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凍之風成功命中,摔角鷹人身上的全部羽毛都已被凍結成冰,它的一條後退甚至還被冰塊包裹,與場地粘連在一起。

天,忽然下起了細細小雪。

雪妖女信手一招,將振袖和服般手臂展開,放在嘴巴前方,隨意一吹。

「呼呼——」

碎雪飛舞,帶走周圍的空氣溫度的同時,還帶走了摔角鷹人剩餘的體力。

蘇緣認得這個招式。

與這個招式造成的恐怖破壞力不同,它的名字甚至帶着一絲絲的溫柔與美麗……

——細雪。

然而……

「越美麗的事物,往往卻更加的危險。」

蘇緣感慨似的嘆息一聲。

細雪,讓他想起了那個讓他又愛又恨的技能。

「ふぶき。」

也就是暴風雪。

可要是按照關東、成都與神奧那一帶的語言,暴風雪卻也能翻譯成「吹雪」。

細雪輕輕點在已經無法動彈的摔角鷹人的身上,在白茫茫的一片細雪當中,摔角鷹人似乎做了一個很美妙的夢。

它睡著了,臉上帶着安詳的笑容。

「摔角鷹人失去戰鬥能力!」

裁判員揮手宣佈比賽結果。

「嘻嘻~」

望着泛起了圈圈眼的摔角鷹人,雪妖女掩嘴輕笑一聲,鑽回了自己的精靈球之中。

「嘶——」

觀眾席中,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對於雪妖女的手段,哪怕他們沒有正面面對過雪妖女,卻也還是感覺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

「讓對手在微笑中失去戰鬥能力……」

一位路人觀眾愣愣地說道,「如果這場對戰不是比賽,而是在野外的話……」

說到這而,他說不下去了。

但是明白人都清楚,如果這隻雪妖女是野生的寶可夢,那是否就表示這隻摔角鷹人會在微笑中死亡?

正如那恐怖雪夜的雪女傳說中所描寫的場景一般。

「這也太可怕了吧!」一人打了個寒顫。

「幸好這隻雪妖女是被訓練家培育出來的,在野外也很難遇到擁有這種實力的雪妖女。」一位看起來也像是訓練家模樣的人慶幸道。

「哈哈,說的沒錯。」另一位訓練家笑着說道:「要是野外能有這種實力的寶可夢,那我還是直接放棄成為訓練家算了,我還想活得久一點呢。」

等到雪妖女的訓練家下場之後,場上的壓迫感減少了許多,先前因為雪妖女的壓制,而導致大氣都不敢喘的人們,又開始討論起了場上的比賽情況。

不過這些比賽對於蘇緣而言,卻無趣了許多。

即使場上的兩人打的有來有回勝負難分,但是菜雞互啄一樣的比賽,屬實不行。

大概一小時過後,這才輪到蘇緣上場比賽。

「走吧,炎兔兒。」

蘇緣輕輕招呼一聲,炎兔兒便化作一道紅光鑽回球里。

如果不是因為比賽規定,蘇緣倒還挺像模仿一下超級真新人的動作,讓炎兔兒從自己的肩頭躍進場地。

這也說不定還能給自己吸一波女粉。

走過熟悉的選手通道,今天蘇緣的運氣比較好,遇到的是一個顏值滿打滿算在九十分上下的妹子。

只是胸前的撐起的弧度,有那麼一些讓人遺憾。

「難道高顏值的妹子,都是貧乳么?」

蘇緣的眼中閃爍著疑惑的光芒。

我真不是貧乳控啊!

就在蘇緣正打量著對手的時候,那一位小姐姐輕咬下唇,下一刻語出驚人。

「呵呵,看起來姐姐我今天的運氣還算不錯呢……」

葉琪食指輕輕點在唇下,眼睛微眯,一絲單純中夾雜着嫵媚般的笑容在她的臉上綻開,

「像你這樣的小…小帥哥,正好是我喜歡的類型呢。」

「等…等下比賽結束后,有沒有興趣和姐姐我一起吃個飯,看個電影呢?」

一旁的裁判員聲音突然有那麼一瞬間出現了停頓。

……

「加油的,葉琪,你一定可以的!」

葉琪看着手機上的信息提示,心中暗暗給自己打氣道。

「叮!」

手機繼續傳來了提示音,葉琪身體一怔,連忙查看消息。

「如果實在遇見了打不過的對手,你真的可以認真考慮一下我昨晚的提議哦~」

「……」

葉琪腦袋旁拉下三條黑線,臉頰微紅。

她迅速打字道:「誰要用那種戰法呀!」

「我不要理你了!」

「小琪這是害羞了嗎?」

手機上陸續有消息傳來。

「可這是很正規的手段哦?」

「哪裏正規了啦!」陸琪嘟著嘴,順手發了一個生氣的表情。

「那還不是因為小琪你放不開,用不了垃圾話套路。」

「比賽嘛,一定要用上全部可以利用的手段,能贏下比賽的才是硬道理!」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還有點道理哦。

葉琪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些被說動了。

「再…再說吧。」

發送完這條消息,葉琪正好聽見了通知她上場比賽的廣播。

「我要去比賽了,等會兒說吧。」

「一定要加油啊!」

再次給自己打氣之後,葉琪走進了選手通道。

「我一定要打進正賽!」

對葉琪來說,她會參加這次的比賽的原因也很簡單。

只要能夠打進凱路迪歐杯的正賽,無論排名多少,也都會獲得一份不小的獎金。

即便是進入正賽后馬上就被淘汰了,也能獲得一萬塊的獎金呢!

這比獎金或許對於別人來說毫不起眼,但對於她卻至關重要。

這關係到了她第二隻寶可夢的進化!

只是……

剛一上場,當葉琪看清楚了自己這場比賽的對手的長相之後,卻直接愣在了原地。

「怎麼會遇上他啊!?」

昨天她的比賽,就是接在蘇緣的後面,所以葉琪對於蘇緣的比賽印象十分的深刻。

能夠在兩回合的時間內無傷擊敗鑽角犀獸,這種實力,別說是她的第二隻寶可夢了,就是她拿出了第一隻初始寶可夢,也無濟於事。

更別說,她的初始寶可夢——脫殼忍者是她的底牌。

因為其特殊性,只有在第一次上場的時候才能發揮出它最大的作用。

就算這場比賽能夠獲勝,那一場比賽也一定會被人所針對。

一股無力感,自心頭湧起。

「難道…我真的就要止步於此了么?」

恍惚間,葉琪又想起了她的好閨蜜提出的「那個戰法」了。

「要不…我就試試看吧?」

咬了咬下唇,葉琪強忍着心中的羞澀,對着蘇緣使出了「魅惑」。

「等…等下比賽結束后,有沒有興趣和姐姐我一起吃個飯,看個電影呢?」

……

這…這是什麼情況???

蘇緣瞬間有些傻眼,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咳咳!」

好在裁判員的輕咳把他的思緒從懵逼中拉了回來。

「比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