士的話給頂了回去,甚至還把他給逼退了一步。

聖龍帝國的二皇子臉色更差了,見目光看向了大聖子等人,這一回只有他和大聖子帶了三個七級,其他都是兩個,但是三個七級中階的七級也不是兩個七級上階七級的對手啊。

只是讓他意外的是,大聖子並沒有站出來,其他兩個皇子也表示了沉默,這讓二皇子臉色微微泛青。

其實很簡單,三位皇子計算了一些,他們剩下的力量加上聖龍帝國的龍戰士,好像也不是林影和茜公主聯手的對手,所以,他們還跟乾脆的閉嘴不說話,要是就這樣回去,他們會很慘的。

「哼!」得不到援助的二皇子冷哼一聲,冷冷的看著林影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這麼和我說話?」

「要不要打一場試試!?」林影的話依舊簡單,但是卻讓二皇子瞬間閉嘴,一臉的鐵青,這一回是全青了。

打?怎麼打?對方出動了三千狂戰士就把紅月戰士和聖武士給滅了,還有七千呢!就算那七千的戰鬥力比那三千差一些,但是差的也很有限,至少七千滅掉他一萬龍血改造過的戰士沒有問題。

「閣下也別太囂張!」二皇子冷冷的看著林影,寒聲道:「要是拚命的話,你還能剩下多少人,要是本殿沒記錯的話,狂戰士狂化后,應該會有幾個月的虛弱期,這個時間段的狂戰士是沒有戰鬥能力的。」

林影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二皇子的意思很明顯,要是真的打起來,林影手下那三千狂化過的狂戰士肯定是沒命了,而且其他的狂戰士會不會保護這些狂戰士?

要是林影下令保護,那麼死傷將再次加大,要不是不保護,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要知道,狂戰士因為生活艱難,族內成員都異常團結,林影要是下令拋棄三千狂戰士,就算其他狂戰士不說什麼,心裡也一定起疙瘩。

「好了,兩位都少說幾句吧!」茜公主站出來打圓場道:「我們來這裡是商議峰會初賽的事,不是鬥嘴的,呵呵!」

「嘿!」林影冷笑一聲,走到了一邊,閉嘴不語,只是眼神始終挑釁著聖龍帝國的二皇子,讓他一陣暴怒。

「還是說我們的事吧!」聖朗帝國的皇子站出來,看著茜公主和林影強硬的道:「你們下手太狠了,滅掉了我們太多的戰士,我們要求賠償!」


「沒問題!」茜公主很乾脆的道:「按照同等級戰士五倍的價格給你們賠償,怎麼樣?」

「嗯?」幾人一愣,只有林影玩味的笑了起來。

紅月戰士這樣的戰士,別說五倍與同級的戰士了,就算十倍都有價無市,但是這是哪裡?花海平原,他們在幹什麼?參加峰會,在峰會上,任何死亡都是靠拳頭直接說話,不服氣,直接打就是了,茜公主的大方反而讓幾個人都感覺到了不安,以至於聖朗帝國的皇子都忘記了說下去。

「沒了?」茜公主看了聖朗帝國的皇子一眼,詢問了一句,見到聖朗帝國的皇子沒有說話,立刻道:「那我們就先走了,賠償一會給你們送來!」說著帶著林影就要離開。

「等,等等!」大聖子連忙攔住兩人,略有些緊張的問道:「那這場峰會……」

「當然是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了?」茜公主隨意的道:「對了,我已經聯繫了好幾個國家,他們都願意和飄香帝國結成友好的聯盟,所以我要去請他們喝一杯,就不在這裡多待了!」

「站,站住!」紅月帝國的皇子大吼了一聲,怎麼可能就這麼讓他們走了,賠償?他們要那點賠償幹什麼?他們依舊要被清理出局,峰會初賽都沒過,在他們看來這是狂戰士強大的原因,但是在普通平民眼中,這就是國家國力的代表,介於這種輿-論,他們回去后都別想有好果子吃。

就算是損失最小的聖朗帝國也一樣。

「你算什麼東西?」林影冷眼看著紅月帝國的皇子,寒聲道:「也敢叫我站住!」

「哼!」聖龍帝國的二皇子冷哼一聲,正要上前幫紅月皇子說話,林影身後的狂戰士集體上前了一步,冷冷的看著他,讓他硬生生把這一步給退了回去。

顯然,狂戰士們也不傻,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這一步就表明了,聖龍帝國皇子再挑釁的話,他們完全不懼一戰。

茜公主也停下了腳步,笑吟吟的看著幾個人。

聖朗帝國、光明帝國和紅月帝國被抓住了把柄,聖龍帝國不敢多言,,局勢似乎完全向著流雲帝國和飄香帝國在走。

幾個一等帝國突然發現,原來一直看不起的流雲帝國,居然能帶來這樣的麻煩,當然,這是因為他們帶的人太少了,要是帶上幾百萬,也不會因為幾個狂戰士就打亂陣腳了。


聖朗帝國的皇子沉默了一會,緩緩的道:「峰會我們不可能就這樣退出,直接說吧,你們想要什麼?」

… 這場談判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不公平,就算聖龍帝國有心站在他們這邊也沒有用,因為流雲帝國和飄香帝國的人加起來足以滅掉幾個一等帝國的人。

