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外置聖光之力存儲裝置,聖光系技能增幅百分之三十。

限制:黑暗生物不可用。

新蘭斯洛特肉疼的說道:「你看到了吧,它雖然不是真正的聖甲蟲,但價值依然很高,整個墨東哥教廷也只有兩隻,另一隻在主教手裡。」

聶遠毫不客氣的笑納了,這東西對他來講,就是額外的一筆屬性和能量收入。他拿起了最後一件物品,這是一個項鏈:

精神抵抗項鏈

等級:一階

功能:豁免一階及以下所有精神攻擊。

耐久度:25/30。

限制:無。

這個東西有靈魂樹的聶遠用不上,被他順手遞給了梅麗莎,接著對新蘭斯洛特說道:「只有這些,還不夠補償我們的損失,還有,買你一條命。」

新蘭斯洛特慘笑:「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你還想要什麼?」

聶遠不為所動:「索菲婭·勒森魃被你幹掉了吧?她的東西呢?還有,我要秘傳。」

新蘭斯洛特一滯,不甘的再次掏出了兩個技能光團和一件物品:「那隻蝙蝠是自殺!這是全部,秘傳是無法通過擊殺掉落的物品,它是知識,蘭斯洛特知道,但是我不知道。」

索菲婭死後掉落的兩個技能分別是烈血殺和血襲,雖然都是主動技能,但無論是聶遠還是梅麗莎都無法使用,因為它們是血族專屬技能,有種族和血統要求,倒是那件物品,讓聶遠陡然睜大了眼睛:

奇物:男爵心臟(百分之三十)

超凡器官,血族男爵的標誌。

脫離主體,已損壞,無法修補,無法使用。

新蘭斯洛特給不出秘傳剛好和當時索菲婭的話互相驗證,但是這枚心臟卻回答了聶遠的一個問題。

他之前疑惑,超凡器官是突破瓶頸達到一階的關鍵,可是在現在這個時代,沒有秘傳的普通進化者要怎麼達到一階?奇物給出了答案,晉陞一階,要麼得到秘傳自行構建超凡器官,要麼殺死達到一階的進化者,爆出他們體內已經構建完成的超凡器官移植到自己體內。

已損壞,無法使用這幾個字,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麼看來,似乎搶現成的比自己花費心思經歷去構建要容易的多,畢竟參照學習技能的難度,構建超凡器官很可能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

新蘭斯洛特毫不猶豫的證實了聶遠的猜測:「沒錯,超凡器官是價值最高的商品,在教廷的記載當中,一階進化者非正常死亡的最大原因,就是體內超凡器官被覬覦,而且第一枚超凡器官的融合成功率,排除特異能量差異之外,幾乎是百分之百,只要有一個完整超凡器官,任何人都能突破第一道瓶頸晉陞一階。」

聶遠問道:「特異能量差異,指的是教廷聖光之力和議會黑暗之力這種嗎?也就是說,一個普通人如果擁有一顆完整的男爵心臟,就能成為血族一階進化者?」

新蘭斯洛特點頭:「沒錯,如果你需要,在回到外界之後我可以為你提供一顆完整的男爵心臟,幫助你成為一階進化者。」

聶遠狐疑的看著他,根本不相信他會這麼好心,他不提還好,提了就一定有問題,「這樣晉陞之後,就沒法繼續晉陞了吧?」

新蘭斯洛特坦然:「是的,不過對普通人來說,一階進化者已經足夠將他們和人類完全區分開,壽命至少五倍提高,在古代,無數人類願意為此傾盡一切。」

聶遠冷哼,引爆了位於他左臂的那一枚子彈:「階下囚要有階下囚的覺悟,你懂嗎?」

新蘭斯洛特汗如雨下,帶著鹽分的汗水進入傷口,劇烈的疼痛讓他臉色慘白,他沒有在意這點傷勢,只要不死,哪怕是殘廢了,對教廷來說也只是一道神術的事情:「我只是好心,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現在我們談談合作吧,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墨東哥教廷唯一聖徒,只要你願意將聖物和能量轉換的技術交給我,以我的身份,能給你帶來你想象不到的巨大利益!」 「合作?」聶遠冷笑一聲,引爆了其餘三顆爆炸子彈,將新蘭斯洛特的四肢全部廢掉,確保他沒有行動能力之後將之前的錄像完整播放了一遍,「算了吧,從現在開始我們就當沒有見到剛剛發生的事情,我想你也不希望這段視頻被其他人看到,是吧?」

