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不想聊彩票的事情:“你既然夢到了地方,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啊,我們必須儘快找到朋致遠的,晚一分鐘都會讓我們更加陷入劣勢的。”

“不用那麼着急吧。”唐小柒道:“我都好多年沒回過燕京了,變化挺大的,我還挺想逛一逛看一看的。”

“等世界和平了,隨便你逛多久都行!如果這事兒不盡快解決,世界被邪惡給統治的話,我們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觀光旅遊了。”王聰一本正經道:“所以還是先解決朋致遠再說。”

“那如果我幫你們找到了人,回來之後你可不可以陪我逛燕京。”唐小柒突然對王聰道。

王聰當場就拍胸脯了:“別說是逛燕京,只要能把共德拉給推翻,就算讓我陪你逛遍全華夏都沒問題!”

“這可是你說的,我記住了。”唐小柒當時就喜逐顏開。

蜜糖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的笑,冰冰則是轉過臉,一副什麼都沒有聽到的樣子。幾個女孩都沉默了,只有來到燕京後就沒怎麼開口說話的越澤對王聰冒出一句:“哥,你的桃花運還挺旺的呢。”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唐小柒對王聰的感情絕對跟其他人的完全不一樣。

而且唐小柒很主動,即便是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表情上也絲毫沒有顧忌,毫不保留的釋放自己的態度,她似乎是用這種方式在跟其他幾個女孩爭寵。

不過王聰對唐小柒還真沒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即便是她昨天那麼擠壓他,他也沒多想過。

對於王聰而言,這個音樂製作人和他完全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可以說這完全不是王聰喜歡的那種風格吧。

“他已經答應你了,我們現在就上路。”冰冰說話的時候幾乎沒有什麼表情,說完便迅速回去自己的房間收拾東西。

金鑫也緩緩站起身:“我去跟博士說一聲,我們現在就走。”


“那我呢?我有沒有什麼任務啊。”百合道。

蜜糖把她拉起來:“當然是回房間收拾東西,然後準備一下我們的必需品,現在我們人多了,所以需要準備的東西也多了。你去問問夜鶯可以給我們多少補給,如果不夠的話,我們還要去準備。”

主要是有王聰這樣一個“吃貨”在,所以只是食物這一方面就要有不少的準備。

越澤深呼一口氣:“我也能跟你們一起去嗎?”

“當然了,你是我小弟。”王聰道:“我去哪混,你就跟我去哪混,除非你想留在這裏跟他們一起做事,那也是你的自由,我不干涉。”

越澤連忙擺手:“我當然不要留在這裏,我感覺這裏的規矩會有好多啊……況且,我還想親手殺了筱清風那個混蛋呢!”

說到筱清風,越澤身上的戾氣就有點膨脹,一想到筱清風居然設計陷害他,想要他死,他心裏這口氣就咽不下啊。

“共德拉所有的混蛋,一個都不能留。”王聰對那些混蛋也是深惡痛絕啊。

“你爲什麼那麼恨那些人?”唐小柒疑惑道。

王聰低頭看了看自己:“如果不是他們,我就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了。”

“我沒覺得你有什麼特殊的啊。”唐小柒道:“他們有人能生火,有人能凝冰,有人能控制雷電,還有這個猥瑣能力可以隱身的……你身上我可什麼都沒看出來呀。”

“早晚都會讓你見識到的。”越澤尷尬道:“我能隱身怎麼了,能隱身就是猥瑣啊?這樣蓋棺定論的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啊……”


唐小柒吐了吐舌頭:“反正我就覺得你這能力挺猥瑣的。”

這時金鑫已經把他們要動身的消息告訴了陳博士,陳博士等人也都紛紛來到王聰這邊。

聽說唐小柒很快就掌握瞭如何控制自己的先知能力,陳博士感到非常驚訝,這是他見過最快掌握自己意志力方向的一個年輕人了。

雖然他們馬上就要動身的消息讓陳博士覺得隱約有些不安,但是他們都已經下定了決心,陳博士也不好說什麼。

就在一小時之前,陳博士得到神劍局那邊的消息,說上滬出現了一批異能者,短時間內犯下了一系列的罪惡,這似乎是共德拉在挑釁。

楊大錘要求陳博士的英雄聯盟和神劍局聯手,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那些犯事的異能者全部緝拿,必須儘快的解決麻煩,以免引起普通人民羣衆的恐慌。

