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警衛員笑着點點頭:“人都差不多到齊了,你和這位美女先到組織裏面休息會,晚上九點開會。”

“有很多人嗎?”我問。

劉警衛員點頭:“恩,挺多的,其實除了你和燕北尋之外,我們還另外找了很多有本事的人,本事都不差。”

一邊走一邊聊天,我們來到機場停車庫,然後坐着劉警衛員的車趕往軍區。

等我們進入軍區,獵魔組織的別院後,劉警衛員給我跟艾唐唐安排了兩間房間。

雖然是安排了兩間房,但我也不敢讓艾唐唐一個人待着。

此時這棟樓裏面住着不少陰陽先生或獵妖師,要是撞到艾唐唐,看出她妖怪的身份,指不定得鬧出什麼麻煩。

所以我把她帶到自己房間玩。

劉警衛員照顧得也挺周到,艾唐唐要零食,就讓一個士兵出去幫忙買,然後還買午飯之類。

我坐在沙發上,和艾唐唐無聊的看電視。

就這樣,一待,就待到了晚上八點鐘,我跟艾唐唐也沒有離開過這個房間。

艾唐唐一直埋怨不好玩,想要出去在軍區裏面逛逛。

“行了,還有一個小時就要開會了,等開完會,我帶着你到北京城玩,聽說北京好吃的東西還挺多。”我說。

艾唐唐高興的點點頭,這個時候門口傳來敲門聲,我走到門口打開門,是劉警衛員。

他笑着說:“不好意思啊,司徒先生說提前開會,讓我來通知大家。”

聽到這,我回頭衝艾唐唐說:“你就老老實實待在這裏,別出去,等我回來再說,知道不。”

“恩。”艾唐唐拿着一包薯片吃呢。

惡魔CEO,別追我 見她點頭答應,我纔跟着劉警衛員走了出來。

這棟樓的二樓,有一個很大的會議室,我跟着劉警衛員走進去後,看到很多人已經到了。

大概有二十多個,基本上都是四五十歲的模樣,此時一個個低聲聊天,不知道在說什麼。

我掃了一眼,看到了一個熟人,韓風嬌。

“韓哥。”我坐到韓風嬌旁邊。

韓風嬌此時笑道:“小燕子怎麼沒來?”

韓風嬌還不知道燕北尋封印自己道法的事,我也沒提:“他最近身體不舒服,就不過來了。”

“誰是司徒先生呢?”我好奇的衝旁邊的韓風嬌問。

早就聽說過司徒先生的大名,好奇這個人是什麼模樣。

“還沒到呢。”韓風嬌小聲的說。

此時,門口打開,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人走了進來。

這人看起來五十餘歲,精神奕奕,手裏拿着一份文件。

美人如花隔雲端 “這就是司徒先生。”韓風嬌此時給我說。

我看着這司徒先生,看起來和普通人也差不多並沒有什麼其他特殊的地方。

司徒先生走到了會議室的主座,坐下後,門口的軍人便關上門,會議開始。 “好了,既然人都到齊了,那麼會議正式開始。 ”司徒先生低頭看着文件說。

他的聲音挺有磁性讓人聽着很舒服。

“司徒先生。”此時一個光着頭,五十多歲的男人站起來道:“我這人不喜歡受約束,進這個什麼破組織,也就是看着你的面子。”

司徒先生擡起頭,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隨後說:“恩,我明白,大家都是有本事的人。”

“沒沒,司徒先生在這,誰敢說自己有本事啊。”這個人笑呵呵的說:“我的意思呢就是,你看,我加這個什麼組織看在司徒先生面子上沒問題,可這待遇能不能再好一點?”

“各位基本上都得到了中校的軍銜。”司徒先生擡起頭說:“出一次任務,都有幾十萬的補助,行了,這個不歸我管,想提高待遇可以找劉警衛員說。”

“這次找各位來,是要確定一件事情,獵魔組織有用到各位的地方,大家會不會推遲?”司徒先生認真的掃視我們。

“義不容辭。”那個男人立馬點頭。

“都想清楚再回答,現在退出獵魔還來得及。”司徒先生摸了摸鼻子。

司徒先生看起來很清瘦,給人一種病怏怏的感覺。

都來這裏了,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退出。

“恩,很好。”說完,司徒先生拿起手中的文件夾,然後每個人給了一張紙,唯獨我卻沒有。

“這上面是我給你們的任務,三天之內完成,然後回獵魔組織報道。”司徒先生說:“散會。”

“散會?”我楞了下,就這麼幾句話?

