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到了什麼,一個煉氣士把元嬰境給一拳砸飛了,就算他沒做防禦這也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

“小子,你……”

“都說了嘛,我的力氣很大的,你們自己不信。”

陸揚風滿臉委屈,自己說真話總是沒人相信,非要試過之後才能明白,很多人活着就是賤的慌。

陸揚風接着道:“這下相信了吧。”

“臭小子,老子弄死你……”

手持金槍之人二話不說,反手一槍朝陸揚風咽喉此來,恐怖的衝擊力攜帶着破空聲呼嘯而來,元嬰期的強者動怒自然不可小覷。

陸揚風想也不想,右手一拍,手背將這柄長槍震斷,然後他來到此人跟前一把揪住了脖子將他從原地拎了起來。

“接下來,你們帶你們的路,我做我的事,咱們互不侵犯,這樣對誰都好。”陸揚風說着將他扔到一旁,掃視了剩下的兩個人,他眼眸一笑然後朝破廟外走了出去。 陸揚風一拳將人砸出去的動靜自然也是引起了馬少鯤的注意,怎麼教訓一個煉氣士的小子也需要搞這麼大的動靜嗎?

馬少鯤想進去看看,可是丁紫瑤一把拉住了他。

“馬公子還是別進去打擾他休息了吧,咱聊咱的。”


馬少鯤想了想,隨即點了點頭,已經聊了這麼久,他當然不能拒絕女神的要求了。

“那個啥,馬公子,聽你說了這麼多,我覺得你真的很優秀……”

“真的嗎?”

馬少鯤心花怒放,他臉上的驕傲之色重新開始綻放,自己進攻了這麼久,終於要有所收穫了嗎?

想來也是,自己多麼高貴的身份,豈是一個小小的煉氣士能比的,只要自己稍作攻勢,丁紫瑤還不是手到擒來。

絕不會有女孩能抵擋住自己的魅力,絕沒有。

“那要不……咱們就先出發,不等他了吧……”

“這個嘛……”

“你們在聊什麼,說的這麼開心。”

陸揚風的聲音恰逢其會的從身後傳來,馬少鯤僵在了原地,他那張白白淨淨的臉忽然變得比鍋底還黑。

這四個人是怎麼回事,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嗎,怎麼在這關鍵當口讓這小廢物出來了?

丁紫瑤重新站起來,然後親密的挽着陸揚風的胳膊說道:“你這麼快就休息好了嗎,那咱們快出發吧,別讓其他人搶到仙人祕境了。”

她這句話無疑是將馬少鯤的所有怒火冒了出來,內心的那種憋屈和憤怒差點將四周的空氣點燃。

他將目光投向破廟之內,然後便看到他們扶着那個重傷的黑衣人走了出來。

馬少鯤瞬時滿臉震撼,陸揚風一個煉氣士怎麼傷的元嬰期強者,這種扯淡的事情難道真的發生了不成?


“你們四個……看起來精神狀態怎麼不太好呀。”丁紫瑤故意問道。

其中一人看了看陸揚風又看了一眼馬少鯤,他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不敢隨意亂開口。

陸揚風在這時候接話道:“他們幾個進去非要和我搶裏面那張牀,這位兄弟看着我弱小可憐準備阻止其他三個人,然後他們發生了衝突,就成這樣了。”

丁紫瑤差點笑噴,你這編故事的能力也太突出了,鬼才信你的滿嘴胡謅呢。

可是馬少鯤不得不信啊,不然怎麼解釋他這個手下傷成了這個樣子,他胸口炸開的衣服,還有血肉模糊的傷口,怎麼可能是一個煉氣士能搞出來的。

“咳咳,你們幾個,你們……”

馬少鯤不知該說什麼好,半晌過後,他帶着幾分怒意說道:“走吧,別耽誤時間了,我們繼續趕路。”

一路上,四個黑衣人都在和陸揚風保持着一定的距離,雖然他們幾次都想要上前跟馬少鯤說什麼,但是看到這個形似人畜無害的陸揚風,他們又硬生生打消了這個念頭。

只是他們心中有些疑惑。

陸揚風的實力明明很強,爲何要僞裝成一個煉氣士。

而且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爲什麼不直接對馬少鯤出手,以他的能力,分分鐘能教馬少鯤做人,可是他爲什麼沒有這麼做?

