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江邊看看吧!”林默涵想了想說道。

“好嘞!”陳鈔票說道,隨後汽車啓動,直接向XX江駛去。

陳鈔票熟練的開着車,雖然他沒駕照,但近來經常開車,也還算熟練,交通規則什麼的也懂,去考個駕照便是一個合格的駕駛員了。

陳鈔票一邊開車,一邊和林默涵聊天。

不知不覺,陳鈔票來到了一處轉角處。

就在這時,一輛豐田汽車向陳鈔票疾馳而來,速度之快,直接向陳鈔票撞了過來,與此同時,停靠在路邊的兩輛麪包車打開車門,黑漆漆的槍口露了出來……

陳鈔票大驚失色,連忙往右急打方向盤,頓時車頭直接避開了那豐田汽車,可是車身卻並未避開。

“轟隆……”一聲巨響,豐田汽車直接撞擊在了奧迪TT的身上,頓時火光四射。

奧迪TT瞬間熄火,好像內部已經出了問題。

陳鈔票直接被撞得七葷八素,一陣頭暈。

林默涵也一臉模糊,這事兒發生得太過突然,但兩人都繫了安全帶,纔沒有多大的事兒。

奧迪TT雖然已經熄火,但卻向路邊的一棵大樹撞了過去。

陳鈔票連忙踩剎車,迫使奧迪TT停了下來,幸好車速不快,不然陳鈔票不被那豐田給撞暈,恐怕也要死在那棵大樹身上。

陳鈔票轉頭看向林默涵道:“你沒事兒吧?”

此時陳鈔票已經清醒了,也知道自己遇到大事兒了,當初他老子叮囑的可能就是現在的事兒。

麻痹的,敢在老子泡妞的時候跑來殺我,真尼瑪的活膩了。

陳鈔票勃然大怒。

“沒事兒!”林默涵搖了搖頭。

“蹲下,直接窩在車裏!”陳鈔票說道,隨後直接在座位下拿出了兩把手槍……

就在這時,豐田車門打開,一個身高兩米左右的彪形大漢走了出來,與此同時路邊的三輛麪包車車門也打開了,七八人走了出來…… 陳鈔票皺了皺眉,拿着白銀色的手槍,盯着車窗外向他走來的人。

“槍?”林默涵看着陳鈔票手中的手槍頓時發出了一聲驚呼。

陳鈔票沒有說話,隨後按下車窗,整個人直接躲在車門之下,就在車窗搖下之時,陳鈔票閃電般的扣動扳機。

“砰砰砰……”三聲悶響,隨後陳鈔票直接蹲了下去。

槍聲過後,三人應聲倒地。

每一槍都打中了,那三人都是胸膛中槍,陳鈔票雖然不是說高手級別的人物,但是這段時間以來廢寢忘食的學習不是沒有用的,相反他已經是個三流殺手,雖然不是一流,而是三流,但總歸是個合格的殺手。

隨後那些人走出來的人,直接尋找掩體躲在了掩體身後。

這些人都帶了槍,其目的就是致陳鈔票於死地,而這也是一場有策劃的謀殺……

“手機沒信號……”林默涵直接說道,她本想打電話報警。

荒野求死大行動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

110都尼瑪無法接通?


可能咩?

110無法接通,尼瑪到世界末日了?

“這周圍的手機信號早就被屏蔽了,就算你電話打出去了,恐怕沒有二十分鐘,警察也來不了這兒!不要想着靠別人,現在我們只能靠自己!”陳鈔票拿着手槍,看着車窗外說道。

隨即他也暗自慶幸自己是開柳媚的車出來,如果是開林淺溪的車,恐怕剛剛他和林默涵就已經被撞死了。


秦歌的桃花劫

而且車裏還有槍!

此時陳鈔票直接把車窗關上了。

此時這輛車就成了他們最堅固的堡壘。

陳鈔票的車雖然停在路邊,可是此時他們卻是被包圍了起來。

四面八方都埋伏着殺手……

麻痹的,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陳鈔票心中焦急,被困在車裏,這些殺手有無數種辦法弄死他。

比如用汽油燒車,直接將車被弄爆炸。

到時候最算你這車耐撞,子彈都打不穿也沒有一點兒作用,就算炸不死你,也得燒死你。

這時一人直接提這個桶從麪包車後走了出來,旋即便準備把汽油潑過來。

“奶奶的,你還真這麼幹?”陳鈔票罵道,隨後火速打開車窗,就在車窗露出一條縫隙的時候,陳鈔票手槍伸出,一扣扳機……

“砰……”一聲爆響。

“砰砰砰……”一連串的槍聲響起。

火星四射,無數子彈直接撞擊在了奧迪TT的車身上。

而陳鈔票也感覺臉上一涼,隨後火辣辣的疼痛傳來,伸手一摸,溼潤感傳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也涌入了陳鈔票的鼻尖……

是的,剛剛一顆子彈擦過了他的臉,而他的頭髮也被打掉了不少……

原本有那麼點帥氣的髮型,現在變得非常不規則。

但陳鈔票沒有馬上關上車窗。

因爲那人已經被他打中了,而且那人掉下之後,一桶汽油直接灑在了地上,而且還流到了那輛麪包車之下。

陳鈔票對着地面直接打出一槍……

“砰!”一聲悶響。

頓時“轟……”一聲輕微的響聲,火光升騰,子彈與水泥地的摩擦,產生出火種,直接讓汽油燃燒,火焰直接便向那輛麪包車燒了過去。

而那麪包車的司機反應也頗爲迅捷,直接倒車避開了火焰。

雖然麪包車避開了火焰,但是原本躲在麪包車身後的兩人卻是失去了掩體。

陳鈔票抓住機會,連開兩槍,頓時兩人再次倒地。

老子槍法那麼好?已經到了百發百中的地步了?

