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她幾名女生也是齊齊點了點頭,武語雪忙看着林楓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林楓微笑的說道,這能有什麼事,他可是邊喝下邊從手逼出水的,林楓能清楚的感覺到沙發中的棉花中已經充滿了水份。

鄭文看到武語雪關心林楓的樣子,輕聲哼了一下,表示不服,沒想到讓別人出醜不成,反而讓自己出醜了。

“魏冬,幫我點一首《紅日》!”鄭文也沒有找林楓拼酒的心思了,現在他要用自己的歌聲讓林楓臣服。

魏冬當然知道鄭文爲什麼突然想唱歌,快速的走到了點歌臺,點好了一首紅日並幫他置頂,下一首直接就是紅日了。

除了武語雪以外的幾名女生聽到鄭文要點歌唱,臉上一陣興奮。

林楓看着幾人的表情,有點疑惑,難道這鄭文唱歌很好聽嗎?

林楓想的一點也沒錯,鄭文在ZJ大學除了被封爲酒神以後,還有一個ZJ大學歌王的稱號,平時學校搞什麼活動,涉及到唱歌的都會請他上場。

PS:本章結束。 擁有ZJ大學歌神稱號的鄭文,平時都不會輕易唱歌,後來學校請他去唱歌,那都付了一些費用的,否則他不會去唱。

現在鄭文要點歌唱,而且還是在酒吧,氛圍沒得說,聽起肯定超有感覺,這幾個女生怎麼會不興奮呢?

武語雪其實也覺得鄭文唱歌挺好的,只是她不喜歡鄭文,覺得鄭文太假了,而且她知道鄭文現在之所以唱歌完全是因爲林楓,他要讓林楓看到自己的本事,讓林楓感嘆他的有才。

坐在武語雪身旁的林楓當然也知道鄭文的想法,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鄭文,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去跟鄭文比,只是這傢伙他作了,自己實忍不住纔會收拾一下這鄭文,沒想到這鄭文還不甘心。

上一曲已經完了,鄭文接過話筒,藐視的看了林楓一眼,似乎在說“有本事來比比!”

林楓呵呵的笑了笑,看來這鄭文真的是不服氣,還想找回場子。

令人沸騰的旋律響起,鄭文看着上面大屏幕上的歌詞大聲唱了起來:

“命運就算顛沛流離,”

“命運就算曲折離奇”

……

“我願能一生永遠陪伴你!”

“啪啪啪!”衆人在鄭文的聲音落後,忙鼓起了掌,譚弱三名女生崇拜的看着鄭文,一旁的男生感嘆鄭文唱的歌真的很好聽,連林楓也不得不讚嘆這傢伙唱的還不錯,幾乎都快趕上原創了。

鄭文得意的笑了笑,他對衆人的這種效果還是很滿意的,走到林楓的面前將話筒遞向林楓說道:“給你,你也來一首!”

“算了,我唱歌不好聽!”林楓連連擺手說道。

鄭文怎麼可能就這麼放過他,如果不找一個人來唱,怎麼顯示出自己唱的歌是多麼的好聽,這個人當然要找林楓,於是笑了笑說道:“既然都來了,那麼就唱一個,沒什麼的,唱的不好,大家也不會笑你的!”

“你們說對不對!”鄭文突然對衆人大聲問道。

“對!就唱一個唄!”除了武語雪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說道。

林楓看了一眼武語雪發現她的眼神中還有一絲絲的期待,嘆了一口氣,接下了鄭文遞來的話筒,說道 :“那麼我就唱一個!唱的不好大家別笑!”

我成了絕色美女的守護靈 那我就來一首《誰伴我闖蕩》!”林楓剛將歌名報來,魏冬就秒鐘就點好了,隨後,包房之中響起滄桑的音符,一種悲涼的感覺充滿了包房,這時候林楓的聲音響起。

“前面是那方,”

林楓唱着大屏幕上的這幾個字,心裏不禁想到自己現在修煉是爲了什麼,以自己現在家的實力,舒舒服服的度過這一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自己修煉到底是爲了什麼。

林楓不經意之間流露出了一種對前方路迷茫的眼神,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林楓的身上,當然也看到了他的眼神。

“誰伴我闖蕩,”

……

“ 始終上路過。”

很快,短短的一首歌就這麼唱完,在場的人沒有任何人在林楓第一時間鼓掌,大家都沉醉的看着林楓,林楓雄厚磁性般的聲音,配上他流露出來的感情,衆人能清楚的感覺到他在人生奮鬥道路上的孤獨寂寞。

林楓唱的這首歌比鄭文好許多,不管是歌聲和感情等方面,林楓都超出了他很多,所有鄭文的唱歌挑戰還是敗給林楓下來。

“唱的不好,大家別介意啊!”林楓的聲音響起,將衆人從沉醉中喚醒了過來。


衆人齊齊拍手,唯獨只有鄭文沒有拍手,看着林楓不爽的想到“還說什麼唱的不好,分明就扮豬吃虎!”