馬少鯤一路沉默不語,他連和拉近丁紫瑤之間關係的念頭沒有了,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半個時辰一晃即過,因爲有馬少鯤的關係,所以陸揚風和丁紫瑤一路過來還真沒遇到半個上門找麻煩的人。

但是身邊聚集的人已越來越多,這也意味着他們已經接近仙人祕境所在之地。

陸揚風的神識覆蓋出去,立刻發現了幾公里之外一處空間扭曲之地,這裏的氣息絮亂而強大,元嬰期的強者也不敢輕易涉足,這和之前出現的仙人祕境幾乎完全相同,所以陸揚風瞬間斷定此地就是目的地。

但讓他心中感到詫異的是,他附着在王紋虎靈魂上的那一絲印記竟也出現在了那座仙人祕境之內。

陸揚風以爲是自己神識產生的錯覺,但經過他不斷反覆查探之後,他才完全確認,王紋虎的靈魂就在那座仙人祕境之內。

“這倒是有意思了,一個殘弱的靈魂,是怎麼穿過這些大乘期去了仙人祕境的。”

陸揚風喃喃自語,在他思索之間,不知不覺又前進了一段距離,也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打破了他的思考。


“馬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是說你得去鎮守十天的嗎?”

說話的是一個濃眉大眼大腹便便的胖子,胖子的個頭雖然不小,可是能看出來他的年齡並不大,最多也就和馬少鯤他們差不多而已。

別看他胖,在神風宗內,他是天賦一等一的天才趙帥,年紀不大,但已是初入元嬰期的高手,就連宗內諸多長老都得給他三分薄面。

沒有嘗過失敗的年輕人總是驕傲而狂躁的,趙帥當然也絕不會例外。

馬少鯤看了看陸揚風,又掃了一眼丁紫瑤,然後他這才衝着趙帥說道:“趙兄,這位是我剛認識的朋友丁紫瑤,她想來仙人祕境看看,所以我怎麼也不可能辜負了美人的一番請求啊。”

馬少鯤故意把‘美人’兩個字說的很重,所以趙帥立刻明白了他的真正意圖。

“那他呢,又是誰?”趙帥看着陸揚風,語氣並沒有多少客氣,一個煉氣士站在這裏當然是顯得格格不入了。

馬少鯤遲疑了一瞬,但他還是說道:“這位是……丁姑娘的男朋友,趙兄一定得好好招待一下才是。”

趙帥和馬少鯤眼神碰撞,二人立刻意會了對方心中所想。

趙帥目光一冷道:“煉氣士,也配來仙人祕境嗎,你當這裏是什麼地方?”

話音落下,趙帥絲毫沒有客氣朝陸揚風一掌拍了過去,強大的氣流響起了一陣音爆聲,這一掌雖然沒有出全力,但至少可以要一個煉氣士的半條命。

陸揚風自然是淡定的很,他一個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了,怎麼可能和一羣小輩在這斤斤計較。

當拳頭到來的時候,他淡淡的說道:“你要是對我出手,你一定會被你的宗主開除宗門的。”

拳風戛然而止,趙帥怔在了原地,就連馬少鯤也愣住了。

他們實在不明白陸揚風是怎麼開口說出這句話的,也不知過了多久,趙帥陡然一聲狂笑道:“你這不知天狗地厚的小東西,老子是神風宗天賦最強的弟子,神風宗要把老子開除了,老子今後就跟在你屁股後頭當你小弟天天給你把鞋舔乾淨。”

話說完,趙帥的攻勢再度來臨。

陸揚風沒有出手的跡象,當拳頭離他不過半米之遙的時候,只聽一聲炸雷般的聲音從趙帥的身後響起。

“給我住手。”

四字如雷,一道身影閃電般出現在趙帥身旁,此人右手探出如鐵鉗般死死捏住了那即將砸到陸揚風的拳頭。

他正是神風宗宗主嶽不悔。

與此同時,還有其他幾個宗門的強者接踵而來。

“宗主,您怎麼……”

嶽不悔沒有理會趙帥的疑惑和震驚,他雙手忽然抱拳然後朝陸揚風彎下腰,態度恭敬而誠懇的說道:“晚輩拜見陸師祖,這些小輩不懂事,還望您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

趙帥:“……”

馬少鯤:“……”

這二人只覺心臟忽然‘突突突’的加快了跳動,就連靈魂都開始顫慄,一種名叫恐懼的情緒從他們二人的腳底瘋狂朝頭頂蔓延。

如果他們有心臟病的話,這個時候他們兩人估計現在已經病發倒地了。

自己宗門的宗主居然在這個年輕人身前屈尊稱呼爲晚輩,是他們看錯了還是聽錯了?

