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時間,孫悟空的血液彷彿被汽油點燃,一下子沸騰了起來,在血管中急速的流動,心臟砰砰的急促跳動,完全超越了平時的速度,他的理智漸漸的被吞噬,意識也緩緩的喪失,一股暴虐之氣忽然從心中瀰漫而生。

頓時,孫悟空只覺得全身上下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瘋狂的擴散涌動,如潮水般的轟然爆發,於是,他頓時就忍不住,揚起頭來,用充滿了暴虐的神情,高聲一吼。

這一吼之下,頓時,如轟天雷霆,滿座震驚,所有人的目光紛紛不由自主般的望向了此時身在擂台上的孫悟空,神色紛紛疑惑,不明白孫悟空這是想要幹什麼?

「咦,看孫悟空選手的樣子,好像有些不太對勁的樣子,這……難道又是什麼新的招數嗎?」裁判此時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孫悟空,疑惑的說道。

「悟空,這是怎麼了?」龜仙人見到場中悟空好似有不對勁的樣子,心中忽然一陣忐忑,有了一絲不妙的預感、

克林和樂平也是紛紛目露疑惑,心中紛紛思索了起來。

此時,離他最近得楚河,在看到孫悟空的神色中,似乎忽然想到了什麼,於是,他霍然轉身,望向了自己背後的天空,果然見到一輪皎潔如圓盤的滿月佇立在天空,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果然如此!」楚河微微一笑神色淡然而自若的點了點頭,而於此同時,擂台外的觀眾們也都突然地驚呼了起來。

「…..哇,這是什麼,他…….他竟然突然就變大了?」

「怪物,怪物出現了,這是什麼招數啊,嚇死人了!」

「好大啊,真是不可思議!」

「啊啊啊……」

在眾人震撼的神色下,只見此時的孫悟空,神色猙獰扭曲間,雙目中閃過暴虐之色,他的身軀不斷的膨脹之下,不斷向向上暴長,全身忽然生長出了濃濃的灰色毛髮,幾乎是眨眼之間,孫悟空就變化成為了一個身軀越有數百米的巨大猿猴了。

「吼…….吼……..」一聲震天般的巨吼如同九天狂雷,轟然在擂台內爆炸,轟鳴了每一個人的耳朵。

所有人觀眾們都一臉目瞪口呆的望著擂台上,見到那個如同山嶽般高大無比的巨猿,神色紛紛都震撼了起來。

他們的心中,不約而同的,就生出了一陣陣的恐懼和害怕在他們的心頭瀰漫。

於是,擂台中的人群一片涌動,不斷的有人被嚇得生生的逃離開了場外。

不過,還是有許多的觀眾圍在擂台外,觀看事態的發展。

「哇,孫悟空選手的絕招實在是太驚人了,他,他竟然比變成了一隻無比巨大的大猿猴,這…..這實在是太出乎於人們的意料之外了,不知道現在的楚河選手也如何應對呢?」

裁判也是生平見到如此巨大的大猿猴,他的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生出了深深的恐慌,不過,他以為這只是孫悟空的一個招數,所以,他並沒有移動腳步,而是繼續解說了起來。

而此時,知道悟空能夠變身的樂平、烏龍、以及布瑪卻紛紛駭然變色。

他們可是親身經歷過孫悟空變身是的恐怖,所以,深深地得知,孫悟空此時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已經成為了一隻只知道破壞的大猿猴。

果然,由孫悟空變身而成的大猿猴,在吼了數聲之後,忽然邁出了一步,伸手一抓,就將武道會場的一個屋頂生生的拔了拔了起來。

然後,那大猿猴仰頭向天一吼,雙手不斷地向上舉起,將巨大的屋頂猛地向場外拋飛,頓時,場外的一片空地上,土地一片晃動,一個深坑忽然好似被隕石撞擊,憑空的出現在了地面上。

做出了如此的事情,大猿猴神色之中,似乎滿是瘋狂的得意之色,於是不斷地捶打起了自己的胸膛,不斷地狂吼大叫了起來。

克林看著孫悟空變身的樣子,神色驚訝無比,也顫聲地喃喃道;」

這……這是什麼恐怖的變身招數,悟空何時學會了這種絕技?」

「克林,這不是絕技,以前沒有告訴你,其實,悟空如果在滿月的時候看到了月亮,他就會變成一隻喪失理智的大猿猴,現在的悟空,已經變成了一個只知道破壞的怪物,而且,他的力量已經增長了無數倍,擁有了無比的破壞力了!」樂平神色凝重的看著擂台上的巨大猿猴,忽然轉過頭來,對克林沉聲說道。.. 「啊,什麼,竟然……竟然還有這種事情,我和悟空在一起這麼久了竟然也不知道?」克林聽到樂平的話吼,頓時瞪大了眼睛,瞠目結舌,長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地失聲叫道。

