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氣暗涌,一觸即發。

“哈哈哈”青衫客上前大笑道:“楚兄果然精明。”說着他一把扯下頭上的蒙面,其他幾位青衫客都摘下面罩。

楚月來定睛一看,都認識,全是熟人。

“千機子?”楚月來看着一身白衫、白衣勝雪的“逍遙子”冷冷地道。

“逍遙子”頷首,退後不語。

“馬堂主,你這是什麼意思?”楚月來問。

原來這青衫客竟然是青龍會執法堂的副堂主馬長青。


他竟然沒死。

在被蘭花娘孃的手下如拖死狗般拖出去後,居然沒死,不但沒死,還出現在了這裏,看樣子是要去往邊城。

在他後面的青衫四人分別是:青龍會的執法長老丁離、蕭錯,以及被楚月來一劍擊敗,散幫的曾經的青龍幫幫主唐東來、副幫主江春水。

江春水。

用的刀名……秋風淚。

當時已經被楚月來一劍斬斷,現在他手上拿着的依然是秋風淚,半截的秋風淚。

他目光如冰的看着楚月來,手中的秋風淚,刀勢已滿。

唐東來的劍,依然是從前的劍。

只是也僅有半截。

他眼中的仇恨。

在楚月來出現的那一瞬已經達至人所能及的頂點。

丁離、蕭錯二人對着楚月來友好的笑笑,腳下的方位卻在配合着唐東來、江春水二人。

千機子則已經退到了最後。

馬長青笑道:“楚兄可還記得你也是我青龍會之人,還是一位副堂主,我們大頭領可是很看重你的。”

楚月來點頭,冷冷地道:“你還沒說,爲什麼冒充我師傅?”

“去殺一個人。”

“誰”

“邊城裏還能是誰?”

“城主?”楚月來問。

馬長青搖頭,道:“是白家的人,長生劍的傳人。”

楚月來目光一縮,訝然道:“長生劍白傾城,據說她二十年前她僅僅是以半劍只差,敗給了慕容家的絕代劍客慕容婉兒。”

“正是。”

楚月來忽然閉上了嘴巴,他不想參與這件事。

轉身前冷冷地道:“下次再讓我看見你們冒充我師傅殺人,那就不用解釋了,我們會生死相見,青龍會我退出了,可以麼?”

馬長青忽然嘆氣道:“楚兄今日你我既然見到,怎可就此袖手旁觀,大頭領也說過,京城有變你若退會,必殺之。”

楚月來子母劍微微一動,劍意已然沖天而起。

詩穎的如意棒也擡起,千鈞一髮。


唐東來冷笑道:“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馬堂主,我們一起殺了他,再去殺那個白傾城也不遲。”

“大頭領到底是誰?他爲何知道我師父的樣貌,知道他認識白傾城?他是京城裏的哪一位?”楚月來已經有些心得的問馬長青。

馬長青答道:“恕難從命,既然話已說到這裏,楚兄不如等我們殺了白傾城再談,如何?”

楚月來道:“你們既然冒充我師傅去殺白傾城,想必那白傾城必定是我師傅的朋友,你們想偷襲她,真可惜被我撞破,我又要退會,你還提到什麼京城有變?難道是因爲張府的血殺,還是因爲夏芸的離開?”

他頓下繼續道:“是不是不管我合不合作,你們都會在事後殺了我,是不是我已經讓你們大頭領感到已經無法控制了?馬兄,我說的對麼?”

馬長青臉色有些陰沉,再不復剛纔的笑容。

斷刀、斷劍、忽然自左右向楚月來閃電般攻至。

江春水、唐東來的武功都已大進。

刀氣如虹,劍意若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地攻向楚月來。

丁離、蕭錯腳下交錯,身影輪轉不停,在楚月來出劍時,他們二人也人劍合一的衝向了楚月來。 斗鬼神剛來到這天月樓,就有那皇城三大家族之意的顧家三少爺前來打招呼!令斗鬼神心中也是一喜!他本來的目的就是要熟悉這皇城內的勢力分佈,如今自然樂得和那顧彥交談!

不過自從顧彥來和斗鬼神交談之後!那原本想要和斗鬼神結識的一些人竟然都不願意再來!斗鬼神見此微微一笑!這顧家和其他兩大家族的矛盾眾人也是清楚!如果和那顧彥結交,就是和那剩餘兩大家族有仇!不過這天月樓也是這顧家所開!所以這裡也是沒有那兩大家族的人影!凡是來這裡的人,要不就是和那顧家有些交情!要不就是站在中立的立場,來這裡消遣一番的!

