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她表面上裝出一副滿不在乎的女漢子模樣,其實,心裏早就慌亂得七上八下。

原來,洛冰長這麼大,竟然連一次戀愛都沒談過,就連她自己都一度以為,這輩子恐怕不會對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感興趣,何況是男人。

誰知,之前在蜀山登雲麓被林凡出手救助后,一向巾幗不讓鬚眉的她,才對男人,或者說林凡這個男人,產生了說不清道不明的興趣。

再加上後來跆拳道館事件,以及跟蹤接頭人時和林凡的意外零距離接觸,都在潛移默化中,讓洛冰不知不覺把林凡放在了心中某個特殊的位置。

只可惜,這種事情,身為戀愛白痴的鐵警狂花,自己卻絲毫沒有發覺。

於是,當洛冰以為,她會把林凡當成警隊那些動不動就撐爆背心秀肌肉的糙漢子無視掉時,她卻意外地發現,自己的目光,竟像被鈎子勾住一般,從林凡身上移不開了。

其實,這也怪不得她。

畢竟,林凡的身體經過軒轅往生訣易經洗髓過,平時穿着衣服看不大出來,可一旦露出多一分便顯得生硬,少一分又顯得單薄的肌肉線條,就連世人皆稱完美的大衛雕像,都沒法與之比擬!

更糟糕的是,林凡被洛冰一說,也覺得自己顧忌太多,不夠隨性,於是果斷解開褲帶,把寬鬆的工裝褲一口氣褪到了腳踝。

這下洛冰就徹底懵了,閉上眼睛吧,方才跟林凡說過的話,太打臉。可不閉眼睛的話,林凡那麼大一團,對她這位未經人事的警花來說,實在是刺激太大。

反倒是林凡,正把一門心思撲在搗鼓蝙蝠俠套裝上,忙活得不亦樂乎,不經意間一抬眼,卻看到瞪大眼睛的洛冰,正紅著臉盯着自己看,反擊型人格果斷被激活,想也沒想,便把她之前說自己的話,原封不動地送了回去:

「看什麼看?任務當前,不分男女!」

「不會穿還是咋地?難道還要我幫你?」

這一來,頓時把人前威風八面的鐵警狂花給羞得無地自容,一張臉紅得就像個熟透的大蘋果。

「哼,要你管!我自己會穿!」

伸手接住惱羞成怒的洛冰朝自己扔過來的蝙蝠俠面罩,林凡不禁輕輕搖了搖頭。

「唉,說人的人是你,說不得的人還是你,真難伺候。」

「你!」

洛冰一聽,頓時氣急,果斷抓過貓女同款黑色緊身衣,置氣般便要把她那足夠B站舞蹈區宅男們玩上整整一年的大長腿,使勁往裏塞去!

不料想,這一來,可壞事了。心急之下,洛冰的腰身是裝進了連體緊身衣,可犯規的胸懷,卻給攔在了外面。

幸好,那玩意兒可以擠壓,洛冰果斷鬆開拉鏈,把整個身子強行塞進這套明顯是有點小的衣服。誰料想,再想拉衣服的拉鏈時,它卻死活再也不聽話了。

尷尬地看着打扮停當的林凡,一臉玩味地抱起手,翹起二郎腿等自己,洛冰只得背過臉,假裝鎮定地向林凡求助道:

「嗯,衣服太小……拉鏈,我自己拉不上。」

「我把內衣扯了,你幫我拉一下背後的拉鏈!」

林凡可沒想到,她為了圓之前立下的flag,能做得這種程度,當即驚得瞪大了眼睛。

最尷尬的人還是洛冰,她甚至有些後悔,之前為什麼要義正言辭地訓林凡了,結果鬧得,她如今強撐着裝這一波,再羞恥也只能硬著頭皮裝下去了!

「還愣著幹嘛?快幫我拉一下!」

林凡也想儘快擺脫眼下這尷尬的處境,看背過身去的洛冰催促自己,急忙伸手抓住她背後的拉鏈。

誰知,手剛觸碰到她背後充滿彈性的皮膚,林凡竟然通過車窗的反光,把洛冰一覽無遺的胸前,看了個精光!

身為兩世初哥,縱然林凡是萬域仙王轉世,也不能免俗,面對車窗倒影里滿屏的耀眼聖光,差點一個沒忍住,噴出鼻血三千丈,驚掉下巴五尺長! 衛淼淼撇了撇嘴,「當然是……」

當然是什麼。

話剛說了一半,衛淼淼就傻眼了。

她好像,的確是為了可以偶遇薄言昔?

這個認知,讓衛淼淼有些難以接受。

倒是唐沐晴早就猜到了,在一邊笑吟吟的拍了拍衛淼淼的肩膀,語重心長道:「感情上的事,你一個人在這裡不敢置信,也改變不了什麼。」

「一會兒要是我們真的可以在公司偶遇薄言昔,你就趁著這個機會和薄言昔好好地親近一下,確認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對人家有意思。」