聶遠拉著梅麗莎直接離開,身後凄慘的躺在地下的新蘭斯洛特眼中滿是怨毒。

美人有毒 他怎麼也沒想到聶遠會把之前發生的事情都錄下來,這簡直就是在他心口重重的扎了一針,所謂的合作他本就沒安好心,只是想用合作為誘餌,一步步的幹掉聶遠和梅麗莎,將他吞噬舊蘭斯洛特的事情完美的隱藏下來,可是現在,一段視頻將這一切全都毀了。

他甚至不敢再去針對聶遠,一旦聶遠將視頻上傳到進化者論壇,無論墨東哥教廷是否還相信他,宗教裁判所都不會放任一個神孽存在,教廷針對神孽,從來都是有殺錯沒放過,區區一個聖徒,對比神孽隱患不值一提。

「該死!該死!你們全都該死!」

———

之前被殺死的黑暗議會成員在被殺死之後也爆出了一些技能,不過數量極少,其中一個還是能量護盾,除此之外兩種一級屬性強化類的普通技能,鑒定術給出的結果是同類技能無法重複學習,只能學習更高等級的技能覆蓋原有技能。

不過他們並沒有讓聶遠太過失望,除了以上三種技能之外,還貢獻出了兩個高價值物品:

「低等魅魔血脈

功能:使用後有百分之三十幾率成為低等魅魔。」

「奇物:劣魔的燃燒之尾(百分之百)

超凡器官,劣魔一族一階標誌。

脫離主體,可以使用,成功率百分之百。」

魅魔血脈不用過多的介紹,哪怕魅魔這種生物只是無數作品中最低等相當於RBQ的種族,但是它仍然超凡,仍然代表著力量和壽命,聶遠覺得如果自己將它掛牌出售的話,會有無數壽命將盡的普通人願意為它付出一切。

劣魔的燃燒之尾是聶遠得到的第一個完整超凡器官,雖然他和梅麗莎都不會愚蠢到使用它,但無論是囤貨,出售,還是在將來有條件的時候用作研究,都有極大的價值。

果然是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從巨變發生至今,聶遠積累的所有都沒有這一戰來的豐厚,消化這些收穫之後,聶遠的實力將提升一個巨大的台階,徹底進入十級最強的行列當中。

收拾完所有的戰利品之後,聶遠和梅麗莎向特諾奇提特蘭走去。

路上梅麗莎忍俊不禁的問道:「聶,你怎麼會想到要把之前的事情錄下來的?」

「只能說他還是太年輕,這幾年過的日子也的確慘了點,不知道對現代人來說,尤其是我這種職業工作者,隨手錄製有意思的視頻簡直就是本能。」聶遠得意的說道,他從大學畢業開始,一直都在經營自己的自媒體,錄視頻隨手拍,他是專業的。

「他真的會放棄報復嗎?」梅麗莎還是有點擔心。

聶遠搖搖頭:「當然不會,這種事情被別人知道,如果我是當事人,也會不擇手段的排除隱患,這段視頻最多能拖延一段時間吧,不過這已經夠了,只是我們要儘快進入一階。」

「那為什麼不殺了他?」

「留他一條命能讓我們減少許多麻煩。他為了自己能活著也會掩蓋之前的事情,相反,如果殺了他,我們就會成為教廷的眼中釘肉中刺。」

梅麗莎點點頭,摟住聶遠的胳膊帶著點雀躍和驕傲說道:「聶,你知道嗎,我比之前強的多了!」

兩人交換了一下失散之後的見聞,梅麗莎在躲過第一天BOSS出行之後,沒有向聶遠這麼大膽的靠近特諾奇提特蘭,而是游弋在邊緣地帶,白天和變異生物戰鬥,晚上小心翼翼躲藏,不到萬不得已根本不去碰幽靈士兵。