「少爺!劉管家有事找你!」

就在這時,一位丫鬟走到那顧彥的身邊!對著顧彥鞠了一躬!那和斗鬼神交談的顧彥,也是眉頭一皺!隨即便點了點頭!讓那丫鬟離去!

「陳風!如果不介意,你和我一起上去吧!也好介紹給其他人認識!」顧彥此刻向那斗鬼神發出了邀請!這斗鬼神第一次來到皇城!並且還是那富商出身!就算那顧彥再傻,也會和斗鬼神交好!

「那好!我便隨顧兄前往!」斗鬼神微微點頭,臉色也非常的自然!不過斗鬼神的心中卻是在竊喜!沒想到事情進展的這麼快!

二人一前一後,隨即便向那三樓而去!天月樓,一共分為三層!第一層乃是眾人消遣吃喝的地方,而第二層則是住宿之地!那第三層則是那顧家內部人員商討事宜的地方!其他閑雜人等,卻是不能入內的!

第三層有好幾間房屋!而斗鬼神則跟著那顧彥,來到了其中的一間!

這劍房屋並不大,裡面也是放著幾張木椅!在那其中的一張木椅之上!赫然坐著一名白髮老者!這老者雖然滿頭的白髮!但是臉色卻也是紅潤無比!斗鬼神見到這老者心中也是一驚!這老者的修為赫然達到了那超人八階!在武神院中,也可以媲美那些長老了!這顧家隨便一個管家,就有如此修為!令斗鬼神不由對這三大家族又看重了幾分!在這老者的身後,也是站著幾人!幾人氣息渾厚,都是那超人高階強者!

「少爺!此人是?」

那劉管家此刻自然也是注意到顧彥身後的青年!這青年面色淡然,一副胸有成足的摸樣!並且修為也是達到了那超人四階!令那劉管家不由多看了斗鬼神幾眼!

「劉管家!這位是我剛結識的陳風!」那顧彥微微一笑,隨即對斗鬼神道:「陳風,這位便是我們顧家的管家,劉藍!」

「劉管家!」斗鬼神微微一笑,對著那老者也是抱拳!那老者此刻也是站起身來,對著斗鬼神點頭,隨即便笑道:「既然是少爺的交好!那便坐吧!」

斗鬼神也不見外,直接的坐了下來!

「劉管家,不知道你找我所為何事?」顧彥知道,要是沒有什麼重大的事情!這劉管家一般都不會來找自己!並且還是直接來著天月樓內商談!

「少爺!我聽聞那金眼獅已經被發現了!」

「什麼!」

顧彥此刻竟然直接的站了起來!一臉的震驚摸樣!斗鬼神聽后也是心中一驚!這金眼獅成年之後,可是那幻獸級別!就是等於那人皇強者!並且還是那高階幻獸!實力自然比那高階的人皇強者還要強上一些!難怪這顧彥那麼的吃驚!

「在哪被發現的!」

顧彥此刻也是顧不了那麼多!金眼獅只要成年,那就是幻獸!如果他們顧家擁有一頭幻獸!那還怕誰!直接穩坐那三大家族之首!也不用受這麼大的氣了!不過那金眼獅已經成年,除非是它自願,或者是運用秘法!才能夠馴服。不然是不可能服從人類的安排!

「在那秦山嶺之上!」劉管家此刻也是一臉的鄭重之色!顯然對於那金眼獅出現的消息,也是震驚無比!

「那我父親有何安排!」顧彥此刻最關心的就是父親的安排!那金眼獅的線索太重要了!既然他們已經得知,想必那其他人也會得知!到時候難免會有一場血戰!再說那兩大家族也是聯合一起!想必對顧家更為的不利!

「族長已經帶人前往!勢必要得到那金眼獅的幼崽!」劉管家此刻也是重重的吐了一口氣!這金眼獅對於他們來說,那是至關重要的!如果被其他家族所得,那麼他們顧家以後的日子,將會更加的難過!

「那好!我也去準備一番!屆時就前往那秦山嶺!」顧彥眼中滿是沉重!隨即便對著斗鬼神道:「陳風,那秦山嶺你去不去?」

「自然要去!那金眼獅我也是沒有見過!如今正好見識一番!」斗鬼神微微一笑!心中也是一驚!他也沒有想到,這金眼獅竟然還有幼崽!看來這次眾人前往,就是為了那金眼獅的幼崽!

「如此甚好!那我先去安排一番!等會再那一樓在聚!」顧彥說完,便直接離去!斗鬼神見此,也向那劉管家告別!他也是需要告訴那柳絮一聲!讓她不要擔心!

