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叔等人在密室之中觀察了那個神秘功法上百次也未能將其領會。

可林天成卻連一個時辰都不到,竟然就已經能夠將其融會貫通。

再加上現在,連鍾長老都要跪下拜林天成為師,大傢伙頓時都覺得林天成應該是能夠幫他們報仇了。

鍾長老在炎族的地位可是要比大統帥還更高,就算大統帥回來了,有鍾長老護著林天成,恐怕他也只能幹吃啞巴虧。

而這必定會埋下仇恨的種子,林天成和統帥之間絕對會有一場大戰的。

劉叔等人相信,林天成只要能夠得到族長的認可,成為他的女婿,那林天成可以算是佔盡了人和。

徹底擊垮大統帥和韓龍不成問題。

林天成看到鍾泰終於是給自己跪下了,便知道了這徒弟終於是被自己征服了。

他起身將鍾泰從地上攙扶了起來,「我可以收你為徒,但你孫子的命能不能留得看他自己的!」

若是鍾良不服軟,林天成便讓那焚天訣徹底把他燒化。

不過,林天成相信鍾良那傢伙絕對沒有那麼頑強,畢竟普天之下能有幾個人忍受得了火焰灼燒五臟六腑的痛苦。

鍾泰自然是明白了林天成的意思,連忙對他的孫子催促道,「快,良兒,快給我師父道歉,只有他能救你了。」

鍾良確實是忍受不住烈焰灼身之苦了,連連對林天成哀求道,「求求你救救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鍾良本以為爺爺能夠救自己,現在看來爺爺早就被林天成給控制住了。

他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和林天成較量的籌碼了。

要是再不服軟的話,這條命可就沒了。

韓龍在一旁心有不甘的說道,「大哥……」

他還不想認輸。

鍾泰和鍾良兩人卻異口同聲對他怒斥道,「住口!」

這韓龍一口一個大哥,卻不把大哥的命看在眼裏,這樣的兄弟不要也罷。

要是這烈焰灼心之苦發生在他的身上,只怕他早已跪地求饒。

林天成右手一擺,輕而易舉的就散去了鍾良體內的淡藍色火焰。

「看在你爺爺的面子上姑且饒你一命,下次若是再敢對我無禮,就是你爺爺在這裏,我也絕不輕饒於你。」

鍾良死裏逃生,像只哈巴狗似的連連向林天成點頭。

…… 「我聽過旱魃,沒聽過還有女魃?」

雷凌皺眉,聽茅十八所說,這個屍新娘很可怕,但女魃是什麼,他卻不了解。

「女魃也是殭屍的一種,旱魃那是四大殭屍之祖。女魃就是進化旱魃的前身,一旦讓她修鍊三千年,那就是旱魃了!」

茅十八神情緊繃,在他說完之後,突然飛身跳下石棺,凌空鬼畫符,直接打向下方的女魃。

被茅十八偷襲的女魃,見茅十八再次向自己出手,她面色瞬間猙獰,化為一道黑氣,衝破茅十八的符文,撞在茅十八胸口上。

「啊……噗!」

茅十八慘叫吐血橫飛出去。

石棺上,禪德與雷凌同時出手,迎上女魃與其大打出手。

女魃之強悍,讓雷凌、禪德二人大為震驚。

因為,他們二人聯手,裏面都無法壓制女魃一人。

轟!

花雲毅見雷凌、禪德壓制不住女魃,他雙手握拳,全身烈焰覆蓋,突然化為一團烈焰,猛然砸向下方的女魃。

女魃瞳孔睜大,迅速飛身倒退。

噗嗤!

火光四射,花雲毅如火中猛虎,對進行瘋狂的攻擊。

雷凌眉頭緊皺,左手畫陰,右手畫陽,陰陽合併,毀天滅地。

嘭隆!

在女魃被花雲毅糾纏難以分心之際,被雷凌一擊命中。

「啊……!」女魃慘叫,身軀橫飛出去。

「劍十三!」

在女魃被雷凌勇闖時,禪德喚出長劍,施展出滿天劍氣,無窮無盡,瞬間將女魃淹沒其中。

「啊……!」

被劍氣淹沒的女魃,傳出凄慘的叫聲。

茅十八眉頭緊皺,跨步上前,左手畫『鎮』,右手畫『降』,兩大符文雙管齊下,形成一道黃色境界,瞬間將女魃籠罩其中。

當劍氣消失時,只見女魃全身傷痕纍纍,癱跪在地,瞪大血目正在仇視着雷凌等人。

「孽障!」

「碰到道爺我,就是你命短!」

「看我怎麼用三味真火讓你魂飛魄散!」

茅十八面露冷笑,看着結界中插翅難飛的女魃,他雙手結印,以天、地、人三符為主,釋放出三味真火,對女魃進行毀滅的攻擊。

「哈哈……!」面對茅十八三味真火的女魃,她居然沒有害怕,反而仰天大笑,飛向她的三味真火,居然自己憑空消失。

轟隆!

