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青雲閣給予榮譽戰堂弟子這麼大的支持,但若是不能給出足夠的彙報,宗門絕對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付出。

「喲……怎麼一下子謙虛起來了,剛才在榆清山的時候,你可囂張得緊啊……」馬艷華微微一笑道,「說吧,你小子有什麼要求,如果不是太過份,我能直接作主答應你!」

「啊……我真沒那意思,我不是那樣的人!」看著馬艷華的模樣,李逸晨自然明白,對方誤會了自己,以為自己想要提要求才故意推辭,但這次李逸晨還真沒這樣的心思。

「沒那意思,那你除了接受就不會再有第二個選擇了!」馬艷華突然有種看不透李逸晨的感覺,但還是補充道,「你自己也知道你與輪迴殿的關係,宗門看中你的天賦,所以頂著輪迴殿的壓力保住你,甚至連你帶來的雲風門的弟子也給你安頓好了,難道現在宗門有需要,你就這樣拒絕嗎?」

「宗門有需要我自然義不容辭,哪怕身為普通弟子我也能身先士卒,這是做為一個青雲弟子的本份,馬長老這麼一說,到顯得我和宗門只存在利益交換了!」李逸晨故作委屈地說道。

「可事實上無論你和宗門承不承認,其實大家都在暗中交易著,你不斷展示你的天賦引起宗門的重視,而宗門也因為你的天賦給你提供足夠的方便,這本身就是一種交易!」馬艷華卻搖了搖手指,否定了李逸逸晨的說法。

「你別說好像似乎真有幾分這味道!」李逸晨雖然心如明鏡,但這樣的話他自然不會拿到檯面上來說。

「你覺得你如果拒絕了這個要求,宗門還會這樣支持於你嗎?」馬艷華似乎也看出李逸晨在耍無賴直接問道。

「好吧,看來佔了宗門的便宜的我也得有點付出了,不過我先聲明加入榮譽戰堂可以,但我不保證我一定能為宗門贏得榮譽!」李逸晨微微一頓又補充道,「但需要我的時候,我必全力以赴!」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雖然與李逸晨接觸不多,但要邀請李逸晨進入榮譽戰堂馬艷華顯然對李逸晨的過去也極為了解,她知道李逸晨輕不許諾,但一旦許諾那就真如李逸晨說的那番全力以赴。

「那個……師姐之前說的我還可以提要求是不是真的?」原本多有氣概的畫面瞬間又因為逸晨這句話而直接崩潰。

「你……」馬艷華白了李逸晨一眼佯嗔道,「你還有什麼要求?」

「其實也算不是什麼要求了!」李逸晨當即笑道,「只不過我覺得身為榮譽戰堂弟子,隨時都可能為宗門榮譽而戰,那麼實力自然越強越好,所以我想我能不能到尊王界去修鍊?」

雖然中尊界的靈氣比起初尊界已經不知道好出多少倍,但修為已經達到道心境後期之後,李逸晨卻感覺在修鍊天道力時,似乎對靈氣的要求變得更高起來,而如今的中尊界明顯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需求。

「這個自然沒問題!這本來就是榮譽戰堂弟子的特權之一!」馬艷華微微一笑道,「只要成為榮譽戰堂弟子五十年後便可進入尊王界修鍊!」

「五十年?」李逸晨不由眼睛一愣。

「怎麼?你覺得久了?對了,我忘了你是一個兩年就從初尊界踏入中尊界的天才,所以只要你能在五十年內突破到聖尊境後期那也可以直接進入尊王界!」馬艷華帶著幾分戲謔的看著李逸晨說道。

「那個……我想問一下,在青雲閣的歷史上,從中尊界靠修為踏中尊王界歷史上最快的速度是多久?」說到這裡,李逸晨不由有些心虛的問道。

「那……應該是第二十九代青雲王吧,他從中尊界進入尊王界僅用了四十五年,被譽為中尊界第一天才,不過當年他從初尊界進入中尊界也足足花了七年的時間,所以我覺得你有可能刷新這個記錄哦!」被李逸晨這麼一問,馬艷華不由想到逸晨這個傢伙的修為提升速度似乎比當年的青雲王更加的變態,此時看向李逸晨的眼神也多出幾分期待出來。