“這次其實就是讓大家過來,交代一下任務。”司徒先生看了我一眼說:“好了,你留下來,其他人想辦法去完成任務吧。”

說完後,這些拿到紙張的,有的臉色高興,有的臉色陰鬱,不知道在想什麼,一個個都離開了會議室。

韓風嬌也不例外。

在這些人全部離開後,司徒先生笑着看着我:“我有另外的任務交給你。”

“你說。”我點頭。

“不用這麼客氣。”說着,司徒先生拿起一個文件夾,看着說:“張秀,身上道法一般,有三清化陽槍,奇門飛甲,陰陽眼已經開了陽眼,並且懷疑有當初鎮守魔界恨天笑的疾風槍法,年輕人,你很不一般啊。”

我去,我的老底被這傢伙摸得一清二楚?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比起司徒先生還是差了一截。”

司徒先生說:“他們其他人的全部是中校的待遇,但你是上校,所以我給的任務不會一樣,一個月之內,去苗疆那邊,調查蠱教的神蠱蟲。”

蠱教?

我一聽這話,趕忙開口說:“別,司徒先生,你不然讓我去做其他任務如何?”

“怎麼?”司徒先生看着我,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其他的變化。

“實不相瞞。”我把被栽贓害死唐威龍的事情告訴了司徒先生。

這難不成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剛和蠱教結仇,結果司徒先生這邊就讓我去調查蠱教。

司徒先生摸了摸後腦勺,淡然的說:“但這個任務非你莫屬,你身上有奇門飛甲,尋常蠱蟲根本傷不到你。”

“我也知道,但……”我猶豫了一下看着司徒先生。

司徒先生道:“聽了你說的事,我認爲你更加適合調查神蠱蟲了。”

“爲什麼?”我問。

司徒先生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巫教和蠱教自當初分家後就勢不兩立,但兩邊卻不相伯仲,一直以來,實力都相差不多。”

“可近幾年,蠱教在祕密培養神蠱蟲,當巫教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晚了,神蠱蟲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煉製成功。”

“所以巫教纔會這麼急着打擊蠱教。”司徒先生看着我道:“你的事情我並不是很清楚,不過想要幫你自己,你最好接受這個任務,調查神蠱蟲。”

“神蠱蟲是什麼?”我問道。

“一種傳說中的蠱蟲。”司徒先生道:“據傳神蠱蟲乃是蠱蟲之王,神蠱蟲能讓百人瞬間進入幻術之中,讓他們精神分裂。”

“這麼厲害?”我驚訝的看着司徒先生。

“你有陰陽眼,對幻術天然的有抵抗,這纔是我考慮讓你去調查神蠱蟲的原因,如果神蠱蟲已經完成,你也不需要動手,自己安然回來就行了。”

“可如果神蠱蟲還沒有完成,那就一定要毀掉它。”司徒先生道。

我說:“可就讓我一個人去?直接派軍隊過去不是更好嗎,聽說這蠱教也並不是很大的勢力,軍隊消滅他們完全沒有問題吧。”

“不能堵,如果神蠱蟲完成,派多少軍隊過去都是送死,拿這麼多人命去堵,我沒有這個習慣。”司徒先生搖搖頭。

“而派更多的人去蠱教也沒用,反而容易暴露目標。”司徒先生說。

司徒先生說的也有道理,我還想繼續詢問一些事情呢,突然,我們樓上爆發出一股妖氣,並且整棟樓都震動了一下。

司徒先生瞬間擡頭看着天板:“還有妖怪入侵進我們獵魔組織的總部?”

而我則是暗道不好,艾唐唐!

“司徒先生,這個妖怪是我朋友,我帶進來的。”說完,我就跑出會議室,爬樓梯往樓上跑去。

我們住在五樓,很快,我就來到五樓的走廊。

此時,我房間的門口站着五個之前從會議室出來的人,這些人手裏都拿着符咒,或者桃木劍。

“幹什麼,滾開。”我衝上去推開他們,往裏面一看,此時艾唐唐掐着一個五十歲的傢伙的脖子,正和這羣人僵持着呢。

艾唐唐渾身散發着妖氣,她一看到我,急忙說:“阿秀,不是我故意搗亂的,他們突然衝進來,大聲嚷嚷着要斬妖除魔,我這是正當防衛!”

“妖女! 億萬豪娶少夫人 你莫要信口雌黃,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此時被艾唐唐掐着脖子的那人,正是回憶時,站起來恭維司徒先生的那個中年人。

“叫我妖女?你信不信我吃了你。”艾唐唐生氣的說道。 我趕忙走上去,把這個傢伙從艾唐唐的手中救了下來。

當然,艾唐唐說吃了這傢伙肯定是在開玩笑,真讓她吃,她估計也咽不下。

這人被我救下來後,慌忙的跑到了門口,他一跑過去,勇氣頓時出現了,指着艾唐唐和我:“你這z小子,竟然勾結妖怪進我獵魔組織總部?”

我眉頭皺起來,這傢伙怎麼這麼煩。

“對,沒錯,你要把我怎麼滴吧,要打一架?”我看着他問。

此時,司徒先生走到了門口,皺眉看着艾唐唐:“這麼大的妖氣。”

“司徒先生。”我說。

司徒先生走了進來。

此時他身後那些人還提醒司徒先生小心。

司徒先生走到我倆面前,艾唐唐瞪了他一眼。

www✿тTk an✿¢O

司徒先生一笑小聲的問:“龍女?”