在茅十八震驚失色之時,地宮忽然劇烈晃動,濃濃的黑氣凝聚一股,盤旋在上空石棺四周。

「十八!」

「快看!那個石棺里的傢伙的臉黑了!」

花雲毅看到黑氣,在跨入湧入石棺里那個人體內,他急忙向茅十八提醒。

雷凌與禪德可是大驚失色。

因為,石棺里的那個人的頭已經被黑化。如果按照茅十八所說,石棺里的黑袍男子,已經進化成『屍仙』了?!

「不好!」

「是女魃將自己道行送給了那個傢伙,導致那個傢伙可以直接進化成屍仙!」

茅十八瞳孔睜大,看到石棺里黑袍男子,從頭到腳已經黑的發紫,這讓他惶恐不安。

雷凌皺眉。

得知女魃在助黑袍男子,他抬手便打出天字元,化為巨大的漩渦,將女魃的黑氣全部吸走。

「什麼!」

「混蛋!把我力量還給我!」

看到自己的,被雷凌強行掠奪,被困在結界的女魃,如發了瘋的沖着雷凌大吼大叫。

「哼!」

「道爺這就送你上路!」

看女魃山窮水盡,茅十八一咬牙,突然加大三味真火,將女魃順利淹沒其中。

「啊……!」

烈火熊熊燃燒,只見女魃葬身火海,身軀在快速消融。

「殺……!」

女魃命喪火海不久,兩大鬼王卻突然蘇醒,雙目赤紅直奔雷凌等人出手。

在兩大鬼王蘇醒后,眾多陰兵全部出現,各自如狼似虎,將雷凌等人包圍其中,進行群攻。

隨着女魃被殺,地宮中卻是亂作一團。

面對眾多陰兵,與兩大鬼王的攻擊,花雲毅、茅十八兩人明顯已經吃不消。

此時,二人已經負傷。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雙拳難敵四手。

禪德,被陰銀王窮追不捨,已經是自顧不暇,再加陰兵時不時對他偷襲,身上也是血跡斑斑。

唯獨雷凌,打的金陰王節節敗退,手持青鋒劍所向披靡。

轟!

一劍橫掃,眾多陰兵瞬間魂飛魄散。

金陰王見自己不敵,居然丟盔棄甲而逃。

「想跑?!」

雷凌橫眉怒豎,一個閃現擋在逃跑的金陰王近前,二話沒說揮手一劍斬落。

噗嗤!

金陰王瞬間被一劈兩半,是神形俱滅!

咣當!

在雷凌斬殺金陰王后,一顆金色的鐵牌,從金陰王體內掉落在地。

雷凌詫異,抬手一揮金色鐵牌飛落在他的手裏,只見鐵牌上有一個金字,背面有一條金龍圖案。

「這是什麼東西?」

雷凌費解,看金牌是純金打造,雷凌沒捨得扔,直接收入囊中,轉身就沖向陰銀王。

「劍十三!」

被陰銀王打的難以招架的禪德,被動施展自己的看家劍訣,釋放出無盡的劍氣,對陰銀王攻擊。

可是,陰銀王刀槍不入,普通攻擊根本對他沒用,與金陰王一樣。

噗!

陰銀王衝破禪德的劍網,直接一劍刺在禪德胸口右肋。

噔噔!

禪德受傷倒退,左手捂住傷口,臉色蒼白,瞳孔睜大看着對面陰銀王一劍再次襲來。

禪德避無可避,陰銀王出手狠辣,讓他禪德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噗嗤!

可就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雷凌及時感到,抬手一劍便將陰銀王攔腰斬為兩截。

嘭!

隨之,陰銀王身軀瞬間爆碎。

咣當!

在陰銀王被殺后,體內掉落出一塊銀牌,與金陰王掉落的金牌大小一模一樣,唯獨顏色不同。

雷凌跨步上前,抬手將銀牌抓在手中一看,見銀牌上面有銀字,背面畫有銀龍,幾乎與金牌相同。

雷凌不解。

這兩塊牌子有什麼特別嗎?

「日你板板的!」

「天殺的雷小子,你怎麼還不快點過來幫忙呢?」

就在雷凌凝視手中銀牌時,遠處已經快堅持不住的茅十八,卻在陰兵圍攻下破口大罵,沖着雷凌大聲呼喊。

不止茅十八,花雲毅也是強弩之末。

二人應對數千名陰兵,的確有些難為他們二人。

雷凌看了一眼受傷的禪德,後轉身提劍沖入陰兵陣營。

「老了!」

「這是要放在百年前,老夫怎麼可能會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