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薩看着天空,然後緩緩地說道。

“我和焱嗜都曾經拜了同一個老師爲師,而我因爲年紀比焱嗜大,所以焱嗜一直稱呼我爲大哥,而當初的那段日子,也是我最開心的時期,我也和你說過我的那段事情吧,你可以想到,在那樣的環境中,我可以找到一個信任的人,是有多麼的不容易。”

“後來我倆一起探討魔法的真諦,而我也教授了焱嗜許多的武技,我們倆也經常在一起切磋,那段時光是我心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了。”


“後來,我成功的復仇,同時,我也成功的領悟了混沌魔力的真諦,但是,也就在那個時候,我接到了焱嗜重傷的消息,其實我早就感覺到焱嗜體內的狀況,而我也和焱嗜說過,放棄業火之理,可是焱嗜就是不聽,當我感到的時候,看到寒冰女神在那裏給焱嗜治療,當時我就覺得焱嗜有救了,因爲寒冰女神的鮮血是唯一可以醫治他的藥物。”

“後來,焱嗜的傷勢也漸漸的好轉,同時,我也感覺的到,他的體內多了一股力量,而這股力量,就是寒冰,開始的時候,我還擔心這股力量會和焱嗜體內的力量發生什麼衝突,後來我發現,這股力量漸漸的在他的體內,潛移默化的進行融合了,也就在那個時候,我將自己融合魔力的心得告訴了焱嗜,其實那個時候我是期望他可以進行融合,可是沒有想到,焱嗜竟然這得成功了。”

皓陽看着天空中的焱嗜,心裏面十分的欽佩,因爲皓陽是知道融合兩種不同屬性的元素魔力有多麼的困難,因爲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反噬。

此時,天空中的兩種不同的力量在衆人的目光中,漸漸的開始了融合,從最開始的二者抵抗,到最後的水到渠成,憑藉這一點,就足以瞭解當時焱嗜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此時,一道巨大的森白色的火球出現在天空之上,火球上沒有絲毫的溫度,可是衆人知道,在火球的內部中,所蘊含着多麼巨大的力量,而當這股力量破散開的時候,將會引起一場多麼巨大的破壞。

薩沙所化成的巨狼看着面前的火球,臉色凝重。

“不要以爲這樣我就會認輸,你的真身在的時候,我們還可以對拼,可是現在的你只不過是一道殘缺不齊的靈魂,就僅憑你的這道殘魂,是不會成爲我的對手的,所以你還是接受真正的結局吧。”

薩沙話語一結束,一道道血一般的符文從深淵幽冥狼的身體上浮現,下一刻,這些符文突然爆裂,爆裂的同時,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能量鑽進了深淵幽冥狼的體內,隨着這股能量的進入,薩沙所化身的深淵幽冥狼再一次的變大,而且身上的毛髮在這一刻徹底的變成了漆黑色,異常的深邃。

一口白色的氣體從深淵幽冥狼的嘴中吐出,“焱嗜,看我破了你的攻擊,接受深淵的侵蝕吧,深冥幽焱。”

薩沙的話一結束,一股狂暴無比的火焰從深淵幽冥狼的身體內出現,當這股火焰一出現的時候,原本還寒冷無比的溫度,突然的被點燃,很快,整片天地之間被劃分成了兩片,一片炙熱,一片寒冷。

焱嗜一揮手,巨大無比的火球對着深淵幽冥狼就打了過去,而深淵幽冥狼的火焰也以一股強勢的衝擊迎着就衝了過去。

劇烈的轟鳴聲響徹了整片天地,就在而這膠着的時候,薩沙突然的衝到了焱嗜的這道殘魂面前,然後一口充滿了毀滅氣息的火焰籠罩在了焱嗜的身上。

同時,下方的冰焱族的人從血脈之中,感受到,自己的先祖即將消散於天地之間。

而就在這時,天地間突然響起來一片粗狂無比的聲音。

“吾族之人,你們要牢記,你們體內那的那股深藏的力量,也只有你們纔可以引動這股力量,小姑娘,你有着我完整的血脈,而你也將會是我的夥伴,業火之理最完美的主人,希望你可以讓它照耀大地。”

這突然出現的聲音自然是焱嗜只是沒有想到,在最後的時候,焱嗜的殘魂突然出現了一絲神志,同時,焱嗜口中的小姑娘自然就是焱冰,沒有想到,焱冰竟然會被焱嗜任命爲下一任業火之理的繼承人。