「我這次也是一時僥倖,做人那能一直好運啊!」看著馬艷華眼中的光芒,李逸晨終於還是放棄了把自己的真實境界說出來的念頭。

畢竟兩年的時間從聖尊境初期邁入中期,這已經有些驚世駭俗了,若是現在再讓人知道其實自己是邁入的聖尊境後期,那麼青雲閣會如何對待自己李逸晨不敢肯定,但他可以肯定,那時輪迴殿對自己的手段絕對不會像現在這麼溫和,那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將自己誅殺。

「難道就沒有第三條路可以走嗎?」原本李逸晨也是想著如何在實力之路或者貢獻之路上走得高一點,但如今有機會進入尊王界,他自然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第三條路到不是沒有,只不過比第二條其實也好不了多少!」馬艷華微微一笑道,「若是能在兩年之內打通實力之路踏上百層,那麼自然也可以取得進入尊王界修鍊的資格!」

「這個不錯!」聽到這個消息,李逸晨頓時眼前一亮。

「我知道你現在丹、武、陣三道皆是踏入尊階中級,但實力之路上的弟子可也不那麼好對付,八十層之後幾乎都是尊階中級巔峰,甚至同樣有一些兩道同修的,其戰鬥力如何,我想你應該也能想象吧!而九十五層之後那些傢伙,更是幾乎已經有著抗衡聖尊境後期的實力,只不過他們缺少最後一步的感悟,所以只能停留在這裡而已!」馬艷華說到這裡帶著幾分挑釁的向李逸晨揚了揚眉頭。

「那有又如何?咱不是榮耀戰堂弟子嗎?不表現點實力出來能對得起自己的身份嗎!」李逸晨卻是同樣揚眉笑道。

雖然他不欲太過高調,但能在尊王界修鍊,他自然不想在中尊界混,所以這實力之路那是必須走上一遭。

「好吧,那我期待你的好消息!」馬艷華微微一笑突然想到在什麼,立刻又補充道,「但是你不能用你剛進入榆清山時的手段,否則這些同門可經不起你折騰!」

「什麼手段?」李逸晨不由一愣。

「難道你要告訴我前段時間榆清山那場爆炸與你無關?」馬艷華若有深意地打量著李逸晨說道,「要知道無論是初尊界還是空靈山都是青雲閣的地盤,這裡邊發生的一切,你覺得能瞞得過宗門的視線?」

「那個……那個……」李逸晨沒想到自己以為已經置身事外了,可是沒想到最終還是被宗門所知曉。

「好了,不用這個那個了!別說你如今已經是榮譽戰堂弟子,哪怕就是普通弟子,宗門也不會對門下弟子過問太多,宗門給你們修鍊環境助你們提升實力,目的是要你們心繫宗門,在宗門有需要的時候,能為宗門奉獻,但並不是要搶奪你們的什麼!」馬艷華說道,「就像這個山洞后的一切,只要你不願意講,宗門也不會問你半個字!」

「那個……對了,馬長老你這一說,我才想起來我還把金師兄和蔣師兄留在榆清山那邊呢,我得趕緊去看看他們的情況!」面對這樣的話題,李逸晨自然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接下去,頓時立刻找個借口告辭而去。

「小滑頭,不詐你一下,還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有能力在榆清山搞出那麼大的動靜來!」李逸晨離開之後,馬艷華臉上卻閃過一絲狡黠。

顯然對於榆清山之事,她也僅僅只是猜測,只可惜榮譽戰堂之事令李逸晨意識到自己對宗門的了解還是太少了些,所以那瞬間把青雲閣在心裡拔高了不少,自然以為宗門真的知曉一切。

而在李逸晨回趕之時,馬艷華卻已經通過青雲令將這件事向著尊王界稟報而去。

走出貢獻堂剛拿出青雲令想要聯繫金、蔣二人的李逸晨卻發現兩人已經給他留言,他們已經進入貢獻之路第三十八層,此刻兩人都開始閉關衝擊武道的聖尊境中期。

對於這樣的結果李逸晨到不覺得太過意外,畢竟在山洞石室中在兩人有所感悟之事他是清楚的,只不過李逸晨沒想到那份感悟居然讓他們已經信心滿滿的想要衝擊聖尊境中期。

而想到還放在聖戒空間中的那道令牌,李逸晨亦是直接向著貢獻之路奔去,對於這個不知來路的東西,如今有了時間他自然也要好好研究一番…… 如今的李逸自然不需要再去大本營,而是直奔貢獻之路而去。

