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給他一次機會,他肯定可以逆風翻盤的!

可是,喬綿綿顯然是不願意給她這個機會證明自己了。

帶妹沒成功,反而還被奚落了一頓,展博灰溜溜的嘆了口氣,從遊戲里退了出去。

「喬綿綿,你是第一次參加這種節目吧?」展博和喬綿綿相處的時間也不長,也就兩局遊戲的時間,但是雖然就這麼短短半個多小時,他對喬綿綿的印象已經很不錯了。

覺得她是個挺可愛的女孩子。

和之前網上黑她,說她狐狸精心機婊什麼的完全不一樣。

展博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入圈子的時間其實比喬綿綿早了好幾年。

他早就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一個人的本質好壞,他還是可以區分出來的。

喬綿綿的眼神很清澈,也很乾凈。

這是一雙沒有受過什麼污染的眼睛,真正是心機深重很有手段的人,不會有這麼一雙乾淨清透的眼睛的。

而且展博自己就是這個圈子裡的人。

所以很清楚很多時候媒體爆料出來的那些東西都是假的。

現在無良媒體很多。

為了博人眼球,多賺點流量,把黑的都能說成白的,造謠抹黑的時候多著呢。

只是一般情況下,事情不是鬧的很大,藝人都不想和他們一般計較。

畢竟混這個圈子裡的,太過斤斤計較,也會讓人覺得你不是個好相處的,以後真出了什麼事情,媒體都能把你死里整。

「嗯,我第一次參加,你呢?」喬綿綿感覺展博就是個陽光大男孩,很像喬宸。

聽說,展博14歲就進了娛樂圈。

那時候是一邊讀書,一邊工作。

雖然說起來展博已經入圈快五年了,還算得上是喬綿綿的前輩,可現在的展博,其實比喬綿綿還要小那麼幾個月。

「我也是第一次參加。」展博撇撇嘴,他先是朝四周看了下,見周圍沒有攝影機對著他和喬綿綿后,才壓低了聲音小聲說道,「聽說這期的嘉賓會被節目組整得很慘。本來我都不想來參加的,可是大頭虎非要讓我來。」


大頭虎?

喬綿綿愣是怔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展博這是在說他經紀人。

他經紀人叫李虎,是個180的胖大叔。

此時此刻,喬綿綿的心情:「……」 所以私底下,展博都是這麼稱呼他經紀人的嗎。

大,大頭虎?

不過,喬綿綿又想了想李虎的模樣,然後她發現李虎好像頭的確挺大的。

然後她:「……」

她還是比較好奇的:「為什麼你不想來參加這個節目?」

這節目不是好多藝人都爭破頭想要來參加的嗎。

展博撇撇唇,臉上的嫌棄都不帶掩飾的:「這種明顯要來吃苦受累的節目,誰想參加啊。也不過就是為了曝光率吧,不過我現在也不缺這個。」

「所以參加這個節目對我來說就算是錦上添花的效果吧。不參加影響也不大。」

「比起去窮鄉僻壤吃苦受累一個月,我寧可這一個月都宅在家裡。」

喬綿綿睜大眼,驚訝極了。

她很意外的看著展博,又驚訝又好奇的問道:「展博,你跟我說這些……都不怕我把這些話告訴別人的嗎?」

兩人算是才剛剛認識。

也就一起打了半個小時遊戲的交情,和在機場時,他扶了自己一把的交情。

他在她面前,就敢這麼肆無忌憚的說話了?

雖然她根本不可能把他的這些話告訴別人,可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展博入圈好幾年了,在這方面應該不是什麼小白了吧。

