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什麼緣由,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等等,碧綰突然想到一個更重要的事——那就是《丹毒總則》中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

在現代,《丹毒總則》中記載的所有藥物,只有零星的幾種,大部分被認為是傳說般的存在。

可是在這裡,盡然一下子就出現了三種。

很顯然,憂花在這裡很常見,被普遍用於飲食中。

丹毒上的毒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為什麼鬼魅假死毒會在碧綰的身體里?

為什麼我們的名字一樣?

一個一個疑問在碧綰腦中形成,讓碧綰開始懷疑自己的穿越是巧合還是必然……

想著想著,碧綰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感覺自己在一個漩渦中,越陷越深。

想著想著,碧綰的頭又開始痛了:「該死,這毒還不是一般的厲害,要儘快想辦法,不然回天乏術了。」

現在碧綰才知道,自己為什麼思維變慢了,腦子總是卡殼,想問題比以前費勁了。

這不是因為與本體融合的問題,而是與鬼魅假死毒有關。

可是,自己不是魂穿,為什麼本體的情況會限制自己,對於這一點碧綰想不通。

按理說,自己魂穿只是借用了本體的身體,那麼自己的思維是不應該受到影響的。

這個原因碧綰要到後面才會知道。

先不說這個,碧綰目前當務之急就是解毒。

鬼魅假死毒的解法在《丹毒總則》中有記載,雖然不是無葯可解,但是難度很大。

碧綰知道如何解毒,但是目前自己不能動,只能藉助於柳絮。

可僅僅依靠柳絮一人,這毒沒法解。

在這碧府,除了柳絮,再沒有可以信任的人了。

到哪裡再去尋找一人,是解毒的關鍵。

這人不但要可靠,而且其血型要與本體的血型相容。

對碧綰來講,找一個可靠的人已經很難,還要血液相溶的,這難度可想而知…… 眼看著大門就在前方,曙光就在眼前,但是中間隔著一條大河,讓碧綰無法前行……

早上天蒙蒙亮,柳絮就來了。

「小姐……」

「今天這麼早?」

「怕你餓了……」昨天小姐一大早就餓了,所以今天柳絮早早的就來了。

「嗯,是餓了。」

「我這就吩咐,小姐要吃什麼?」

「還是昨天的,小米蛋羹芙蓉粥。」

柳絮吩咐完廚房,就服侍碧綰洗漱。

「柳絮姐,粥來了。」依然是昨天那個女孩。

「進來吧。」

隨著柳絮話落,門被輕輕的推開,之後又輕輕的關上了。

碧綰靜靜的看著進來的人兒。

沒錯,還是昨天那個身穿橄欖綠的小女孩。與昨天沒有什麼不同,但少了昨天的緊張和害怕。

「拿過來,我看看……」

柳絮很自然的接過飯盒,將裡面的粥放到碧綰面前。

「還是……小米蛋羹憂花粥。」碧綰看了一眼,淡淡的說。

「嗯,她們說憂花更好。」

「你可以下去了,這個我等會會拿到廚房去的。」柳絮看小女孩沒有離開的意思,提醒道。

小女孩猶豫了下,沒有立刻轉身,看了看碧綰和柳絮,咬了咬嘴唇,轉身離開了。

當小女孩打開門準備離開的時候,碧綰開口叫住了她:「等等……」

「小姐怎麼了?」

「柳絮,你去給我拿杯蘇子百花茶,我口渴。」

元道帝尊 「可是,這……」

「不是有她。」

柳絮猶豫了下,在小女孩旁邊說了句什麼就離開了。

「有什麼事,就說……」

小女孩吃驚的看了碧綰一眼,大家不是都說碧四小姐是廢物,是個沒頭腦的廢物,被欺負也只會傻傻的笑。

現在怎麼變聰明了,一眼就看穿了自己。

「不說就快點離開,省的招惹晦氣。」

「昨天三太太、二太太都讓人問你晚飯吃的如何……」

「三太太和二太太都問了什麼?」

「三太太問你豆羹薏米露是否合你胃口,二太太問四小姐芙蓉百子燉秋葵吃的怎樣……」

「這兩個菜是她們分別叫人準備的?」

「這不清楚,都是廚房做的。」

碧綰沉默了一會:「你跟我說這個有什麼用……」

「我……我覺得四小姐不像他們說的那樣。」

「怎樣?」

「四小姐……」

小女孩正想說,柳絮開門進來:「小姐茶來了……」

碧綰喝了一口茶,對小女孩說:「你下去吧……」

這次,小女孩利索的轉身離開,自己要說的已經說了出來,那麼就沒有必要多待。

總裁,請寵我! 等碧綰吃完粥,躺在床上,問柳絮:「她叫什麼……」

「她……小姐是問小桃?」

「就送飯的。」

「她啊,是小桃。她的母親以前是伺候夫人的貼身丫鬟,跟太太一起出去歷練,就再沒有回來。」

「你了解她嗎?」

「不是很了解,有一次被打出血,我看到就阻止了下。」