也不知道是符星淵人品有所改變,還是看到師尊都被逼得那麼慘,所以在李逸晨趕到之前,他已經把貢獻之路上的各種細節為李逸晨處理好,李逸晨只是在入口處拿出自己的青雲令驗證一番之後便被直接傳到了第三十八層。

剛一走出空間傳送陣,李逸晨便立刻意識到為何無論是貢獻之路還是實力之路幾乎都是廣大弟子的必爭之地。

哪怕如今僅僅只是第三十八層,但靈氣的濃郁程度和大本營相比起來,絕對是天壤之別,空氣中那一個個的由靈氣彙集而成的法則符文雖然還達不到個個清晰,但卻也已經勉強可以看清楚輪廓。

輕輕吸上一口,哪怕不用功訣淬鍊,也能給人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這樣的環境哪怕是一個不能修鍊之人在這裡生活,估計活上數百上千年也根本沒有什麼難度。

不過即使如此這裡的靈氣仍然無法滿足李逸晨修鍊的需求,但如今李逸晨也只得將就,選得一間靜室,李逸晨便直接走了進去。

功訣暗自運轉之間,心神沉入聖戒空間,劍靈那傢伙不知道在幹什麼,至今依舊沒有半點動靜,李逸晨只得拿起那道赤金令牌自己研究起來。

不過赤金令牌除了在當初在晏浩文等人沖陣之時動了一下之外,便不再有半點動靜,哪怕李逸晨此時如何研究,也彷彿就是一塊破鐵。

但李逸晨的精神力掃過之時,卻發現精神力輕易的就能直接將其穿透,彷彿赤金令牌根本沒有存在一般。

「金宮令!」就在李逸晨研究數日無果正準備放棄之時,劍靈卻突然出現。

「你認識這塊令牌?」李逸晨頓時精神了起來。

「你是哪裡得到這塊令牌的?」劍靈沒有回答,反而追問道。

「你不知道?」李逸晨頓時一愣,一直以來劍靈雖然身處聖戒空間,但自己在外界的一切他無所不知,而這次卻令李逸晨有些意外。

「最近恢復了不少,所以把你當初得到的另一把天運神劍合而為一了,這個過程容不得分心,所以並不知道你這段時間遭遇了什麼!」劍靈解釋之後,又繼續問道,「這塊令牌你是哪裡得到的?」

李逸晨接著便將山洞中的經過大致講了一遍,當然他是如何欺負人的事情到沒有多提,他知道劍靈關心的並非這些。

「原來是這樣……那就好!」劍靈似乎鬆了口氣一般。

「敢情這個世界還有讓你懼怕的存在啊!」看著劍靈的模樣,李逸晨似乎也意識到手中的金宮令來歷不凡。

「別說這個世界,就算是哪個世界也不可能有本尊懼怕的存在,要怕也得是你怕而已!」看出李逸晨的疑惑,劍靈接著又說道,「這塊令牌來自上邊一個大勢力,其地位應該和青雲閣在聖域的地位相近,不過按你這麼說,顯然是對方有弟子進入這個世界,最後到死也沒能回去,所以令牌也就留在這裡了。」

「啊……一個弟子身上的令牌就能讓你怕成這樣?」李逸晨不由白了李逸晨一眼。

「我怕個屁,只是我之前以為是上邊察覺到異常,所以派人過來,如果一旦那樣,你萬一暴露了劍主身份的話,我敢向你保證,就算是整個聖域的人都想保下你,最終的結果也只是整個聖域毀滅而已!」劍靈彷彿在說著一件十分普通的事情一般,異常平靜地說道。

「這麼恐怖?我說你到底在上邊得罪了什麼人啊?」聽到這個結論,李逸晨微愕之後問道。

「這個還不是你現在需要知道的,現在的人只管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就好了!」劍靈白了李逸晨一眼道,「別說我沒提醒你,一旦身份暴露,到時你是死定了,但憑我的本事,完全可以蜇伏起來等待下一任劍主的出現!」

