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心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白芷略微有些無力地按了按自己的額頭,「你兩能活到現在真是奇迹……」

「那少主知道么?」劍心這時候有些緊張地問道。

「看來他是一點都沒和你說啊……他之前拋下你也要回來,應該就是想要尋找證據。」

「所以是縣令害我們的!」順著白芷的話,劍心忽然間明白了。

「嗯~」白芷無所謂地點了點頭。

「你怎麼知道的?」

白芷一愣,接著一字一頓地蹦出來了四個字,「道聽途說。」

「所以你借雪蓮的借口,是讓少主去縣令府邸尋找證據?」

「昂~」

「那你為什麼不和少主明說?」

白芷下巴一抬,「我樂意!」

「我們的事情,你都看在眼裡?」

「昂~」

劍心聞言,眼神微微有些暗淡。

察覺到了劍心的些許情緒變化,白芷嬉笑著看著劍心說道。

「在想為什麼我不救你們?」

「你……沒有這個義務。」劍心情緒有些許低落。

「害!話是這麼說,心裡多少有點怨吧?」白芷似乎大度地擺了擺手,「我前前後後見過你們四次,前兩次救不活,第三次不用我救,最後一次……就算我不說,你家那位少主似乎也猜到了是誰幹的。」

聞言,劍心情緒更加低落。

「這……少主都沒有和我說過。」

「害!」白芷一摟劍心的肩膀,「正常的,男人大多這樣。」

正說著話,白芷眼神一動。

緊跟著,劍心也是看向了身前的水面。

「咕嚕嚕~」

白季從兩人面前的水底冒了出來。

這是密道的一條隱秘出口,這時候大夏帝國體制健在,沖入縣令府邸殺了那麼多人,即便是有再正當的緣由,也少不得被抓去問罪。

白季可不願意暴露自己。

而此刻,六目相對,一時寂靜。

「你們怎麼在這?」白季宛如看見了鬼。

「少主?」劍心眼神驚喜。

「仇報了?」白芷嬉皮笑臉。

「啊~那可不。」白季點點頭。

「報仇還挺積極。」白芷隨意地調笑。

「不會有人報仇還隔夜吧?留著等過年?」

拉上白季后,白芷伸出小手。

「我的雪蓮呢?」

白季翻了個白眼,從懷裡拿出了被油紙包好的一個小包。

之前不出白季所料,柴琦家裡果然有密道。

而密道入口,就在柴琦的卧室床下。

狡兔三窟。

柴琦這種人,為了自己的活路,也是做過周密的計劃的。

而那密道不但通往兩個可以離開府邸的隱秘出口,其中更有著柴琦的許多身家。

白季就是在那發現了白芷所要的天山雪蓮,當然,順手再帶走些許財物,也是合情合理。

白芷接過,從懷裡掏出那個小瓶,扔給白季。

「吶!這是答應給你的。」

【你完成了任務——「偷盜雪蓮」,獲得了物品——朱顏鳳血丹*3。】

【你獲得了任務完成額外獎勵——《基礎劍法心得》*1。】

白季滿意地收下。

事實上,在柴崎家中發現那些信件時,白季就知曉了白芷以蠱毒和雪蓮等為手段,非要他親自去府中的用意。

只是這丫頭做事比較邪性,故意不提前點明。

「少主你可算回來了……下次再遇到這種事情,你可千萬不要再瞞著我了。」

劍心一邊說著,眼眶有些微微泛紅。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在保護少主。

然而這一次,少主一個人扛下了所有,讓她有些內疚。

「好!知道了!我發誓!」白季舉起了手掌。

劍心連忙按住,「不要發誓……你記得就好,萬一哪一次迫不得已,又要觸犯老天爺。」

「好,那就不發了,下次還敢……」

微微瞪著白季,劍心氣結。

摸了摸劍心的頭髮,白季忽然嬉笑著說道。

「劍心啊,我給你帶了份禮物。」

「禮物?」劍心睜大了好看的眼睛。