「…..嗯,其實,我當時也是難也置信,當初我和楚河他們也是因為在悟空碰巧看到了滿月,變身成了巨猿的時候,才知道了這個隱秘!」

「那該怎麼辦呢,悟空他現在變得好可怕的樣子,……他、他能夠變回來嗎?」克林此時一臉的緊張,用忐忑不安的語氣,小心翼翼得對了樂平詢問道。

樂平看著克林,點了點頭,一臉凝重的說道;「當然可以,而且,想要讓悟空恢復成原來的狀態,就必須砍斷他的尾巴才行!這樣他自然就會變回來了」

「哦,怪不得我總覺得悟空和平常人類的不太一樣呢,原來,他的尾巴還有這種作用!」克林一臉吃驚,在心中暗暗心驚不已。

「現在該怎麼辦呢,楚河還在擂台上呢,不知道他能不能阻止的了悟空?」克林此時用一臉擔憂的神色望著擂台,心中忐忑不定。

「放心吧,楚河也知道悟空的弱點,上一次悟空變身就是他阻止的悟空,我想,這次應該也可以,不過,我擔心,就他一個人恐怕是不太行吧!」回想上一次的場景,樂平一臉擔憂的喃喃道。

此時,巨猿化的悟空那高大如擎天柱般的身軀正站在擂台上,不斷地捶胸大吼,血色的瞳孔中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暴虐之氣。

四周的氣流不斷以他為中心,向四面擴散,強大的力量不斷地襲來。

面對如此驚人的巨大兇猛的巨猿,處在他身下的楚河,卻完全沒有驚慌失措的神色,而是如往常一樣。

他神色平靜的看著悟空化身的大猿猴,神色淡然,好似在他面前的,不是巨猿,依然是剛才沒有變身的孫悟空。

「哈哈,竟然看到滿月變身了,看來,好像戰鬥開始有趣了,我記得在原本的劇情中,悟空應該是在三年前的上一屆決賽中變身成了巨猿,大鬧武道會場,沒想到,那一次沒有變身,竟然碰巧在這一屆的決賽中變身了,哈哈,這就是命運的戲劇性嗎,真是無巧不成書,有意思!」

這時,楚河忽然嘻嘻而笑了起來。

楚河目光如月,如火焰燃燒般的眼眸緊緊的仰頭向巨猿望去,他的的身軀,相比巨猿,就彷彿大海中的一葉扁舟,滄海之一粟,但是,此時,他全身上下忽然展露出來的氣息,卻帶著一股驚天動地之意,竟然將那猿猴周身散發而出的狂暴之氣生生的壓制住了。

「吼……」

猿猴此時顯然也已經發現在擂台上的那個唯一的身影,在他腳下如一株萬古青松般佇立的楚河。

他血海般得紅色眸子中光芒不斷的閃爍,似乎是感受到了楚河身上的某種氣息,巨猿的全忽然微微一顫,旋即,他不斷的捶打起了胸口,忽然相比方才,竟然變得更加的狂暴了起來。

他不斷的捶打自己的胸口,雙目中閃爍著兇殘的殺意與狂傲的暴虐,他低著頭,看這身下的楚河,狂吼一聲,就是一記無比巨大的重拳狠狠地砸了下來。

他這一拳,就如同天空之上,忽然有一座大山轟然墜地,那擴散而來的拳風,幾乎將真箇擂台都盡數籠罩其內,巨大拳頭從天而降之下揮擊而出的強猛勁氣,如同狂風暴雨,向楚河的頭部狠狠地砸了過來。

見到這一如此震撼的一幕,觀眾們紛紛大驚失色,如此高大的猿猴,如此巨大的拳頭,這一拳,幾乎就好似真的隕石撞擊地面一樣,讓人一眼見之,就忍不住心中膽寒,更不用說是被砸到了、

楚河的身軀與巨大猿相比,幾乎微不足道,仿若塵埃,觀眾們的心中紛紛為楚河擔憂了起來,有的人甚至驚嚇之中閉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下一幕場景的發生。