“大哥,沒有想到,在徹底的消散之前,還能夠看到你最後一眼,大哥, 青春不回頭 ,那麼就證明,老師當初的語言是真的,我族的人就希望大哥替我好好的照看吧,還有就是業火之理的繼承者,我相信在你的教導之下,一定會更加的出色的,最後,我想再說一次的就是,大哥,我真的很想擊敗你一次。”

說道這裏,焱嗜的殘魂慢慢的開始消散,誰都沒有想到,曾經的強者就這樣的死了,徹底的魂飛湮滅。

就在所有族人還在傷感的時候,加薩突然喊道,“趕緊啓動你們的大陣,並且趕緊的將焱冰送進焱嗜生前的大殿中,那裏是焱冰成功傳承焱嗜力量的地方,也是成功接收神器的地方,你們趕緊的,快速的準備。”

隨着加薩的話語落下,衆人趁着空中的能量還在擴散,焱華來到皓陽和加薩的面前,“焱冰就拜託給你們了,我們會竭盡全力的阻擋的,不過依照目前的狀況也只能夠阻擋一個月,希望這一個月,你們可以成功。”

說完,焱華拜倒在加薩和皓陽的面前,然後三人的腳下閃爍着一道紅光,下一刻,皓陽三人就消失不見了。 隨着紅光的閃爍,皓陽三人消失在衆人的眼中,隨之,整個魔焱山脈已經被護族大陣給保護起來,而在保護的這段時間內,也就是焱冰獲得認可的時間,如果在這段時間內,焱冰沒有成功的獲得認可的話,那麼焱冰將會辜負整個冰焱族的期望,而自己的下場就是被深淵之火煅燒成灰燼。

而此時,在山脈的外面,薩沙從深淵幽冥狼的狀態變化回了本體,此時的薩沙面色蒼白,而且身上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傷害,很顯然,雖然剛纔的那些攻勢看起來好像是薩沙一點事情都沒有,可是實際上,薩沙還是在一定的程度上受到了傷害。

其餘的幾個邪皇族的人來到了薩沙的身邊,雖然這些人的實力也不錯,可是還是有着幾名成員折損,這對於現在的邪皇族和十大王族的人來說,其實也是在割肉,雖然只是幾名成員,可是現在的邪皇族的人還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薩沙看了一眼衆人,然後問道,“你們還好吧,受到什麼傷害了沒有?”

衆人回覆到沒有什麼大礙,只不過此時的體內被侵入了一些炙熱和寒冰相融的魔力,還要有着一段時間的驅除,不然的話,對以後的戰鬥會有一些影響。

薩沙看着下方的廣場,然後目光再掃到焱華和焱華的父親,此時的焱華和其父親,氣息十分的萎靡,彷彿隨時都有着死亡的危險,而且全身在此時彷彿被抽乾了鮮血一樣,十分的枯瘦,而這則是因爲剛纔的召喚祖靈,而導致體內的精血和魔力在那一刻全都被吸收了。

焱華和其父親的情況還算是好的,而反觀其餘的長老們,有的已經死亡了,還有的只剩下一口氣,而且是隻有出氣,沒有進氣了,情況非常的不樂觀,雖然已經有着治療師開始治療,可是情況還是不太好。

此時的冰焱族,已經徹底的元氣大傷,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護族大陣可以支撐一段時間,然後等到焱冰成功的從祖殿出來,不然的話,冰焱族或許就真的要從這片大陸上除名了。

“原地休整,此時的冰焱族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我們只要等到傷勢徹底的恢復,之後一舉擊破此陣,到時候拿取神器,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到時候就距離振興邪皇族的目標就更加的進了一步,聽明白了沒有!”

所有人整齊的說明白了,然後都各自的盤膝的坐在距離魔焱山脈最近的山上,開始進行恢復。

“希望焱冰可以成功吧,我們全族的希望就落在你的身上了,不要讓爸爸失望啊。”

焱華說完,擡起頭,雙眼看着山脈深處的地方,而那裏,就是祖殿的所在之地。

此時,皓陽三人在一陣紅光的傳送下,來到了一片漆黑無比的地方,不過焱冰卻一點都不害怕,除了因爲有着皓陽和加薩在身邊以外,再就是因爲自己必須要振作起來,不能夠再懦弱,因爲全族的希望此時全部的都寄託在了自己的身上。

加薩看了一下四周,畢竟龍族的視力在黑暗中還是不錯的,雖然不如精靈族,但也不算是太差,加薩看了一下四周,然後對着皓陽二人說道。

“我們快一點朝着大殿的中心位置走去吧,畢竟我們現在缺少的就是時間,誰也不知道你們的護族大陣可以堅持多久,不過你們放心,這裏沒有什麼機關,只是一座大殿而已,看來焱嗜當年沒有在這座大殿內設置什麼機關,也沒有搞什麼守護獸,不像提賽爾那傢伙,搞得那麼複雜。”

