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袁崇明的實力要比那個葯宗的小子要高,葉川也絕對不會太過吃力的。

柳劍鋒走到了場內的中央,他此刻閉著眼睛,等待著葉川的到來,對於他來說任何事情現在也比不上和葉川的武鬥。

他絕對不能夠在袁家丟人,這是他成功的進入天武宗的第一步,也是成功獲得袁家資源的第一步,柳劍鋒的野心也是非常的大的。

「下面我宣布,柳劍鋒對陣葉川,比武開始。一招定勝負!」袁天罡已經不會給自己兒子機會了,他相信柳劍鋒這一出手之後,這一次的鬧劇也就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了。


天空中飄著幾朵白雲,微風襲來,讓人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柳劍鋒掏出了自己的一柄長刀,整個人顯得是非常的出塵飄逸,盡顯百宗盛宴第一高手的風範。

而葉川則是一襲藍衣,伴隨著微風和空氣中不斷擺動的元力,整個人的發梢不斷的向後飄著。

葉川也是拿出了伽藍劍,對於他來說一招並沒有任何的壓力。

這三百億和紅眼聖猴真是來的非常的輕鬆,如若真的是有這樣的機會的話,他倒是樂意多做幾筆這樣的生意了。

「無情斬!」

柳劍鋒的眼睛突然睜開,這個時候他知道葉川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無情斬,柳劍鋒的獨門絕學,也是他的奇遇所獲的一本武尊境級別的刀法。

柳劍鋒的實力不單單很強,奇遇也是不斷,否則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會有如此的進步,在這個世界上想要中規中矩的就這麼升級恐怕是不太可能。

只有不斷的出去淬鍊,不斷的有新的奇遇出現,他們才能夠超過尋常人,成為那種人群中的佼佼者。

空氣中的元力向著柳劍鋒不斷的涌去,不過在另一邊,葉川那邊的元力也已經形成了一個漩渦,兩方似乎在爭奪這空氣中為數不多的元力。

柳劍鋒的身後,空氣中的顏色開始慢慢的變成深色,旋即,他也是消失在了原地。

「呼,此人的實力很強啊,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出招方向。」

「是啊,這個叫做葉川的傻子現在好像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來是沒有任何的希望了。」

「何止是沒有希望啊,恐怕過不了多久,他就身首異處了。」

袁家的這些人正在聊著天,不過他們還沒有聊結束的功夫,就看到了另外一個驚人的變化。

「葉川也消失了?速度好快!」

「這……這人真的是地武境六重的實力?好像也是很強的樣子啊,我這個地武境六重的人竟然根本看不清楚他到底是怎麼消失的。」

人群中對於葉川的議論越來越多,夏金玉和袁正林原本都是好好的站在一起,不過此刻兩個人的臉色也是變了變。

「這人的實力絕對不止地武境六重,我們被騙了……」

「老袁,這也不一定,或許此人的實力真的就只有地武境六重,不過他能夠發揮出超過地武境六重的實力也說不定啊!」

「這……這劍鋒恐怕很難一招將其擊敗啊!」

「如果真的是沒有擊敗的話,那也只能說這個人的實力已經達到甚至超過了地武境九重。要是這樣的話,那真的就是太可怕了……」

夏金玉自然知道,如若此人真的以地武境六重的實力發揮出地武境九重甚至是十重的實力的話,那此人真的就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袁天罡剛嘆一口氣,就聽到了整個廣場內的變化。

柳劍鋒的招式醞釀了很久,而葉川也是醞釀了一段時間,兩個人真正的碰撞現在剛剛開始。

空氣中的元力似乎產生了排斥,兩方元力交融的地方竟然會有音爆出現。

空氣中不斷的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更是讓人期待他們交手的那一刻。

一道絢麗的紫色光芒和一道藍色光芒在空中開始交融,除了少數的幾個人外,很少有人能夠看到他們出手的樣子。

「一招就這麼結束了?」

這個是眾人心中的疑惑,他們不知道的是竟然一招已經是結束了。

兩個身影緩緩的落在了地上,柳劍鋒的眉頭皺起,他明顯的感覺到葉川的實力很強。

雖然好像還沒有達到跟自己相媲美的實力,但是他感覺此人的實力至少已經達到了天武境的層次。

「地武境六重?」柳劍鋒並沒有覺得遺憾,畢竟他已經感受到了葉川的實力。

如果此人當真是地武境六重的實力的話,那就太可怕了,這樣的人現在滅掉是最好的。

要是滅不掉的話,恐怕以後會變成心腹大患啊,柳劍鋒的心中現在也是猶豫。

「呵呵,地武境六重巔峰……」葉川笑著道,他知道柳劍鋒內心所想,不過該面對的東西總是要面對的,現在的他必須要做到冷靜冷靜在冷靜。


「你的實力絕對不止地武境六重,你在掩蓋自己的實力……」柳劍鋒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葉川謊報,他覺得葉川真正是地武境六重的可能性非常的小。

「輸不起的話,那就談不起來!」葉川也是非常的硬氣,他根本不想和柳劍鋒廢話。

柳劍鋒的眼神充滿了鋒利的光芒,這一次他讓袁家可是輸了三百億啊,這是多麼大的代價?

