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三個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裡看到了無賴。

「哎,這真是刺激,我們三個男人每天都要被塞狗娘啊,快要撐死了。」文昊天沒憋住,嘆息一聲,幽幽的說道。

「是嗎?」沈未晞笑吟吟的看著他。

「那個,小……額,未晞,你可不要用這種眼神,這種笑容看著我,我會不習慣的,我也招架不住,真的,別誘惑我。」文昊天連忙抬手擋住自己的眼睛,作勢要擋住來自沈未晞的目光。

沈未晞斜睨他一眼,「你什麼時候這麼沒定力了?我可知道你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怎麼,難道你以前的風流史不夠,還得歷練歷練?」

這話純粹是在揶揄他了。

文昊天自然能夠聽得出,也不介意什麼,笑嘻嘻的回應道,「哪有,我早就洗心革面了,誰讓你長得這麼美,這樣看著人,誰受得住的。」

本來就是跟沈未晞瞎嘮嗑,但是誰讓他一時得意忘形是當著傅錦寒的面說的,當他意識到周圍的氣息不對勁的時候,一轉頭就對上了傅錦寒如冰一樣的冷眸。

「老表,你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這跟未晞簡直是兩個極端,一個看的我心生旖旎,一個看的我脊背發寒。」

「她是你的什麼人。」傅錦寒對她的嘮叨沒什麼回應,冷不丁的冷聲問道。

文昊天看了一眼沈未晞,不明所以的道,「小表嫂啊,怎麼了?」

傅錦寒涼薄的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記住身份。」

文昊天這時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這是打翻了老表的醋罈子啊。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兒讓你這麼嚴肅,放心吧,我對你表嫂只有普通朋友以及她是我表嫂的情誼,什麼樣的女人能動,什麼樣的女人不能動,我心裡都是一桿秤的,可不是隨隨便便亂來的,我的人品你還不清楚嗎?」


傅錦寒說了一句話,他說了這麼多話來辯駁,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嘰嘰喳喳的為自己努力辯解。

傅錦寒當做沒聽到,轉頭看向唐燁城和赫連蒼,「你們的事都處理好了?」

「嗯,還算順利。」唐燁城點頭。

他們是大忙人,每天都有不同的行程。

赫連蒼的工作更是比較特殊,有些事兒根本不會說出來,甚至有的時候接到任務他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嗯,你最近倒是忙的很歡樂。」

傅錦寒意外的看了一眼他,其他的人也都是比較驚訝的,畢竟赫連蒼是出了名的不好相處,話少,跟他呆在一起會沉悶死。 文昊天連忙抬手擋住自己的眼睛,作勢要擋住來自沈未晞的目光。

沈未晞斜睨他一眼,「你什麼時候這麼沒定力了?我可知道你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怎麼,難道你以前的風流史不夠,還得歷練歷練?」

這話純粹是在揶揄他了。

文昊天自然能夠聽得出,也不介意什麼,笑嘻嘻的回應道,「哪有,我早就洗心革面了,誰讓你長得這麼美,這樣看著人,誰受得住的。」

本來就是跟沈未晞瞎嘮嗑,但是誰讓他一時得意忘形是當著傅錦寒的面說的,當他意識到周圍的氣息不對勁的時候,一轉頭就對上了傅錦寒如冰一樣的冷眸。

「老表,你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這跟未晞簡直是兩個極端,一個看的我心生旖旎,一個看的我脊背發寒。」

「她是你的什麼人。」傅錦寒對她的嘮叨沒什麼回應,冷不丁的冷聲問道。


文昊天看了一眼沈未晞,不明所以的道,「小表嫂啊,怎麼了?」

傅錦寒涼薄的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記住身份。」

文昊天這時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這是打翻了老表的醋罈子啊。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兒讓你這麼嚴肅,放心吧,我對你表嫂只有普通朋友以及她是我表嫂的情誼,什麼樣的女人能動,什麼樣的女人不能動,我心裡都是一桿秤的,可不是隨隨便便亂來的,我的人品你還不清楚嗎?」