等到加薩發完這些牢騷之後,皓陽和焱冰就趕緊的跟着加薩的步伐前進,不過的確如加薩所說,這裏確實沒有什麼機關等麻煩的東西,所以衆人這一路上可以說是暢行無阻。

很快,衆人發現,這裏的溫度越來越詭異了,從開始的正常,開始變得炙熱和冰冷的氣息混合在了一起,開始的時候,皓陽還勉強的能夠承受,可是越到裏面,皓陽就發現,自己身體內的魔力都開始有着停滯的趨勢,可是反觀加薩和焱冰,卻一點事情都沒有。

“怎麼了,這樣就受不了了,其實把你帶進來,也是爲了你好,這裏的能量對於你的身體承受力有着一定的改變,而且你也可以嘗試的吸收這裏的魔力,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裏的能量除了是由業火之理自身的氣息釋放的,應該還有着你說的寒冰女神的神器,寒冰女神的咆哮釋放的氣息,而你的魔力,現在也只不過是黑暗與光明的結合,混沌的這股力量,現在的你也只是粗布的瞭解一些,所以你還要嘗試着吸收這裏的能量,除了這些以外,要做的就是突破,藉由這裏的一切,來完成一次蛻變。”

“當你能夠徹底的吸收到所有的元素的時候,就是你混沌的這股力量徹底掌握的時候,我是因爲當年有着老師的指導,方纔領悟到了混沌的力量,雖然我表面上好像只要的力量魔力是光明與黑暗,可是實際上,其餘的一些元素力量,我也略有領悟,只不過不是精通罷了,而你不同,你是天上的元素共存,雖然你沒有嘗試過吸收其餘的元素,不過我相信你絕對可以的,而且你的身體還被改造過,所以我才這樣說的。”

皓陽聽着加薩的話,心裏面其實也已經想要進行着嘗試了。

很快,衆人來到了大殿的中央,而這裏的景象,讓的皓陽和焱冰震驚了,因爲這裏完全就是兩個世界,一處是紅色的石磚所鋪成的地面,而從其上,不斷的散發着炙熱的氣息,而這些氣息,還僅僅的只是從石磚上散發出來的。

而另外的一處,則是有深藍色的石磚鋪成的,而其上散發着冰冷的氣息,這股氣息和賽爾修斯身上的冰冷氣息有着相同的感覺,給人一種刺骨的感覺。

並且衆人在其上,還發現了先前出現過的寒冰女神咆哮。

不過最讓人驚訝的就是,在火紅色的石磚上面,有着一個王座,只不過此時王座之上擺放的不是業火之理,而是一個年輕的男子。

加薩看着這突然出現的情況,愣了好一會,然後慢慢的說道,“這就是業火之理。” 這是業火之理?!”

皓陽和焱冰看着坐在王座之上的那道身影,愣了好久,然後緩緩地從嘴裏說出了這句話,很顯然,這實在是太出乎衆人的承受範圍了。

先前,皓陽也曾經見到過天雷之斧,可是就算是同爲八神器,天雷之斧也沒有出現這樣的狀態,可是眼前的業火之理卻是以人的形態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不光是皓陽和焱冰,就算是加薩也頗爲的吃驚,很明顯,加薩也沒有想到千年的時間,竟然會讓業火之理變成這個樣子。

此時的王座之上的男子,一身火紅色的長袍,長袍的外沿還繡有黑色的火焰的圖紋,一頭紅色的長髮,很自然的披肩而下,只不過,此時在衆人的眼中,這頭髮彷彿就是火焰一般,宛如岩漿一般,十分的真實。

男子面容十分的俊美,而且讓人感到驚訝的是,這面容竟然和焱嗜有着幾分的相似。

突然,男子的手動了一下,雖然動作非常的細微,可是因爲衆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這道身影上,所以就算是這道細微的動作,也沒有逃過衆人的眼睛。

隨着這道動作,王座周圍的空氣突然毫無徵兆的燃燒了起來,男子的雙目慢慢的睜開,當眼睛睜開的那一瞬間,除了加薩以外,皓陽和焱冰突然感覺,自己的血液彷彿被點燃了一樣,二人趕忙的運轉體內的魔力,來抵抗這突然出現的事情。

“看來終於有人來到了這裏啊,主人的最後氣息也已經消失了。”