她沒想到和她一樣境況的人還不少,只是三天時間,她就碰到了兩個雇傭兵,第一次遇到黑暗議會雇傭兵的時候,梅麗莎還好心的邀請結伴,可是對方卻悍然出手,梅麗莎不得已只好乾掉了對方,這一戰改變了梅麗莎的命運,她得到了對方天賦化作的技能:心靈之力。

在技能學習成功之後,她的天賦也隨之『解封』,成為了現在強大的模樣,憑藉解封之後的心靈之劍幹掉了之後遇到的教廷雇傭兵,沒想到卻不幸的被古代教士俘虜了。

梅麗莎咬牙切齒:「他對我使用了聖誘術,這根本就是惡魔的魔法,他想讓我變成傀儡,變成教廷的聖堂武士侍從,還讀取了我的記憶!」

聶遠拍了拍她的手表示安慰,隨即將自己這幾天的情況說了出來,兩人在交談中,回到了特諾奇提特蘭,至始至終都沒有注意到高遠天際當中飛行的鷹武士集團副統領的蹤跡。

———

「索菲婭·勒森魃,自殺離開秘境了嗎?」特諾奇提特蘭城裡,莫克聽到塔克的回報,說道,「這是一件好事。」

之前殺死過美杜莎,親眼看到美杜莎的靈魂脫離掌控的莫克沒有懷疑索菲婭可以復活,他是真的覺得索菲婭死是一件好事,這代表著他手中的籌碼價值更大了,身為國家頂層,部落酋長的他,對這類內部政治鬥爭駕輕就熟,一眼就能看出利弊和自己能得到的好處。

「他們的聖徒死亡,侵略者的大部隊沒有反應嗎?」

塔克搖了搖頭:「漩渦沒有出現的痕迹,而且他們的戰鬥地點距離我們觀測到的漩渦所在地有很遠的距離。」

「真是麻煩,如果不能提前消滅他們,我們也許真的要等到版本升級進度升滿才能離開這裡回到現世。」莫克站在國家和種族的高度思考,高端戰力上阿茲特克帝國並不缺少,但是一個國家和種族的強盛不能只看高端戰力,族人的整體平均勢力所佔的比重還要更高,在秘境中,普通族人極度缺少上升渠道。 和梅麗莎匯合之後,時間過得飛快,十一天時間轉瞬即逝。

聶遠在受祝福的十字架幫助和阿茲特克戰士的輔助收割中,成功升到了十級,而且順利抵達了十級經驗百分之九十九的程度,正如索菲婭所說,到了這個時候,經驗值已經完全沒有用處了。

兩人分別喝掉聖者之血,再度提升了十點體質,加上十級的十點,戰神藥劑的五點,阿茲特克技能增加的兩點,堅韌身軀提升的一點,十字架持續增加的兩點,這時的聶遠已經是擁有四十點體質的『城市超人』了。

在分贓的時候,聶遠本想把收穫的技能原體都先給梅麗莎用一次,反正他有模擬器,只要有方法就能構建成功,不過梅麗莎並沒有同意。

她還記得修鍊堅韌身軀的時候,聶遠差點『死掉』的事情,她的心裡一直覺得自己虧欠了聶遠,再加上聶遠奮不顧身的來救她,心中對聶遠的感情進一步升溫。

最後是聶遠發誓證明神聖呼吸冥想法對自己來說毫無用處,聖騎士戰法和鍛體術的難度很低,梅麗莎才願意收下。至於聖劍裁決,想要學習有一個前置條件,那就是聖光之力,這種力量兩人都沒有,聶遠雖然覺得自己能通過受祝福的十字架強行修鍊,但是這畢竟不是長遠之計,而且在已經和教廷敵對的情況下去學習聖光之力顯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隱患。

