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眾人都以為雲楓是靠著恐怖的戰鬥天賦成為核心弟子的。

畢竟雲楓的戰鬥天賦太恐怖了,直接越好幾級戰鬥,駭人之極。


但是如今雲楓卻又表現出了不俗的陣法天賦,這就讓人迷糊了。

「這很重要嗎?」雲楓淡淡笑道。

所有人一愣。


「哈哈,對,這不重要,只要雲楓兄弟是我們的夥伴,這就足夠了。」獨孤明鑒急忙說道。

「對,雲楓兄弟你真的很讓我吃驚,原本你的自身實力就足夠驚人了,竟然又是一個強大的陣匠師。」

莽山搖頭感嘆:「擁有你這個兄弟,是我之榮幸。」

「莽山兄過獎了。」雲楓謙虛一笑,下意識的看向雲蕊心,發現雲蕊心也是睜著美麗的大眼睛,驚奇的看著他。

不過見雲楓看過來,雲蕊心忽然瞪了他一眼,顯然不可能因為這樣就會不介意當初雲楓對她的褻瀆。

「嘿嘿,既然如此,我們便各自修鍊去吧,儘可能將狀態調節到最好,明天繼續出發。」獨孤明鑒道。

隨即眾人都散開來,各做各的事情。

雲楓來到一塊巨石上,拿出一把匕首在石頭表面刻畫著一道道陣紋。

隨著一道道陣紋刻畫上去,這塊巨石竟然變得滾燙起來。

「嗤嗤……」

忽然巨石發出一道火光,陣紋崩潰。

「竟然失敗了。」雲楓疑惑。

「雲楓,你在做什麼?」雲紫衣在旁邊問道,正要爬上巨石,剛觸碰到巨石,忽然將手收回去,驚呼道:「好燙。」

「你帶著克神到旁邊去吧,我這是在修鍊,會傷到你的。」雲楓說道。

「哦。」雲紫衣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即抱著袖珍版克神走到五六米外的一塊巨石上。

將克神放在旁邊,之後雲紫衣拿出一些妖晶擺放在旁邊,讓光芒綻放。

沒辦法,雲紫衣怕黑,只能這樣,才能心中安心一點,還好有雲楓在旁邊,否則她甚至不敢一個人在這種地方。

隨即雲紫衣便盤膝閉目修鍊起來。

……

雲楓之前突發奇想,將之前研究過的烈焰陣壓縮變小,將其刻畫在一塊石頭上,不知道會成什麼樣子。

但結果卻失敗了。

「理論上來說應該沒問題的啊,不就是將距離拉近一點嗎?」

雲楓心中疑惑,再次開始研究刻畫起來。

「嗤嗤……」

鋒利的匕首輕易在巨石上刻畫出一道道紋路,每一道紋路刻下,都會伴隨著一道火光閃過。

不過這種陣紋是直接刻畫在石頭上面,是無法隱沒的。

隨著一道道陣紋出現,巨石的溫度越來越高。

「嗤嗤……」

忽然又是密集的火光閃過,那些紋路竟然都產生一道道火光,像是在互相攻擊。

一眨眼,那些紋路便崩潰了,甚至那個地方的岩石表面都碎掉,變成石粉。

雲楓看得驚奇,同時也疑惑,竟然還是不成功。

「看來還得慢慢研究,不過我的想法應該是合理的,只是我的陣法實力還不夠強。」雲楓心中說道。

忽然雲楓心中一動,想到了雲蕊心。

雲楓心中又情不自禁的產生邪惡的想法:「不知道那妮子在做什麼,去瞧瞧。」

輕輕一躍,雲楓下了巨石,朝著雲蕊心所在的方向趕去。

雲蕊心距離雲楓並不遠,就在二十米外的一塊小小的草地上。

雲楓猜的沒出,雲蕊心又沒有在修鍊,更沒有睡覺,而是拿著之前雲楓送給她的那顆意志火珠左看右看,好像在研究。

忽然雲蕊心似有所感,猛地轉過身,眼神犀利的鎖定雲楓。

看見是雲楓,雲蕊心忽然毛骨悚然起來,俏臉也微微紅了下,似乎雲楓比怪獸還可怕。

不過雲蕊心很快就掩飾住了這種感覺,沒好氣道:「你不去休息,來我這裡幹嘛?」

雲楓走到雲蕊心身邊坐下來。

雲蕊心突然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離得遠遠的再坐下,瞪了雲楓一眼,顯然對雲楓有很大的戒心。