男子坐在那裏,眼神看着上方,自己在那裏默默的說着什麼。

下一刻,男子突然看向下方的三人,然後緩緩的起身,空氣中燃燒的火焰,隨着他的動作,下一刻,全都鑽進了男子的身體中。

“我知道你們的來意,主人消失之前也和我說了,小姑娘,你就是我的下一任繼承者吧,不過看你的樣子還是讓我有些不能夠相信,主人竟然會讓你來擔任我的主人。”

男子說話的語氣完全是一股高高在上的態度,很顯然,是看不上焱冰來做自己的主人。

“哼,你怎麼知道我不可以,小看人。”

焱冰同樣的沒好氣的對着面前的男子說道,很顯然,剛纔的話徹底的激起了焱冰心中的鬥志,此時的焱冰心裏面想着的事情就是一定要收服業火之理,讓他再小看自己。

“混沌魔龍王,沒有想到會再見到你啊。”

“你認識我?”

加薩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當然,你是主人的兄弟,而且你的氣息我也很瞭解,所以記得你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們是不是很疑惑,爲什麼我會是這樣的樣子?”


男子帶着笑容的說道。

皓陽看着男子,然後說道。

“沒錯,這是我們心中的疑惑,因爲我們之前也見到過八神器之一的天雷之斧,可就算是天雷之斧,也沒有變化成人型,所以我們十分的不解,爲什麼都是八神器,可是你竟然會變化成人型,而天雷之斧卻不行。”

“天雷之斧竟然重現了,看來當年的預言即將成真了啊,好了不說這麼多了,既然你們想知道,我就和你們說說吧。”

“天雷之斧之所以沒有和我一樣,可以化成人形,那是因爲他的主人提賽爾,沒有用靈魂之力和自身的精血來滋養,提賽爾一味的追求力量,天雷之斧對於提賽爾來說,完全就是戰鬥的工具,而我的主人不同,他自從獲得我的哪一天起,就將我當做自己的親人,無時無刻的不用自己的靈魂之力來滋養我,而且還不時的用精血來澆築我,雖然那時候的我已經是頂尖的神器了,可是主人還是每一天這樣的做。”


“我之所以會和主人的樣貌十分的相似,那是因爲主人的緣故,而且主人還會和我交流,作爲神器的器靈,能夠擁有這樣的一位主人,是那麼的幸福,千年的大戰,主人最終還是隕落,當時的我,用自己的神識和主人交流,告訴主人,可以用我來做主人的新的肉體,雖然那樣的結果就是我會徹底的消散於天地之間,可是主人沒有那麼做,因爲主人的一句話,主人說,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做是武器,因爲你是我的兄弟,說完這句話,主人保留了一絲殘魂在大陣中,然後被邪皇擊殺。”


“所以當我看到你的時候,我不確定,你是否有資格做我的主人,因爲在我的心裏,始終有着我的第一任主人,沒有任何的人可以取代他。”

焱冰來到了業火之理的面前。

“我沒有說你會成爲我的武器,而你也不會成爲我的朋友,因爲在我的眼裏,你就是我的先祖留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的珍惜之物,而你在我的心裏,將會是師長一般的存在,所以,請你相信我,我需要你。”

說完,焱冰真誠的跪倒在業火之理的面前,擡起自己的頭,用自己的那對大眼睛,看着業火之理,希望可以得到業火之理的認可。

業火之理看着焱冰,過了好久,緩緩的說道。

“罷了,既然主人選定你作爲我的主人,那麼自然有着他的道理,不過我要先和你說清楚,雖然我暫時認同了你,可是你還是要經過我的考驗,如果你在我的考驗之中,迷失了自己,那麼你將永遠的留在這裏,你想清楚了嗎?”

焱冰沒有絲毫的猶豫,狠狠的點了點頭。

業火之理看了一眼焱冰,然後手一揮,一道紅光將焱冰包圍了起來,下一刻,焱冰消失在了二人的眼前,而業火之理,也安然的坐在王座之上,和剛開始看到的樣子一樣,靜靜的坐在了那裏。

皓陽沒有再理會業火之理,而是轉過頭看着不遠處的寒冰女神咆哮,皓陽慢慢的走了過去,然後仔細的看着面前的神器,不得不說,寒冰女神的咆哮確實很強,光是其中的氣勢就已經讓的皓陽覺得自己已經有着被冰凍的感覺了。