對於這柳絮,斗鬼神也是不知道怎麼處理他們之間的關係!到了這個年齡!斗鬼神也是對那男女之事,了解了一些!而那柳絮的表現,斗鬼神也可以看出!這柳絮已經是愛上了自己!恐怕斗鬼神說出任何的要求,那柳絮都會照做!只不過斗鬼神覺得時機還不成熟!不易行那男女之事!

叮囑柳絮之後,斗鬼神便直接來到了那原來的位置之上!此刻那顧彥也是來到,二人談論幾句,便直接向外走去,離開了天月樓!

秦山嶺,坐落在虎國的偏北處!距離那皇城也是有著一段距離!平日里這秦山嶺人煙罕見!但是近日,這秦山嶺卻是人山人海!而這些人的目的,自然是那金眼獅的幼崽!

在秦山嶺的一個巨大的山洞之前!幾股勢力,分別站在一處!而在這些人的四周,也同樣是站著一些對那金眼獅幼崽眼熱的人!他們的心中,也都存在著僥倖的心裡!

很快,一行數十人也是來到了這山洞之前,融入到了一股勢力之中!這數十人每一個人都是超人強者!其中也有那超人高階強者!在這行人的前方,赫然是那顧彥!而在顧彥的身邊,斗鬼神也是跟在其後!

「父親!」

顧彥來到這群人之前,對著那為首的一位中年男子一笑!

「彥兒,你來了!」

那中年男子身穿灰色戰袍!一頭紅色短髮也是根根直立在那男子的頭上!見到顧彥,那男子也是微微的點了點頭!此人正是那顧家的族長,顧浩!

那顧浩自然是沒有注意到斗鬼神!而那顧彥也沒有向那顧浩介紹!如今這麼重要的場合之下!那顧彥也是來不及向那顧浩介紹!

斗鬼神對此絲毫不在意!自己的修為在這數十人中也算是中等之列!今日才和那顧彥結交!也算不得有多大的交情!而他也只是利用那顧家而已!不過這顧浩的實力,卻令那斗鬼神心驚!這顧浩赫然達到了那超人九階之列!

「這裡的領頭之人都是強者!」

斗鬼神也是想四周掃去!只見其他幾股勢力的領頭之人,也赫然都在那超人八階之上!甚至其中有一人的氣息波動不止,彷彿要隨時突破到九階!令斗鬼神不由多看了一眼!

這時一名長相隨和的中年男子!身穿絨袍!頭戴玉冠!一看就知道是有權有勢的人!在這男子的身後,站著數百位強者!這些人都是那超人之上強者!其中也不乏那超人高階! “生死輪迴”楚月來用出了第四劍的同時,狂風大作,生氣、死氣聚集於周身左右,他大喝一聲。

子母劍逐一挑開了一刀、三劍,許久未見到他劍法的五人忽然目光大駭。

四人感到劍一熱,手頓時裂開,體內丹田欲焚,竟有一股雷電之力在其中肆意的激盪、衝擊着武者最重要的丹田。

馬長青趁機一刀揮出:“千層雪”,刀勢更甚用秋風淚的江春水一籌,他左手忽然射出一道藍芒,楚月來正是新力未生、舊力方歇之時。

“千層雪”捲起了無數的刀芒,閃電般的攻擊中,幻化出的真實意境,已然達至一代宗師的境界,比之斷臂前的鐵十六亦不遑多讓。


千機子手持長青劍刺向了小啞巴詩穎,詩穎的如意棒,帶着蓮花嫁衣神功,以及來自蘭花娘孃的內功,一記簡單常見的“橫掃千軍”。

如意棒帶起一片棍的世界,在她的世界裏,到處都如意。

“玎璫”一聲,長青劍被一棒擊飛,如意棒狠狠地砸在了千機子的胸前,身體飛出三丈遠,人騰空時滿嘴一直噴血。

千機子匍匐在地,那已經染紅的白衫,肅然刺眼。

他手微微擡起指向詩穎,張嘴欲言,卻頭歪而去,至死也難瞑目,一個小丫頭怎會有如此深厚的內功,意境極高的棒法。

詩穎剛剛想去幫楚大哥,卻聽到了幾聲慘叫,她定神望去。

楚月來在被馬長青的絕招“千層雪”攻擊到軟肋時,忽然極快的一錯身,堪堪躲了這一刀,衫破、褲爛而已。

他的子劍霎時旋出,脫身一劍。

流光閃過。

馬長青手捂在喉嚨,鮮血染紅了青衫。

“咕咕”兩聲後,人死,撲街。

如意棒磕飛的長青劍正好落在了楚月來的身邊,他手一擡,拿在手上。

左手子母劍,右手長青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