「楚河,快跑啊,千萬不要再打了,快點離開擂台啊!要不然,你會受傷的啊」

此時,布瑪雪白的俏臉上滿是緊張,她神色極其的擔憂,芳心一下子就變得惴惴不安了起。

她緊張的注視著擂台上楚河的身影,不斷地向擂台內的楚河高呼喊去,於此同時,腦海中不斷閃爍出各種不好畫面。

雖然,她對於楚河的實力很有信心,但是,現在的對手,卻根本就不是人類,而是幾乎已經成為了怪物的巨大猿猴。

要知道,當年,布瑪就曾親眼見識過他的恐怖,並且,她還清晰的記得,楚河在面對巨猿時,當初有所不敵,甚至還受了傷,她心中想到此處,就越發的為楚河擔心了起來。

楚河自然是聽到了布瑪的聲音,不過,他仿若未聞,並沒有按照布瑪的話去做。

今日已經不同往日,現在的楚河,和當時的楚河相比,實力之差,就如同天地之差,他再也不會向以前面對巨猿時那般的狼狽了。

面對巨猿迅猛無比,突如其來的那一記強有力的一拳,楚河淡淡一笑,抬起頭來,向上伸出手掌,直接朝向拳頭墜入的方向迎擊而去。

楚河的手掌,其大小程度同那巨猿相比,就如同小巫見大巫,但是,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下,在那好似可以摧毀整個擂台的猿猴巨拳的錘擊下,楚河的手掌卻帶著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同巨猿的拳頭相撞。

只聽轟然的一聲空氣震蕩聲猛地爆炸了開來。巨大的氣流忽然如旋風般的瘋狂的襲卷,狂風消失之下,眾人紛紛將目光落向擂台,頓時,紛紛震撼的張大了嘴巴,好似能夠塞個雞蛋的那種程度,滿是驚訝。

沒有人們想象中楚河被打飛或被轟成一灘碎肉,眾人所見擂台場景之後,紛紛目瞪口呆,心神狂震,眼中幾乎無法置信。

楚河給他們帶來的震驚太多了,在此時,明顯的已經達到了一種巔峰地境地。

面對這彷彿可以腳滅大地,拳轟山川的巨猿,在如此巨獸的攻擊之下,楚河的身軀竟然還能夠穩穩如不動輕鬆,傲然佇立。

與之相反,那幾乎有數百米之高的巨大猿猴,在拳頭和楚河手掌相撞之時,龐大的身軀猛地一震,他的胳膊,直接被楚河的一掌轟甩了出去,而他的身子,也被一股無法形容的強大的力量所鎮,直接將后倒退而去,

擂台被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踩中,青石地板抓因為承受不住震動的力道,不斷的裂開了深深的裂紋,瀰漫之下,整個擂台的場地,轟然崩潰,化成了一塊塊的碎石粉末。

地面也在此時,好似發生了地震,不斷的搖晃了起來。

楚河神色平靜,他目光灼灼的望著孫悟空所化身的猿猴,一頭黑髮在氣流吹拂下,徐徐而動、

不知為何,此時,他在看向巨猿時,心中想到的,不是先要剪斷他的尾巴,而像有一種想要戰鬥的慾望。

「……哇!楚河,楚河他僅憑一隻手,就抵住了那麼恐怖的一拳,他…..他的實力到底已經達到了什麼地步!」

「他從開始比賽到現在,根本就有了使用全力,依我看,好像連十分之一的實力都沒有使用出來,他,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想象了!」克林看著擂台中那傲然獨尊的身影,瞳孔不由一縮,深吸了一口氣后,緩緩說道。

「沒錯,楚河的實力已經已經到了一種我們無法想象的地步,沒想到,竟然能夠輕而易舉地對抗變身後的悟空,要知道,這在以前,他還做不到這些呢。沒想到,他的資質,如此之高,實在是讓人驚嘆啊!」樂平用極其震撼而又佩服的語氣,沉聲說道。.. 「那我們呢,我們應該做什麼,難道就單單依靠楚河嗎。在這裡干看著總覺得好不甘心啊!」克林使勁地握住了拳頭,咬著牙,看著擂台上變成巨猿的悟空,一臉激憤的說道。

一邊說著,看他的樣子,似乎是想要向巨猿走去。

樂平見到克林的動作之後,目光一閃之下,上前一步,頓時一把抓住了克林,組織了他的行動。

此時,樂平輕嘆了一口氣,目光凝重地看著克林,沉聲說道;「克林,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悟空的實力本就遠超我們許多!更何況,是變化成了巨猿形態!」