「嗯~」

白季點了點頭,藏在背後的手放出了一枚信號煙花。

白芷和劍心剛剛疑惑地看向白季,就看到白季對著兩人「噓」了一聲,指向了不遠處的天空。

「看。」

……

看見了信號煙花的小女孩打開了手中的火摺子。

……

下一刻……

「咻~啪!」

「咻~啪!」

五顏六色的煙花,在這個陷於沉悶中多時的紫林縣城的天空中炸開。

顏色各異的煙花,以及在夜空中發出呼嘯炸裂聲音的煙花,暫時地驅散了籠罩了縣城的黑暗。

劍心的瞳孔中倒映出那些燦爛的煙花,在一朵接一朵盛放的煙花下,劍心俏麗白皙的臉蛋反射出顏色各異的反光。

劍心看著煙花,白季看著劍心,白芷看看煙花、看看白季……

「好漂亮……」

夜風輕輕吹過三人,一時之間,夜色醉人。

盛放的煙花持續了很久,正常情況下,《武俠》中的大部分平民一生中,都很難見到幾次這種場景。

等到煙花的光亮漸漸在夜空中隱去,劍心看向了白季,眼神中有些感動。

「少主……」

「行了行了,看完了,咱也該回家了。」白季不在乎地擺擺手,毫不客氣地將自己的身體掛在了劍心的身上。

他早就到了血氣爆發過後的疲軟期了,能一直撐到現在……

之前靠的是身邊沒有親友的孤立無援,剛才靠的是一口裝逼之氣,等到現在,終於可以徹底卸下偽裝。

下意識接住了少主的劍心瞬間察覺到了少主身體上的虛弱感。

「少主你?」

白芷這時才在旁邊不屑地揭穿道:「我還以為你能挺到什麼時候呢?就這?」

即便身體虛弱,白季依舊毫不客氣地反擊。

「明玉堂怎麼會出現你這種異端?你們的醫者仁心呢?」

「我還沒拿到出師資格!」

「你還挺驕傲?」

「那可不咋地?」

「等哪天我非得好好教訓你一次。」

「不會真的有人和我們明玉堂的人過不去吧?」

「……劍心,我們回家。」

……

縣令府邸中,正在進行善後工作的林牙等人看著天上忽然盛放的煙花。

凌汛瞬間臉色一變,「林師兄,那是……」

林牙抬手止住了凌汛接下來的話。

「天乾物燥。」

「……是。」 接下來在劇組裏林止表現得都很不錯,她和時晉的對手戲還沒排到,基本上是見不到時晉面的。

倒是和林詩瑤混熟了。

系統搞不明白宿主怎麼和女主廝混到一塊了,這不像是她的作風啊!

「怎麼樣!」剛剛下場的林詩瑤興緻勃勃的湊到了林止面前。

這麼多天下來,她不得不接受林止演技突飛猛進的事實,甚至還能為她指點迷津。

「不錯。」

林止點頭,不愧是老天賞飯吃,得到作者眷顧的女主角,學得很快。

她點點頭,隨手從懷裏的牛皮袋子拿出一塊糕點,咔嚓兩口吃完了。

林詩瑤很自然的拿了一塊,「你糕點哪來的?」

林止還沒來得及示意她小聲一點。

「道具老師,林止又吃道具了!」旁邊的工作人員突然喊了一句。

林止頓時一個激靈,連忙把糕點揣好,塞進自己寬大的衣袖裏。

道具老師已經像一陣風一樣沖了過來。

他看了看正襟危坐的林止,見她神色無辜。

他又看向一旁的林詩瑤,目光停留在林詩瑤手上的糕點,「是你吃劇組道具了?」

林詩瑤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林止就先出聲了:「詩瑤,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劇組的道具拍完就給你吃了,你怎麼這麼心急呢!」

林詩瑤:???

「明明是……」薇薇不忿的開口就被林詩瑤制止了。

「不好意思,下次不會了。」林詩瑤撓著頭,憨厚的出聲。

道具老師老師見林詩瑤態度良好,況且林詩瑤在娛樂圈勢頭正好,他也沒有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