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周圍可是有許多朝廷的士兵與暗探,若有刺客,恐怕第一時間就會被拿下!

很快,一行人就來到了朝廷攤位的最前面,此時的房玄齡、杜如晦兩人收錢已經收到手抽筋……

「房大人、杜大人,沒想到兩位大人親自在經營這個蝗蟲生意啊?」

李恪隊伍最前面的程處默、程處亮看到房玄齡、杜如晦后嘖嘖稱奇道。

他們原本以為是朝廷某個部門在經營這個蝗蟲生意,卻沒想到是房玄齡、杜如晦兩位肱股之臣,親自「操刀」!

「原來是處默、處亮啊,你們也想嘗一下這個油炸蝗蟲嗎?」

房玄齡笑問道。

「那當然了!」程處默連忙點頭。

「想吃?排隊去!」

下一刻,房玄齡臉色一變,哼道。

「嘿,房大人,我們可是關係戶,你讓我們插隊怎麼了?」

程處默雖然知道房玄齡講原則,但如今想吃蝗蟲的長龍已經非常長了,若此時去排隊,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房大人,你就不能行個方便嗎?」

程處默乞求道。

「這個當然不行,我是講原則的!」

房玄齡面露肅色,直接拒絕。

此話一出,程處默、程處亮就如焉了的花朵一般,垂頭喪氣。

就在這時,李恪站了出來,他看著房玄齡,笑道:「房大人,我們趕時間,行個方便?」

房玄齡看見李恪,微微一愣,臉上露出意外之色,按照他的推測,這個時間點,李恪應該在晉花樓聽曲呢……

不過房玄齡反應也快,他的臉上立即露出一絲笑容,「既然是蜀王殿下開口,那老臣就行個方便,來人,給蜀王炸幾串蝗蟲!」

「是!」

立即有人應道。姜夢兮的車,在回家的道路上,平穩的行駛著。

她的目光幽深,不知道想著些什麼。

令人嫉妒的俏臉上,此時也難掩疲憊之色。

看到路旁的一個便利店,姜夢兮想起了臨走前顧禎說的話,便把車緩緩的停了下來。

走進便利店,姜夢兮買了桶食用油,便再次駕車駛去。

越是臨

《高冷老婆請自重》第141章:小算盤被識破 「抱歉,沒有可能。」

「我不會放棄健康計劃。」

陳明沒有猶豫,直接回答了孫龍。有的事情,在最後關頭之前可能會反覆的猶豫,但是,當困難出現之後,卻會突然發現,這種猶豫不存在了,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就明白有些事情是必然要做的了。

「真的?」

「你確定了?」

「這就是你最後的答案?」

「是!」

陳明直接回答道:「這就是我最後的答案,孫龍,請你務必要告訴我師父,你告訴他老人家,這是我最後的選擇,不管他怎麼想,這都是我最後的選擇,不會再改了。」

電話那邊,孫龍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把你的意思轉達給歐陽家主,明天早上,如果還有轉機,我會給你打電話。」

「謝謝。」

「嘟嘟嘟……」

孫龍掛斷了電話,陳明長出一口氣,心裏隱隱有些失落,其實,陳明也知道師父給了自己很多,師父對自己很好,甚至三番五次的救自己的性命。

但是,有些事情,沒有辦法改變。雖然,陳明也不知道這個念頭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腦海,不過,做了就是做了,不必再後悔。

後來,因為害怕,陳明並沒有離開房間,迷迷糊糊的就在供奉著唐父的房間里睡著了,等到再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九點。

揉了揉眼睛從地上坐起來,剛伸了個懶腰,電話響了,掏出來一看,鍾瑋打來的電話。

「喂,鍾瑋,有什麼事情嗎?」

「明哥,你早上給我們送早餐嗎?」

「啊?這都九點了,你們還沒吃早飯?」

「是啊,我和唐建康都玩兒著遊戲呢,等你送早餐過來。」

「什麼?大早上,你們就在玩兒遊戲?」

「是啊,你不是說你這半個月有事,你不會到醫院嗎?」

陳明徹底愣住了,鍾瑋這是什麼邏輯,他既然還記得自己說過半個月之內都不會到醫院,為什麼又要等自己給他送早餐?

「哎呀,我忘了啊,你說你這半個月都不會到醫院,我居然還想着你給我們送早餐,呵呵,真是抱歉啊,行了,有事打電話給我,掛了掛了。」

「嘟嘟嘟……」

鍾瑋掛了電話,陽光從透過窗帘照射進來,照射在手機上,陳明低頭看着手機,心裏是五味雜陳,隱隱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

昨晚,自己剛經歷了生死大劫,在地上睡了一晚上,早上起來,第一個電話居然是鍾瑋讓自己給他和陳皮唐送早餐?

陳明覺得好笑,這人生起伏不定,還真是什麼事情都能遇上,長嘆一口氣,收起手機,陳明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心想:既然沒死,那就應該好好的對待自己,先去早餐店吃一頓豐富的早餐再說。

這樣想着,打開房門,陳明剛邁出右腳,還沒踏過門檻便又收了回來。

現在出去,要是碎雪木村還沒走,他在外面守着自己,那該怎麼辦?

