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上面還綴著一顆漂亮的紅寶石,刀刃猶如柳葉一般,刀尖閃閃發亮。

「你這是……」

夜若華有些吃驚,中蠱?他從來沒有往蠱毒方面想過,畢竟這是在中原,蠱毒是在西域那邊。龍騰王朝也是明令禁止了龍騰人修習蠱毒的。

多多沒有看夜若華,而是盯著那夜鼎天的手腕,像是在等著什麼東西似的。神色十分認真,眼神也很專註。

夜若華還沒有見過多多露出這樣的表情,一時也忘記了多多現在手中正拿著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

只見多多抓住夜鼎天那隻猶如枯木一般的手腕,看準了時機,揮著匕首在手腕上一割,然後又將夜鼎天的手伸出床外。

雖然割了一個口子,可是流出來的血卻不多,不像正常人一樣,立馬流出血液。

而且,在傷口那裡,也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多多抽出一張黃符,貼在夜鼎天的手腕上。

「急急如律令!」

多多拿著匕首,在那傷口上輕輕一挑,竟然從夜鼎天的傷口處挑出一挑有她食指那麼長的細線小蟲。

夜若華也被多多的手法驚住,他沒有想過,多多竟然還會術法,這也讓他愈發的肯定,多多不是普通人。

「這是什麼?」

饒是夜若華,也被那小蟲噁心了一番。

那小蟲身子細長,被多多用匕首挑起來了,還纏在了多多那刀刃上,身上通紅,就像是身體里只有鮮血一樣。

「吸血蠱的蠱蟲!一般人在中了這種蠱之後,若是沒有發現的話,兩年被便會被這蠱蟲吸干身上的血液。或許是因為你爹是習武之人,身體要好一些,而且你們一直都給他服用補氣血的補藥,所以才拖了一年之久。」

多多將那蠱蟲甩在地上,用腳用力一踩,那麼點打的蟲子竟然流出一大灘的血跡。

「這些都是你爹的血,他的身體里現在應該有很多這樣的蟲子!現在就要想辦法將那蠱蟲驅除,不然你爹這條命就差不多了!」

多多臉色凝重,她不是不知道,龍騰人是不準學蠱的, 重生之傲嬌軍嫂 。不然,就以夜家堡的勢力,能夠三年都查不出來這夜鼎天是受了蠱毒之苦嗎?

夜若華看著地上的血跡,又看了看床上的父親,心中受到的衝擊不是一點半點。

龍騰什麼時候混進來了西域的蠱人?他夜家堡又什麼時候招惹到了這樣的蠱人?

多多站起身,走到門口,祭出一張黃符。

那黃符飄在半空之中,多多沉聲怒斥:「夜家堡的蠱,本姑娘收定了!若是你識相,便自己將蠱收回去,若是不行,我便強行毀了你的蠱!」

這是多多第一次這麼認真的說狠話,連夜若華都被多多唬住了。

那黃符在多多說完之後,飄在半空中便從下而上的冒起了青煙,最後化為了灰燼。

------題外話------

多多那樣子喊是「喊寨」,在苗寨中,如果是家裡有人中了蠱,女性便會站在家門口大罵,嚇住那放蠱的人,讓那放蠱的人將蠱收回去。

苗寨的喊寨,有點罵人的在裡面,我就沒有寫進來,大家感興趣的可以上網查一查。我也沒有看過這類的書籍,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也希望大家能夠指出來!

活到老,學到老啊~

下一章,多多就要想辦法驅蠱了!

大家期待吧~

好餓好餓好餓!到了下午這個點就好餓,我要去吃東西!

南酸棗糕~夾心棉花糖~冰棍~餅乾~蛋糕~

我要吃要吃要吃要吃! 夜若華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景,一時半會兒都覺得有些愣了。

「你剛才……」

多多轉身走到夜鼎天的床邊,扒開了他的眼皮看了看,雙眼無神,眼白也有些發黃,要是再不想辦法救他的話,估計就要給他準備後事了。

「我剛才是傳音術,那黃符上我沾了一些那蠱蟲的血,雖然那都是你爹的,但是現在你爹的命已經在那個施蠱的人手裡。我想試試,看能不能讓那人自己將蠱收回去。」

多多擦乾淨匕首上的血跡,放回了小包袱里,對著夜若華說道:「雖然這個不太可能,但是也可以震懾一下那個人,讓那個人知道,你們夜家堡已經不會怕他的蠱毒了!」

夜若華點點頭,看了一眼床上的夜鼎天,臉上那嚴肅的臉色也緩和了不少:「那多多姑娘,你有幾分把握呢?」

夜若華其實心裡還是不放心。

看多多的裝束和說話,他都確定多多是龍騰人,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多多會了解這些蠱,但是看多多的年紀,也不像是會治蠱的人啊!