「可以說,他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我們無法想象的境地。憑我們想要抓住他的尾巴並且切斷他,顯然是不可能的。

「以你的力量,如果貿然上去的話,可能會對楚河有做影響,而且,萬一悟空誤傷了你的話,等到他清醒的時候,我想,他是會無比的自責的,你也不想這樣的吧!」

「那……那該如此去做啊,我……我不能放著悟空這樣不管啊!」克林神色遲疑,斷斷續續的說懂啊,

微微一頓,樂平扶著克林的兩隻肩膀,附下身子,凝視著他的眼睛,目光中忽然煥發除了一絲神采。

他用堅定不移,深信無比的語氣說道;「所以說,現在,能阻止悟空的人,只有楚河了,我們要相信他,悟空是我的夥伴,是你的夥伴,也是楚河的夥伴,我想,普天天下,現在可以阻止悟空的,也只有他了!」

克林看著樂平眼中那信任的目光,也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你說得對,我想,我們要相信楚河,也只有他能做到了!」

說著,克林和樂平同時將目光落向了擂台,將自己對悟空的擔心與希望一同交託給了楚河。

只見此時,擂台之上,那悟空化身而成的巨猿,好似發了狂一般,他的一雙血色雙眸此時緊緊地盯住了楚河,可以說,刺客,他已經將楚河的身影完全鎖定住了。

他那比砂鍋他要大上無數倍的拳頭,此時,正不斷地朝向楚河洶湧澎湃的擊去,那滔天的拳勢帶著無與倫比的拳風,如同震天的雷霆,轟轟襲來。

楚河在那似乎可以破碎虛空的拳風下,迎風而立。

此時,他淡然一笑,看著前方的巨猿,喃喃地自道;「悟空,命運還真是奇怪,沒想到你還可以以這種方式和我對決,雖然不是你的本願,也非我想要的,但我想,這或許也是命運的安排,我就當這是你和我的對決了,所以,我現在不在壓制功力,同時,我也不會離開這個擂台範圍之內!」

「悟空來吧,這一次的戰鬥,我會和你好好晚上一把,等你清醒之後,相信你會感謝我的,不要怪我了啊!」楚河大聲的高聲喝道。

此刻,面對巨猿之拳破空襲來,楚河忽然嘿嘿一笑,他目光一閃,身體頓時就一躍而起,跳上了半空。

而與此同時,巨大的拳風從他的身下轟然掃過,帶著恐怖的破壞力,捲起了無數的氣流,直接就將大會的牆壁給打的支離破碎,化為了碎末如粉塵般的飛散於空氣中去。

此時,只見楚河跳入空中之後,並沒有向下墜去,反而身體彷彿一下子消失了所有的重力,一下子變得比羽毛還輕,竟然輕輕地飄在了虛空中,不斷地向上飛去。

當他停下來的時候,此時,正腳踏虛空,在那身軀高約有數百米的巨猿眼睛數張範圍的正前方的空中,與那巨猿遙遙相望。

這是楚河首次在這眾人面前亮相舞空術,如當初天津飯施展一般,楚河的施展,同樣的,即便是在如此的場景之下,也是獲得了許許多多由衷的驚嘆聲。

「咦,楚河竟然也會飛了,就像那個天津飯一樣,他什麼時候學到的啊!」

克林這個時候睜大了眼睛,看著此時楚河竟然飄在空中,忽然失聲叫了起來。

「楚河真是讓我們一而再再而三的開了眼界呢,我想,擁有如此多招數的楚河,必然能夠很快地將悟空恢復成原裝,這下我們可以放心了!」樂平目光閃動,見到楚河展現出了如此的絕技,神色興奮的說道。

此時,身在空中的楚河目光如電,和那狂暴巨猿一雙猩紅色的眼眸毫不示弱般的對視,雖然他身軀相比之下,顯得是那麼的矮小。但是,他的目光,卻彷彿天穹中燃燒的星辰,彷彿化為了一股可以熊熊燃燒的實質化烈火,在半空中,直接與巨猿的目光對視。