「我怎麼感覺這狗屁劍主身份其實就是一個坑呢!」聽到劍靈的解釋,李逸晨不由也有些無語起來。

「但你卻不能否認,如果不是這個坑你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次了!甚至你當初在聖域隕落之時就連重生的機會都不會再有!」劍靈卻是白了李逸晨一眼說道。

「你救是救過我,不過我看現在這個節奏,我這條小命,遲早也得還給你吧!」李逸晨不由嘆息著搖頭道,「算了,為了活得久一點,我還是去抓緊時間修鍊,多一些保命的資本吧!」

接著兩人又隨意的交談了幾在句之後,李逸晨也就退出了聖戒空間,至於那塊金宮令,按劍靈的說法,其實就像青雲令一般,只不過是那個世界一個名為金宮門的勢力的弟子的身份令牌,不過如今在這個世界,跟一塊廢鐵沒什麼兩樣,但劍靈還是將其收了起來。

用劍靈的話來說,這玩意兒,指不定到了上邊的世界,可能會用得到。

不過這顯然不是李逸晨需要關心的,心神退出聖戒空間,李逸晨微微調息之後,開始參悟起石室中那一百零八根十柱的演化。

雖然這種演化不可能超越術道天的範疇,但完整了看完這個過程,卻如同有一名上界的陣修給李逸晨講解一些陣道基礎一般。

而由於對方來的世界也與術道天的出處一致,所以其中自然少不了一些相通之處,在這個過程,李逸晨自然亦對術道天有了更多的領悟。

尤其是對於融陣之法,那一百零八根石柱,其實就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詮釋融陣之法,雖然深度不及術道天,但寬度卻是術道天上所沒有講到的。

隨著領悟的過程,李逸晨對於融陣之法又不斷刷新著自己的理解的認識,此時想到自己用九陣環扣之法來完全九個尊階中級陣法的融合,不由慶幸著自己居然沒有被自己弄死。

這一領悟便足足花費了近兩個月的時間,而在這兩個月中,李逸晨這三個字亦在中尊界同門的耳中傳播開來。

隨著李逸晨從那個山洞中走出來,不少弟子猜測與榆清山大爆炸有關的機緣已經被李逸晨三人所以獲,而事實上金、蔣二人早在一個月前便紛紛在武道之上亦突破了聖尊境中期,而且兩人似乎為了驗證自己的實力,居然開始挑戰起實力之路。

最終蔣宏光以全勝的姿態直接挑戰到第十層才停下,而金耀天則陣武配合,硬生生的打到了第十八層才停下,這還不是因為兩人有所敗跡,而是彷彿兩人似乎又感悟到了什麼,打到這個程度之後,又紛紛趕回貢獻之路的第三十八層,再次閉關起來。

剛入中尊界數月的弟子居然能有些驚人的成績,自然也就成為空靈山的新聞之一,而當大家想到榆清山之事時,似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而原本就於陣道之上輾壓一眾長老,更得到神秘無比的馬艷華長老另眼相看的李逸晨此刻雖然還未出現,但卻成為大家最為期待的對象,畢竟從當初在山洞之前的情況來看,李逸晨似乎才是三人中的核心人物,那麼按道理,李逸晨所得到的好處自然也是最多,那麼李逸晨在實力之路的挑戰又將能走多遠?

當李逸晨從靜室中走出來卻發現金、蔣兩人所有的靜室仍然室門緊閉不由也是一愣,顯然他們也沒想到兩人這一閉關居然比自己還久。

不過仔細一想,自己因為有了之前的基礎所以消化起來自然要更快一些,而兩人可能藉此機會突破武道那麼多花一些時間也就正常了。

不過李逸晨並不知道兩人在此之前已經出去過一遭也在空靈山掀起了一場小波浪。

當然對於這樣的插曲,李逸晨知道與不知道也無所謂,因為無論他們如何,自己都是要走上實力之路。

中尊界的環境的確難以滿足自己的武修修鍊的需求,那麼尊王階就成為必然的目標,所以這實力之路也就是自己的必經之路。

雖然李逸晨沒有想過自己能一舉通關,但先去感受了下實力之路到底有多強,自己也好有一個奮鬥的目標,畢竟若是爆發出自身修為李逸晨自然有把握直接打通實力之路,但現在因為自己的修鍊速度已經太過變態他卻不夠再暴露出來,所以他想要打通實力之路,唯一的憑仗便只有依靠陣道造詣,以及肉身之力。