思索了一會兒,陳明索性打電話訂了一份早餐外賣。半個小時之後,早餐送到了,陳明坐在桌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御氣特別消耗體力,昨晚跟碎雪木村大戰一場,陳明消耗了不少的體力,看見食物,陳明也就什麼都顧不上了,人是鐵,飯是鋼,人活着就得吃飯,相比於吃飯,別的事情也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吃完飯,陳明洗了個澡,換了一身衣服,渾身清爽。回到房間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開電腦,進入節點網絡世界,查看了「時間管理和健康助手」這款軟件的銷售額度。

這款軟件從掛到網站售賣直到今天已經有了三天的時間,因為有別的事情,陳明從未上線看過一眼銷售額度。

不過,現在,陳明覺得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必須要查看一下銷售額度。

這一款起名叫「時間管理和健康助手」的軟件,陳明掛在網站之上的售賣價格是三百節點幣一份,點開網站一看,短短三天時間,竟然就已經銷售出去一萬份了,一份三百,一萬份就是三百萬。

三天時間就賺了三百萬,如果是一個創業者,恐怕早就高興的跳了起來。不過,陳明並沒有太高興,畢竟,銷售額三百萬這在陳明心裏是早有預料的,甚至,陳明預估是八百萬。

雖然,這款軟件的使用效果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體現,短短三天時間,擴散出去的影響並不大,顧客基礎太少。不過,陳明還有批量照片處理和語音轉文字兩款軟件積累的老顧客,這個顧客群體可不小,所以,這三天時間賣出去的應該是老顧客。

其實,這也不難想像,這個網站的老闆前面推出的兩款軟件都非常的實用,而且價格和它所能提供的效益比起來,價格實在是太過划算了,兩款都是好用的軟件,就是用腳丫想也該猜到這第三款軟件也是非常好的軟件。

現在,陳明吃的是老顧客的利益,以後,最多一個星期,這些人了解了這個軟件的好處,推廣出去,以後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購買,紅利期大概在一個月後的樣子。

不過,陳明並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活一個月。或許,自己甚至可能活不過今晚,只要碎雪木村找來,自己就必死無疑。

深吸一口氣,陳明沒再多想,直接將三百萬節點幣兌換成rmb,打到了自己的銀行卡上,隨即,毫不猶豫的將這三百萬連帶着自己銀行卡里原本有的兩百萬,一起捐給了希望工程。

做完這一切,陳明鬆了口氣。時間很快來到了中午,陳明仍舊只點了一個外賣,就在家裏吃飯。晚上,同樣是一個外賣。

時間很快來到了午夜十二點,陳明坐在電腦前,安靜的等待着,陳明想過了,逃避是沒有用的,碎雪木村知道自己的資料,如果他找自己找不到人,很可能會去醫院找鍾瑋和唐建康,到時候用他們來要挾自己,自己甚至還不能選擇最後一戰的場地。

。 「這個張子陵,聽你說來還真是了不得。年紀輕輕竟然弄下來如此的家業,如此的名聲。」冷秋雨溫婉的說道。

「此人野心不小,我秀水派還是要早做打算。」黃夢雨低頭說道。

「秀水劍派父親交到我手裡幾十年了,日後如何就走一步看一步吧。」冷秋雨端起茶盞小飲了一口。「你的胳膊沒事了吧。」

「沒事了。」

「那就好。」

兩個人在涼亭中,四目相對有千萬萬語,能說的卻只有寥寥幾句。

「掌門!不好了!外面來了五個漢子鬧事。」門派的弟子連忙前來稟報。

「我去瞧瞧吧。」黃夢雨擔憂莫不是張子陵的手筆。

「一起吧。」冷秋雨拿起了長劍說道。

五丑腳下踩著一個秀水劍派的弟子問道,「你們掌門到底長的美不美,老子們來一趟別見到個老太婆。」

「你三哥喜歡老太婆。」二丑大笑著說道。

劍派的弟子掙扎了幾次都沒有站起來,五丑看他掙扎,於是腳下一使勁就踩斷了他的脖子。

藏邊五丑踢著他的屍體玩樂,不一會秀水劍派中出來二三十名弟子。

冷秋雨與黃夢雨連袂而至。

「五位是什麼人!」冷秋雨看著死去的弟子,冷冷的喝問道。

「爺爺五個是藏邊五丑!這個女兒果然長的不錯。」五丑大笑著說道。

「找死!」黃夢雨聽到了他們如此冒犯冷秋雨,長劍出鞘直接沖了過去。

「別殺了這個小白臉,一會玩那個娘們的時候讓他瞧著。」大丑大笑著提議。

五丑聽完覺得還是大哥會玩,一拳砸在了黃夢雨的劍上。

「好大的力氣!」黃夢雨說道。

「好俊的劍法!」五丑大笑著說道。

二人功力相當,百招一過五丑便疲態盡顯。

四丑突然暴起一拳狠狠的砸在黃夢雨的胸口。

他直接飛出了五六米,冷秋雨冷喝道,「偷襲算什麼英雄好漢!」

「美人兒,我們兄弟不管與一人交手,還是與十人交手都是一起上的。他剛剛沒有問清楚就動手怪誰啊!」四丑大笑著說道。

「美人兒,放心吧一會我們兄弟也一起疼你!」三丑介面說道,說完他們就大笑了起來。

「你們下山去秀水社求援!」冷秋雨對著眾弟子說道。黃夢雨的劍法、內功早就青出於藍,現在黃夢雨都不是對手,她也只能拚死一戰了。

這些弟子留下也只是白白送死。

「掌門!我們與秀水劍派同生共死!」

「大家都撤!」黃夢雨猛然提起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