傅錦寒說了一句話,他說了這麼多話來辯駁,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嘰嘰喳喳的為自己努力辯解。

傅錦寒當做沒聽到,轉頭看向唐燁城和赫連蒼,「你們的事都處理好了?」

「嗯,還算順利。」唐燁城點頭。

他們是大忙人,每天都有不同的行程。

赫連蒼的工作更是比較特殊,有些事兒根本不會說出來,甚至有的時候接到任務他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嗯,你最近倒是忙的很歡樂。」

傅錦寒意外的看了一眼他,其他的人也都是比較驚訝的,畢竟赫連蒼是出了名的不好相處,話少,跟他呆在一起會沉悶死。

那些人還想上前,被路江攔住了去路,有的人被傅錦寒周身的氣場所震懾,更是呆愣在原地不敢上前。

所有的人都看著他們的背影,兩個人相攜的身影在整個會場像是有光暈在周身氤氳,散發著一股無形的魅力。

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也有一些原本沒注意到這邊的人,目光都紛紛投射過來,眼裡的驚艷都不言而喻。

「他們是誰?」

「他們是我遇到的最美的女人和最有魅力的男人。」

「真羨慕他們這一對。」

竊竊私語的聲音越來越多,紛紛擾擾的傳到了沈未晞的耳中,她看向身側的傅錦寒,只見他像是沒聽到一般,面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沉默的朝前走。

她也收斂了心神,和他一起朝前走,直到走到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面前。

這幾個人正是多日不見的四公子,文昊天,唐燁城,赫連蒼。

他們的手中每個人都端著一杯紅酒,輕輕的搖晃著,盯著他們的一步步的走過來。

「表哥,小表嫂。」文昊天最為活躍,眉眼一挑,笑了起來。

「文公子。」沈未晞微微頷首,笑著說道。

「哎呀,小表嫂,不是說過不要這麼叫我的嘛,太過生疏了,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文文昊天挑眉說道。

「那我也記得我說過,不要這麼叫我的吧?咱們彼此彼此。」沈未晞不甘示弱,笑吟吟的說道,但是神情卻是笑中帶著嚴肅。

「好好好,我們都不要爭執了,就按彼此的想法來定,怎麼樣?」文昊天也不想跟她爭執這些,不管如何,傅錦寒也不會護著他,他還是別惹的傅錦寒不高興了。

「嗯,也好。」沈未晞自然也不會跟他計較這些了,對這個人還是了解的,都這麼說了,就沒必要去爭個高低了。

赫連蒼一如既往的沒什麼大的情緒起伏,看著他們也只是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唐燁城見到沈未晞還是有些彆扭的,畢竟那些事兒可不能當做沒發生過,他的母親可是差點要了沈未晞的命,而且無緣無故的,沈未晞總能感覺到唐燁城的母親對她有種莫名的憎惡,就算在當場拆穿她要謀害她的事後,過後也沒有收斂,所以才會在傅宅那一次對她嘲諷。

