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沈清莞不是很想和高興琪合作,因為高興琪最多只是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根本不能給鳳華造成任何傷害。

沈清莞想要的,是鳳華離開黎明軍校,最好是離開人世!

以前她對鳳華的恨意還沒有那麼重,甚至因為鳳華在安家家宴上讓她先走,反而對鳳華有了些許好感。

可這些好感很快就被鳳華的所作所為磨滅,再加上凌銘出事,沈清莞在沈起那裡知道了一些情況,最後直接恨上了鳳華。

如果沒有鳳華,沈清莫就不會和她離心。如果沒有鳳華,凌銘不會被她吸引。如果沒有鳳華,凌銘不會出事,她不會知道凌銘有多花心,也不會被沈起斥責。如果沒有鳳華……

她知道有些事情不該怨恨鳳華,可她忍不住,她既恨造成這一切的凌銘,也恨將一切拆穿的鳳華!

鳳華可不知道她被沈清莞給恨上了,畢竟凌銘的事情從頭到尾她什麼都沒做,完全是安省吾和李鴻兩個人搞的。

不過就算知道了, 美人有毒:慕先生的心上歡 ,因為在她看來,給沈清莞解釋是完全沒必要的。

安省吾在知道鳳華的模擬器被人為設置后,開始幫著鳳華申請一些許可權,用來找出到底是誰搞的這檔子事。

這麼一折騰,得到冠軍的喜悅完全沒有,反倒已經有不少人知道,鳳華被強行踢出了模擬器。

學生間的小打小鬧教官們不會放在心上,可鳳華是要獲得冠軍,這對於機甲作戰來說還是一個認可。

歷年來很少有非軍校生進入前三名,所以賽方設置了一個非軍校生進入前三名,可以免考進入頂端軍校的說法。

說歸說,可要是非軍校生拿到了機甲比賽的第一名,這不就顯得軍校的教導完全沒有必要,那非軍校生到軍校做什麼?

記住手機版網址: 他們不找鳳華聊天什麼的,是為了不給鳳華壓力,可教官們都是希望鳳華能夠得到第一名的。

這個時候有人折騰出這種事來,教官們先想的是有驚無險,然後開始在心裡罵起不知輕重的學生來。

那些設計人的招數,往哪裡用不好,非要用在自己同學身上。什麼時候用不行,要在這個關鍵的時候用。

就差那麼一點,豹形機甲贏了的話,全社會都會開始質疑所有軍校的機甲作戰專業。

這樣一來,所有的教官都想找出到底是誰不知輕重,鳳華申請許可權的道路十分通暢。

不到半個小時,那台模擬器的曾經使用人員,以及每個使用人員在什麼時候使用的資料,全部發到了鳳華的光腦上。

鳳華打開資料,開始一字一句的看了起來。

這種閱后即焚的資料不能下載不能複製,一旦有任何違規操作都會強制關閉光腦。

看完第一頁,鳳華在看第二頁的時候看到了熟悉的人名,點擊下拉的手瞬間停了下來。

「怎麼?」安省吾有些疑惑。

「高興琪。」鳳華指著上面的人名,「就是他了,不用看了。」

「你這麼確定?」

「整個機甲作戰和我有矛盾的就那麼幾個人,原本我就懷疑他,現在看到了他的名字自然就確定了。」

鳳華說著將資料往下點開,邊點邊說道,「你看,自他使用后,後面人的使用時間都沒有超過半個小時,要是拿成績對比一下,應該也是被碾壓的那種。」

鳳華在比賽的時候不喜歡往人多的地方去,平日里用的模擬器就是那兩三個房間的,使用的模擬器還是那兩三個房間里角落的地方。

在這次全高校機甲比賽里,鳳華至少參加了一百五十次比賽,可用的模擬器只有那麼幾台。

這也是人的習慣問題,一般用習慣了哪台模擬器,之後很少會進行更換。

鳳華回憶著她使用的模擬器編號,申請從後台查看這幾個模擬器的設置。

三分鐘后結果傳來,那幾台機甲也有著同樣的設置。

隨著後面參賽人員的減少,角落裡的模擬器除了鳳華沒人會使用,所以一直到鳳華決賽的時候,才被人發現這些模擬器也被設置了。

等到比賽結束的當晚,模擬器會集體恢復初始數據。

「行了就是他了,乘著數據還沒有被清理,趕緊把結果提交給那些想著出氣的教官。」鳳華這樣說著,也將自己的報告提交上去。

這份報告不止提交給了趙教官,還給了李鴻和德育校長一人一份。

德育德育,思想品德的事情全歸德育校長管,這些老油條子絕對能讓高興琪感受下社會捶打的「溫暖」。

安省吾看著鳳華的一系列操作,一直等到她提交完報告才問道,「你打算放過他?」

「怎麼可能。不過我們是文明人,不能用那些約戰之類的粗暴手段。」鳳華唇角微勾,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學年測評可是要野外的,到時候有的是機會讓他後悔。」

高興琪一次兩次地來找麻煩,鳳華覺得以後沒必要放過他,就是把他往地下摁,讓他永遠都翻不起浪花來。

到時候和幾個實力不錯的一班學生「好好說說」,他們絕對會基於鳳華的「人格魅力」幫助鳳華折騰高興琪。

放過高興琪?死都不可能!