那四個黑衣人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可能更多的是慶幸吧,慶幸能從這個被諸多宗主稱爲前輩的人手上活下來。

陸揚風笑了笑,道:“沒什麼,誰都年輕過嘛,這一路走來,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馬少鯤,他的天賦和心理都不弱,但是葛萬啊,修行先修人,當初我記得跟你強調過這件事,你全給忘了?”

葛萬是少陽宗的宗主,他現在正顫抖着身軀朝陸揚風彎着腰,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聽到這些話,他的額頭更是在不斷冒着汗,不開眼的馬少鯤肯定是惹到了陸揚風,否則陸揚風又怎麼可能跟自己說這種話。

“陸師祖恕罪,晚輩這些年,確實忽略了教弟子們怎麼做人。”

“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一個勁的提升修爲不教爲人處事,就算有通天徹地的本事,和一頭未進化完全的畜生又有何區別?”

“是是,師祖教訓的是。”

葛萬絲毫不敢反駁陸揚風,他只在一個勁兒的點頭,甚至已經在從心底發誓,這次回宗之後一定要進行一次大整改。

說完,陸揚風看向另外一個老頭兒說道,“徐劍,都多少年了,怎麼還在一重渡劫,後面八重渡劫之境完全是了了無期啊。”

徐劍倒是沒有他們那麼恭恭敬敬,他大笑一聲道:“缺了陸師祖的指點,這修煉速度就是太緩慢了,你來的可太是時候了。”

陸揚風臉一黑,道:“感情你每一次進步就指望着我呢?”

徐劍又是一聲大笑:“陸師祖,你說的可太對了,你要是再不來,我都打算尋遍整個蒼州去找你啊。”

陸揚風這些個宗主長老聊的熱火朝天,馬少鯤和趙帥早已是目瞪口呆。

自己惹的究竟是個什麼人啊,所有宗門竟然對他都如此之恭敬,莫非自己身處在夢境之中?

這一個個洞虛期、大乘期的絕頂強者,對一個煉氣士如此畢恭畢敬,他們是借了雄心豹子膽的去惹這個人?

丁紫瑤微微得意,道:“馬少鯤,你對我還有意思沒?”

馬少鯤面色一僵,心中卻是恨意滔天,但嘴上還是說道:“不……不敢……”

丁紫瑤臉上更加得意,這哪裏像是個七十歲的老女人,完全就是個十七歲的少女啊。

只是沒人知道現在馬少鯤內心的那種陰霾,自己就好像是一隻沒有腦子的小老鼠,被這兩隻貓來來回回的耍來耍去。

丁紫瑤則又看向趙帥說道:“我剛剛聽有個人說啥來着,如果被神風宗宗主開除了,以後就當陸揚風的小弟,然後還要天天跪在他面前把鞋舔乾淨,是有這麼回事兒嗎。”

丁紫瑤就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這一嗓子,又讓這裏聚攏了不少人。

趙帥的臉一橫,大嗓門頓時聲如雷吼道:“當小弟就當小弟,跪舔就跪舔,老子趙帥豈是說話不算數的王八蛋?!”

他說着,竟真的朝陸揚風走過去,然後在他面前跪了下來。 “前輩,以後我就是您的小弟,我會每天把您的鞋舔乾淨的。”趙帥說着竟真的撲下去伸出了舌頭要去舔陸揚風的鞋。

這一幕可讓陸揚風委實驚的不輕,本以爲只是一句隨口說出的玩笑話,沒想到這趙帥竟真的會這麼做。

“別別,我嫌你口水髒……”陸揚風一個閃身後退到十米之遠。

“男兒說話必當算數,就算是打賭吃屎,輸了我也會去吃。”趙帥站起來,他的目光異常認真,然後又一次朝陸揚風走了過去。

陸揚風微微一驚,他竟下意識的朝後退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