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山洞,翻身上船,急匆匆的往回趕。

對於自己晉階到了煉氣四重,傅雲並沒有太多的興奮。

對他而言最大的好處就是,在印製靈符的時候可以節約一些時間了。

至於煉氣四重的境界,在本領上倒真沒有多大的提高。

跟練體四層的修士動手的話,除非有好的靈器在手,否則必敗無疑。

要成爲清澄派的外門弟子,最低的標準是煉氣五重,五重是一個小的飛躍,和四重大不相同。煉氣四重的修士,體內靈氣只比煉氣三重只多了五成而已。但是煉氣五重的修士,體內靈氣卻是四重修士的兩倍。

另外一個成爲外門正式弟子的方法,那自然就是闖通天塔。塔裏每層都會有獎勵,煉氣三重進去如果能闖過第一層,會得到珍貴的進階丹藥。吃了以後最少也能晉級到煉氣五重,出來後肯定能夠符合外門弟子的標準。

而傅雲這人對修煉並不感興趣,他就是喜歡種種田、養養雞,閒暇時候吃點好菜喝個小酒什麼的。

就算想去闖通天塔,那也是看中了外門弟子的待遇而已。

其中最吸引他的,是成爲外門弟子之後可以領到一塊一級的靈田。

等有了一級靈田,就可以種靈菜、靈果了。

靈果可以用來釀酒,到時候就有喝不完的酒了。

還有三天就是下月初一了,現在正好是通天塔闖關報名的時候。駕着蒲扇回到門派,傅雲顧不上餵雞,先到通天塔闖關報名處,報了個名。

報名處的負責人,也就是外門管事王江華,是一位聚靈期的修士,年紀其實比養牛的老王還小几歲。

三十多歲就有了聚靈期的修爲,在清澄派也算是天賦比較高的了。

當然比起那些十幾歲有着極高的天賦的內門弟子,或者二十來歲就達到聚靈期的精英弟子還差得遠。

外門管事也算比較肥的差事了,雜役弟子和外門弟子都得拍他的馬屁,看他的臉色行事。

其實每一個要想來參加闖關的雜役弟子,大都會給王管事送禮。就拿住傅雲隔壁、每年都來闖一次關試試的老王來說,一部分費用就是花在了送禮上。

傅雲來報名,王管事倒是沒刁難他。

而之所以沒有刁難,那還是跟小酒館老闆鄭衛東沾的光。

這鄭衛東雖然只有煉氣八層,而且是個外門弟子,但是他的外甥女範冰厲害啊,小小年紀已經是精英弟子。

而且他的大外甥竹雨,更是一箇中型門派的長老。年紀輕輕就當上了長老,那天賦自然不是王管事能比的。

傅雲幹活從來都是盡職盡責,鄭衛東對他印象不錯,正好老範又跟王管事熟,曾經提起過傅雲該參加闖關的事兒。

這一次傅雲前來報名,是在王管事預料之中的。給他安排了初一上午第二個進去的位置,排在這麼前面,也算給足了老範面子。

哐哐哐!

剛走近雞棚就聽到白靈巖雞們撞柵欄的聲音,一夜多的時間沒吃食,這些傢伙們是真餓急眼了。

傅雲趕緊一陣忙碌,給它們撒上了飼料,。

通天塔闖關是在三天後,眼下最要緊的事情自然是提高自身的實力。

傅雲作爲一枚煉氣士,一個攻防型法術都不會,劍訣什麼就更是別提了。

像他這樣的居然有膽子闖關,在別人看來那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普通的雜役弟子,積攢了一點點靈石都用來提升修爲,沒有人會捨得買一堆靈符用。因爲靈符這東西可是消耗品,不像法術可以反覆施展。