他這麼厲害,一下子就看出了艾唐唐的身份?

艾唐唐也有些驚訝。

醫品狂妃:妖孽王爺嗜寵妻 司徒先生回頭朝着身後那羣人擺擺手:“沒事了,都回去睡吧,明天早點去完成我交代的任務。”

£≌他們看司徒先生也如此,便都不再說啥,轉身離開。

“張秀,記住我交代給你的任務。”說完,司徒先生轉身也離開了。

我鬆了口氣,白了艾唐唐一眼:“不都叫你別搗亂麼。”

“他們先動手的啊。”艾唐唐睜大眼睛說:“難不成你還讓我捱打都不還手啊?”

“這倒也不是,算了,我倆還是別住這裏了,出去找個酒店住吧。”我說完,就拿起行李,然後找到劉警衛員,讓他送我倆出了這個軍區。

此時雖然已經九點,但在北京這樣的大都市,夜生活也不過剛剛開始。

我和艾唐唐找到一家酒店,開了兩間房,放好行李後,艾唐唐便急不可耐的拉着我出去逛街。

“我聽說北京後海很好玩,有很多吃的。”艾唐唐拉着我的手,站在路邊招呼出租車。

我倒是無所謂,對於出去玩之類的,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

出租車師傅帶着我倆到地方後,我付了錢,跟艾唐唐便在這後海逛了起來。

我也是第一次來後海,這裏路邊很多的小酒吧,聽說現在很多出名的歌手,在出名之前都是在這邊演唱,賺錢。

偶爾聽到感興趣的歌,我也會停下來聽一會,這些歌手唱得也確實很好。

前任攻心記 當然,我聽起來,凡是比我好聽的,都感覺好。

這裏人來人往,人倒是挺多,艾唐唐拉着我走到一個烤肉店裏面。

我跟艾唐唐被服務員帶着,從一個狹窄的樓梯來到二樓陽臺。

陽臺上坐下後,一邊吃着烤肉,一邊聽着旁邊酒吧歌手唱歌,還能看到後海的景色,感覺也挺舒坦。

我跟艾唐唐一口氣玩到了十一點半,玩累後,我倆打車回到酒店。

看着艾唐唐走進她房間後,我也纔打開門,進了屋子。

我就感覺渾身疲憊,洗了個熱水澡後,走到了落地窗前。

我們住在十八樓,能看清北京的夜景。

在落地窗前抽了根菸,躺到牀上便睡着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我就聽到敲門聲,我揉了揉眼睛,穿好衣服,走到門口。

敲門的我一開始還認爲是艾唐唐呢,沒想到竟然劉警衛員。

“你怎麼找到我的?”我疑惑的問。

“用身份證登記,想找太容易了。”劉警衛員笑了一下說:“好了,說正事。”

“這是蠱教的地址。”說着,劉警衛員遞了一張紙條過來。

我接過紙條一看,是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那邊一個苗族。

“這個苗族很多都是蠱教的人,蠱教所有人也都在這裏,是他們的大本營。”劉警衛員說。

我問:“沒有其他的消息了嗎,我這樣過去豈不是大海撈針?”

“真沒有什麼消息了。”劉警衛員尷尬的說:“之前蠱教不顯山不露水,我們也都沒有蒐集他們資料的意思,如果不是他們在煉製神蠱蟲,我們也不會讓你過去。”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我說呢,難怪給了我足足一個月的時間。

“機票我已經給你跟你朋友訂好了,中午的飛機。”劉警衛員說:“到了張家界荷花機場,再坐汽車到吉首市便可以了。”

“恩。”我點頭,劉警衛員說完事情,也沒有要留下來的意思,直接轉身離開。

我走到艾唐唐門口,敲了敲門,過了好一會,艾唐唐才一臉朦朧睡意的走出來,打着哈欠問:“怎麼了,我睡得正香呢。”

“收拾一下吧,我們得去一趟吉首市。”說到這,我問:“又或者你直接回重慶等我?”

“算了,天天在重慶悶着,我都快受不了了,跟你一起去玩。”艾唐唐笑道。

我是去幹這麼危險的任務,咋就成了玩呢。

我略感無語,跟艾唐唐一起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趕往機場。

等我們來到張家界荷花機場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然後我倆問路,倒車,等到吉首市,都下午五點了。

這一路趕過來,我和艾唐唐也挺疲憊的。

我倆走下長途大巴車。

湖南這邊的氣溫比北京那邊高不少。

我和艾唐唐在吉首市找到一家酒店住下,隨後我們便在網絡上查起來。

這個苗寨叫香爐山苗寨,距離鳳凰古城只有十多公里的小寨子。

網上關於這個苗寨的資料並不多,只是提到這個苗寨裏面的都是深苗。

現在的苗族大多數是已經漢化的,而深苗則是沒有被漢化過的苗族人。

我摸了摸下巴,明天直接租一個車,過去看看情況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