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看起來,還比較呆小的吞噬蟲,現在嘴巴上,都霍然長出了兩顆尖利的長牙。

“不好了,主人!估計,他們要爲他們的同伴報仇!”

一道稚嫩的聲音突兀地傳來。

南天一愣:“是誰在說話呢?”

“是我呀,主人,你不認識我了?”

南天尋着聲音,盯上了小黑。

南天一把抱起小黑。

“嗬,我的小黑,你終於能開口說話了!太好了!”

南天非常高興。

小黑卻是有些不樂意了。

“主人,你說的什麼話呢!我小黑早就會說話了,只不過,不想說人話!還是‘汪汪’地叫着舒服!”

小黑嘿嘿一笑。

“你早就會說話了?”

南天有些驚訝。

“那是當然,就是上次我吸收了不少喪屍體內的能量後,得到了一次進化,就會說人話了!”

小黑淡淡地道。

“行了,咱們,不談這些了。小黑,你有辦法解決掉這些小蟲子嗎?”

南天問道。

小黑翻了翻白眼:“我的主人呀!小黑,我拍死一兩隻小蟲子,還是可以的。但是,現在密密麻麻的,這麼多,我根本無能爲力!”

眼看着,這些吞噬蟲,一點點靠近着南天。

南天就要帶着小黑現進入生命之界中,避避難。

“咣噹”一聲。

一個升降臺,突兀地在主控制艙中央升了起來。

一個碩大的白色蟲子,趴在臺子上。

這白色大蟲子,長了上百隻小腿,還有兩根頗爲醒目的觸鬚。

南天立刻用武神系統掃描了一下。

目標:變異星隕巨獸——原始母蟲(重傷中。)

體能:18標準星辰值

精神力:18標準星辰值

生命力:18標準星辰值

力量:18標準星辰值

敏捷:18標準星辰值

綜合戰力:18標準星辰值

“18標準星辰值,媲美一般的一品機甲戰師!看來,這個原始母蟲受了嚴重的傷!”

“該死的,克里斯蒂安不是在日記中說過了,這個原始母蟲,已經被消滅掉了嗎?”

南天滿腹疑惑。

最高議院在銀河聯盟中,是比銀河軍內部編制都要強大的最高權力機構。

能夠在最高議院擔任一個議員,並且主管一個科研所,克里斯蒂安必有過人之處,實力絕對遠在一品機甲戰師之上。

他和船員們臨死前反撲,都沒有幹掉原始母蟲。

原始母蟲的恐怖,超出了南天的想象。

“滋滋!”

這個原始母蟲也不知道發出了什麼怪聲音,那些原本撲向南天和小黑的吞噬蟲,都停了下來。

“滋滋!”

原始母蟲,似乎在發佈着什麼命令。

南天拍了拍小黑。

“小黑,你知道,它們再說什麼嗎?”

南天問道。

小黑點了點頭:“模模糊糊地能夠聽得懂。這個原始母蟲,向它的手下說,我們是她的獵物。讓手下們都撤出去,她要…….吃掉我們!”

說道,小黑也是暴怒地跳了起來。

“我勒個草!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吃掉我?我可是上天入地,諸天滅地的哮天犬,小黑大爺呢!這個臭蟲,竟然大言不慚,我要分分鐘鍾,滅掉她!”

南天眼珠子一轉:“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嘿嘿,這個原始母蟲,對自己的實力太自以爲是了。真的以爲我們沒有後援了?單獨撤掉上萬手下,就要來吃掉我們?哈哈,這次,必要給它一個教訓!”

“對對,我們還有小巖兄,扎特大叔他們呢!區區一個原始母蟲,算什麼!”

“說起來,這個原始母蟲,長得很真是肥呀!好像把它給燒烤了吃!”

小黑砸了砸嘴巴,口水流了一地。

原始母蟲縱然受了重傷,實力大跌,但是在一衆吞噬蟲中,還是有着無形之中的威壓。

原始母蟲的話,很管用。

上萬吞噬蟲,紛紛從艙門爬了出去,離開了主控制艙。 待到所有的吞噬蟲都離開了。

原始母蟲,再也不掩飾自己貪婪的目光。

原始母蟲直勾勾地盯着南天和小黑,發出“滋滋”地怪叫聲。

小黑把原始母蟲的話,全部給翻譯了出來:

“自從克里斯蒂安和那羣愚蠢的船員,向我發動了毀滅性的攻擊,我的本體就受損嚴重,極度缺乏生命本源。桀桀,原以爲我再也不會無法恢復巔峯了!”

“但是,我從你們身上感應到了充沛的生命本源。你們的肉質,一定很鮮嫩,富有生命力,桀桀,我纔不要那些低賤的手下來瓜分你們的血肉。你們的血肉,只能夠專屬於我!”

………

原始母蟲激動地兩根長長的觸鬚都發生了激烈的碰撞。

南天啐了一口:“一個小臭蟲,還敢這麼囂張!小巖,扎特你們出來吧!”

“咚咚!”

軀體龐大的熔岩巨獸與三百火精靈,空降了出來。

“主上!”

小巖和扎特恭敬地說道。

“把那個大蟲子,剁成碎片!”

南天吩咐道。

“去去,小巖兄弟,扎特大叔,你們別聽我主人的。那個大蟲子,長得這麼肥!剁成碎片多浪費呀。聽我的哦,直接打昏過去就行!我還要進餐呢,好幾天都沒有吃飯了!”

小黑嘿嘿笑道。

南天莞爾一笑:“聽小黑的!把那大蟲子打昏過去,給小黑當甜心吃!”

