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翠娥在後山頂上喊吃飯,李長青暫時先回去了。

「青娃,今天別去鍾南山了!吃完飯好好收拾一下,回頭你大姨帶她侄女過來玩!」,劉翠娥擠眉弄眼地說道。

「把衣服褲子都換一下,都是泥土!」,李大海把李長青全身上下瞧了個遍道。

「哎,知道了!」

李長青知道早晚都得有這麼一天,無奈地回答道。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指的是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從遠方來,是件很值得快樂的事!

可惜李長青即將見面的卻很難說,而且暫時也沒這方面的打算。

但出於基本的禮貌,李長青還是換下腳上軍綠色的解放牌膠底鞋,隨便找了一雙休閑的運動鞋,有用濕毛巾把褲腳上的泥土擦乾淨,然後洗把臉稍微整理一下頭髮。

李長青的臉型跟香江的電影明星張國榮相似,比較溫婉秀氣。

最近又經常讀書,即便是穿著很普通,也給人一種靜若處子的感覺,看上去很舒服。

李長青收拾好后,人還沒到,但被劉翠娥看著不能去鍾南山,只好躲在房裡看書。

「青娃,你大姨來了,快出來去接一下!」

劉翠娥在屋外焦急地喊著,生怕李長青聽不到。

「知道啦!」,李長青把書放好,走出房門。

李長青的大姨劉玉蓮家住在縣城裡,姨父吳雄波早年是磚瓦匠,後來當包工頭掙了些錢,目前在縣裡的一家房產公司擔任經理職務。

劉玉蓮年齡比劉翠娥還要大上幾歲,但是保養得好,又化了妝,顯得比劉翠娥年輕許多,不過姐妹兩關係一直都很好。

「大姨,幾個月沒見又年輕了!」

李長青到山坡下面去迎接劉玉蓮,然後對在劉玉蓮身旁約莫二十多歲的女子點頭微笑。

「哈哈,你姨都五十多歲的人了,可別拿你姨尋開心!」,劉玉蓮開懷大笑道。

「玉姐,我看上去可比你老多了!」,劉翠娥很羨慕地看著劉玉蓮。

「媽,你也會越活越年輕的!」,李長青發現劉翠娥氣色已經比之前好很多,要是長期飲用靈水,說不定還真能從本源上減緩歲月的摧殘,而不是如劉玉蓮般依靠各種化學類護膚品堆積出來的假象。

「青娃,這是你姨父外婆家的侄女,叫胡曉靜。這就是我妹的兒子,李長青,你們年輕人好好聊一下!」,劉玉蓮為雙方作相互介紹道。

「走,我帶你去我家菜地里摘辣椒!」,劉翠娥很合時宜地拉著劉玉蓮走了。

胡曉靜穿著條黑色的裙子,身材長相都還不錯,看上去很恬靜。

「坐,我去給你倒杯茶!」,李長青給胡曉靜搬了個凳子,然後說道。

「謝謝!」,胡曉靜很禮貌地道。

「給!」,李長青把茶給胡曉靜倒好后,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

「聽說你畢業於協和,在省人民醫院工作?」,胡曉靜打破平靜問道。

「一個星期前還是的,不過現在不是了!」,李長青淡淡地道。

「啊,你辭職了嗎?」,胡曉靜驚訝地問道。

「不是,出了些意外,我大姨沒跟你說嗎?」,李長青道。

「沒有,那你現在打算幹嘛?」,胡曉靜很快就恢復了鎮定問道。

「我承包了村裡的一萬畝荒林,打算在家種地!」

「那你打算以後一直都在家裡種地嗎?」

「大概會吧,我簽了五十年的合同!」

「哦,你沒有什麼想問我的嗎?」

「沒有!」,李長青說完后,場面極度尷尬。

兩人對視一眼,又立馬將視線移開。

在漫長的等待中,劉翠娥、劉玉蓮終於提著一籃子青色的辣椒回來了。

不知道胡曉靜跟劉玉蓮說了什麼,劉玉蓮只好跟劉翠娥辭別,午飯都沒吃就走了!

「青娃,兩個人談得怎麼樣?」,劉翠娥問道。

「估計沒戲!」,李長青跟胡曉靜連聯繫方式都沒有交換,基本沒有後續了。

其實李長青爭取一下,兩個人還是有可能的,只不過是李長青沒有那麼做而已。

終身大事暫時告一段落,李長青又有時間去鍾南山繼續耕地、讀書。

兩天時間裡都只有下午是空閑的,實際上相當於一天的時間,李長青就已經開墾出一個足球場大小的菜地了。

晚上回家前,李長青又給三棵毛桃樹澆灌了些靈水。

李大江給李長青蓋木屋的材料也已經準備好了,但麻煩的是需要運送到鍋底塘去。

李長青加上李大江、李大海三個人花了一上午,才把所有的木料都運到鍋底塘。

本來李大海、李大江還擔心李長青幹不了這種體力活,看見李長青扛著兩根大木頭在山路上如履平地后徹底震驚了。

而且體能十足,基本不用怎麼歇息,最後基本上有一半的木料都是李長青扛到鍋底塘的。

李大海、李大江開始感嘆不得不服老,殊不知是李長青身體強化后肉體素質遠超普通人的緣故。

木料準備好后打緊木樁,其他的程序就很簡單了。

李大江很熟練地將木板組裝在一起,三間簡單明亮的小木屋拔地而起,在屋頂上加蓋些防雨的蓑草就大功告成了。

在木屋外延又搭建了個小棚子,整個居住環境功能非常完整。

從飲食起居到身體的內循環都可以得到滿足,在小棚下面放張桌子,還能接待客人。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李長青感覺幽靜的山林才是自己的歸宿,住在這裡感覺身心舒坦。