沈未晞也不太想跟唐家的人有過多的交情,所以對唐燁城是漠然的。

唐燁城看著傅錦寒低沉的道了一聲,「錦寒。」

傅錦寒微微頷首,算是對他的回應的,大家都不是蠢笨之人,他們彼此之間都是什麼態度,都心裡清楚,唐家對未晞的態度,當然也決定著傅錦寒對他們的態度。

異常的氛圍,讓他們都有所察覺,但是誰都沒有挑明了說,都當做什麼也不知道,還是以前一樣沒有任何的隔和。

「我們還以為你們不來了。」依然是文昊天活躍氣氛。

「為什麼這麼以為?」沈未晞看了一眼四周,淡笑著問道。

「老表不是說不來了嗎?」文昊天看了一眼傅錦寒低聲說道。

「他說不來了?」沈未晞也看向傅錦寒,抿唇微笑問道。

傅錦寒沉默著沒有說話,但是沈未晞偏偏像是不放過他似得,一直盯著他,好像他不回答不罷休似得。

傅錦寒被她盯的沒辦法,淡淡的笑著說道,「原本是這樣,後來么,改變主意了。」

「是嗎?那是為什麼?」沈未晞微微挑眉,壓低聲音笑道。

「為了你。」傅錦寒盯著她看了半響,某種的光幽深深沉。

「哦,為了我?這麼說我不來的話,你也沒什麼意見了。」沈未晞撩了一把髮絲,意味深長的問道。

「不,有你陪著,我覺得來這裡是件不錯的事。」傅錦寒諱莫如深的盯著她,這個宴會對他的吸引力確實不是很大,他來也只是為了讓未晞來看看,帶她順便散散心。

「凈說些好話。」沈未晞輕輕的錘了一下他,哼唧了一聲。

他們兩個像是在打情罵俏一般,好像整個世界都只有他們,周圍的人像是隱形人一般。

其他三個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裡看到了無賴。

「哎,這真是刺激,我們三個男人每天都要被塞狗娘啊,快要撐死了。」文昊天沒憋住,嘆息一聲,幽幽的說道。

「是嗎?」沈未晞笑吟吟的看著他。

「那個,小……額,未晞,你可不要用這種眼神,這種笑容看著我,我會不習慣的,我也招架不住,真的,別誘惑我。」文昊天連忙抬手擋住自己的眼睛,作勢要擋住來自沈未晞的目光。

沈未晞斜睨他一眼,「你什麼時候這麼沒定力了?我可知道你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怎麼,難道你以前的風流史不夠,還得歷練歷練?」

這話純粹是在揶揄他了。

文昊天自然能夠聽得出,也不介意什麼,笑嘻嘻的回應道,「哪有,我早就洗心革面了,誰讓你長得這麼美,這樣看著人,誰受得住的。」

本來就是跟沈未晞瞎嘮嗑,但是誰讓他一時得意忘形是當著傅錦寒的面說的,當他意識到周圍的氣息不對勁的時候,一轉頭就對上了傅錦寒如冰一樣的冷眸。

「老表,你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這跟未晞簡直是兩個極端,一個看的我心生旖旎,一個看的我脊背發寒。」

「她是你的什麼人。」傅錦寒對她的嘮叨沒什麼回應,冷不丁的冷聲問道。


文昊天看了一眼沈未晞,不明所以的道,「小表嫂啊,怎麼了?」

傅錦寒涼薄的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記住身份。」

文昊天這時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這是打翻了老表的醋罈子啊。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兒讓你這麼嚴肅,放心吧,我對你表嫂只有普通朋友以及她是我表嫂的情誼,什麼樣的女人能動,什麼樣的女人不能動,我心裡都是一桿秤的,可不是隨隨便便亂來的,我的人品你還不清楚嗎?」

傅錦寒說了一句話,他說了這麼多話來辯駁,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嘰嘰喳喳的為自己努力辯解。

傅錦寒當做沒聽到,轉頭看向唐燁城和赫連蒼,「你們的事都處理好了?」

「嗯,還算順利。」唐燁城點頭。

他們是大忙人,每天都有不同的行程。

赫連蒼的工作更是比較特殊,有些事兒根本不會說出來,甚至有的時候接到任務他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嗯,你最近倒是忙的很歡樂。」

傅錦寒意外的看了一眼他,其他的人也都是比較驚訝的,畢竟赫連蒼是出了名的不好相處,話少,跟他呆在一起會沉悶死。

「你看起來很輕鬆。」沉默了一會兒,他淡聲笑道。

「還行。」赫連蒼溫淡的應了一聲,隨後,他瞥了一眼沈未晞,波瀾不驚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艷,「今天這麼盛裝的樣子,如果今天又媒體在,一定會成為新聞頭條。」

「你這是在誇我么?真的是很難得了。」沈未晞微微一笑說道。

傅錦寒對赫連蒼今天的反應也是有些驚訝,以前和未晞不是沒見過,但從來沒見他這樣跟未晞說過話,事實上是從來都不會多說一句話,惜字如金,還真是有點意思。

他挑了挑眉,漫不經心的道,「看來,赫連是遇到喜事了,開始關注起我身邊的人了。」

這話聽著是閑嘮嗑,實際上帶著審視的意味。

都是聰明人,而且是彼此都很了解的人,赫連蒼怎麼會聽不出傅錦寒話中的深意,當即勾唇淡笑,「美麗的事物誰都喜歡多看幾眼,但也只是感受罷了,不代表會生出別的什麼情感來,你無須這麼防範。」