沒等衛淼淼開口,唐沐晴又往下說道。

「況且,薄言昔現在是明星,喜歡他的人不在少數的。」

「你要是真的對人家有意思,就抓緊時間刷存在感,正所謂近水樓天先得月。」

「不然的話,等到你被遣送回家了,到時候在意識到你喜歡薄言昔,我看那時候你差不多也要回學校了。」

「還有,你為什麼來雲城,是因為家裡給你找了一個相親的對象。」

「薄言昔和你們衛家,家世也算是門當戶對……」

能說的,唐沐晴感覺自己都說的差不多了,也就閉了嘴。

倒是一邊的春杏,笑吟吟的,對身邊的衛淼淼伸出手去,「你給我轉一萬塊錢,我就交給你一個辦法,可以讓薄言昔暫時做你的男朋友。」

「到時候,你要是確認了你真的喜歡薄言昔,你就假戲真做。」

「你要是不喜歡嘛,反正也是假的,到時候順勢分開就好了,怎麼樣,要不要給錢。」

衛淼淼狠狠地瞪了這個趁火打劫的丫頭一眼。

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轉了錢。

沒辦法……

她一點都不喜歡這種感覺。

這種,很是被動的感覺,很難受。

春杏笑吟吟的收了錢,才開口,「其實辦法很簡單,你是為了逃婚出來的,你就直接找到薄言昔,讓薄言昔幫你一個忙,就說你們兩個在一起了,你帶著薄言昔回家。」

「只要薄言昔答應了,到時候你家裡那邊相親的問題,也就可以解決掉了。剩下的,就是你喜歡不喜歡薄言昔了,喜歡就想辦法把人留下,不喜歡的話,你們到時候分開就可以了,也沒什麼的。」

唐沐晴:「……」

米姐:「……」

衛淼淼:「……」

春杏這丫頭,怎麼說的頭頭是道的。

唐沐晴懷疑的看著春杏,「你是談過戀愛嗎?」

如果沒有,怎麼說出口的建議,聽起來還是很有用的模樣?

春杏不以為意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沒有啊,但也沒有什麼關係,沒談過戀愛就不可以出謀劃策了嗎,還是說你們有更好的辦法?」

唐沐晴仔細的想了想,的確是春杏說的,聽起來可行性最高。

聳了聳肩,看著身邊的衛淼淼,「我覺得春杏說的辦法,可行性還是很高的,或許你可以選擇嘗試一下。」

「不過,我們現在說的這些都只是建議,真正的決定權還在你的手裡,你自己好好的考慮一下。」

轉眼之間,車子已經到了公司。

想到自己手裡所謂的決定權,衛淼淼也說不出來些什麼,只是心情更難受了。

沐晴姐,還不如幫她做決定了。

也許是彼此真的有緣分。

當衛淼淼和唐沐晴一起踏入北爵國際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從方面走過來的薄言昔。

看到唐沐晴他們,薄言昔熱情地打招呼,走過來問道:「上次還沒有帶你們好好的逛一逛呢,怎麼樣,這次願意接受我這個導遊嗎?」

唐沐晴看了眼一邊默不作聲的衛淼淼。

扭頭再看什麼都不知道的薄言昔,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呀。」

薄言昔先帶著唐沐晴去了幾個練習室,看了一下大概的地形,帶著他們往休息區去,「北爵國際和其他的公司不一樣,藝人和普通員工之間,是可以打成一片的。」

唐沐晴看著休息區,北爵國際幾乎是用一層樓的空間,來打造這個龐大的休息區。

有健身的地方,喝咖啡的地方,甚至還有打遊戲的地方。

摸了摸鼻子,唐沐晴真心的提出疑問,「老闆難道就不會害怕員工太過於沉迷於休息區,沒有工作的心情,最後什麼都做不好嗎?」

薄言昔看著她,神色複雜,「老闆怎麼想的,你不清楚嗎?」

唐沐晴:「……」

有點,聊不下去呀。

沒等薄言昔把後面的話往下說,身邊的衛淼淼就已經先一步的開口了,淡淡的說著,「老闆怎麼想的,沐晴姐又不是一定要知道。」

「沐晴姐,其實很簡單,如果連這樣的自制力都沒有,也就沒有資格留在這裡了。」

「在工作之餘,大家可以有各種各樣的休閑活動,公司也願意提供這樣的平台給大家,只要可以做好自己工作上面的事情,公司是願意支持員工的休閑活動的。」

唐沐晴點了點頭。

心中卻依舊是控制不住的詫異。

以前的唐沐晴就知道北爵國際的氛圍很好,但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可以好到這個地步,就像是徹底的超出了唐沐晴的猜測和預期一樣。

讓唐沐晴有些猝不及防。

短暫的表達了詫異以後,唐沐晴才再一次的開口,對身邊的衛淼淼說著,「北爵國際真的是個很離開的公司。」

一邊的薄言昔也伸出手,給了衛淼淼一個大拇指,笑呵呵的說道:「別說,你還真是衛老大的妹妹,居然一下子就可以看出來那傢伙的營銷理念。」

「剛開始來北爵國際的時候,我和唐沐晴的想法差不多,總覺得這樣的模式,是不是太過於寬鬆了,對公司的企業文化方面,甚至是人事之間真的是好的嘛?」

「結果,後來我也不是沒有去過其他的娛樂公司,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發現每一個人都是匆匆忙忙的,和北爵國際的範圍完全不一樣。」

米姐看著周圍的環境,也忍不住的感嘆著,「就像是一個大家庭……」

這樣的環境。

只是看著,就很有歸屬感了。

不愧北爺打造的娛樂公司,的確與眾不同。 11月28日,《未來世界》上映第三天。

瓊省,《初戀這件小事》拍攝現場。

剛拍完了一組鏡頭,劇組正在為下一場戲的拍攝做準備。

「方導,大新聞大新聞。」柏行咋咋乎乎地跑了過來。

方遠笑道:「看你跑得這麼着急,出什麼大新聞了?」

「《未來世界》昨天的票房剛剛統計出來了,才2300萬。哈哈哈,上映第二天,還是周五,居然比周四的票房都要低。」柏行的幸災樂禍溢於言表。

「是嘛,我去看看。」正好有空,方遠拿出了手機,在網上搜索起《未來世界》有關的新聞。

「票房不漲反跌,《未來世界》能否絕境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