而傅雲偏偏不走尋常路,不學法術,不買飛劍,首先弄了一堆靈符。

他就是準備要用大量的靈符來闖關。

要是被一向節儉的老謝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血。

傅雲乘着蒲扇飛速的往市場趕,趁着還有三天時間他還有一個重大計劃要實施。


三天的時間不算長,但也不算短。可以印製不少的靈符,除了留下自己用的,可以換到一些靈石。有了足夠的靈石,傅雲要買一樣東西。

對!是符紙,是他一直以來發財的憑仗。但這次傅雲要買的不是普通符紙,而是中級符紙“毛頭紙”。

製作低級靈符,原本是用不到毛頭紙這種中級符紙的。這種紙是由羊毛製成的,就是洛悠養的那樣白山羊的毛。成本自然是比較高,售價也是高了許多。

雨過天晴,今天一路上都沒有風,蒲扇平穩的飛行着。

趁着這個功夫,傅雲掏出制符經驗的書閱讀起來。買的那張了價值兩枚下品靈石的土盾符還沒有仿製,先讀一讀有關土盾符製作的知識還是有必要的。

不得不說,陳老闆這本書寫的太好了,傅雲讀的非常入迷,若不是前方傳來了吵雜的聲音,都不知道已經到了市場了。

傅雲下了蒲扇,辨認了下方向,急匆匆地便走進百靈閣雜貨鋪。還是直奔二樓找那個熟稔的店夥計。

只是不知道這次能收多少張靈符,畢竟不是專門賣靈符的店,傅雲也不確定這裏會不會大量收購同一種靈符。


“老弟,來了啊?”還沒等傅雲看到店夥計,這個瘦子早就發現了他。

“貴店還收猛火符嗎?我又做了一些。”傅雲試探着問到,心裏也不是很有底。 “收收收,還是上次那種品質的嗎?”

變回了瘦子的周寧,不但體型變了。就連神情也變了個樣,眼珠子一轉,看着特別的精明。

隨即,看到傅雲掏出來九十張猛火符,着實把周寧嚇了一跳。

距離他上次來時這纔過去了一夜,怎麼又弄出來這麼多符?

就算是一晚上不吃不喝不休息,也沒這麼快啊。

周寧疑惑地看向傅雲。

咦!

仔細觀察間他立時發現,傅雲的修爲居然長進了,到達了煉氣四層。

這小子難道在制符的過程中,還能突破?

太妖孽了!

這個消息得趕緊向總部反映一下。

瘦周寧心思急轉,打上了傅雲的主意。

九十張猛火符賣了一百三十五枚下品靈石,聽着挺多,但其實一百枚下品靈石摺合成中品靈石就是一枚而已。

傅雲交出靈符,從周寧手裏接過了一枚中品靈石和三十五枚下品靈石。

這次他沒有着急把靈石都換成符紙,而是先跟店夥計打聽起了事兒。

“小哥,我問你個事兒,貴店可有中級符紙出售?”

傅雲這句純粹是客套話,這麼大的店怎麼可能沒有。

“有有有,跟我來。”

周寧領着他走了幾步,就在旁邊一個貨架旁邊停了下來。

這裏擺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好多種符紙、

傅雲一看,這些符紙統統都是中級符紙“毛頭紙”。

之所以有大有小,是因爲毛頭紙不僅可以用來製作中級符,還可以用來製作比較大型的東西,比如傅雲用的那面蒲扇。

那蒲扇上的符文其實很粗糙,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新晉升的中級制符師的練手作品。中級符的符文要比低級符文複雜得多,必須經過大量的練習,筆風纔會逐漸成熟。可是中級符紙又這麼貴,練筆產生的不完美作品不捨得扔掉,於是就有了蒲扇這種商品的產生。

傅雲在貨架前看看這個,摸摸那個,挑選許久最後選中了一張中等大小的符紙。這張符紙大概有八仙桌桌面那麼大,呈正方形。

看到這位老弟挑選的居然是製作中級靈符用的符紙,周寧大感吃驚。

中級靈符一般是煉氣七重以上的修士纔會開始練習製作,能夠成功製作出標準中級靈符的,大都是煉氣八九重的修士了。

修爲若是太低的話,符文畫到一半就堅持不下去,那靈符也就算廢了。

如今這才煉氣四重的傅雲不但要買中級符紙,而且還要買這麼大張的,怎能讓周寧不吃驚?