然而鳳華沒有等到教官和德育校長的回復,反而等到了李鴻的通知。

就在報告上交七分鐘后,李鴻通知鳳華十分鐘內到達行政處,同時安省吾也接到了這個通知。

接到通知的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鳳華歪著腦袋說道,「這件事,好像和你沒關係吧。」

模擬器的事情不管怎麼算都算不到安省吾腦袋上,所以通知他絕對不可能是為了模擬器的事情。

「我想,應該是有什麼臨時的任務。」安省吾伸手拎起了鳳華,讓她能夠邊走路邊說話,「臨時任務,就像是之前李鴻中將接到的那種。」

所謂的臨時任務,就是沒有重要到動用軍部的專業人士,卻又需要一定專業的人士的任務。

鳳華還真想不到有什麼事情,需要機甲作戰和作戰指揮的學生一起去,還是二年級的沒多少經驗的學生。

一般來說,這種任務要交給更重要的人啊!

等到鳳華被安省吾拎到了行政處,看到了一群學生整整齊齊地站在了那裡。

在這些人里,鳳華還發現了虞正陽和范紀,不止如此,鳳華還發現了看起來很是嬌弱的沈清莞。

不止是機甲作戰和作戰指揮的學生,還有其他專業的學生,讓人根本搞不清楚學校通知他們的原因。

摸不著頭腦。

鳳華被安省吾拎到了靠前的地方,兩個人找地方站好,一同看向高台處的李鴻。

此時李鴻穿著他那身代表著星際中將的衣服,正氣凜然地站在那裡,眼鏡下的目光卻是四處飄散。

他在觀察什麼?

鳳華的視線隨著李鴻的視線移動,然後發現每當李鴻的視線落在哪裡的時候,不到三秒鐘,那裡的學生便會抬起手腕然後離開這裡。

摸了摸下巴,鳳華好像感受到了些什麼。

首席霸寵二手妻 ,然後不斷有學生離開,半個小時后,這裡的學生只剩下了十幾個。

范紀已經離開,虞正陽和沈清莞還留在這裡。

可能因為現在的場景嚴肅,虞正陽看到了鳳華和安省吾,卻沒有走過來,只是老老實實地站在那裡沒有動。

又過了十分鐘,這裡只剩下了十個學生,其中五個是男生,五個是女生。

李鴻的視線在鳳華和安省吾身上掃過,隨後點了點頭,「你們四個和我過來,其他的學生找其他總教官。」

李鴻手指點到的四個人,就是鳳華、安省吾、虞正陽和沈清莞。

「我可以拒絕嗎?」鳳華小聲說道,「總覺得有些心慌,而且有他指導,說不定會沾染上倒霉的氣息。」

這個他自然是李鴻,倒霉的氣息就是李鴻出任務卻被聯邦扣押。

記住手機版網址: 鳳華的聲音很小,在李鴻的位置根本聽不清楚內容。只是李鴻很了解鳳華,他轉頭瞥了鳳華一眼,讓她咽下所有的抱怨。

有個了解自己的總教官就是這點不好,說話不用聽仔細,只是聽語氣就能聽處好壞來。

安省吾唇角彎起,為了鳳華的臉面,沒有直接笑出聲。

李鴻把四個人帶到了一個房間,走進房間李鴻示意他們四個人坐下,虞正陽還想客套一番,鳳華直接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坐了下來。

看鳳華這麼不把自己當外人的樣子,安省吾也是直接坐了下來,虞正陽左右看了一眼,坐在了合適的地方。

最後站著的只剩下沈清莞一個人,她有些委屈地抽了下鼻子,然後坐在了鳳華旁邊。

見沈清莞坐下來,鳳華往旁邊挪了挪,完全不想和她離太近。

「大家都是熟人,這件事我就直接說了。」李鴻不去看沈清莞和鳳華的小動作,雙手交握放在下巴底下,「有一個任務需要你們協助,花費時間大概要一個月的時間,費用補貼為一百萬。」

最後一句話,明顯是說給鳳華聽的。

在場的幾個人里,只有鳳華會在一些情況中為五斗米折腰。

聽到有一百萬的補貼,鳳華站起來的動作瞬間停止,繼續老老實實地坐在了那裡。

一個月的時間耽誤不了學年測評,再加上鳳華已經拿到了機甲比賽的第一名,練習機甲的事情也沒必要太急,之後的日子大部分時間還是會刷題。

在哪裡刷題都是刷題,刷題的時候還能拿一百萬,這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反正學校不會讓學生做什麼危險的任務,李鴻的事情只能算是個例!