多多聳聳肩,有些無奈:「我自己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把握,這也是我第一次治蠱,如果你放心的話,那我也沒什麼,如果你不放心,那我就不動手了。」

多多這是先把話講清楚,吸血蠱不是那麼好解的,老娘教給她的辦法,老娘自己都沒有試過,其他的辦法又是一命抵一命,還不一定有用。

那個施蠱的人就是算準了這一點,所以才會放下這吸血蠱,這麼慢性的蠱毒。

夜若華皺眉,走到多多的面前:「多多姑娘,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第一次治蠱?什麼叫做你也不確定有沒有把握?」


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情況,治病的人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連操作都沒有操作過的。

他能夠相信多多,將父親交給她醫治嗎?

這邊的夜若華還沒有說話,門口就傳來了夜若銘的聲音。

語氣十分不善:「大哥,她的意思就是,她自己也沒有把握。爹要是治得了,那就什麼事都沒有,要是不行,她也不想承擔責任!」

夜若銘瞪了多多一眼,要不是她,自己怎麼會被夜若華罵的狗血淋頭?

「若銘,你閉嘴!」

夜若華看著自己這個弟弟,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的疼。

好不容易有辦法救爹了,難不成要毀在這臭小子身上?

夜若銘被他一喝,立馬噤了聲,生怕夜若華髮脾氣。

多多倒也不在意,畢竟自己的意思,和夜若銘說的差不多。

她確實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而且如果一不小心夜鼎天出事了,這也是自己沒有辦法的。

「夜若華,他說的沒錯。我的意思也差不多,因為你爹現在情況確實是很不好,我也是第一次用這個辦法,一個沒有掌握好,你爹或許就會沒命了。」

多多十分誠實的告訴了夜若華,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著他,眼裡滿是認真。

也讓夜若華相信了,多多並不是在開玩笑,心裡也有些打鼓。

覺醒后我征服了全世界

「最壞的結果也就是死,我爹就算是沒有你醫治,也是一樣!倒不如搏一搏,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夜若華雙手背在身後,看著多多,也十分認真。

他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還是十分相信多多的,爹這次一定會沒事的。

見夜若華同意了,多多心裡也有了幾分壓力:「那你明天就讓人準備好一個乾淨的盆子,還有一盆熱水,一些包紮的東西,還有兩碗補氣血的葯!」

多多又抽出一張黃符,貼在了夜鼎天的胸前:「急急如律令!」

「我先將你爹的魂魄鎮在身體里,怕他出什麼意外。今天有些晚了,光線不是很好,明天再開始吧!」

多多說完,就走到門口,然後又回頭說道:「對了,我今天住哪裡呢?」

她一下子竟然都忘記了,自己現在還是在別人家裡呢!

夜若華也回過神來,叫來了小廝好好照顧夜鼎天,帶著多多去客房休息。

而一直站在一邊的夜若銘被多多那一手貼符的模樣驚住,整個人像是沒了神一樣,獃獃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題外話------

八月啦~

暑假過去一半啦~

不知道大家過的怎麼樣呢?


我身上那些天殺的肉肉說它們的小夥伴越來越多,它們好開心。

我好難過啊! 次日清晨,多多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就被一隻大手拉住手腕,用力的拽了起來。

「南多多,太陽曬屁股了!快點跟我去救我爹!」

自從昨天看到了多多那厲害的術法之後,夜若銘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之前被多多用定身咒定住,還惡搞的事情了。

一開始他直覺得是多多用了什麼他還沒有看清楚的點穴手法,不然,自己也不會那樣動彈不了。

可是,看了昨天的多多用符咒的樣子之後,他是徹底拜服在多多的腳下,現在就希望多多救了夜鼎天之後,能夠教教自己,當他的師父都行!