現在的他倒是希望這個袁崇明能夠跳出來和葉川挑戰。

如果袁崇明也輸了的話,到時候他輸了三百億的影響力就要小很多了,只是不知道這個袁崇明倒是傻呢?還是不傻呢?

就在他準備推出廣場之際,從後面傳來了一個聲音。

「哼,天武境二重就如此的花拳繡腿么?看來還是要我自己出馬了!」 轟鳴聲不斷響起,強悍的衝擊波將周圍方圓十里完全毀滅。

看着萬物俱滅,天地崩碎,異族之人驚懼的同時,眼中帶着興奮之色。剛纔出手的正是他們十萬大軍的主帥幽冥使,他是一位星帝中期的強者。

“哈哈,那個該死的傢伙肯定死無葬身之地了。哼,殺了我們這麼多人,該死。”

一個星皇級的異族統領滿面笑意,對着身邊的手下高興的叫喚着。張天雖然同樣是星皇級的修爲,但是剛纔的幾道劍氣就讓這位統領受了不輕的傷。對於這樣一個天才,他們自然是要除之後快。聽到他的話,那些神色驚慌的異族之人同樣面帶冷笑,嘲笑張天的不自量力。

一個身材高大的的中年男子立在空中,雙眼冷厲的看着幾百丈的巨坑裏,那裏正是張天身處的地方。臉色陰沉,冷酷的說道:“出來吧,我知道那一掌還要不了你的命。”

那個滿面笑容的統領臉色僵硬,嘴中驚叫道:“怎麼可能,幽冥使大人的一擊,那個人類還不死。”

“轟”的一聲,地下的大坑直接裂開,一道人影沖天而出。正是張天,此時他嘴角還溢出鮮血,身上的衣服盡數破裂,露出了裏面火紅色的帝級鎧甲。


“怎麼可能,怎麼會有星帝級的強者?”張天不敢相信,在這裏竟然會遇到星帝級中期的強者。星帝級中期,就算是張天都遠遠不是對手,遇上估計跑都跑不掉。

似乎看出了張天的驚疑,那帝級強者面帶冷笑,道:“看來你知道的不少,不過事無絕對,我族的手段豈是你們這些無知的人類能能想象的。”

“不僅是我,這大陸上還有着不少我族的星帝級強者。哈哈,你們人類那些強者愚蠢無比,以爲只要在前線截住我族的強者就能夠萬無一失。豈不知道我們直接在你們後方摧毀你們的根基,讓你們滅族。”

張天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這些異族竟然還有如此手段,瞞過了那些星聖級的大能。“不行,必須要把這個消失通知出去。”

張天心知此事事關重要,若是真的等到人類後方大本營被屠戮一空,那些強者活着也沒有什麼意思了。整個人類真的就要滅族了,簡直不敢想象那時的情景。

“逃”張天心念一動,便是化爲幾道殘影朝着不同方向而逃。看到張天的舉動,那幽冥使不屑一笑,身體瞬間消失,一掌轟向其中一道人影。

感受到身後恐怖的威勢,張天臉色凝重,牙齒緊咬,手中的長劍握緊。這星帝級強者果然不凡,一眼就瞧出了張天的真身。

身上的氣息瞬間提到極致,四顆金丹爆發出無盡的金光將張天的身體籠罩。一道道強橫的真元在張天的體內奔騰,瞬間匯聚到手中的長劍。

雙眼瞪大,爆喝一聲,整個人瞬間轉身,同時手中的長劍順勢劈了出去。


“時空劍法-斬天”轟的一聲,空間直接破碎,張天手中的長劍闢出一道百丈長的巨大劍氣,帶着席捲一切的可怕威勢朝着那大掌轟去。

幽冥使面帶譏誚,一個星皇級的小子罷了,無論如何做只是垂死掙扎。大掌威勢不減,勢如破竹,直接碾碎了張天的劍氣,餘威不減繼續朝着張天攻擊而去。

“轟”腳下大地寸寸崩碎,張天的身影直接被無盡的氣浪包圍。強橫的衝擊波不斷衝擊着張天瘦小的身體,一道道可怕的力量將張天翻來覆去,恐怖的撕扯力更是想要將張天撕碎成無數塊。

轟轟轟聲不斷,天空之上電閃雷鳴,陰雲將整個天空遮蔽。整片天地瞬間變成黑夜,無盡的黑暗襲來,冷風夾雜着恐怖的雷電,爲這久久肆虐的氣浪平添了幾分恐怖。

幽冥使面色冷漠,看不出是高興還是憤怒。狂猛的氣浪一遍遍的毀滅這方天地,直到生命俱失這才罷休。

“咳咳咳···”張天捂着胸口,一道道夾雜着血肉的黑血噴吐而出,他臉色蒼白,從廢墟中慢慢站起來。驚駭的看着幽冥使,張天眼中充滿了絕望。實在太強了,就算是他最強大的劍招都被對方輕易破去。