神聖呼吸冥想法是一種高級的能量吸收鍛造技能,它比進化遊戲提供的通用能量吸收鍛造的效率要更高一些,但是這對可以掛機修鍊的聶遠來說沒有什麼用。

聖騎士戰法則是教廷總結的一套武技,通過無數人的學習,日復一日的改造,成為了一個系統武學,被進化遊戲定義為技能,它能極大的填補聶遠近身戰五渣的弱點,而且學習起來很簡單,只要讓模擬靈魂不斷重複使用,直到入會貫通就能自動學習成功。

同理,鍛體術也是一樣,根據聶遠的計算,每一千次重複鍛煉,可以提升體質零點一,如果需要聶遠自己去做的話,他大概沒有什麼耐心,不過模擬靈魂完全可以代勞。

倒是塑能魔法綱要對聶遠極為重要。

這並不是一個技能,但是它是使用塑能系技能的總綱。

聶遠因為魔法知識積累不足,無法憑它創造技能,但是它卻能讓聶遠直接發射出爆炸能量,而不是向之前一樣需要載體才能作用。

聶遠另闢蹊徑的將它融合到了能量護盾上,經過幾天的持續實驗,只要張開能量護盾,聶遠就是一個人形自走炮台,能量在能量護盾上短暫塑能,形成熱武器的模樣,將爆炸能量團凝聚增壓然後發射出去。

這個改造的強大之處在於攻擊頻率快,全方位無死角,雖然能量和體力的消耗同樣巨大,但是聶遠可以完全自主操控,如果火力全開,聶遠一個人就能充當一個兵團。

這十一天當中,莫克對聶遠的態度也越來越好,聲望上升到了友好等級,由於聶遠的幫助,他們已經徹底肅清了超過十萬個幽靈士兵,要知道教廷遠征軍的總人數也就是三十多萬,相當於剿滅了三分之一。

而且不僅是普通幽靈士兵,就連十字軍都消滅了一大批。

聶遠因此獲得了超過兩萬點戰功,這些戰功中的一萬點他兌換了一瓶戰神藥劑送給了梅麗莎,其它兌換成了兩個二級技能,雖然對三級技能很眼熱,但是距離能夠學習的標準還遙遙無期,與其好高騖遠,還不如實際一點。

———

最後一天的鏖戰準時到來,聶遠有一些緊張。

倒計時還剩最後十二小時,倒計時結束的那一刻恰好是血日再度升起的時候,也就是說,聶遠和梅麗莎想要離開秘境,這一晚就必須離開特諾奇提特蘭,向著傳送點靠近。

只要聶遠不暴露自己的天賦,不被本就對他痛恨至極想要除之而後快的古代教廷發現,這一路上僅僅三個人的動向,應該不會引起教廷的注意,可是聶遠知道,教廷方絕對有一人正在死死盯著自己的去向。

而這也是新蘭斯洛特殺死聶遠和梅麗莎最沒有後顧之憂的時刻。

雖然留下新蘭斯洛特一命會使突圍更加困難,但是聶遠並不後悔,新蘭斯洛特在遠征軍中的話語權並不高,上一次失敗之後一定會變得更低,他需要防備的只是他的偷襲,但是如果幹掉他,回到外界之後面對的危險將是地獄級的。

稍微讓聶遠安心的是,莫克最終還是決定親自和聶遠一同離開秘境,以莫克的身份,保護力度一定是最頂級的,聶遠和梅麗莎也能跟著降低些壓力。

然而莫克卻給了聶遠當頭一棒。

「沒有人護送,想要離開,只能憑藉我們自己的力量。」

「為什麼?難道你不怕會死在路上嗎?」

莫克無奈的攤了攤手:「侵略者的力量並不比我們來的弱,否則當時我們也不會失敗遭受屠城,幾位副統領在夜戰時從不會離開城市範圍太遠,如果今晚由他們護送我們,侵略者一定會拼盡全力阻止,侵略者甚至不需要知道我們的目的,有異動就去探查阻止,這是戰場的通行規則。」