彷彿是感受到了楚河那股目光的壓力,巨猿的瞳孔閃爍出奇異的色彩,縱聲長嘯,神色猙獰間,瘋狂之色更是十足。

「吼吼吼!」

巨大的吼聲如開天之雷,音波幾乎實質化,形成了一一道道如波紋形狀的音浪,振動八方。

洪主 在這一刻,只有楚河,他的動作表情依然如常,以他的修為,在這吼聲面前,自然是能夠不受影響,而其他人,卻是不行。

除了楚河之外,幾乎所有的人都捂住了自己耳朵,防止那巨大的吼聲將自己的耳膜震破。

「悟空,托你現在變身的福,我現在新想了一個新的招式,抱歉了,今天就讓你來試驗一下吧,哈哈,我會留手的哦!」

楚河淡淡的看著巨猿,微微一笑,忽然開口說道。

巨猿雖然不知道楚河在說什麼,但是見到眼前的人在剛才自己的攻擊之下絲毫沒有影響,心中的怒火頓時不由自主的熊熊的升了起來。

他揮起了拳頭,狠狠地朝向楚河的身體擊去,他的體型無比的巨大,看上去應該笨重而又非常的不靈敏。

但是,就是因為他的身體太過龐大,稍一抬起手來,那比常人長許多丈的手臂上的拳頭就已經來到了楚河的面門,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

在那個瞬間,楚河的頭髮甚至因為勁風的吹拂,而微微向上揚起了幾分,但也僅僅是如此而已,那拳頭直接擦著楚河因為快速移動而產生地殘影破空而去。

而此時,楚河早已飛到了相比先前更高的上空。巨猿一擊不中之下,狂吼一聲之後,抬起頭來,眼中凶焰一閃,身體一動,正想要再次出手重擊楚河,卻只見此時楚河忽然放聲長笑了起來。

只見此時,楚河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銀白色的氣息不斷的洶湧而出,如同銀河光帶,凝而不散,光暈萬千。

他提挺拔的身軀傲然屹立,彷彿亘古存在磐石,那雙漆黑如墨的眸子,環顧四周時,驀然間煥發出了一股如星辰般璀璨奪目的光輝。

他俯視著身下還在擂台外一旁觀看的群眾們,忽然放聲大喝道;「諸位,暫且退開十丈之內,不然的話,傷到了你們,可就對不起了!」

楚河的話是運氣而發,所以,如同帶著擴音器,瞬間就傳遍了擂台上的大小各處。.. 此時,自巨猿來襲之後,所有還留在擂台附近,正在不斷的觀看擂台內動向的觀眾們,聽到楚河的話,又見他一副彷彿即將要放大招的樣子時,不約而同的,臉色紛紛一變。

他們都唯恐大招波及到了自己身上,於是,人群就彷彿大海的浪潮,此時儼然一副退潮之勢力,人群退卻之下,幾乎是在眨眼之間,就離開了擂台十丈的範圍內。

當原本由於擔心楚河的狀況,布瑪和藍琪想要就近些觀看場景得發生,不過後來卻被龜仙人生拉硬扯拉出了擂台外。

可以說,此時的擂台外的十丈之內,已經是空無一人了。

此時,那些離開的人群們,在擂台十丈外的各個空地上聚集在一起,或找掩護物護身,或多斤有窗戶的屋子裡,目光依然紛紛的朝向擂台去。

大多數人們竟然還並沒有選擇徹底的離開,而是依然滿懷興緻的觀看場面的進展。

楚河見此,心中甚為欣慰,他心中暢快,神色坦然,覺得終於可以放開身手,一展拳腳了。

此時,楚河眼神中閃爍這奇異的光彩,他目光灼灼的望著巨猿,忽然大喝一聲,說道;「悟空,現在,接我一擊新絕招吧!」

在楚話話語一落後,與此同時,巨猿猛地向楚河狂吼了一聲,隨機神色瘋狂,一拳朝楚河轟去,好似是不給楚河半分機會的樣子。

面對那突如其來的一拳,卻見此時,楚河驟然狂傲一笑,他身體瞬間而動,在多閃過拳頭襲擊的剎那,目光如火閃耀中,凝視著巨猿,忽然低吟的出聲道;「看我的,變身之術—–部分倍化術!」

「……巨人族之拳!」

在楚河開口的同時,隨著他的話語的傳來,在眾人紛紛驚訝的目光中,楚河的右臂忽然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驟然膨脹了起來,彷彿胳膊一下子變成了氣球,不斷地倍化,肌肉膨脹鼓動,一隻堪比巨猿手臂大小的手臂憑空的震撼出現。

