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爺的殺機不減,只見他道:“爲了以防萬一,這條小黑蛇只能死了,怪只能怪他不該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在這裏。”

說到後來,他身上已經殺氣濃郁了。

娘娘腔還想說話,但十三爺已經朝着李雲渡步而去。

只見他身上殺氣濃郁,已經在醞釀氣勢,準備對李雲動手了。

李雲見狀,一邊警戒起來,一邊想着應付的辦法。

“小黑蛇,你去死吧!”

當十三爺離李雲只有十步遠的時候,他掌心下出現一團白光,就要去殺了李雲。

誰知這時,一個女孩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小黑,你在哪裏?”

“小黑,你在哪裏?”

聽見這個聲音,十三爺臉色變了變,掌心下的白光消失不見。

他對着娘娘腔急忙說道:“你快從另一邊走,千萬別被發現了。”

那個娘娘腔什麼也沒有說,立刻從另一邊溜出隧洞,然後偷偷地走遠了。

而在此時。

見老玻璃停住手來,李雲心裏鬆了口氣,辛虧小丫頭來的及時,不然他的下場難料啊。

他趁着老玻璃和娘娘腔說話的瞬間,立刻掉頭衝出了隧洞。

剛衝出去,便被楊雲兒看見了。

只見她跑了過來,把李雲抓在手裏,說道:“小黑,原來你在這裏,讓我好找,你太不乖了哦,跑的這麼遠。”

我要是不跑這麼遠,怎麼會看見這麼奇葩的事情。

李雲心說。

“咦!十三爺爺,你怎麼在這裏?”

楊雲兒說完後一擡頭,就看見了從隧洞裏走出來的老人,頓時有點吃驚。

“是雲丫頭啊。”

十三爺看着她,笑道:“我不過是在周圍活動活動,剛經過這裏,你來這裏做什麼?難道是來看我這個老頭子的?”

這個老玻璃真會裝的,不去演戲可惜了。

見十三爺那副慈祥微笑的樣子,李雲心裏撇撇嘴。

不過,這老東西的地位是真的高。


能被楊雲兒叫十三爺爺。

那就說明他和楊雲兒的爺爺是兄弟,就是不知道是親兄弟,還是堂兄弟了。

饒是如此,那地位也非常嚇人。

“哦,十三爺爺的家就在前面。”

步步逼婚:搶來的老公 ,說道:“我是來找小黑的。”

“小黑?那條小黑蛇是你養的?”

十三爺瞅了李雲一眼,神色沒有絲毫異樣,彷彿第一次看見李雲似的。

“是我養的,纔買回來沒幾天,我給他取名小黑,十三爺爺,這個名字好聽吧?”

楊雲兒笑嘻嘻的說道,長睫毛一眨一眨的。

她的大眼睛彷彿能說話似的。

“好聽好聽,雲兒取的名字怎麼能不好聽呢?”

十三爺含笑着點頭。

老玻璃,你裝,你繼續裝。

李雲暗中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


這老玻璃真的太會裝了。

如果不是遇見他和娘娘腔在這裏約會,誰能想到他是這種人?

“嘻嘻,雲兒也覺得這麼名字好聽。”

楊雲兒嘻嘻的笑道。

好聽個鬼!

李雲心裏翻了個白眼。

這個小丫頭太好糊弄了。

人家隨便順着她的話說兩句,她就當真了。

不過,從側面也能看出,她的心思確實挺單純的。

“十三爺爺,我不跟你說了,小龜和小白還在等我呢,我要走了。”

楊雲兒像是想起什麼來,這樣說道。

“去吧去吧。”

十三爺臉上掛滿了慈祥的笑容,對着楊雲兒揮揮手。

當楊雲兒轉過身後,他臉上慈祥的笑容陡然消失不見,變成了一副冷臉。

這些楊雲兒沒有看見。

不過,李雲卻看見了。

他看到老玻璃一直看着他,目光深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直到轉過廊角之後,纔看不見老玻璃了。

不過,老玻璃最後深邃的眼神,給李雲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直覺告訴他,老玻璃不會就這麼算了。 老玻璃的神色告訴李雲,他不會就這樣算了。

回到草坪上之後。

楊雲兒便把他放在了李子規和李小嵐的面前,衝他笑道:“小黑,下次你可別這麼頑皮了,你要是再這樣,下次我找不到你了怎麼辦?”

李雲心裏翻了白眼。

這小丫頭的口吻,是把他當成小孩子看待了。

殊不知他的靈魂的年齡,可比她大了不少。

等楊雲兒轉背之後,小烏龜看着李雲,說道:“老大,你去哪了?”

“沒去哪,就在附近隨便轉了轉。”

李雲隨意的說道。

“哦。”

李子規點點頭,以爲李雲真這樣,沒有再多問。

旁邊,李小嵐只看了看李雲,並沒有說什麼話。

不過到了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它便向李雲說道:“白天你是不是去熟悉這裏的環境去了?”

“嗯。”

李雲點頭,沒有隱瞞它。

“熟悉的怎麼樣了?”

李小嵐問。

“還沒有完全熟悉,像這樣的探路,還需要幾次。”

這次自然是沒能完全熟悉這裏的環境。

第一個,這裏像個大花園,非常大,沒有一定的時間,跟着不能完全熟悉這裏,之前李雲的時間就不夠用。

第二個,路上還遇見那麼多事情,導致他半途而廢。

想要完全熟悉楊家,還需要再出去走走。

李小嵐聞言也沒有多言。

它知道這不是幾個小時就能完成的事情。


這一天。

楊雲兒吃完中飯後,又要帶着李雲三個出去玩。

誰知這時,忽然有人來稟道:“小小姐,有個叫柳英紅的想要見你。”

“柳姐姐。”

楊雲兒滿臉欣喜,連接對那人說道:“快請她進來。”

李雲納悶。

這個柳英紅不知道是誰。

竟然讓小丫頭這麼高興。

不久之後。

一個身穿紅衣,高挑苗條的英氣女子走了進來。

“是她!”

英氣的女子一進門,李雲就認出來了。

這正是他之前在路上救過的那個英姿颯爽的女人。

他沒有想到,兩人這麼快又見面了。

不過,他現在這幅樣子,跟救柳英紅的時候的樣子完全不一樣,估計她認不出他來。

小白狐見到柳英紅,眼眸動了動,似乎已認出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