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字真言第五字,他第一次施展了出來。

「嗡!」

五個神聖古字飄出,在這片天地間構築成了又一片神籠。

鎮壓天地萬物!

這片虛空在這一刻變得無比安靜,至神至聖的氣息浩蕩,充斥在這片空間的每一個角落。這股氣息一出,牛角猿頓時猛震,頭頂的血煞神珠更是惴惴不安。

「你……」


它眼中滿是震撼之色,充滿了忌憚。

佛經至神至聖,剋制天地間一切邪惡,又更何況是其中的至高奧義六字真言。牛角猿本就是凶獸,更是以無盡生靈的元神祭煉出了血煞珠,這等邪煞之氣註定了要在極大的程度上受到佛經壓制。

它燃燒了一縷元神,可是如今卻也顯得有些處在弱勢了。

「你讓我覺得很奇怪……」姜小凡搖頭,引動混沌之光和佛家六字真言不斷鎮壓向牛角猿:「六顆混沌果,不至於讓你做到如此地步才對,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裡是本王的領地,你們擅闖進來,就應當死!」

牛角猿凶戾的道。

它在瘋狂的震動,掃出一道道可怕的光,撕裂向姜小凡。

「轟!」

這片混沌河如同滾滾熱水般沸騰,一道道水柱衝起,卷向了高空。

婚情蝕骨:腹黑總裁請節制 鎮!」

姜小凡平淡的吐出一個字。

佛經六字真言祭出了五個古字,這是佛經中的至高奧義,他以五個古字鎮壓向牛角猿,以壓制它的凶狂之氣,令之難以發揮出巔峰戰力。而在這同時,他布下混沌囚龍陣,以混沌河中蘊含的無盡混沌光為武器,大戰牛角猿。

相對而言,他稍稍處在上方。

他望著牛角猿,一字一句,平緩的道:「你在掩飾什麼?」

「胡說八道!」

牛角猿喝了一聲。

它張口祭出一道蠻牛吼,音殺之力卷向四面八方,碎石裂金。

「哼!」

姜小凡不由得嗤笑了一聲。

他雙手交織,一邊運轉混沌大陣,牽引混沌之光卷向牛角猿,一邊則是凝聚佛經五個古老文字,以鎮壓大天地之勢朝著牛角猿壓下。

「嗡!」

「鏗!」

同一時間,血煞珠和混沌神戟也各自碰撞了起來,震動出滿天罡風。

「你說我不需要明白,但是我卻很想知道……」

姜小凡平靜的道。

他盯著牛角猿,眸子中漸漸升騰起了朦朧仙光,彷彿是混沌一般。

道眸神眼!

「你!」

牛角猿猛的一震。

望著姜小凡此刻的雙眼,它突然有一種通體冰涼的感覺,彷彿一切都被看透了,沒有任何事與物能夠在這雙眼睛下潛藏。這也更加讓他心顫,它可是半步聖天強者啊,如今望著一個羅天三重天小輩的眼睛,竟然會生出這種感覺。

這很可怕!

所以,它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不安。

「轟!」

那股不安越來越強烈,所有它爆發出了更加強大的威勢。

它想阻止姜小凡。

「果然有貓膩。」

姜小凡冷笑。

道眸睜開后,天地間的一切都似乎變得清晰,連透明的空氣都變得五彩斑斕起來。這一刻,他能夠看清天地間的一切,牛角猿的動作在他眼中變得無比緩慢。

「嗡!」

他隨心所欲的牽動混沌光,引動六字真言,鎮向牛角猿。

這之後,他抬頭朝著前方看去,盯住了前方的那株混沌果樹。

「確實不凡。」


它看到了混沌果的內部,其中有絲絲縷縷的混沌光霧,但是卻屬於那種中和屬性的混沌力量,不會有任何傷害,至少幻神境以上的修士完全可以吞噬它。

「並無什麼特別……」

盯著混沌果樹望了片刻,他皺了皺眉。

他收回目光,但是就在這一刻,一道青芒在眼中劃過,令他微微一驚。他抬頭朝著青芒閃爍的方向望去,那裡是一條滾滾奔騰的瀑布,水流落下,隆隆作響。

「竟然也布置了結界。」

他輕疑道。

也是這個時候,牛角猿變得無比的凶狂起來,更勝之前:「該死,滾出去!」

「轟!」

血煞之光浩蕩,鋪天蓋地而下。

姜小凡敏銳的在其眼中感覺到了不安,所以,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這頭牛角猿果然是在掩飾著什麼,等待混沌果徹底成熟絕對是一種迷惑人的假象。

而能讓一尊半步聖天強者做到如此,瀑布后必然不是凡物!

「嗡!」

想到這裡,他的眸子更加熾烈了,朦朧仙光涌動,直直的盯著前方。瀑布前雖然有結界禁制,但是卻擋不住他的眸光,道眸神眼望穿一切。

「這是?!」

看清其中后,姜小凡猛的一驚。

他眼中突兀的爆射出了兩道璀璨的仙光,竟然變得微微有些激動。

「嘩啦啦!」

其眉心間亮起了一片神海,在那其中,金色的蓮朵和黑色的蓮朵和諧的交織在一起,這一刻,這些密集的黑色蓮朵和金色蓮朵不由得同時搖曳起來。

「居然在這裡。」

姜小凡驚喜。

混度瀑布之後充斥著更加濃郁而可怕的混沌光,而在這混沌光的中心,一朵青色蓮花微微搖曳,如仙葩吐蕊,震撼人心。在其周邊,混沌光翻湧,隱隱有天地開闢之場景在四周呈現。

「凈世青蓮!」

姜小凡握拳,眼中滿是驚喜,忍不住脫口而出。

古老相傳,天地開闢以前,混沌中孕育著一株混沌青蓮,有著無盡威能,大天地開闢時,混沌青蓮崩碎,化作四顆蓮子遍布宇宙空間,成為了單獨的存在。而在這四顆蓮子中,凈世青蓮無疑是最強大的一顆,傳言它繼承了混沌青蓮最多的力量,遠遠超出了其它三枚蓮子。