聶遠忍不住問道:「讓副統領們分頭行動呢?我們只需要跟在其中一路就可以,這樣教廷的力量也會隨之分散。」

莫克搖頭:「不行,比起我的性命來,特諾奇提特蘭的安危更加重要,超過一個副統領的離開,會導致城市防禦漏洞,有被破城的危險,我不能冒險。」

聶遠沉默,莫克將城市的存亡放在自己的生命之上,聶遠又有什麼資格要求保護?

他嘆了口氣:「看來,只能憑藉我們自己了?」

莫克笑道:「倒也不用這麼悲觀,幾大騎士團會各自派出一些人保衛我們,這種調動還不至於引起教廷的注意,而且,這裡是特諾奇提特蘭,是神靈和祖先榮光保佑的地方,是我的國土,在這裡,我不弱於任何人!」 最佳的突圍路線是前往梅麗莎的進入地點,那裡距離特諾奇提特蘭最近,不過因為她的記憶曾經被讀取,那個地點很可能會被重點埋伏,已經不可信了,於是眾人退而求其次,選擇了另一個方向上距離稍遠,達到三百公里的陌生傳送點。

距離三百六十小時倒計時還剩最後兩小時,三人喬裝打扮,化作阿茲特克武士的形象,隨著大部隊從主城門走入戰場當中。

這一晚的戰爭看起來和之前沒有什麼不同,但是莫名的,聶遠就是能感覺到一種肅殺的氣氛,他有預感,這一路上不會順利。

他們各自騎在一個很普通的坐騎上,聶遠看向四周,沒有發現莫克所說的保護者。

莫克低聲說道:「稍後幾位副統領會對侵略者中軍發起一次衝擊,我們要在敵方高級戰力沒時間反應的時候,離開城牆範圍。」

莫克的騎術要比聶遠和梅麗莎好的多,一邊說話還能一邊發起衝鋒,將前路十餘個幽靈士兵撞成虛無,梅麗莎也能在馬背上揮動心靈之劍,只有聶遠,因為天賦個人特徵太過於明顯,再加上發動之後聲音太大,只能憋屈的伏在馬背上,笨拙的操控方向。

說話之間,從城門處衝出了數千騎兵,猶如一桿桿利劍一般分散插向敵陣,普通步足在騎兵的衝擊下沒有一絲反抗之力。教廷遠征軍方向響起號角聲,中央的十字軍騎兵高喊口號,也分作洪流迎向阿茲特克騎兵。

這時天空中響起一聲高昂的鷹唳,一道長虹貫日一般的箭矢從高遠天際射下,直奔中軍,與此同時,其餘幾大騎士武士團副統領也從城中衝出,渾身包裹著光焰不同的能量光焰,坐騎踏空而行,一同殺向中軍。

教廷強者同時衝天而起,戰場一瞬間變得無比混亂。

「就是現在!」莫克猛的勒緊韁繩,坐騎嘶鳴一聲朝前方衝去,同時高舉右手做出了一個簡單的手勢,周圍突兀的出現了幾十名阿茲特克高級戰士,將聶遠三人保護在中央,向預定方向衝去。

聶遠坐下的馬有些不聽話,他不得不狠心給了它一擊,才讓它乖乖的衝鋒。

突圍的過程中,莫克不斷變換手勢,周圍的騎士們也隨之改變陣形,不斷有騎士脫離而去,當最後的鷹武士一輪齊射剿滅前方聚集的侵略者編隊之後,聶遠三人成功的離開了戰場最焦灼的位置,特諾奇提特蘭城牆被甩在了腦後。