「你要住到鍾南山下去?不行,絕對不行!」

當劉翠娥知道李長青向住到鍾南山下的木屋裡時,堅決地反對。

「那個木屋子平時休息還可以,晚上住在那的話很危險!不但有野豬出沒,偶爾也會有狼群出來覓食!」

李大海似乎想到什麼驚心動魄的往事,臉上還有一絲害怕的表情。

「都什麼年代了,別說是鍾南山,就算天熊山上都不一定有狼群!」

李家坳附近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出現過狼群了,李長青倒不擔心這一點。

「你非得主要鍾南山下的話,就讓你爸晚上去陪你!」 你似硃砂印心甜 ,劉翠娥道。

「媽,真的不用,我又不是小孩,沒事的!要是你實在不放心,我回頭讓武叔幫我在周圍放些陷阱!」

李長青說的武叔是李常武,祖輩以前都是職業獵人,現在光靠打獵已經不能維持生活,很少進山打獵了。

「那樣也行,我明天去跟你武叔說!」

以前李大海在山裡救過李常武的命,兩個人的關係很要好,李大海主動說道。

李常武在木屋的周圍都裝上了針對大型野獸的陷阱,做好標誌防止傷人,李長青才得到李大海、劉翠娥的允許搬到鍾南山下居住。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

鍾南山腳下,李長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山野間讀著《千字文》,聲音不急不緩。

《千字文》是啟蒙讀物『三百千』中的最後一本,雖然只是用來教授兒童識字,但包含天文、地理、自然、社會、歷史等多方面的知識。

裡面有些字詞,李長青居然也是第一次才見到。

山中無歲月,寒盡不知年,一個星期轉瞬即過。

李長青又讀完《增廣賢文》、《幼學瓊林》,只剩最後一本《格言聯璧》。

俗話說,讀了增廣會說話,讀了幼學走天下。

《增廣賢文》表面上看起來雜亂無章,實際上有內在的邏輯。

絕大多數句子都來自經史子集,詩詞曲賦、戲劇小說以及文人雜記,其思想觀念兼含儒釋道。主要是從『人性本惡』的角度出發,闡述對人際關係、命運、如何處世以及對讀書的看法。

「貧居鬧世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

「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錢人。」

「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

……

以冷峻的目光洞察社會人生,將諸多方面的陰暗現象高度概括,冷冰冰地陳列在讀者面前。

盡信書則不如無書,李長青將《增廣》讀千百遍之後,去掉消極、極端的部分,提煉出其中精華,以儒家思想為核心形成自己智慧的結晶。

《幼學》相對來講在理解層面上比《增廣》要容易,全書內容廣博、包羅萬象,堪稱華夏古代的百科全書。

李長青摒棄其中一些現代人難以認同的觀點,根據註釋對典章制度、風俗禮儀、婚喪嫁娶、飲食器用、宮室珍寶、文事科第、釋道鬼神等都進行了分析思考,對古代政治經濟文化有了很深入的了解。