「竟然會在這裡!」

他無比欣喜。

他的神識海中已經有了道德金蓮和滅世黑蓮,如今又發現了凈世青蓮,最後若是再尋到業火紅蓮,他將能夠讓混沌青蓮重現世間,那可是已知中真正超越了聖兵範疇的最強聖物,擁有通天徹地之能!

他突然有些感謝景霄天主了,如果不是對方將他打入這片混沌世界,他或許一輩子都難以尋到這凈世青蓮了,這是一個意外的大喜。 混沌瀑布后,青色蓮花搖曳,吞吐仙光,宛如是在自行開闢一片小天地,給人一種震撼靈魂的感覺。它通體交織琉璃光芒,神秘,聖潔,高雅,超脫凡俗。

「凈世青蓮!太好了!」

姜小凡驚喜。

以他如今的強大心境,此刻也不由得握緊了雙拳。

他倒是很興奮了,不過在這個地方,有人與他持著完全相反的情緒。

「吼」

牛角猿怒吼,雙眸血紅,彷彿要吃人般。

它守在這裡很久了,所謂的等待混沌果成熟,那完全是個笑話,確確實實是一個假象。它守在這裡,一直在企圖煉化凈世青蓮,為了不讓任何人發現,它布下了無數結界,而後散布出了它在等待混沌果徹底成熟的消息。

它怕有其它混沌古獸發現,更害怕被混沌族知曉。

不得不說,它所做的一切是有效果的,一般的混沌古獸並不願意為了幾枚混沌果就與半步聖天強者為敵,而混沌遺族更是對混沌果不屑於顧,哪裡會來爭奪,它所做的這些都取得了滿意的結果。

它不知道混沌瀑布后的那株青連到底屬於何物,但是它卻很清楚,一旦自己能夠煉化了這株青蓮,那麼絕對能夠在第一時間突破壁壘,破入聖天境界,甚至於可以很輕鬆的度過之後的聖天大劫,它知道那株青蓮擁有著這樣的力量。

但是現在,這一切完全廢了!

「該死!」

它怒視著姜小凡,眼中的凶光更加懾人了。

「殺了你!」

它怒聲咆哮,凶光震動九霄。

混沌大陣開始顫抖,五個本源古字也開始晃動,似乎下一刻就會坍塌碎掉。因為憤怒,牛角猿在這個時候再次燃燒了一縷生命本源,體外的聖威漸漸變得濃郁起來,變得無比的可怕。

「轟!」

一股滔天凶威席捲蒼穹,壓迫大天地。

很強大!

很可怕!

只是,在面對著這股凶狂的力量時,姜小凡顯得非常的平靜,或則說是非常的堅定:「混沌果我只要三顆,凈世青蓮我必須收走,你掌控不了它!」

「轟!」

面對半步聖天級的牛角猿,他第一次盡展威壓,以強撼強。

金,銀,紫,黑,白,灰,紅,七種不同的色彩跳動而出,化作一道通天光束貫穿入混沌蒼穹,與牛角猿所散發出來的那股凶狂之氣狠狠對碰。


「咚!」

最終,牛角猿倒退,姜小凡也倒退。

牛角猿眼中的兇狠之光無比濃郁,但是其中卻也有掩飾不了的震驚。

它雖然已經狂怒不已,但是卻並沒有失去理智,清晰感覺到了姜小凡在這一刻並沒有依靠混沌河的力量,完全是在靠著己身威壓與它硬撼。然而就是如此,這股威壓卻是硬生生的擋住了它。

一個羅天三重天的修士,單純論威壓,竟然不比它弱!

「你到底是誰!」

它忍不住吼道。

一個羅天三重天的小修士竟然能夠擁有堪比半步聖天強者的威壓,這是一件無比恐怖的事。據它所知,當代混沌族最強大的年輕至尊,羅天四重天的修為,號稱資質堪比第一代混沌王的人,其威壓也只能堪比聖天九重天而已。

可是眼前這個人,他並非是混沌遺族,為何卻能有這麼可怕的威壓,竟然比混沌族第一年輕至尊還要強大,難道他的血脈之力比天地間最高貴最霸道的混沌遺族還要強大不成?這怎麼可能!

「你不用在意。」

姜小凡搖頭。

他經歷了三次大道天劫,以無盡道則本源淬鍊過體魄,更是在聖天級強者的爭鋒中感悟過法則之力,如此磨礪下,他己身所具備的威勢自然非常的可怕。

「這株青蓮我必須取走!」

他眸子深邃。

「做夢!」

牛角猿震怒,眼中滿是凶戾之光。

姜小凡很平靜,道:「你在這裡守了數千年,為何無法煉化這株青蓮,你以為只是時間的問題?你以為只要再過數百年,你就能掌控它?」


牛角猿眼冒凶光,嗜血殘酷。

「錯了,你掌控不了它,甚至於,你很難真正的靠近它。」姜小凡眸子中繚繞著朦朧仙光,似混沌在翻湧,盯著牛角猿道:「這些日子以來,你的元神體是否已經在隱隱作痛,分別是在子時和午時。」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