這小子難不成要自制符器,若是真能成功的話那也不用向總部反映了,直接叫着陳樺老狐狸去清澄派要人得了。

然而,周寧顯然是想多了。

傅雲雖然有翻印符文的手段,但是中級符文他壓根就還沒見過,又何談製作。

至於符器就更不用說了,那不光是會畫符文的事,還涉及到多個符文間的相互作用。

就拿傅雲的蒲扇來說,雖然歸爲飛行靈器類別,但從他的運行原理仔細分類的話其實是屬於符器的一種。

符器雖然本身材料比較脆弱,但若是符文運用得當,威力也不可小覷。

比如他前些日子見到的那艘大樓船,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符器。

就算靈器中以攻擊著稱的飛劍,也不能輕易破開它的防禦。

中級符紙可是真不便宜,一小張就得一枚下品靈石,足足是低級符紙的五倍價格。而傅雲買的這麼大張的中級符紙,價格更是高達二十枚品靈石。

聽到這價格傅雲不禁有些咋舌,這東西可真夠貴的,若是換做以前的自己想都不敢想。

而他之所以買這麼貴的東西,當然是爲了三天後的通天塔闖關。

經過深思熟慮,傅雲有了一個新的想法,準備用這大張的中級符紙裁剪一件衣服,上面蓋滿了土盾符文。

若是這想法讓旁人聽到,絕對會驚訝得下巴掉到地上。

只聽說過把符紙拿在手裏釋放的,還沒聽說有誰會剪了符紙穿在身上。

穿在身上基本都是防禦靈器,而且大都是金屬類鎧甲,或者是一些比較珍貴的紡織類軟甲。

那些東西基本依靠材質本身強悍的防禦,就能達到保護穿戴者的目的。而在其中灌入靈氣的話,防禦效果就會更好,防禦力就會更持久。

傅雲想要製作的寶衣,那純粹是消耗品。土靈罩一旦破一層,符文就會崩潰一枚。所有的土靈罩都破了的話,整張中級符紙做成的寶衣也就等於廢了。

但是不得不說,這種奇思妙想非常的省錢,成本與那些防禦靈器低得多。對於能夠翻印符文的傅雲來說,這東西自己很快就能弄出來,比較容易實現。

防禦類的靈器,隨便一件就得上百下品靈石。最關鍵的是,防禦靈器的效果,和自身靈氣水平有關。除了靈器自身材質外,修士要不斷的注入靈氣,來維持防禦效果,對於修爲尚淺的傅雲來說難度太大。

而靈符就不一樣了,靈氣都是提前儲存好的,不需要戰鬥的過程中消耗靈氣來維持。在其他修士都把靈符當成是輔助攻擊手段的時候,傅雲卻把它當成了主要的防禦手段。

賣完大張中級符紙,傅雲又花了四十枚下品靈石買了二百張低級符紙,但總覺得還是少點兒什麼。


他繼續到低級靈符的貨架轉悠,不一會兒便發現了一種纏繞符。這纏繞符可以放出細長堅韌的藤蔓,可以在一定時間內限制對方的行動。若是實力不足的修士,有可能直接被纏繞的藤蔓直接勒死。

傅雲不禁想到,如果遇到打不過的強敵,可以扔個纏繞符拖延住他,然後自己趕緊逃跑。

這個靈符確實不錯,他狠了狠心直接買了五張高價的纏繞符。

眼下距離通天塔闖關只有不到三天時間了,不一定來得及仿製這纏繞符了。

頂級纏繞符二枚下品靈石一張,五張又花去了十枚下品靈石。

剛賺來的一百三十五枚靈石,就這會兒轉了一圈就花出去七十枚,直把一向摳門的傅雲給心疼了得不行。 “老弟,你買了這麼多,我送你些硃砂吧。”

看到傅雲心疼地臉都繃緊了,腳步都有些不穩,精明的周寧趕緊送上了一份免費的硃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