鄭文沒有想到的是,如果他不找林楓的茬,林楓會表現出來嗎?這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林楓,你唱的超好!”譚弱兩眼冒金星的看着林楓,沒想到她們ZJ大學的酒神歌神合稱的鄭文居然一樣都比過他,她實在是不敢相信,在場的不只是她這樣看着林楓,夏麗與伍美也是這樣看着林楓,這一刻她們已經將林楓劃爲了自己的偶像。

“恩恩,林楓你唱的真好!”武語雪也忙說道,想到林楓救她的時候,林楓的那幾手,心裏忍不住想到“沒想到他這麼厲害,似乎他就是一個萬能的一般!如果他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哎呀,我在想什麼。”這麼想着想着武語雪的臉頰突然紅了起來。

少帥燃情:吾妻很美 :“你怎麼了?是不是不適應這裏的環境?要不我們走吧!”

聽到林楓問話的武語雪臉更加的紅了,難道要自己告訴他說是“我在幻想你是我的男朋友嗎?”

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武語雪快速的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恩!”

一旁的譚弱看着武語雪的樣子神祕的笑了笑,這小妮子是想男人了,看我以後怎麼逗你,不過現在我先幫你創造機會吧,於是對着林楓說道:“林楓,我們還想玩一會,既然語雪不適應,那麼你就先幫我們將她送到我們訂的房間吧!”

林楓並不知道譚弱是故意的,點頭答應道:“沒問題!”

譚弱遞給武語雪一個“加油”的眼神,一開始不明白爲什麼譚弱會讓林楓送自己的武語雪,在得到譚弱傳遞來的眼神後,終於知道譚弱的意思,臉再度羞紅,迴應了譚弱一個“不理你”的眼神。

“快走吧!一會你怕你賴出什麼病來,我們可負責不起!”譚弱調笑道。

武語雪瞪了譚弱一眼,連忙起身快步離開。

“林楓,好好照顧我們語雪哦!”譚弱在林楓起身的瞬間說道,他不明白爲什麼譚弱會這麼說,還以爲是對朋友的一種關心,頓時沒有多想。

而一旁聽到這話的武語雪可是明白的,這根本不是什麼關心,則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調笑自己的話而已。

“放心,我會的,我們先走了,你們慢慢玩!”林楓保證的說道。


一直注視着林楓與武語雪的鄭文看着兩人,牙齒緊緊的咬着,怨恨的看着林楓,連看武語雪的眼神也變了。

PS:本章結束,跪求月票,幫助小道沖沖榜吧,在此跪謝給位書友了! 武語雪的房間門口。

“林楓,你真的不進來坐坐嗎?”武語雪輕聲問道,兩人在離開地下酒吧以後,林楓就直接送她到房間,現在武語雪在邀請林楓進她的房間坐坐,可是林楓沒有選擇進去。

“不用了,你不舒服,就快休息吧!”林楓感謝的說道。

武語雪很想說自己沒有事,可是這事她怎麼說呢?難道要將她在酒吧所想的說出來,那是不可能的,也是隻能說道:“好吧!”

“晚安!”林楓在得到她的回答以後,立刻說道。

在林楓轉身的時候,武語雪突然感到一股失落感油然而生,看着已經走了幾步的林楓,心裏想着,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忙跑向林楓對他問道:“林楓,你的手機號碼是多少!”


在武語雪想到什麼時候可以在見林楓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還沒有林楓的電話號碼,於是忙追上去向林楓要。

……

林楓的房間。

林楓在和武語雪互相交換電話號碼後,就來到了自己的房間,林楓已經脫下了衣褲,準備洗個澡休息了。

“咚咚!”

門聲響起,不過這門聲不是林楓房間的,而是武語雪的房間。

武語雪坐在牀上,看着自己手機上林楓的號碼,臉上掛着幸福的笑容,在與林楓分開後,她就是一直這樣的了。

突然聽到自己的門鈴響起,忙將手機放到自己的口袋裏,起身去開門。

“呃?怎麼是你?”開門的武語雪看着鄭文好奇的問道,一開始她還以爲是自己的好姐妹譚弱玩回來了,沒想到敲門的居然是鄭文。

鄭文沒有回答武語雪的話,而是問道:“你的朋友呢?”

“走了!她們還沒有回來?”武語雪疑問道。

重生小哥兒之顧朝 ,嘴角不自然的笑了笑,忽然將手臂給伸出來,一個勁將站在門口的武語雪推進房間,自己也是一個跨步就到房間之中,並且快速的將門給反鎖。

武語雪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傻了,她跟本沒有搞清楚這鄭文是發什麼瘋,看着將門反鎖的鄭文勃然大怒道:“鄭文,你在做什麼!”