巨大的手臂與楚河的身軀相比,極其的不對稱,但是,此時,卻已經成為了楚河身體的一部分,在楚河揮動之下,卻是輕鬆無比,好似沒有絲毫的重量。

剛才一擊未中后的巨猿,此時又是一拳向他的身前襲來。

他面對來兇猛的巨大拳頭,楚河微微一笑,目光灼灼的看著巨猿,一拳就和巨猿襲來的拳頭對轟了過去。

兩隻巨大的拳頭,就如同泰山和華山相撞了一般,頓時,一聲如同九天狂雷般的爆炸聲在半空中響起,以雙拳的交擊點為中心,一股龐大無法形容的氣息不斷地擴散,氣浪翻騰,倒卷著龐大的氣流,將擂台外的牆壁全部摧毀,然後不斷地擴散之下,氣浪如同海嘯,將地面上的青磚不斷地掀起,在半空中好直流瀑布,衝天而起。

旋即,碎石飛散,令人目瞪口呆。

在這一刻,在擂台外的十丈之內,原本觀眾們站立的地方,地面上被兩人拳風震蕩而來的拳氣轟擊地已經是坑坑窪窪,看上去已經變得滿目瘡痍,幾乎已經沒有了可以立足之地的地方。

見到此幕,眾人先是臉色驚駭,為兩個人的恐怖的實力而恐懼,旋即,就是深深的清醒。幸好剛才按照楚河的話,離開了場地,不然的話,被餘力掃中的話,那麼,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楚河的身軀看似羸弱,與猿猴相比體型差異巨大,但是,以力量來說,楚河的力量卻更在巨猿之上。

受到了楚河這無比巨大的巨拳的轟擊,巨猿的手臂徒然一震,他嘶吼一聲,猩紅色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痛苦之色,龐大如山的身子在楚河一拳強猛的力量下,頓時向後傾斜而去。

地面一陣晃動,巨猿的身軀不斷向後退去,楚河淡然一笑,他的左手在此刻,竟然也施展除了變化之術,將左手也巨大化,同樣的,他嘴角一揚,又是一拳轟了過去。

「砰!」

的一聲巨響,巨猿嘶吼,身軀受到拳頭的衝擊,他如一棵巨大的古木,搖搖墜地,他身體受力之下,立足不穩,龐大的身軀頓時向後仰去,轟的一聲震天般的巨響,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這一刻,頓時,整個擂台中,好似地動山搖了起來,地面在強大的力量之下,深深的凹陷了下去,幾乎形成了一個深不可測的大洞。

「哈哈,果然成功了,沒想到,以變身之術為基礎,真的可以做出如此方式的攻擊!」楚河兩擊過後,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左右手臂上,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從剛才見到孫悟空變身成為巨猿時,他就突發奇想,若是與體型龐大的生物戰鬥時,以同樣的體型對戰,是不是能夠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呢。

於是。他思索之下,立即就想到他曾在烏龍身上學會的變身之術,楚河的資質,可以說,是天縱奇才,他知曉了變身之術的原理,通曉了這個招術的本質,見微知著之下,想要開發出更強力的招術,對他來說,也已經不是很難的事情了。

如今,這部分倍化之術就是他在變身之術的基礎上,新開發的戰術,不同於烏龍的變身之術,身子變大了,力量卻不會變大,楚河天縱之才,在施展此術時,同時以賽亞人特殊的血脈為媒介,將自己的肌肉、骨骼血管同時增大,如此,他的力量也會隨著肢體的增大而一下子倍增起來。

可以說,這一招和他前世看過的一部動漫《海賊王》主角路飛自創的三檔絕技很像,於是,楚河就借用暫且借用了一個招數名,將剛才那一拳,命名為巨人族之拳。

不過,剛才那一招,他已經留手了,根本就沒有施展出全力。只有了他本身百分之一的氣的修為。

要知道,現今的楚河,單以自身的力量,若是動用了全力的話,就已經在巨猿之上了,更何況是倍化之後的力量呢。

不過,對手畢竟是孫悟空啊,是他的夥伴、朋友,楚河又怎麼會對他用全力呢。

他的出手,一直是很有分寸,此時,他只是想要藉此機會,和悟空交一下手,通過激烈的打鬥,激發的他潛在能力,如此,在變身恢復之後,他的實力就會有長足的進步。

不然的話,以楚河的能力,在他變身之後,僅僅一瞬移之下,然後將氣布在手中,揮手一砍,不就能讓他恢復原狀了嗎?

楚河的用心,其實,還是頗為良苦的。可惜,其他人還有所不知,在遠處觀看擂台場景的克林和樂平心中還在埋怨怎麼還不快點將悟空的尾巴減斷啊?

不過,兩人卻只是看著干著急,直瞪眼,不理解楚河怎麼想要與那個巨猿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