許行頒布的任務『十五天內用鋤頭開墾出百畝菜地』,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天。

李長青每天讀書不僅沒有耽誤開荒,反而在書聲的buff加成中進度完成了九個足球場大小的進度,只需要在剩下來的五天里在完成三個足球場大小的面積就可以完成任務。

三棵毛桃樹經過李長青一個多星期的灌溉已經發生了質的改變,原本灰不溜秋的桃子變得碧綠欲滴。

李長青再次嘗了一個,咬在嘴裡非常脆爽,甘甜的汁水迸發在口腔中散發出獨特的清香。

「果然可以,一個星期前還是又硬又爽又澀,現在甘甜脆爽還有很奇特的清香!」

李長青在毛桃樹下吃飽后,又摘了一些用袋子提回家裡,打算給爸媽、二叔、紅豆嘗嘗。

「咦,這桃子看上去不大,跟咱們家鍋底塘的毛桃一樣,但吃起來還真好吃!」,劉翠娥嘴裡吃著,手裡還抓了好幾個。

「在哪摘的呢?」,李大海一聲不響地悶頭吃著,留下滿地的桃核后,才滿足地問道。

「哈哈,就是咱們家毛桃樹上結的!」,李長青笑著說道。

「不可能啊,咱們家毛桃樹上的桃子都十幾年了,又苦又澀,從來都沒人吃!」,劉翠娥滿臉不可置信的神情道。

「咱們家的毛桃樹怎麼可能結出這樣的果子,你這個應該是桃樹、李樹的嫁接品種吧?」,李大海也很狐疑地猜測道。

「樹上還有好多呢,等下你們跟我一起去摘,送一些給二叔家,多的我拿到縣城裡去賣掉!」

全家的存款都用來承包荒林了,經濟很拮据,李長青身上連交話費的錢都沒有,能通過賣桃子掙些錢的話還是很不錯的。

「還真奇怪,前些天來這些桃子都灰不溜秋的,現在居然比樹葉還綠!」,李大海在毛桃樹下很納悶地轉悠著道。

「老頭,別瞎轉了!我剛嘗了一個,跟青娃帶回家的一個味,快來幫忙摘呀!」,劉翠娥吃完個桃子后對李大海道。

李長青很快發現帶來的蛇皮袋不夠用,連一棵樹都沒摘完就已經滿了。

劉翠娥急急忙忙地跑回家,又拿來兩個蛇皮袋,才摘完一棵樹上的桃子。

李長青騎著李大海的摩托車綁著兩袋桃子,騎了近兩個小時才到縣城的水果批發市場。

「你這桃子雖然看上去很青,但應該是毛桃吧!」

市場里的批發商看了眼說道,就把李長青晾在一邊。

李長青連問了好幾家,結果都差不多,沒人願意收。

來一趟縣城很不容易,李長青不想又帶著兩袋桃子回去,在水果批發市場外面把摩托車停好,兩袋桃子的口子解開。

水果批發市場不僅批發水果,也零售水果,價格比一般的水果店要便宜一些,所以來買水果的人很多。

一般沒有小販會傻到在水果批發市場外面賣水果,李長青的破摩托車、蛇皮袋極其顯眼。

不過大部分人只是看李長青一眼,什麼都沒說,就進水果批發市場了。

「老鄉,你這是賣什麼的?」,偶爾也有人上來問問。

「桃子!」

「喲,你這桃子比樹葉還青,熟了嗎?」

「熟了!」

「什麼品種?」

「就是家裡的樹上結的毛桃!」

「多少錢一斤,好久沒吃家裡的毛桃了,給我來一點,懷念一下逝去的童年!」

「三十!」

「啥,三十?就算是一般的水果店也就賣十塊錢三斤,水果批發市場兩塊二毛錢就行,你在這裡賣三十?」,詢問的人立馬掉頭走了。

李長青不急不惱,閉目在心裡默默讀書。

「嘿,老鄉你還在這裡?三十塊錢一斤的毛桃在哪都沒人買,更何況這裡是批發市場?」

剛才詢問的那人出來后,見李長青還在,上前好心說道。

李長青知道對方也是出於善意,對他報以微笑。

「誒,這樣吧!我看你也不容易,三塊錢一斤,給我來點,怎麼樣?」

那人見李長青的樣子,嘆口氣說道。

「不行,三十塊錢已經很便宜了,再低就對不起我的桃子了!」,李長青搖搖頭道。

「你這不是毛桃嗎,咋還這麼金貴,可以嘗一個試試么?」

「可以!」 「呵呵,謝謝小老鄉,活了這麼久還沒吃過三十塊一斤的毛桃呢!」

那人笑嘻嘻地從李長青身前的袋子中隨便挑一個毛桃,用手擦拭一下放在嘴裡。

「不用客氣!」,李長青淡淡地道,從對方的神情可以看出對自己的桃子沒報多大期望。

「嘎嘣!」,那人咬下第一口,發出清脆的響聲,清甜的果汁順著牙齦流到味蕾上。

「嗚,太好吃了!老鄉,你這真的是毛桃?」

那人嘗了第一口食之知味,唇齒瘋狂地張合,桃子眨眼就不見了,瞪大了眼睛懷疑地問道。

「額,核不能吃的!」,李長江見那人含著桃核捨不得吐出來,提醒道。

「嘿嘿,不好意思,忘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那人尷尬地笑著,繼續追問道。

「當然是毛桃,我小時候種在自家菜地的,都十幾年了!」,李長青道。

「哈哈,今天我算開眼了!老鄉,你這毛桃三十塊錢一斤,我服!給我來三斤,哦,不,給我來五斤的!」,那人盯著李長青袋子里的毛桃大笑道。

「嗨,這不是老王嗎?差點沒認出來,又來給你孫子買水果?」,另一肥胖的老頭跟那人打招呼道。

「老孫!咋每回來水果批發市場都能碰到你?這不我那大孫子六月份就要高考了嘛,買點水果給他補充營養!」,那人一看是熟人,回頭道。

「哪你咋不進去,在這裡幹啥?」

「買幾斤毛桃回去嘗嘗!」,老王道。

「咳,你這老頭,毛桃再便宜也不能隨便吃,容易壞肚子!」,老孫勸道。

「老鄉的毛桃確實便宜,只要三十塊錢一斤!」

老王也不理會,想起李長青曾經說『三十塊錢已經很便宜了』,不由會心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