“呵呵,我在做什麼?難道現在你還看不出來嗎?”鄭文笑了一聲,將自己手腕上的鈕釦解開,一臉yin笑的看着武語雪。

鄭文剛剛在看到林楓與武語雪離開以後,就以爲兩人是來魚水之歡,心裏對武語雪的看法變的齷齪了起來,在加上平時武語雪不待見他,心中越想越腦悶,於是就升起了強J武語雪的心思。

看到鄭文的架勢武語雪算是明白這鄭文想幹什麼了,看了一眼門的位置,可是想到這門剛剛纔被鄭文反鎖了,如果自己要打開的話肯定要花上一小段時間,這小段時間鄭文根本不可能給自己。

現在自己能做的只有兩個方法,一是義正言辭的呵斥鄭文,希望他清醒過來,二是電話求救,武語雪想到電話求救,第一時間林楓的影子就在她的腦子中出現,可是現在她根本沒有機會,那麼只能想辦法創造機會。

武語雪冷靜的分析着當前的狀況,看來武語雪還算是一個處事不驚的人。

“鄭文,你知道這樣做會付出什麼代價嗎?只要我有什麼事,並不是你一個人有事,還有你的家人!”武語雪正氣的說道,她給鄭文說了事情的嚴重性,希望鄭文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後,自己收手。

可是武語雪要的效果並沒有發生,而是引來了鄭文的一陣大笑,說道:“如果我今天將生米煮成熟飯,你覺得你家裏的人會覺得有面子嗎?他們會怎麼做?我想你應該比我還清楚這些大家族中的處事!”

經過鄭文這麼一說,武語雪突然害怕了起來,她很明白大家族中的行爲處事,一切事情都會將家族的利益名義看在第一位,如果自己今天真的被鄭文那個什麼了,自己的家族肯定會將自己嫁給鄭文,來保證家族的名義,這也是武語雪突然害怕的原因。

“知道害怕了?早些日子的時候怎麼不順從我?現在你想順從我,我也不會用那麼高的眼光看你,我已經將你看透,你就是喜歡小白臉!”鄭文一臉的不可一世,彷彿他已經將武語雪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一般。

武語雪在鄭文不注意之際,悄悄的將手放入了口袋之中,快速的給林楓發了一個“救我”二個字的短信,同時她的心裏暗暗慶幸剛剛自己在看林楓的電話號碼並沒有退出,手機的第一界面就是林楓號碼。

鄭文看到武語雪沒有說話,一個箭步靠近武語雪,武語雪的反應並不慢,快速的退後了幾步,咬着銀牙呵斥道:“鄭文,你快給我滾,我要喊救命了!”

“哈哈,你喊啊,你喊破喉嚨也沒有能聽到的,這隔音效果我已經試驗過了,還不錯的!”鄭文停下了腳步囂張的說道。

武語雪的臉色怔了怔,臉上佈滿了害怕,她現在只希望林楓快點來,如果在林楓趕不及的狀況下,她願意咬舌自盡也不願意讓鄭文侮辱。

還沒等武語雪說話,鄭文一副yin蕩的表情繼續說道:“再說了,你也是一個yin蕩的女人,否則也不會和才認識的小白臉就聊的那麼高興,如果他勾一勾手,你肯定已經爬到了他的牀上了吧!就讓我先來++你吧!哈哈…”

武語雪越聽越生氣,渾身發抖,面紅耳赤,一雙憤怒的眼睛死死的瞪着鄭文,似乎要用這眼裏的怒火將鄭文燃燒了一般。

咬緊了牙齒憤怒的喝道:“鄭文,你這個人渣!”

“呵呵,我是人渣,但是總比你這當biao子還立牌坊好!”鄭文被武語雪罵,沒有任何生氣的樣,而是甘笑了一聲,嘲諷道。

武語雪被這麼一說,臉色更加的難看,隨手拿起身旁的一樣東西狠狠砸向鄭文,她要將這憤怒狠狠扔還給鄭文。

鄭文在武語雪拿東西的那一刻已經注意到了她的動作,一個閃身就輕鬆躲開了武語雪扔來的東西。

“還敢抵抗!”

PS:本章結束 武語雪房間裏。

“還想躲?”鄭文看拼命躲自己的武語雪說道,剛剛他根本沒有用多少速度,這次他準備用最快的速度抓住武語雪,然後快速的將她給辦了,免得一會被譚弱幾人給破壞了自己的好事。

鄭文突然提升起自己的速度,如狼似虎般的撲向武語雪,武語雪看到鄭文的架勢,忙快速後退,一個不慎腳跟一扭,直接倒在了後面的大牀之上,導致鄭文撲空,鄭文色mimi看着牀上的武語雪邪笑了一聲,再撲向武語雪。

“啊!”武語雪這次被鄭文抓住了,他死死的壓在武語雪的身上,而武語雪則是拼命的踢打着鄭文,不過武語雪被鄭文這麼壓着,根本用不了多大的勁,她打在的鄭文身上的拳頭似乎沒什麼用處一般。

“你個畜生,你快給我滾開!”武語雪發現邊捶打着鄭文邊罵道。

林楓的房間,

林楓擦拭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拿起牀上的手機,看到手機上面有條短信,“呃?是她發來的?”林楓點進去一看,短信很短,只有兩個字“就我!(救我)”,林楓皺了皺眉頭,這“就我”是什麼意思?他在心裏默唸了一下,突然反應了過來這“就我”是“救我”的意思,難道她遇到了危險?

林楓想到這,忙將自己的靈力給放出去感應武語雪的房間,他感應到了武語雪的房間有兩股氣息,一股是武語雪的,一股是鄭文,兩股氣息靠的很近,林楓知道肯定出事了!

武語雪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