雲楓啞然失笑,看來邪惡的想法難以實現了,淡笑道:「我看見你拿著我送你的禮物看了又看,還以為你想念我了。」

「誰想你了?」雲蕊心白了雲楓一眼,忽然問道:「這個東西,怎麼使用的?」

東西,自然指的是意志火珠。

「你煉化啊。」雲楓說道。

「我已經煉化了,但是使用不了。」雲蕊心疑惑。

雲楓想了想,道:「或許是因為你不是火屬性體質吧,這東西,必須要火屬性修鍊者才能使用,別人用不了的。」

「這樣嗎?」雲蕊心聞言,不由得有些失望。

「給我看看,我幫你研究研究。」 氪命得分王

雲蕊心戒備的看著雲楓:「你不會反悔,不想給我了吧?」

雲楓搖頭一笑:「我要是想反悔,根本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

雲蕊心頓時瞪著雲楓。

忽然沒有解釋什麼,直接以行動證明給雲蕊心看,只見他一招手。

雲蕊心手中的意志火珠忽然散發出耀眼的火光,並且有高溫釋放出來。

「啊……」

雲蕊心驚呼一聲,下意識的將意志火珠扔掉。

「嗖!」

意志火珠像是被神奇的力量牽動,嗖的一聲飛到雲楓手中。

雲楓兩個手指捏著意志火珠朝雲蕊心晃了晃,似乎在說:看見了吧,我真的不用經過你的同意。

誤惹檢察長老公 :「你這個混蛋,竟然在上面做手腳。」

雲楓愕然。

好無語啊,這妮子的想象力可真豐富。

「這意志火珠,因我而誕生,就像是我的肢體的延伸,我根本無需煉化就能使用,你覺得我需要做什麼手腳嗎?」雲楓淡淡的解釋道。

「你……你說什麼?」雲蕊心驚訝問道。

雲楓看了看周圍,覺得獨孤明鑒等人有可能聽到他們的交談,便轉移了話題:「我倒是有一個辦法,讓你可以使用這個意志火珠。」

雲蕊心頓時眼睛一亮,高興道:「什麼辦法?」

要知道這東西可是連武師強者都搶得頭破血流的,要是能使用,實力定然大漲。

雲楓朝雲蕊心眨了眨眼:「你過來,我教你。」

!! 雲楓卻沒有回到,忽然拉起雲紫衣的小手。

雲紫衣嬌軀一顫,俏臉瞬間紅了,不過卻並未拒絕。

只見雲楓輕輕揉了揉雲紫衣的小手,然後又放在比之前聞了聞,嘀咕道:「也一樣軟,也一樣香,為什麼感覺不一樣呢?」

「什麼感覺不一樣?」雲紫衣紅著臉問道。

「沒什麼。」雲楓笑了笑,他當然不會說那種令人衝動的感覺。

雲紫衣也沒有追問,只是心中難免有些吃醋,她的容貌可是比雲蕊心還有美一點的,她就想不通,為什麼雲楓放著她這個美人不要,還要去招惹雲蕊心。

當然這是因為雲紫衣沒見過雲蕊心真正的容貌,否則她就不會這麼想了。

「紫衣,隨我來。」雲楓忽然站起身來,朝著外面走去。

「嗯?」雲紫衣疑惑,不過還是聽話的跟著雲楓離開。

克神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而後又閉上。

雲楓帶著雲紫衣來到迷霧外圍,又向外走了三四百米,終於在一個隱蔽的地方停了下來。

「我們來這裡做什麼?」雲紫衣不解的問道。

雲楓轉過身,笑看著雲紫衣,忽然一把將雲紫衣摟在懷裡。

「啊……」雲紫衣驚呼一聲,俏臉瞬間紅透了,並且美麗的眼中有著一絲惶恐,似乎猜到雲楓的目的了。

「紫衣,你老實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歡我?」雲楓再次問了上次問過的問題。

雲紫衣嬌軀微顫:「我……我……」

「告訴我,若不是,我不會為難你。」雲楓問道。

雲紫衣感覺嬌軀發熱,她要是回答是,雲楓難道要就在這裡要了她嗎?

「好吧。」見雲紫衣半天不回答,雲楓失去了耐心,輕輕放開雲紫衣。

「雲楓,我……」雲紫衣著急道。

「好了,我知道你現在還沒勇氣,或者你根本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我,等你認清楚了再說吧。」雲楓淡淡說道。

雲紫衣頓時急的淚水都出來了,暗暗後悔剛才為什麼要遲疑。

這麼好的機會,她卻沒有把握住,以後還會有這樣的機會嗎?

雲楓一隻手按在地面上,只見一道火光自他手中發出,沒入地面。

「嗡!」

只聽得一道嗡鳴之聲,一個火紅色半球將兩人籠罩在其中。

火紅色光球直徑足有四五米,就像是一個大碗倒蓋下來。

正是雲楓的守護火球,等下要進行的事情可能會被打擾,雲楓只能拿出這個東西。

雲紫衣疑惑的看著這個火焰護罩,心中驚奇,雲楓的秘密太多了。

忽然雲楓開始在旁邊脫衣服,雲紫衣本能的急忙轉過身去,芳心跳動又開始加速,雲楓他想做什麼?

「等下幫我治療。」雲楓說道。

雲紫衣馬上明白了雲楓的意思,雲楓這是又要進行那種奇怪的修鍊了。


將戰甲收進空間戒指,而後將空間戒指放進雲紫衣的手心中,雲楓便激活了起靈陣,身體憑空消失。

再次進入白骨路空間,雲楓暗暗嘆息一聲,一階先天之境的時候原本還有兩次淬鍊機會,但他卻錯過了。

這一次,他要一口氣完成,否則什麼時候又突破了,就會失去了再次淬鍊肉身的機會。

要知道,不管之前的境界有沒有淬鍊完三次,每一個境界都依舊只有三次機會。

每多淬鍊一次, 異能之低調成神

失去一次機會,那就是失去了一次變得更強大的機會。

深吸一口氣,雲楓再次踏入了這個讓他痛苦並快樂的灰霧區。

……

第二天,天剛微微亮,獨孤明鑒等人便停止了修鍊,走出重重迷霧。


「雲楓兄弟和雲紫衣怎麼不在?」獨孤明鑒疑惑道,他們在幻陣中並沒有見到雲楓和雲紫衣。

克神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朝著山下某處看了一眼。

正好這時雲楓和雲紫衣從山下水溝里走出來。

雲楓神清氣爽,精神煥發。

然而雲紫衣卻俏臉蒼白,精神疲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