多多眯著眼睛,原本腦袋還有些迷糊,聽見夜若銘的聲音之後,就徹底的清醒了。

看了夜若銘一眼,又看了看自己,還是一身中衣。

嚇得大叫起來:「登徒子!不要臉!我還在睡覺,你進來幹什麼?」

多多雖然對這山下的龍騰王朝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女孩子該有的常識她還是有的。自己一個黃花大閨女,這夜若銘竟然就這麼沖了進來,還抓著自己的手!

這要是被別人看到了,像什麼樣子?

夜若銘也被多多的呵斥嚇得愣住了,之前的那股子激動勁一過,腦子馬上就反應了過來,臉色漲紅的鬆開了多多的手,飛也似的逃了出去,半句話都不敢多說。

多多這下是就算想睡,也沒有那個心情了。

悶悶的穿好了衣服,收拾好了自己,走到門口。

夜若銘竟然還站在門口,只是那張俊臉上有著兩坨意味不明的高原紅,眼神也有些閃躲。

「額……也不早了……那個……差不多該去……看看我爹了……」

多多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怎麼說話都不利索了?

點點頭:「東西都準備好了?」

夜若銘連忙點頭,目光有些發愣,看了多多一眼,然後又立馬躲開,像多多是什麼凶獸一般。

多多也不在意,反正這個人一出來就跟自己不對盤,自己現在又是住在別人家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兩人走到夜鼎天的院子里,或許是知道了夜鼎天中的是蠱毒,而不是身體虛弱,每天給他喝的那些補藥也讓夜若華撤了不少,只留下了一些補氣血的。

畢竟,是葯三分毒,到時候夜鼎天身上的蠱毒要是治好了,喝了這麼多年的補藥,身子骨估計是肯定不行了,能少喝點是一點。

多多這一進來,院子里的藥味也散了不少,沒有昨天那麼的濃郁。

因為有夜若華的款待,多多早就換下了身上那身略顯粗糙的成衣,夜若華也讓人為多多準備了一身鵝黃色的衣裙,腳上穿著一雙鵝黃色的小皮靴,整個人顯得十分靈動俏麗。

「夜若華,東西都準備好了的話,我們就開始吧!」

多多走到夜鼎天的床邊,又讓人將床的位置挪動了一下,放在了陽光底下,這樣不僅光線好,這夜鼎天常年卧床,晒晒太陽也好。


夜若華點點頭,派人將多多之前說的盆子還有熱水,包紮的藥物都拿了過來,站在多多的身邊,想要給多多打個下手。

「夜若華,你們都出去吧!你們在這裡,我不知道要怎麼開始……」

多多看著夜家兩兄弟,她這法子不能讓別人知道,而且夜若銘的那個目光也太讓人難受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爬在自己身上似的。

她不知道為什麼,一覺醒來之後,這夜若銘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之前是怎麼看自己,怎麼不順眼。

現在是怎麼看自己,怎麼想要貼上來。

看的多多毛骨悚然的。

夜若華倒還好說,像多多這樣身懷奇術的人,多少是有些怪癖的,這點,江湖上不少奇人異士都是這樣的。

但是夜若銘還想要留下來,剛準備說話,就被夜若華給拽了出去。

多多見房裡沒人了,那靠著的窗戶外面是一處小池塘,也不會被人看見,便開始動手。

只見她取出那把柳葉匕首,割開了夜鼎天的手腕,又用匕首的刀尖在自己的中指上刺了一下,一顆血珠冒出。

多多皺眉,深吸了一口氣,將那血珠滴在了夜鼎天的傷口之上。

起初還沒有什麼反應。

後來,就看見夜鼎天的手臂裸露出來的那一截手臂上一根根冒出來的血管突突的動個不停,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裡面遊走一般。

多多見勢,立馬將夜鼎天的手垂下,放在了床邊的銅盆裡面。

那傷口蠕動了一番,一條接著一條的吸血蠱蟲從裡面翻滾著爬了出來,那模樣,就像在夜鼎天的身體里有什麼東西在追著它們似的。

------題外話------

想知道多多鮮血的秘密么?


我就不告訴你~啦啦啦了~來咬我啊!

已經接到了等待首推的通知!


估計再過十來天吧,就首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