「你給我留意下她,最好給我好好調查下她……」

「小姐,她怎麼了?」

「到時你就知道了,儘快調查,我等著要資料……」

碧綰覺得這個小女孩聰明伶俐,如果可以,自己可以試試,或許是一個機會…… 等碧綰吃完粥,柳絮就出去了,直到中午,柳絮也沒有回來。

碧綰只能無奈的等著柳絮回來。

只有柳絮在的時候,碧綰自己才能有那麼一點自由,可以換個角度換個方向,可以活動下全身。

柳絮沒有回來,碧綰就只能那麼靜靜的躺著,如屍體般躺著……

就這麼靜靜的,靜靜的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柳絮姐,中午的粥來了。」

重生世子爺 「進來……」

門輕輕的開了,送粥來的依然是小桃。小桃見屋裡就碧綰一個人,奇怪的問:「小姐,怎麼就你一個人。」

「恩,柳絮出去有事,你扶我起來。」

碧綰對陌生人是很抵觸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見了小桃后並沒有任何抵觸或防備的情緒。

碧綰覺得或許是因為小桃的母親伺候過本體母親的緣故吧。

小桃聽了碧綰的話后,放下食盒,走上前,輕輕的扶碧綰起來。

「今天是什麼?」

「小姐,是你吩咐的小米蛋羹憂花粥。」

「你喂我吃吧,柳絮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碧綰淡淡的,沒帶任何情緒的說道。

雖然是淡淡的語氣,但是對於小桃來說,這種態度是從來沒人給過自己的。

就算是碧府的丫鬟,對她都是拳打腳踢,就是吩咐自己一件事情,也會順手或順腳來一下。

小桃小心的拿出粥,小心翼翼的喂碧綰。

每一口,都舀出來過一會,然後輕輕的送到碧綰嘴邊,慢慢的將勺子里的粥倒到碧綰嘴裡。

小桃喂完后,準備扶碧綰躺下。

「不用,我坐會,等柳絮回來你再回去。」

碧綰見小桃沒有反應繼續說:「你母親伺候過我母親,你可願意伺候我……」

小桃抬頭看著碧綰,臉上是嚴肅的表情,過了一會,小桃點了點頭:「我願意伺候你。」

「你願意?你不是怕我……」

記得第一次碧綰自己送粥的時候,小桃哆嗦的話的不敢說,可現在盡然願意伺候自己。

「恩,我覺得小姐比他們都好,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覺。」

「眼睛會欺騙人,感覺也不可靠。」

「眼睛和感覺都要靠心,我相信,我願意。」

小桃的話沒有過多修飾,沒有太多情緒,但是卻入了碧綰的眼。

現在碧綰等的只有柳絮的結果了,如果可以,那麼自己就可以著手解毒的事情了。

小桃見碧綰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微微的閉上了眼睛,便輕輕上前,將碧綰扶著躺好,輕輕的蓋上羽被。

之後,整理好食盒,輕輕地往外屋走。

在朦朧中,碧綰聽到輕輕的談話聲,仔細一聽原來是柳絮回來了。

「柳絮姐,小姐睡著了,你回來我也該回去了。」

「恩,回去吧,如果有人問起,你就說我找你有事。」

「恩,謝謝柳絮姐。」

見小桃離開后,柳絮正準備往外走。

「柳絮……」

「小姐……」說著柳絮就走了進去,將碧綰扶了起來。

「怎樣……」

柳絮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深怕小姐知道了小桃的行為,會討厭無視這個可憐的小女孩…… 對於小桃,柳絮還是有些同情的,怕說出來,碧綰會讓小桃離開碧府。

碧綰見柳絮一副難以開口的樣子,也不急慢慢的說道:「有什麼就說什麼,把你調查的全部說出來。」

柳絮一聽這話,心一沉:還是實話實說吧。

「今天去查了,小桃母親隨太太出去歷練后就再沒有回來,之後一直和父親一起生活。可是,小桃的父親嗜賭、嗜色、嗜酒,對小桃拳打腳踢,小桃實在過不下去……」柳絮看碧綰沒有任何反應繼續說,「後來,小桃就直接不認這個父親,並宣布斷絕父女關係,之後就來了碧府。」

「就這樣?」碧綰淡淡的問道,沒有任何的吃驚和不屑。

柳絮有點吃驚的看著碧綰,按理說小姐對小桃這種不忠不孝的行為應該會非常氣憤不是,怎麼這麼平靜……

沒錯,在蒼茫大陸,雖然以武為尊,但是忠孝是大家所謂的道德標準。

像小桃這樣的,在蒼茫大陸是不配活下去的。

能進碧府,那時因為小桃的母親和碧府管家相識,管家又同情小桃,才偷偷的讓小桃留在碧府。

「小桃進碧府後一直呆在廚房,睡在柴房,府里不管任何人都不把她當……」

碧綰直接打斷柳絮的話:「小桃這個人,你覺得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