「棄馬!」

莫克低吼一聲從馬背上高高躍起,聶遠和梅麗莎茫然當中照做,正在疑惑之中,三隻巨大的雄鷹呼嘯著拖住了他們的身體,以更快的速度前進。

聶遠在鷹背上東倒西歪,最後不得不完全趴下,這才讓自己沒有被甩掉在地。

他心裡的石頭稍微放空了一點,暗自想道:『以鷹的速度,也許新蘭斯洛特來不及反應呢?』

距離倒計時結束,還剩一小時。

———

「科爾特斯閣下,我發現了瀆神者和聖物的蹤跡!」

中軍,新蘭斯洛特已經徹底進入了身份,言語和行為沒有一絲破綻,他是外來這,同樣要離開,但他卻不甘心就這樣離開,而是緊緊盯著特諾奇提特蘭,搜尋著聶遠和梅麗莎的蹤影,他想將兩人殺死在這裡。

科爾特斯斜著眼睛看了一眼那個方向,沒有從三隻鷹背上的螻蟻身上感覺到什麼,懷疑道:「聖物?我並沒有感覺到聖物的氣息。」

「閣下,以我的名譽和信仰發誓,聖物就在那裡,瀆神者用骯髒卑劣的魔法,封印了聖物的氣息。他們想要離開秘境回到現世,一旦被他們得逞,再想找回聖物就是大海撈針!」

「聖奧凱西,你已經連續兩次辜負我的信任了,如果你不是未來的聖徒,如果你是我的部下,現在已經被處死了。」科爾特斯並不如何信任他,但是聖物從他手中遺失這件事情是他前後兩次人生中最大的污點,雖然聖釘的回歸讓他不至於被送上宗教裁判所,但是教皇的十字架遺失依然足以讓他在教內地位大減,「詹姆士,凱恩,你們跟著聖奧凱西去找回聖物。」

兩名裁判所高級執事對科爾特斯行禮之後站在了新蘭斯洛特的背後,科爾特斯逼視著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將一團能量打入他體內,沉聲說道:「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成功將聖物帶回,我將為你申請神靈賜福凝聚聖者之心,如果你失敗我會處死你,哪怕你離開秘境也難逃一死。」

新蘭斯洛特表面上畢恭畢敬,可心中的怨毒就像噴發的火山一樣熾烈,他想幹掉科爾特斯的念頭甚至比想幹掉聶遠的念頭都要強烈,他低下頭說道:「不成功就死,我明白了,閣下。」

話音落下,詹姆士和凱恩各自施展天使降臨,一左一右抓住新蘭斯洛特的兩個肩膀,展開巨大的羽翼,急速朝聶遠三人追去,他們的飛行速度要遠遠超過雄鷹的速度,從轟鳴中能聽出,已經突破了音障。

———

聶遠三人同樣聽到了,突破音障的聲音實在太大,讓人想不注意都不成。

而那兩個高級執事也沒想過要隱藏自己,在他們的信念中,身為神靈的信徒,履行神靈的意志,就是要堂堂正正,這倒不是諷刺,宗教裁判所成員多是虔誠者,狂信徒,這的確是他們的行為準則。

三桿燃燒著熊熊聖焰的聖光長矛刺向了三人的后心,莫克狠狠一拍雄鷹後背,一道紫色的光環擴散將三人籠罩,雄鷹悲鳴速度再度提升一個層級,同樣突破音障,可是自身卻筋斷骨折,失去了生命氣息,它們的身軀抗不住突破音障帶來的壓力。

偏離人生 不過這次極盡爆發,讓三人躲過了聖光長矛的穿刺,伴隨著長矛落在地面爆發的巨大轟鳴聲,聶遠三人落在了地面。

「異教徒,瀆神者,交出聖物,接受聖光的制裁,主會審判你們的罪!」兩個執事鬆開手任由新蘭斯洛特掉落在地,懸停在空中用冰冷毫無情感起伏的聲音說道,「否則,聖光將凈化一切罪惡,包括你們的靈魂。」 距離倒計時結束,還剩三十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