而武道修為哪怕他把自己的境界壓制在聖尊境中期,那也是有違中尊界的公約,這樣的行為,不到生死之間的時刻,李逸晨還是不願意去冒險嘗試。

「弟子李逸晨挑戰實力之路!」片刻之前趕到實力之路入口處的李逸晨拿出自己的青雲令向著第一層執事說道。

「李逸晨……」那執事雖然沒有見過李逸晨,但這段時間卻也聽不少關於李逸晨的傳聞,不由打量了李逸晨一番后說道,「實力之路挑戰,需提交至少一萬點貢獻值!」

「啊……一萬點貢獻值?」李逸晨整個人頓時不由一愣,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青雲令上連一點貢獻值都沒有…… 「你……」看著李逸晨的臉色,那名實力之路第一層的執事當即檢查起李逸晨的青雲令頓時他也傻起眼來。

他根本沒有想到最近風頭正盛的李逸晨居然可以窮到這個地步,只是他卻不知道李逸晨進入中尊界根本就沒有時間去賺貢獻值。

「那個……」李逸晨也微微有些尷尬,「不知道能不能用靈石替代貢獻值!」

「靈石肯定是不能直接當著貢獻值來使用的,只能到貢獻堂去替換,不過這一萬貢獻值,我就替李師弟出了吧!」那執事卻是微微一笑當即拿出自己的青雲令瞬間將一萬貢獻值劃到了李逸晨的青雲令上。

一萬貢獻值並不算是什麼大數目,但若是能藉此給李逸晨結一個善緣則絕對是一筆劃算的賣買。

「那就當我向師兄借的吧,等我這一戰打完便歸還師兄!」 鑽石總裁的甜寵嬌妻 李逸晨當即微笑起來。

顯然實力之路的第一層對於他來說根本不存在任何挑戰性,只不過礙於實力之路的規則他卻要一路挑戰上去而已!

「那好吧!」 妖魅難逃 那執事到也十分會處事,並沒有再還與不還這個問題上糾結,因為他知道一萬貢獻值對於李逸晨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事兒,自己無論是送還是借給李逸晨解決這個燃眉之急,對於李逸晨來說,這份人情他也已認下了。

「多謝師兄!」李逸晨自然也明白對方的心思,不過對於這樣的行為,他也不會排斥,畢竟人與人的交往本來就是多元化的。

「不知道李師弟打算挑戰哪一位呢!」那執事當即拿出一塊玉符遞到李逸晨的面前問道。

李逸晨接過玉符精神力微微一掃如今居住在第一層的十名弟子的信息便已經一目了然。

上面記錄著各個弟子的基本信息,以及他們什麼時候開始挑戰實力之路,一共主動挑戰多少次,被動應戰多少次,分別勝負如何,最高挑戰到了實力之路的第幾層。

「那就向屈逸師兄討教一下吧!」李逸晨看了一下后開口說道。

「好吧……」雖然李逸晨挑戰的這個叫屈逸的傢伙乃是第一層中排名第一的弟子,而且其最高戰績也曾經登上過實力之路的第三層,但這名執事到也沒覺得有多意外,似乎這樣的挑戰方式,才更對得起這段時間關於李逸晨的種種傳聞。

接著執事便開始聯繫屈逸,片刻之後對李逸晨說道,「挑戰定在三日之後的午時,這段時間你可以自由安排,也可以在這裡的備戰室等待挑戰開始!」

畢竟每一個在實力之路的弟子都在自行修鍊,並不是說誰來挑戰他們就得馬上應戰,當然若非閉關弟子在接到挑戰之後,那麼應戰時間最多不能超過五日,這也是實力之路的規矩。

「我三日之後再來吧!」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向著執事告辭之後便走出了實力之路。

對於其他弟子來說,其實在發起挑戰之後,備戰期一般都不捨得離開,因為備戰室的在環境與本層的修鍊環境也是一樣,也就是說一旦發起挑戰,哪怕是挑戰失敗,至少在備戰室的時間也能享受到同樣的修鍊環境。

當然這樣的好處對於已經居住在貢獻之路第三十八層的李逸晨來說自然沒有半點吸引力。

走出實力之路李逸晨便直接向著貢獻之路奔去,畢竟剛才的挑戰也令李逸晨意識到在空靈山這段時間手裡還是囤些貢獻值要方便一些,畢竟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要用到貢獻值。