陳博士當時就答應了楊大錘提出的求助,畢竟他們英雄聯盟存在的本意就是要維護社會的持續與和平,現在出了這樣子的事情當然是要全力解決。

因爲已經答應了楊大錘那邊,所以就暫時的不能給於王聰他們支援了。

當然,王聰他們原本也沒有打算帶上英雄聯盟的人一起去解決這件事情,畢竟朋致遠是他們給搞丟的。

況且一輛車他們七個人剛好也坐滿了,若是浩浩蕩蕩的開兩輛車去找人,目標就增大了一倍,搞不好朋致遠沒找到,他們就先暴露了呢。

冰冰很快收拾好了東西,蜜糖和百合也準備好了所有的補給用品,陳博士讓夜鶯給他們煮了很多的水餃,讓他們吃過水餃之後在動身。


陳博士的家鄉講究“起身水餃,落腳面”,就是出遠門吃一頓水餃保平安,遠途歸家後則是吃一碗麪,洗塵去晦。

王聰也沒客氣,吃了五百來個,到最後還沒覺得吃飽呢。

吃飽喝足之後,王聰一行人再次披星戴月的上路了,他們真的是一分鐘都不敢多耽擱。

英雄聯盟的人也沒多耽擱,吃過水餃也是連夜趕路,要第一時間去上滬和神劍局的人會合。

就這樣,雙方的汽車都一路風馳電掣的離開了燕京,王聰他們直奔外蒙邊境處的大草原,英雄聯盟的人則是直奔上滬。

金鑫開車,唐小柒做導航,一整晚就停車休息了一次,剩下的時間全部都在趕路,他們必須要趕在國慶長假的最後兩天之前下高速,若不然堵在高速上就麻煩了。

當太陽升到正南上空的時候,王聰他們已經看到了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草原遼闊,想要找到唐小柒所夢到的地方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自從進入草原區後,他們就一路都沿着距離邊境線最近的公里走。

因爲害怕錯過目標地,他們的車速也不得不放慢下來。

“共德拉還真的是會選地方,基地都建在這種景色如畫的地方。”王聰感慨道:“這種藍天白雲在城裏都成奢侈品了,而這裏卻能隨處可見,真希望全世界都是這個樣子。”

“你這個夢想恐怕是不可能實現了。”蜜糖苦笑着搖了搖頭:“地球只會一天比一天變得更糟糕,我們人類的生存條件越好,這個美麗的世界負擔就越重,我只希望這些爲數不多的美景能不被進一步的破壞掉,那就足夠了。”

“共德拉都把基地建過來了,能不破壞嗎?”金鑫道:“如果讓他們統治了這個世界,估計很快這所有的一切都沒有了。”

冰冰皺起眉頭,看了唐小柒一眼:“你還能記得清你夢裏夢到的地方嗎?”

“記得清。”唐小柒道:“應該還要走一段路,我記憶中小時候來過這個地方。”

“你可千萬不能出錯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王聰道:“你必須靠譜。”

“那是當然,我唐小柒什麼時候不靠譜過?”唐小柒道:“認識我的人,還沒有人那麼說過我呢。” 又大概開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唐小柒終於開口示意停車了:“停車,停車!就是那個湖!我就是夢到朋致遠出現在那個小湖旁邊了!我們去那個地方一定可以找到線索!”

唐小柒的夢境是非常清晰的,所以她可以輕鬆認定這一個地方是不是真的出現在她的夢中。

金鑫毫不猶豫的轉向行駛,直接向唐小柒指認的目的地奔襲而去。

衆人都相信唐小柒的判斷沒有錯,所以非常堅信以及肯定唐小柒的判斷。

“你在夢裏都看到了什麼?”衆人下車之後,冰冰問道。

唐小柒乾脆利索的回答了:“一個叫筱清風的男人,威脅朋致遠答應實驗項目,但朋致遠沒有答應,然後被對方抓住了左手,朋致遠左手腕一下全部變成了黃金,他的手被金化了。”

“金化?”聽到這的時候,衆人都有些石化了。

大多數人都瞬間就想明白了共德拉爲何如此有錢了,筱清風在共德拉的地位如此之高,恐怕跟他的這個能力有非常重要的關係。

唐小柒夢境中:

朋致遠是被筱清風帶到了這個湖邊,而這次交談是卓不羣讓筱清風給朋致遠的最後通牒。

因爲朋致遠的遲遲不肯接受人體試驗,卓不羣徹底失去了耐心,他讓筱清風去想辦法說服朋致遠,如果朋致遠這次還不能夠被說服,筱清風就可以動手處理他了。

“朋博士,今天我約你出來是爲了什麼,你應該也很清楚吧?”筱清風倒是開門見山:“你若覺得基地內壓抑,那在這裏好好考慮一下,這裏風和日麗,會讓人的心情都變得美好。”