有了金錢的誘惑,什麼晦氣和倒霉,都無法阻攔鳳華。


「你們有誰要退出嗎?」李鴻微笑著問道。

這種話只是場面話,安省吾和虞正陽都是聽命令的人,沈清莞又是軍人家庭里出來的,鳳華已經被金錢迷惑了雙眼,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選擇退出。

沒人說要退出,李鴻點點頭,然後說起了這次任務的要求。

這次任務說簡單也簡答,但還是有一定的危險程度,因為其中牽扯了三個勢力的衝突。


不論在什麼時代,勢力之間都會有利益衝突,而勢力之內也會因為利益問題,發生各種各樣的事情。

尤其是聯邦有一群致力於當攪屎棍的人,想要稱霸星際,從來都看不得星際平靜。

在這種背景下,聯盟的政府選舉被聯邦插手了一部分。

幾十年前,聯盟激進派上位,成為聯盟的領頭人,然後開啟了為期幾十年的絞殺蟲子之路。這條路以前有很多人走過,但這個領頭人太激進,想著短時間內能清理出一個小星系來,恢復一些被蟲子佔領的星球。

願意是好的,只是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

那個領頭人認為星際默認的荒星恢復期沒有必要,強制讓垃圾星的人前往恢復的蟲星,然而有批蟲卵藏在高溫處,讓那些前往星球的人成為了蟲族繁衍的能源。

事情發生的第一時間,保守派的重要人士想要把這件事捅出來,卻被激進派的領頭人囚禁,直到兩年前激進派的領頭人下台,那個重要人士才被放出來。

當時重要人士被囚禁的時候,為了家人的安全,將孩子秘密送到了共國,現在人已經出來了,自然不用秘密回去,於是找到共國政府要求軍部將人護送回去。

勢力與勢力之間的三不管地帶一般會很亂,也是星盜們經常光顧的地方,那個重要人士可不想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傷害。

軍部接到了這個任務,自然想著要更好的完成。這種事情聯邦也會得到消息,一旦聯邦得到消息星盜們便聞風出動,軍部只能想辦法混淆視線。

倒不是軍部不能派遣大部隊護送孩子離開,而是此時接管三不管地方的人,是聯邦的人,一旦軍部派出的人過多,絕對會被聯邦的人攔下來。

隨後根據聯邦的尿性,會先在勢力內譴責共國想要侵犯其他勢力,然後讓三不管的人扣押所有前行人士,再乘機談一些條件。

大批軍人護送的路被堵死,軍部只能用其他的辦法。

這個辦法便是找一些軍校生當替身,並分路離開,讓星盜們摸不清楚到底哪個才是那個重要人士的孩子所在星艦。


重要人士的孩子是一對兄妹,哥哥已經成年,妹妹只有十一歲。兩個人沒有和軍人接觸過,所以身上已經有了軍人氣勢的人,是沒法假扮兩個人的。

就連四年級和五年級的學生,都能讓人隱隱覺得他們和軍人有關係。

於是軍部的人只能在二年級和三年級的學生里挑選合適的人選。

因為在前往聯盟的路途中,要跳躍很多個蟲洞,還要經過三不管地帶,所以最好不要使用基因修改外貌以及體型,外貌修改最好用化妝或者其他手段來進行。

「那個女孩子雖然才十一歲,但身高已經有了169厘米,所以挑選的女性身高都在這個範圍上下三厘米,這也是挑選你們的理由。」李鴻最後加了這麼一句。

鳳華磨了磨牙,她覺得李鴻是故意加這麼一句的,要不然直接說所有人不就好了,還特意強調女性以及不到一米七的身高!

看到鳳華想要罵人,安省吾迅速抓住鳳華已經抬起來的手,微微一笑,「他就是故意的,所以不要理他。」


越理他反而越讓他高興。

鳳華明白這個道理。

「那個……李叔叔,這樣說來我們的危險性很大啊。」沈清莞很是擔心地說道,「如果星盜將誰當成了目標,不是會被星盜傷害嗎?」

「星盜也不是不怕死的人。在被星盜抓住之後,你們及時表露自己的身份就好。你們是軍校的學生,也是未來的軍人,星盜不會圖一時之快得罪共國的軍人。」

醫統三宮:傻皇要爬床


記住手機版網址: 要是真的被抓到,最多就是難受些日子,學校會想辦法把你們救出來。作為黎明軍校的學生,可是要相信學校對你們的愛護。」

鳳華很相信,因為眼前坐著的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當然話是這麼說,該走的流程我們還是要走的。」李鴻笑著點開光屏,上面頓時顯示出李鴻的樣子,「出任務前要留下遺言,萬一壯烈了,還能有最後一句話。」

光屏上播放的是李鴻近些年來錄製的遺言,樣子看著和現在的李鴻相差無幾,肩膀上也是星際中將該有的星星,只有聲音不像現在這樣粗糲難聽。

李鴻的遺言很官方,無非就是為星際奮鬥到最後一刻感覺很光榮,希望親朋好友不要難過,並且希望有人能夠照顧好他家那隻活了五十年的貓。

「看不出來,他竟然還喜歡貓。」鳳華嘖嘖稱奇,「我覺得他現在的樣子,配上蛇什麼的,絕對很搭。」

鳳華說話的聲音很小,只有一旁的安省吾聽清楚了她在說什麼。

安省吾但笑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