展博笑笑,一副不在意的樣子,他看向喬綿綿,開口語氣很少篤定:「因為我知道你不會這麼做。」

喬綿綿:「……你對我就這麼放心?」

「嗯。」

「可是,我們才剛認識吧。」

「嗯,剛認識。」

「那你為什麼就覺得我肯定不會告訴別人?」

展博又笑了笑,語氣還是那麼篤定:「憑我的直覺吧。那你說,要不是為了曝光率和提升人氣,你喜歡參加這樣的節目嗎?」

這把喬綿綿問得有些啞口無言了。

的確,如果不是想要提升名氣,是沒幾個藝人會自願想參加這樣的節目的。

誰會想要苦哈哈的做節目啊。

不過,喬綿綿沒有遺漏掉展博剛才那句話里透露出的另一個信息:「你剛才說,我們這期會被整得很慘?」

展博點頭。

「你怎麼知道的?」

「有劇本啊。」展博看了喬綿綿一眼,有點奇怪的問道,「怎麼,你沒收到劇本嗎?」

「沒有啊。」喬綿綿一臉懵逼,「還有劇本的嗎?」

她以前沒有參加過這樣的節目,所以對於劇本這件事情並不清楚。

不過她也聽人說過,現在做綜藝節目都是需要劇本的。

「當然會有劇本,你以為還真的是隨機發揮嗎?」展博勾勾唇道,「一些具體的小事情是隨機發揮,不過總體大方向都是跟著劇本走的。有劇本的綜藝節目做出來更好看,更有節目效果。」

「是這樣嗎?」

喬綿綿想了又想,她的確是沒收到什麼劇本啊。

她馬上發了微信給琳達:謝姐,這次參加節目是不是還有什麼劇本啊?你是不是沒發給我?

過了一分鐘,琳達那邊回了她:好像是有劇本,我去給你找找看。你等下啊。

喬綿綿:…… 她嚴重懷疑琳達這個從業十多年的金牌經紀人到底是怎麼混上來的。

又過了一會兒,琳達回複信息:我剛找到了,是有個劇本。我已經發到你郵箱了。

喬綿綿在心裡默默吐槽了下她的粗心大意后,就馬上去翻郵箱了。

很快,她就翻到了琳達剛發給她的郵件。

果然是一份節目組準備好了的劇本,有好幾十頁呢。

喬綿綿粗略的掃了兩張,便知道為什麼展博會說這期嘉賓會被整得很慘了。

因為跟前幾期那些嘉賓吃的苦比起來,這期嘉賓將要面臨的生活,顯然比之前那幾期還要苦上好幾倍。

看到還有嘉賓去工地搬磚賺錢這項安排后,饒是喬綿綿已經做好了一定的心理準備,嘴角還是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這特么,人幹事?

展博看了看她臉上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也看到那些很過分的項目了。

「你看到了吧?」他嘆口氣,「這一個月可不好過。要不是大頭虎沒跟我商量就先把合約簽下來了,我還真不會來。」

「你說這一期的策劃是不是失戀了,所以把失戀后的怨恨轉接到我們身上來了?要不就是個找不到女朋友的單身狗,心裡怨恨堆積太久,所以才會想出這麼多整人的法子。」

喬綿綿沉默。

她雖然也覺得這期的任務安排是比之前幾期難很多,也受累很多,但是她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很快心情也平復了下來。


她覺得,節目組肯定也不是故意的。

之所以他們這一期加大了很多任務的難度,估計著是因為之前那些項目觀眾已經看膩了。


所以必須來點更狠的,才能激起觀眾的興趣了。

恰巧,喬綿綿他們這一期就遇到了。

「算了,從這裡到那個破山溝還得要三個多小時。我還是先睡一覺,養精蓄銳下,不然到時候都經不起他們折騰。」

展博嘀嘀咕咕的跟喬綿綿抱怨完后,還真的將頭頂的帽子往下一拉,閉上眼睡覺了。

喬綿綿自己又開了一局遊戲,好不容易險勝了一把,剛打完,就看到又有幾個人上了大巴車。

這次上來的,有男有女。

分別是任俊,蘇幕飛,蕭蕭和宋可四個藝人。

這些人,喬綿綿都和他們不熟。

但也在他們上車后,點頭示意了下。

蕭蕭在看到坐在最後一排的喬綿綿時,臉上的表情變了變,但很快又恢復了原樣。

宋可和蕭蕭是認識的,兩人雖然也就是塑料花姐妹的情誼,但表面看著關係還是很好的。

蕭蕭之前因為MC代言的事情,和喬綿綿算是鬧出了一些不愉快。

這件事情,宋可是知道的。


這種時候,宋可自然是要站在自己塑料花姐妹這邊的,她見蕭蕭沒理會喬綿綿,便也將喬綿綿視為空氣,沒去理會。

但她們雖然不理會喬綿綿,對坐在喬綿綿前面一個位置的展博卻是挺關注的。

就聽到宋可在跟蕭蕭說:「那邊坐著那個是展博吧?蕭蕭,我們過去打個招呼?」 在沒有探清楚這裡的情況的前提下,不暴露人類的身份,是最為妥當的,那麼他們就必須,尋找一個妥當的身份來掩蓋,而羅剎族,便是秦崢在研究之後所選擇的最為妥當的一個種族。