小黑拍了拍肚皮:“多謝主人,主人萬歲!”

這原始母蟲的智慧也不低。

原始母蟲看出了南天他們的不屑。

原始母蟲勃然大怒。

“滋滋!“

原始母蟲發動了攻擊。

小巖挺在最前頭與原始母蟲率先打了起來!

神能大風暴 現如今,小巖的綜合戰力已經達到了:18.9標準星辰值!

只差一絲機緣,就會有天翻地覆地質變!

一旦突破到19,那可就媲美九品機甲戰尊了!

機甲時代,無盡星海,一個機甲戰尊在任何一個星球上,都會受到尊貴的待遇。

在一等殖民星上,巔峯戰力,一般也就機甲戰尊!

成爲機甲戰尊,也就具備了,單獨周遊無盡星海的資格。

光看數據,受了重傷的原始母蟲遠遠不如小巖。

但是,原始母蟲巔峯時期很是強大,都害死了克里斯蒂安議員和那些強大的船員。

原始母蟲有許多詭異地小手段。

一時間,小巖與原始母蟲打得不分上下了。

南天一揮手:“扎特,我們上!速戰速決,不要給這個原始母蟲喘息的機會!”

南天擔心的是,一旦這個原始母蟲堅持不住了,肯定會想法設法呼喚在外面的上萬吞噬蟲們過來幫忙。

到時候,那可就麻煩了!

隨着,南天和扎特等三百火精靈的加入,原始母蟲很快就堅持不住了。

“滋滋!”

原始母蟲想要發出求救信號,招呼上萬吞噬蟲進來幫忙!

小黑叫道:“主人,怎麼辦?這個大蟲子,在召集人手!”

南天急中生智,這原始母蟲,劈死抵抗,一時三刻,還拿不下,便對小黑呼喊道:“小黑,既然你能聽得懂,原始母蟲的話。那就照原始母蟲的話音,去說:讓它的那些手下,全部撤退,離開太谷號飛船,越遠越好!哪怕裝的不是太想,也要努力做到混淆視聽!”

“好主意!我知道了,主人!”

小黑叫喚了一聲!

小黑機靈着呢,天生的就有一個厲害的天賦,那就是精通各類語言,尤其是獸類的。

小黑無師自通,學得有模有樣的,叫聲與原始母蟲的聲音,幾乎一樣了。

“滋滋!”

小黑向外界的吞噬蟲們傳遞着:“你們都給我滾,離這裏越遠越好!誰要是擅自進來,立馬處死!”

外邊的吞噬蟲也犯糊塗了。

兩個聲音都是一樣,但是傳遞得意思完全不一樣。

“到底是進還是不進呢?”

許多吞噬蟲心中泛起了疑惑。

“還是不要進去了!咱們老大,誰不知道呀,喜怒無常的主!萬一,我們興沖沖地過去了,被老大給殺掉了怎麼辦?”

一個賊頭賊腦地吞噬蟲說道。

“對對,小屁哥說的不錯!”

不少吞噬蟲紛紛應和着。

“我看我們還是離這裏遠一點吧!”

那個叫“小屁哥”的吞噬蟲洋洋得意地說道。

“對了,大屁哥今天又帶着一幫弟兄們出去了!在礦區,又有一批不怕死的礦工出現了!好久,沒開葷了!我們去吃吃肉吧!”

小屁哥招呼着。

“好勒,小屁哥,我們和你一起去支援大屁哥!”

吞噬蟲們歡呼雀躍着。

吞噬蟲們喜愛吃人肉,原始母蟲,把所有吞噬蟲趕出去,“獨享美味”,一定程度上引起了衆吞噬蟲的不滿。

很快,上萬吞噬蟲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主控制艙裏頭,原始母蟲,喊破嗓子,也不見手下來支援。

南天聯合小巖,扎特,步步緊逼,攻擊力度再次提升。

原始母蟲終究受了重傷,任它手段萬千,也是被南天他們打得昏迷了過去。

“大蟲子,你終於暈過去了!”

小黑哈哈一笑,流着口水,跑了過去。

“小巖兄弟,你力氣大,個頭大,幫小黑一個忙,把這個大蟲子,串起來燒烤了吃!”

小黑人模狗樣的,站立了起來,拍了拍小巖的腳趾。

小巖哭笑不得:“主人,你怎麼看?”

“既然,小黑想吃東西,就這樣做吧!”南天淡淡的道。

穿越女的星際生活 “好的!”

小巖麻利地升起了一團火,將原始母蟲,燒烤了起來。

待到烤得酥香金黃之時,小黑迫不及待地跳了上去,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好吃,好吃!真好吃!”

小黑狼吞虎嚥地咀嚼着大蟲子的肉。

南天在一旁,看着好笑。

但是,旋即,南天就發現,隨着小黑一口一口地吃蟲肉,身上竟然冒起了黑霧。

與此同時,還有一道道微弱地金光,從小黑體內四射而出。

“小黑,停下來,不要吃了!”

南天本能感覺倒有些不對勁。

小黑這個大饞狗,怎麼可能停下來。

小黑嘟嘟囔囔地道:“主人,幹嘛呢,這大蟲子的肉,好吃着呢!酥軟無比,又香又嫩!要不,你也嚐嚐!”

南天擺了擺手:“不要吃了,趕快下來!”

南天的話音剛落,小黑就抱着肚子,大叫了起來:“疼疼,肚子好疼呀!” “叫你不要吃了,你非不聽,現在好了吧,壞肚子了!”

南天撇了撇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