不過張天對於對方的實力卻是疑惑起來,這星帝級中期和初期怎麼差了這麼多。要知道他和王修交手時,他能夠力壓對方。如今這些天過去了,他的實力又增強了不少,但是在幽冥使手中卻是毫無反抗之力,這差距也太大了一點吧。

其實張天不知道,那時候的王修使用祕術雖然暫時再次恢復到星帝級,但是也僅僅是初入星帝罷了,眼前的幽冥使甩他不知道差了多少條街。

“小子,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天才。不過你是人類的天才,對於你這種天才,遇到必殺。”

話罷,幽冥使再次擡起大手。隨着他的大手擡起,頓時恐怖至極的威勢從他身上升起。袖袍裏的大手勁氣鼓盪,頓時整片天空直接被他的大手覆蓋。

大手之上雷電環繞,在那雷電上還帶着一半妖異的血色。

“咔嚓”手掌之上蘊含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直接將整片大地壓得嚓擦嚓擦作響,仿若隨時都要崩潰一樣。

“撕拉”大手周圍的空間實在禁受不住這麼強大的力量,直接裂開一道道的空間裂縫。虛空無限,無盡的虛幻襲來,張天不禁有些恍惚。

嘴角掀起一抹狠厲的弧度,幽冥使猛地對着張天一拍。

“轟”虛空懾懾發抖,整片天空仿若是都要塌陷,帶着摧古拉朽的威勢朝着張天攻去。

等到大掌即降落在張天身上,張天這才清醒過來。而且此時重傷的他也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死亡似乎不可避免。

張天苦笑一聲,看着十萬異族只剩下不足一成,卻是笑了。小舞的仇只能報到這裏了,至於以前星魂所說的救世主一事,張天也只能愛莫能助了。

“轟”就在張天即將隕落之時,突然身上爆發出一股震古爍今的可怕氣息。這道氣息幽深可怕,恍若是那無盡虛空不可捉摸。

金光一閃,幽冥使那足以覆滅萬物的恐怖大掌直接崩碎。仿若是冬雪遇到驕陽,直接融化開來,消散無形。

“這是···”原本面無表情的幽冥使終於臉色大變,看到張天身上的奇異現象失聲道。

“哼,死。”張天的身體裏突然竄出一尊虛影,恍若是太古至尊,執掌天下。號令一出,頓時萬物臣服。

“不,不可能,怎麼會有至尊出現?”幽冥使臉色大變,瘋狂的大吼道。星道虛影,那只有星聖巔峯纔可能做到,張天怎麼會有這樣的強者守護。

那道虛影可不管幽冥使的大叫,大手直接落下,頓時無視了了空間與時間,萬分之一秒就來到了幽冥使的身前。

“破,給我破。”幽冥使全身的星元鼓盪,心中瘋狂的吼道,在身前形成一層層厚厚的防禦罩。

“砰砰砰砰···”巨掌無視一切,一路向前,瞬間便是摧毀了幽冥使身前的百道防禦罩。

“擋住啊,擋住。”看着僅存的三道防禦罩,幽冥使臉色猙獰,雙眼血色充滿,心中無盡的咆哮道。

“轟”的一聲,幽冥使直接被轟飛,在空中灑下無數血花。

看到幽冥使還爲死去,人影頓時臉色大怒,虛空一招,頓時一道巨大的手指憑空出現。

“死”威嚴霸道的聲音響側寰宇,猶如奪命金指,直接將幽冥使的身體碾爲齏粉,然後無聲的消失在天空間。

看到幽冥使身死,剩餘的異族之人紛紛逃竄。虛影雙眼冷漠,頓時虛空中生出無數閃電。電閃雷鳴,整片空間完全被照亮。

“轟轟轟”聲不斷,方圓百里完全化爲雷海,所有人和事物紛紛湮滅。做完這些,人影看着目瞪口呆的張天,臉色露出了少有的柔和與欣慰。

“父親?”張天有些不敢相信,試探性的說道。

看着張天的樣子,人影淡然一笑,哈哈笑道:“是我,天兒。是不是很驚訝,這一切說來話長,我就長話短說······”

半個時辰後,張天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一直以來的養父其實是他的親身父親,而張佑風只是回到中大陸去了,之前的死不過是一個障眼法罷了。

張佑風其實名叫章佑浪,是中大陸四大家族之一張家的族長,一身實力通天,是站在天星大陸最巔峯的存在。同樣這也解釋了之前遇到那個叫做章清怡確實是他妹妹,她當時並沒有認錯。

只不過以前的那個哥哥是張佑風製造的傀儡,目的只是爲了真正的張天能夠活下來。至於到底是什麼危險,竟然連章佑風都心生無力感,章佑浪卻是沒有對張天說。

“好了,天兒,你已經完全長大了。爲父這道虛影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你自己要小心了。這一次大劫或許就是最後一次了,結局卻是堪憂。這一切都要靠你了,你要快點趕來中大陸,回到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