首先,羅剎族是一個相當神秘的種族,就連魂武大陸上最詳細最權威的百科全書上,都沒有對羅剎族的詳細描寫,只有寥寥的隻言片語。


就連羅剎族是否真的存在,或者當初究竟有沒有被驅逐進百族大陸,也沒有任何說法可以考證,總之,這是一個相當神秘的種族,而且之所以他們可以保持這般神秘,聽說是因為他們與人類幾乎完全相似的外貌。

神秘,往往就代表了未知,而未知,往往可以與強大相連。

秦崢他們裝扮成羅剎族,怕是最為妥帖的了。

一聽是傳聞中的羅剎族,熊達愣了愣,突然有一種,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不真實感,但似乎只要是那神秘莫測的羅剎族中出現了神境,這件事就突然變成了情理之中,於是熊達對秦崢的說法,深信不疑。

「那秦兄弟來我這裡,是為了做什麼交易呢?」熊達對此表示出了應有的警惕,雖然熊族人普遍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但是作為族長,相比之下,腦子自然是要稍微好用些的,最起碼他知道,這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

他還知道一句話,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眼前貌似強大的秦崢,在熊達的眼裡,就好比是一隻狡猾的黃鼠狼,目的定然不簡單。

「我們羅剎族早年與兔族的先輩有些淵源,所以我希望,能用手上的一些糧食,來換取這次你們從兔族帶來的童工,而且我會幫兔族,一次性付清兩年的糧食指標,而且我希望你們可以善待兔族,並停止食用兔族人屍體,給他們一個好的安葬。」

秦崢這次來,就是想要解決問題的,兩年的糧食,小意思,而且他覺得,最多兩年時間,百足大陸上百族的生活環境,就可以因為小城而改善。

聽聞秦崢的話,熊達的臉色不是很好看,雖然他那張熊臉本來就不好看。

「既然貴族與兔族先輩有過些許淵源,那我們理應賣秦兄弟你這個面子……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兩年的糧食不是什麼問題,放那些童工回去也不是問題,但是你知道這片大陸的情況,我們食用死去的兔族人也是逼得不得以,我們現在已經很缺少肉類的營養,若是連這部分都剔除掉,怕是以後這百足大陸,就連我熊族的立足之地都沒有了,況且我們食用的,都是已經死去的兔族人。」

「可是你們縱容虎族人來我們家裡抓人!」圖遠兒終於打破了自己的恐懼,有些憤憤不平的插了嘴。

熊族人享受了兔族人的糧食,就應該保護兔族人,但是卻依然讓虎族人在他們的領地里肆虐,甚至抓活的兔族人去食用,這當中要是說熊族人沒有放水,那也是沒人信的。

「呵呵。」熊達冷笑了一聲,碩大的熊眼朝圖遠兒一瞪,圖遠兒頓時又被嚇得縮回了秦崢和林望月的身後。

「若非有我們存在,你們兔族早就被虎族人吃光了,現在你們只需要犧牲一部分,就能獲得大部分族人的安寧,難道還不知足?你可知道,若是惹怒了虎族,我們兩族交戰起來,到時候要搭著我們一起賠進去?」

秦崢挑了挑眉,從熊達的話里不難聽出,虎族人的實力,似乎遠遠要強於熊族,而之所以縱容虎族,也是因為兩者的實力差距太大。

就在這時,石屋之外突然就傳出了一聲巨響,然後就是噼里啪啦的轟鳴和撞擊聲,就好像外面有人打起來了似的,而且聲音裡面還包含著很多小孩子哭鬧的聲音。

秦崢眼角抽了抽,這動靜,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梁沁鬧出來的。

事實上,秦崢一點都沒有猜錯,這動靜,還真是梁沁弄出來的,因為秦崢他們的到來,熊族大半的人手都圍到秦崢他們那邊去了,梁沁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卻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

於是便趁著熊族人都跑去看熱鬧的時候,翅膀一扇就從樹上飛了下來,然後帶著那群小孩就想要跑。

本來是沒事的,她的時機也挑選的很好,但是她卻萬萬沒有想到,那些兔族小孩因為大段時間的勞累,根本就已經跑不動了,於是時間這一拖,她就被發現了。

然後,就打了起來。

梁沁哪裡是這些熊的對手,這些熊一身蠻力,而且數量眾多,不過梁沁還是有一個優勢的,那就是她會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