陳鈔票一陣驚奇,這幾槍都沒有放空,全部打在了人的身上,雖然很多都不是致命之處,但卻讓那些人失去了戰鬥能力。

槍法是需要天賦的,而這也不是陳鈔票第一模槍,對於槍的性能還是比較熟悉的,而且各種射擊理論的知識他也看了不少,小時候也喜歡拿着氣槍打鳥,因爲這些因素,陳鈔票此時的槍法也不算太差。

麪包車退出一段距離之後又停了下來。

這時候,兩外兩輛麪包車的人已經衝了過來,還有五米便要到了陳鈔票的車身周。

這些人的速度都不慢,而且衝鋒的時候腳步身法都不錯,左右移動,步伐靈活……

林默涵直接蹲在了車裏蒙上了耳朵,整個人不住顫抖。

她並不是陳鈔票,雖然她是女神,也是天之驕女,但她終歸是個平凡的女人,她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即使看到也只是槍戰片而已。

陳鈔票此時也顧不得林默涵,直接法神到了後座,隨後打開座位下的暗格,頓時一把****直接直接讓陳鈔票拿了出來。


半自動步槍,喜歡玩CF的人都認識。

奶奶的,老虎不發揮你當老子是哈嘍KT是吧。

陳鈔票心中怒道,隨後目光直接鎖定了最近的五人,打開車窗,直接將槍口探出,隨後扣動扳機……

“噠噠噠……”一陣槍聲響起……


陳鈔票上來就是一陣亂掃,他曾經看過還有四個**,也就是陳鈔票現在擁有四十發子彈。

而他也預估了這裏的殺手有多少人,數目應該在二十左右。所以子彈是足夠讓陳鈔票浪費的。

與此同時“砰砰砰……”一陣槍響緊接着也響了過來。

奧迪TT身周火星四射,無數子彈直接撞擊在了車身上,而幾顆子彈也費飛進了車裏。

有幾顆更是直接把陳鈔票的毛都打掉了。

但運氣好的是,一顆子彈都沒有打中陳鈔票。

隨後陳鈔票直接又關上車窗,冒出頭看窗外的情況,此時地上躺着的又多了三人。

旋即陳鈔票又打開右側的車窗,上來就是一頓亂掃,直打子彈打光爲止,他整個人都窩在了車門下,根本就沒有冒出頭……

有了上次的教訓,他可不想把頭拿去當個活靶子使。

隨後陳鈔票直接關上了車窗,裝好**四下張望。

“媽的,****一個高中生即使他是個B級武者,怎麼有這種玩意兒?”有人咆哮道。

所有人都失算了,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陳鈔票車裏居然有這種東西,更沒有想到陳鈔票的車居然是防彈的。 因此,事情便直接陷入了僵局。

陳鈔票再次擡頭看向車外的情況,只見遠處一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此時,來的殺手,已經有八人躺在了地上。

隨後陳鈔票便長出了一口氣,幾輛車間出了那輛豐田汽車意外,別的車都離得很遠。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那兩米高的彪形漢子居然直接從後備箱內提出了一桶汽油,而別的殺手也拼命開槍打着奧迪TT的車身,直接進行了火力壓制,陳鈔票根本就不敢打開車窗還擊。

大爺的!

陳鈔票心中怒罵,隨後翻身到前座位,打開右側的車門,一手持槍拿着M4直接向後狂掃,一手直接抱住了林默涵,隨後抱緊林默涵,拿着****,直接翻滾出了奧迪TT。

“砰砰砰……”密集的槍響不斷響起,塵土飛揚,陳鈔票兩人滾過的位置,不斷被子彈肆虐……

而翻滾出幾圈之後,陳鈔票直接和林默涵滾到了一顆大樹下。

陳鈔票連忙伸出手抓住樹幹,隨後一個轉身繞到了樹後,隨後盯着遠處向林默涵問道:“你沒事兒吧?”

“沒……沒事兒……”林默涵回道,聲音滿是驚慌之意。

陳鈔票直接將林默涵護在身後,隨即直接將****探了出去,緊接着扣動扳機又是一頓狂掃……

而與此同時,火光繚繞,奧迪TT直接燃燒了起來。

而陳鈔票手中的****已經沒有了子彈,隨後直接從腰間拿出**裝上,此時陳鈔票的呼吸不禁急促了起來,心跳也砰砰不止,額頭上佈滿了汗水,一隻手緊緊抱住了林默涵。

而林默涵也在他的懷中瑟瑟發抖。

林默涵那柔軟的酥胸直接貼在了陳鈔票的胸膛上,可是陳鈔票此時根本就沒有半點心思享受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