下一刻,皓陽摸了摸頭,一道冰雪的印記浮現而出,然後化爲一道藍光,奔向了遠方。

此時,在一座巨大的雪上,一道巨大的身影正在靜靜的躺在那裏,突然,一道藍色的光芒衝進了巨人的身體內,下一刻,巨人突然睜開了雙眼。

“終於找到了嗎,一定是皓陽他們找到的,等着我,我馬上就趕過來。” “寒霜,和我走,我感覺到他們已經找到了寒冰女神的咆哮了。”

此時的賽爾修斯非常的興奮,畢竟自己已經等了千年,不是說這千年的時間賽爾修斯不想去找尋,只是因爲自身傷勢的緣故,所以纔沒有辦法找尋,可是此時感受到了傳播而來的波動,賽爾修斯怎麼可能不興奮呢。

而寒霜此時也明白了是什麼原因讓的賽爾修斯這樣的興奮,而且也知道賽爾修斯口中的他們是誰。

寒霜仰天咆哮,整座冰山在這一刻都開始顫抖,賽爾修斯拿起身邊的巨斧,騎上寒霜的背,朝着遠方飛去。

此時,皓陽靜靜的坐在大殿之中,自從焱冰開始進行傳承開始,皓陽也開始進行自己的修煉,而這個修煉,也是加薩要求皓陽這樣做的,因爲皓陽想要變強,這個方法可以說是非常好的一個辦法。

此時此刻,皓陽的身體不斷的在紅色和藍色之間變化,而這樣的狀態,已經整整的持續了有半個月之久,最開始,皓陽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修煉,屢次中途從修煉中退出,然後口吐鮮血,不過皓陽的毅力卻十分的驚人,這在別人眼中十分恐怖的修煉,在皓陽的眼中,卻猶如吃飯一樣,皓陽一直在愛不斷的堅持。

從第三天開始,皓陽就徹底的進入到了眼前的這種狀態,一直到現在,沒有絲毫完成的跡象。

加薩一直在一邊看着皓陽修煉,在這期間,加薩沒有出過手,因爲加薩也想知道,這個預言之子的極限到底是多少。

其實皓陽的這個預言之子的事情,對於他們這些從遠古倖存下來的人來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只是沒有人說出來,就算是當初的賽爾修斯、阿爾瓊斯,提薩爾,還有現在的加薩,其實他們都知道預言,而他們之所以不說,爲的就是讓皓陽自己不斷的突破,因爲他們不知道,如果將皓陽是預言之子的事情說出來的話,皓陽是否還會有着現在的這股衝勁。

此時的皓陽,十分清楚自己體內的狀況,此時皓陽的體內已經出現了四種元素的能量球,而這在常人眼中是衝突的元素能量,在皓陽的體內卻十分的平衡,而且彼此之間,還有着融合的趨勢。

皓陽也明白了加薩的話,到底什麼纔是混沌,只有徹底的掌握了元素的能量,做到元素之間的平衡,彼此之間能夠完美的融合,纔是真正的混沌,而皓陽之前釋放的魔法,也結合了混沌的力量,只不過那個時候的皓陽,是抱着一股視死如歸的態度釋放的,所以突破了自身的極限,而成功的領悟了一絲混沌的含義。

而先前加薩的一番話,再加上現在皓陽的領悟,皓陽也已經徹底的明悟了,什麼是混沌。

最開始的時候,皓陽也嘗試着進行融合,可是卻一直處於失敗的狀態,於是皓陽不斷的嘗試,並且還從自己身上的兩種元素之間,試圖找出其中的原因,而最終,還是讓的皓陽找到了,皓陽雖然身體被奧法改造過,使其對於元素之間的感應更加的敏感,可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兩種不同的元素之間,彼此都有着一個契合點,而這個契合點的存在,才使得皓陽體內的兩股元素能夠如此完美的在一起,而不至於發生事情。

當皓陽找到了問題的解決方法之後,就開始在元素之間尋找着契合點,而經過皓陽的探索,最終還是發現了契合點,因爲皓陽相信,焱冰他們都能夠完美的控制自己體內的能量,那麼自己也可以,就這樣,隨着慢慢的融合,皓陽逐漸的掌控了這股力量,所以此時的皓陽體內才成功的有着四種元素的能量球。

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此時的皓陽也處於突破的最關鍵的階段,如果能夠順利的突破,晉級到大魔導師的實力,那麼對於皓陽領悟魔法來說,將會是一個巨大的幫助。

而此時的焱冰,正在接受深淵之火的洗禮,雖然十分的痛苦,可是焱冰的心裏卻十分的堅強,無論深淵之火多麼的炙熱,都無法摧毀焱冰的決心,而這一切,都被業火之理看在了眼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