朋致遠搖了搖頭:“人體試驗我是沒有辦法接受的,如果基因編輯成功,但卻無法確定能量承受程度的話,那將會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有多可怕?”筱清風微微一笑。

“不能承受這種基因改變帶來的強大能量的普通人會全身器官衰爆,而且根據我的計算,這種結果的可能性高於百分之八十!這簡直就是謀殺啊!”朋致遠道:“一百個實驗者裏最高几率只有二十個人能夠改造成功,並且可以承受這種能量,這太可怕了。”

筱清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有嗎?百分之二十的成功機率,這已經非常高了。朋博士,有些科學實驗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率都要進行。”

“那可不是拿人命來開玩笑的實驗!這可是用人來做的實驗呀!”朋致遠不停的搖着頭,他絕對不會用這種犧牲去完成人體實驗的。

“你還真是夠頑固的。”筱清風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我們尊主請你來可不是讓你拒絕的。”

朋致遠愣了一下:“不是我想要來這裏的, 蝕骨纏綿︰痴情闊少強寵妻 。如果你們沒有把我帶過來,我也不會接觸這些啊。”

“可惜的是你現在已經接觸了。”筱清風道:“朋博士,尊主給了你兩條路選擇,第一條路很簡單,你幫共德拉做事,乖乖配合進行人體實驗,尊主便會讓你在共德拉享受養尊處優的一切待遇,只要這個世界上存在的東西,你說想要,我們都可以提供給你,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我們所需要的基因成功輸入普通人體內。”

朋致遠忍不住搖起了頭。

末世之魔王女友 。”筱清風道。

朋致遠雙眼瞪起,這話讓他聽起來真的是絲毫人性都沒有啊。

“就算你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機率,尊主也一樣會高興。你也一樣可以享受你想要享受的一切。”筱清風道:“如果你拒絕,恐怕我們之間的合作將無法繼續進行下去了。”

朋致遠渾身顫抖了一陣,雖然他被這裏的先進科學儀器所吸引,但這裏做的一些事情畢竟是他無法接受的,他寧願放棄科學,也絕對不能放棄人性啊。

“違揹人道主義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做的。”朋致遠低頭道。

我只喜歡你

“抱歉,幫我向尊主說對不起,我不是你們要找的人。”朋致遠說完,轉身就要離開,雖然他不知道他此刻究竟待在什麼位置,那他也要走,先離開這個地方再說。

筱清風突然上前一把抓住了朋致遠的手腕。

“難道你想就這樣離開嗎?”筱清風詫異的看着朋致遠。

朋致遠也挺迷茫的:“那……那還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嗎?我已經沒有什麼是可以爲你們做的了。”

“當然有事情。”筱清風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難看了。

“什麼事情?”朋致遠已經緊張了起來,他擔心自己的拒絕會給自己帶來災難。

“你知道了共德拉那麼多事情,難道就想這樣離開嗎?”筱清風冷笑一聲:“朋博士,你可真的是太單純了吧?”

“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朋致遠慌了手腳:“我保證,這裏發生的一切我都會爛在肚子裏面,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筱清風當然不可能相信朋致遠的保證:“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回去接受人體試驗,或者死在這裏。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考慮。”

朋致遠根本就沒有反駁掙扎的機會。

“一。”

筱清風已經開口了。

而朋致遠突然感覺到自己被抓的手腕有些不對勁兒,一眼看過去,他被抓住的左手從手腕開始到整隻手已經開始金屬化!

“二!”

筱清風繼續數着。

朋致遠已經非常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左手的沉重感覺,而那金燦燦的表面也幾乎漸變完成——是黃金!

朋致遠親眼看着自己的左手從肉軀變成了黃金,無論是色澤還是重量上都清楚的告訴他,他的一隻手被對方金化了!

雖然見識過不少超能力之後,朋致遠已經沒有了最初的那種震驚,但是對於筱清風這種可以把萬物變金的能力仍然是感到無比的驚訝。

“……”

筱清風的目光死死的盯在朋致遠的臉上,一旦他口中的三字出口,朋致遠整個人都會被變成黃金直接被筱清風推下湖。

“我答應你,我跟你回去!實驗我接受!”朋致遠怕了,他看得出來筱清風不只是威脅,如果他不答應,就真的死定了。

筱清風這才把已經到嘴邊的“三”收了回去,鬆開朋致遠的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