傅錦寒不冷不熱的笑了一聲,「赫連似乎又回來了,是從以前的事中走出來了么?」

話音落下,周圍的氣氛驟然降壓,赫連蒼的神色看著變得冷漠黑沉起來。

「我的事,你不了解么?」

「嗯,了解,但從今天的表現看想必是放下了。」傅錦寒從來都不是良善之人,即便是兄弟,他也不會鬆懈絲毫,只有打的對方怕了才罷休。

赫連蒼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溫溫淡淡的道,「你心裡想什麼,我知道,吃醋太過了。」

「誰吃醋了?即便會,也不會吃到你這裡。」傅錦寒自然不會承認自己剛才對赫連蒼轉變的態度會是什麼想法。

「但願如此,不過你放心,我再怎麼樣,也不會對兄弟的女人生出別的什麼想法。」赫連蒼淡聲說道。

這是沈未晞認識赫連蒼以來,聽到的他說的最多第一句話,還真是難得,不過他們談論的內容這會兒算是聽懂了,這真的是她什麼也沒做,鍋從天上直接砸了下來。

「赫連先生,謝謝你的誇獎,其實今天我也覺得自己比較亮眼,這些都是錦寒給我選的,這也說明錦寒的眼光非常不錯,改天,你要是想要買衣服,做個什麼造型什麼的,一定要找錦寒給你做參謀。」沈未晞知道這個兩個人估計是杠上了,以前可是從來沒見過這兩個人之間說過太多的話,現在這話一多還真的有點招架不住。

「謝謝,我知道錦寒,在吃穿用方面還真的沒什麼講究,一直都是有專人負責,所以,這單,你不用替他說好話。」赫連蒼似笑非笑的說道。

沈未晞有些尷尬,想想也是,赫連蒼和傅錦寒是發小,怎麼可能不了解彼此。

「好了,今天的宴會主題什麼,我們應該尊重主辦方,聊一些跟宴會有關的話題。」唐燁城自見到未晞便一直沉默,是因為他和未晞之間橫亘著林湘這個人,一個是他的母親,一個是兄弟愛的女人,兩邊都沒辦法去得罪,他只能保持沉默。

這會兒見一直沉默寡言的赫連蒼和傅錦寒像是要沒完沒了似得,不由出聲阻止。 他們兩個像是在打情罵俏一般,好像整個世界都只有他們,周圍的人像是隱形人一般。

其他三個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裡看到了無賴。

「哎,這真是刺激,我們三個男人每天都要被塞狗娘啊,快要撐死了。」文昊天沒憋住,嘆息一聲,幽幽的說道。


「是嗎?」沈未晞笑吟吟的看著他。

「那個,小……額,未晞,你可不要用這種眼神,這種笑容看著我,我會不習慣的,我也招架不住,真的,別誘惑我。」文昊天連忙抬手擋住自己的眼睛,作勢要擋住來自沈未晞的目光。

沈未晞斜睨他一眼,「你什麼時候這麼沒定力了?我可知道你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怎麼,難道你以前的風流史不夠,還得歷練歷練?」

這話純粹是在揶揄他了。


文昊天自然能夠聽得出,也不介意什麼,笑嘻嘻的回應道,「哪有,我早就洗心革面了,誰讓你長得這麼美,這樣看著人,誰受得住的。」

本來就是跟沈未晞瞎嘮嗑,但是誰讓他一時得意忘形是當著傅錦寒的面說的,當他意識到周圍的氣息不對勁的時候,一轉頭就對上了傅錦寒如冰一樣的冷眸。

「老表,你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這跟未晞簡直是兩個極端,一個看的我心生旖旎,一個看的我脊背發寒。」

「她是你的什麼人。」傅錦寒對她的嘮叨沒什麼回應,冷不丁的冷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