而前行的路上,李逸晨這才想起,自己從晏浩文手裡敲來的儲物戒指還一直沒空研究過,隨即將精神力探入其中。

不得不說,身為長老本身便能居住類似於貢獻之路或實力之路八十層左右的修鍊環境中修鍊,他們本身的財富積累的起點就已經高於普通弟子,而這其在中更有一些宗門福利,這也使得晏浩文的儲物戒指中碩果累累。

不過身為陣師的晏浩文身上更多的自然是一些成品或者半成品的靈石,以及一些煉器礦石之類,而藥材則沒有多少,丹藥也幾乎就是一些日常備用。

微微掃視了一番,李逸晨除了覺得數量有些驚人之外並沒有什麼太過令人感覺到驚艷的東西,當即留下數件靈器用於兌換貢獻值之後,便直接一股腦的扔向了聖戒空間,交由劍靈去慢慢折騰。

貢獻堂!

李逸晨再次走進去,還是走到每一次來的那個少女的窗口。

「李師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看著李逸晨,少女立刻開口道,雖然當初與李逸晨也就一面之緣,但最近哪怕是在貢獻堂的大廳她也時常能聽到大家對李逸晨的議論。

「我想來兌換一些貢獻值!」李逸晨微微一笑表明自己的來意。

「好的,請李師兄把兌換貢獻值的資源拿出來,然後我按照貢獻堂規定為你進行估值!」少女雖然暗中又多瞟了李逸晨幾眼,但還是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

「好的……」李逸晨點了點頭,當即咣……咣……咣……五件尊階中級靈器已經擺在了少女的面前。

看著桌上的靈器,以及靈器上那的一個特殊的在印跡,少女不自覺的站了起來,吞了吞口水向李逸晨再次確認道,「李師兄是要拿這些靈器來兌換貢獻值?」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李逸晨不由一愣,靈器之上那個特殊的印跡他自然也看到,其實上邊就是一個晏字,估計是晏浩文為自己煉製的靈器打上的標記而已,難道長老煉製的靈器就不能兌換嗎?

「沒……沒什麼問題!」少女也緩緩回過神來,「只不過這個級別的靈器我已經無法做出正確的估計,所以你只有暫時等一下,我去請長老出來為你估值!」

豪門億萬寵婚 事實上到也不能怪這個少女,畢竟符星淵煉製的靈器已經能被空靈山大多數弟子爭相搶購,而且給出的價格也遠超貢獻堂,何況這還是晏浩文這等煉器大家親自出手的作品?

一般來說肯拿來兌換貢獻值的都是一些珍貴程度一般的資源,而這些貢獻堂的一般弟子也已經能夠完成,像李逸晨這等一來就砸出五件長老級親手煉製的尊階中級靈器的豪客在貢獻堂幾乎沒有出現過。

當然這並不是說空靈山沒有這麼壕的弟子,只是沒有這麼蠢的弟子罷了,畢竟像這等靈器,李逸晨拿出來給其他弟子交易,至少可以比在貢獻值的兌換多收益兩成以上,而且絕對不會超過半天就能被搶一空。

「那個……李師弟,你是不是缺貢獻值啊……其實也不一定要在貢獻堂兌換啊,我們也可給你交易,而且我給的價格肯定會比貢獻堂高!」少女剛準備離開,立刻有一名弟子趕圍了過來。

接著立刻有三三五五的弟子也趕了過來,皆在遊說著李逸晨不要把這些靈器兌換給貢獻堂。

被一眾師兄如此熱情高漲的圍住,李逸晨一下子也反反應過來剛才少女為何有那等反應。

其實這些靈器他也看過,雖然不算多麼的出眾,但煉製手法到也中規中矩,而且其中還有一些晏浩文對於煉器的一些自己的理解的東西,雖然在李逸晨眼裡不算精品,但也挑不出太多的刺來。

而看著這些師兄們如此的熱情,李逸晨更明白這些靈器在他們的眼裡應該是屬於精品一列了,原本來貢獻堂直接兌換,李逸晨只是想圖個簡單方便,但如今有賣家自動送上門來了,李逸晨自然也不介意多賺一下貢獻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