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天悅杯的官方,看着自己的賬號上多出的粉絲,嘴角上揚著。

歐陽琪大師就是歐陽琪大師!

之前他們官宣了那麼多評委,那些人粉絲數加起來,都沒有歐陽琪大師一個人的多。

看來,請歐陽琪是請對了!

更有一些想要成為歐陽琪關門弟子的人,又開始大量報名,反正報名截止到10月1日,一切都還來得及!

明陽市一高里。

陳大敏激動的喊著靈犀:「靈犀靈犀,你看!歐陽琪大師要參加古風天悅杯,當特邀嘉賓了呢!」

靈犀立即拿過陳大敏的手機,看着那條圍脖,果然是歐陽琪!

「靈犀,你的機會來了!」

聽着陳大敏的話,靈犀的內心也不自覺的激動起來。

她本想着自己參加了古風天悅杯,得到了冠軍,才有機會找中間人,去見歐陽琪一面,沒想到,歐陽琪竟然要成為古風天悅杯的特邀嘉賓!

如果自己在比賽的時候好好表現,那自己成為歐陽琪的關門弟子,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前提是她要打敗其他的選手!

尤其是一個叫做「妙不可言」的那個選手!

靈犀瞥了一眼坐在她旁邊的顧甜甜,眼中閃過一絲陰冷。

等到她成為了歐陽琪大師的關門弟子,那整個明陽市,就再也沒有人敢小瞧她靈犀了!

也更沒有人敢再把她和顧甜甜這個下作的人,相提並論了。

察覺到靈犀帶着刺的目光,顧甜甜並沒有看靈犀。

因為她知道,靈犀一定是在嫉妒。

這些天,顧甜甜報名表演了小提琴題目,每到下課鈴聲響起,她都會拿着小提琴在高三教室的走廊上,練習小提琴。

她樣貌本就長得很不錯,再加上她優雅的拉着小提琴,自然是吸引了學弟學妹們崇拜的目光。

尤其是學弟們,對她的傾慕。

不過是兩三天而已,她每次上學和放學,都能接到很多學弟們送來的情書。

還被很多學弟們稱呼她是最美的校花!

被人包裹着,享受追捧著的感覺,讓顧甜甜很開心,也很滿足。

相對於她受歡迎的程度,靈犀倒是不如她。

所以,靈犀嫉妒她,實屬正常。

現在她只需要在新生歡迎大會上好好表演,到時候,整個學校的男生,包括老師,都有可能沉迷於她的魅力之下!

有了龐大的愛慕者后,顧甜甜覺得,自己不僅可以把靈犀踩在腳下,就是連顧妙妙都可以踩在腳下! 「陛下,這一次的反賊聚會有三伙人!」

趙高跪在地上說道。

「除了漢兒與楚地項家那一夥,另外兩伙人是?」

秦始皇也有些好奇。

他倒想看看,究竟是哪些人坐不住了……

「組織這次活動的是趙國的趙歇,而且孔行書跟他一起過去了。」

秦始皇一聽,眼睛頓時就眯了起來。

「這儒家,看樣子真的是很討厭我們大秦啊!」

孔行書在漢兒那裏教書,沒想到眼前的聚會他也摻和了進來。

他來到這裏,就已經代表了整個儒家!

「還有一批呢?」

「剩下一伙人……是齊國的餘孽!」

「砰!」

秦始皇憤怒的拍了下眼前的桌子,他直接站了起來!

一抹猙獰的笑容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沒想到啊……真的是沒想到!那個餓死鬼,竟然也有兒子在外面!而且我一直都不知道這件事!」

「好!當真是好極了!」

「我倒想看看,那個餓死鬼的廢物兒子能有什麼本事!」

趙高感受到了秦始皇的憤怒,現在跪在地上不敢多說一個字……

「陛下,聚會有這麼多人,漢公子的安全?」

「不必擔心,我相信漢兒能夠搞定!」

秦始皇臉上的憤怒立刻消失,談到自己這個兒子,他眼中滿滿的都是自豪!

一個小小的抗秦聚會算得了什麼?

如果連眼前這一關都過不了,將來還怎麼繼承大秦江山?

「是!」

聽到陛下這樣說,趙高也是不再多說。

……

田棄已經來到了邀月樓,他帶的人全部都留在了二樓,只帶了魁梧漢子前往三樓。

剛一上去,他就看到了一個面如冠玉的年輕人坐在那裏。在年輕人的左邊,而是坐着一位頭髮蒼白的老者。

「這一位應該就是田兄吧!」

趙歇立刻就湊上去打招呼,他們這些人都是六國貴族。

之前大家可能都是死敵,但現在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共同的敵人——秦始皇!

「嗯,你就是趙歇吧。」

田棄也是隨意的說道。

兩人在原地交談,他們在等待項家的來臨。

「這邀月樓的裝潢還挺富麗的,也不知道背後的老闆是誰。」秦漢嘀咕了一聲。

「老闆?那是什麼東西?」

項羽不解的問道,他可從來沒聽過這個新鮮辭彙。

「老闆就是做主的人,比如我就是你的老闆。」秦漢相當無恥的說。

「哦哦!」

項羽叔侄二人被秦漢不斷的洗腦,現在他們已經奉對方為尊。

「咱們上三樓吧。」

秦漢大手一揮,彷彿他才是這裏的主人。

趙歇與田棄聊到一半的時候,就聽到了下面的動靜。

「他們要來了……」

孔行書表情有些異動,他似乎聽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

他腦海當中立刻浮現了漢公子的臉……

「不可能,他此刻應該在莊子當中,怎麼會來到這裏?」孔行書立刻打消了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然而在下一刻,他就看到了秦漢的臉!

孔行書瞪大了眼睛,漢公子怎麼會來到這裏的?

「喲,孔夫子也在這裏啊!」

秦漢剛到三樓,就看到了一臉驚恐的孔行書。

他大大咧咧的走過去,直接跟對方進行交談。

「我這兩天沒在莊子當中,難道你沒有去上課嗎?」

「我給老福說了一聲,這不是有事嗎……」

趙歇僵硬的站在原地,他應該才是這裏的主人才對,怎麼對方直接反客為主了?

秦漢看了場上一圈,都是些生面孔。

「大家都自報家門吧。」

秦漢自顧自的說道。

田棄微微的皺了下眉頭,他對於眼前的這一位不太感冒。

對方表現的太張揚了,不像是一個反賊,更像是當朝太子!

不過對方都問話了,他也不能夠一直沉默。

「齊國,田棄!」

趙歇也是有樣學樣,立刻簡短的回復。

「趙國,趙歇!」

秦漢稍微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錯!不錯!」

「六國貴族來了三國,咱們聚在一塊應該能成大事!」

趙歇心中有無數個問號閃過,這一位到底是誰?

按照道理來說,他應該是這裏的主角才對!

「我就有話直說了,也省得浪費時間。你們直接跟我混就行,十年之內一定能夠滅掉秦朝!到時候給你們封地,你們回到舊國當王爺就行。」

秦漢大大咧咧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