拳頭大的人說的話才會有用。

不管在哪裡,這句話都是至理名言,現在流雲帝國的拳頭硬,所以,他們說的話有用,其他人的話,全部都可以被無視了。

所以,茜公主和林影開始提條件了。

茜公主的條件很少,因為她涉及到的事,幾位皇子能做主的已經很少了,總不能割幾座城市給她吧,皇子們也沒這個權利,所以,她只是要了一些聖武士的盔甲、鐵甲騎兵的龍血軍馬以及恐懼之刃,還有一些七級魔法物品作為補充。

「不可能!」

聽到茜公主要的東西,幾個皇子當場就跳了起來。

「為什麼不可能?」茜公主冷笑著反問:「我只是要一些不重要的東西,怎麼就不可能了?」

「這些還不重要嗎?」大聖子幾乎吐血。

「有什麼重要的?」茜公主微笑反問:「龍血軍馬這東西,我只是要成馬,又不是幼馬或者你們的培育方式,用不了幾年就會死了,聖武士的盔甲也一樣,沒有你們光明牧師的祝福,用不了多久,裡面的光明力量就會耗盡,恐懼之刃這東西就更簡單了,去深淵就能找到。」

聽了茜公主的話,幾個人紛紛沉默,最後點了點頭,茜公主說的也是實話,像龍血軍馬和聖武士盔甲,只有本國才能產,要是別國也能產的話,早就沒有了強大之處,恐懼之刃也一樣。

隨後雙方又在數量上爭執起來,最後將數字定在了兩千上,每國給飄香帝國兩千。

茜公主等於又武裝起來了六千王牌軍團,心情大好的茜公主笑的更甜了,差點沒把幾個皇子的魂給勾走。

不容她不高興,也這一進一出就是一萬兩千人啊!

到林影了,正處於發展中的流雲帝國需要的東西很多,所以林影一張嘴就把幾個皇子差點沒嚇倒。

「你們帝國內所有的狂戰士,我都要了,當然,我很大方,就用金錢來買!」

「你做夢!」


狂戰士在流雲帝國手中已經強大到了什麼程度,大家都看到了,要是三大帝國在把自己國內的狂戰士都給流雲帝國,流雲帝國內的狂戰士將會暴漲到接近三十萬,抽出近二十萬的戰士,想到這一點,幾位皇子就感覺頭皮發麻。

「幾位別這麼激動!」林影似乎明白了幾位皇子在想什麼,不由笑道:「其實狂戰士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可怕!」

「哼!」幾個皇子冷哼一聲,都沒有說話。

「話不瞞各位!」林影看了幾個皇子甚至茜公主一眼,才緩緩的道:「我那裡確實能批量的製造清醒之光捲軸,來緩解狂戰士狂化的弊端,但是,大家認為能有多少?能隨便武裝幾十萬狂戰士嗎?」

林影的話讓周圍的人一陣沉默,確實,就像他們國家內的王牌戰士一樣,為什麼這麼多年了,依舊只有幾萬,就是因為很多特定的東西不能大規模製造,要是流雲帝國真的能大規模的製造高等級捲軸的話,有沒有狂戰士都是一個效果,就算他們不給狂戰士,對方也能用別的彌補。

想到這他們心裡不由鬆了口氣。

聖朗帝國的皇子首先開口道:「那不知道你為什麼還要狂戰士,聽你話的意思,似乎要了這些狂戰士還是一種負擔!?」

「因為我答應過狂戰士一族的幾位高層,要儘可能的幫助狂戰士!」林影聳了聳肩,無奈的道:「你們也知道,我已經開始建立狂戰士城市了,在那裡無疑對狂戰士是很好的生存環境,所以我需要所有的狂戰士都能在那裡居住。」

林影的話讓幾個人紛紛沉默,似乎在思考其中的可靠性,又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良久后,還是聖朗帝國的皇子道:「按照高級奴隸的價格,我能做主,把國內狂戰士都給你!」

「不可能!」林影首先反駁道:「按照普通奴隸的價格,別忘記了,狂戰士本來就不是奴隸,這些錢都是你們白賺的,嘿嘿,聖朗帝國總不嫌棄錢多吧!」

「我不還價!」聖朗帝國的皇子淡淡的道;

「我也不還價!」林影同樣笑吟吟的道:「同時,我現在好像沒和你做生意!」

一句話讓聖朗帝國皇子臉上剛剛露出的自信笑容僵硬,旋即狠狠的咬了咬牙道:「算你狠,好,按照普通奴隸賣給你!」

有了一個表態的,其他皇子們也紛紛同意,其實就算林影能武裝二十萬狂戰士,他們也沒辦法拒絕,因為他們不想在峰會初賽出局,而且他們打心眼裡對狂戰士這個種族沒什麼好感。

「另外我也要點恐懼之刃、聖武士盔甲和龍血軍馬,別緊張,都別緊張,每個國家給我五百就行!」林影笑吟吟的道:「我就是想研究研究,又不武裝起來。」

「哼!」幾個皇子同時冷哼一聲,不屑的看了林影一眼,要是能研究出來的話,其他國家早就研究出來了,就連其他一等帝國都沒有結果,一個剛剛建立的小國能研究出來什麼?

只有茜公主看了林影一眼,這和他們剛說好的可不一樣。

很快,幾個皇子都同意了。

「現在該說說,你們能給我們什麼了?」大聖子首先沉不住氣了,在這裡他的地位最高,但是失敗的話,懲罰也越深。

林影和茜公主也明白,要是不給這幾位一個滿意的交代,那麼剛剛談成的條件,就要全部作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