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本名葉寶田,也是上陽村葉家中人,自從把老婆輸跑以後,就在紅日鋼廠當一個保安,每個月也有三千元的收入。

葉寶田可是兇惡之人,在局子三進三出,很少有人敢惹,也就是韓龍憑藉韓德彪的關係,加上本身也是有錢人,葉寶田才讓他三分。

重生財女很囂張 可是如今,葉寶田已經輸紅眼了,當場就拍桌子,大笑道:「看看老子的牌,方塊Q,方塊十,方塊四。」

眾人看到葉寶田都是方塊,都是驚呼一聲,這就是金花。

「哈哈,這是老子錢了。」

葉寶田興奮的大笑起來,而此時韓龍卻撇了撇嘴,一把摁住底錢,淡淡說道:「我還沒出牌呢,你是金花,難道我不是嗎?」

「紅桃K,紅桃J,紅桃6。」

「我去!」

眾人都發出驚呼,都沒有想到韓龍也同樣是金花,虧得這個傢伙起初還在糾結,都被這個小子給騙了。

葉寶田那個憤怒,兩眼都冒火。

,大家也都看出來葉寶田已經輸紅眼了,有心人,都要躲避。

「寶田,沒錢了?沒錢我給你一條路,只要你幫我教訓一個人,我給你五千。」

這時候韓龍突然對著葉寶田說道。

這時候韓龍突然來到葉寶田身邊,壓低聲音不知道在說什麼,同時韓龍從桌上拿起兩千元,就這麼放在葉寶田的手中。

「楊柏,他們幹什麼呢?」

窗戶外邊的劉飛疑惑的看向楊柏,而楊柏此時能敏銳的感覺到韓龍跟葉寶田好想要對付自己。

「他們在密謀算計我吧?」

楊柏摸了摸下巴,不知道自己為何有這種感覺,尤其還很強烈。

「算計你?韓龍他發現我們了?」

劉飛和二蛋子就是一愣,著急想要衝進去。

「沒有,最好別來招惹我,不然別怪我先下手為強。」

楊柏二愣子脾氣再次上來,冷冷的看著賭桌上的兩人。

果然屋裡傳來葉寶田的聲音。

「好,韓龍,我現在就去找這個楊柏。」

葉寶田獰笑一聲,收了韓龍的定金,不就是揍一個人嗎,就能得五千,太過簡單。

「楊柏,你都神了,他真的在算計我們。大爺的,韓龍你給我們等著。」

劉飛憤怒的說著,而此時楊柏卻冷笑一聲。

「不用了,我來了!」

楊柏藝高人大膽,看到韓龍這個時候還要找人收拾自己,怒火已經燃燒起來。

「這人是誰?他們怎麼進來的?」

周圍這些賭徒有點戒備,畢竟出現陌生人。

「你是誰?懂不懂規矩。」

李大鼻子沒有看清楚,卻看到胖子劉飛。

與女鬼同居 他以前也在這裡賭過,如果是熟人帶進來的,李大鼻子還挺歡迎。

劉飛現在趾高氣昂,從兜里掏出百元,直接就扔在地上,然後故意的環顧四周,看著這些人的牌局,相當不屑。

李大鼻子看到劉飛交了門票,還在發愣,就看到楊柏朝著韓龍的方向就走去。

而此時韓龍看到楊柏,嚇了一跳,嗓子都尖銳起來。

「他,他就是楊柏,寶田,你要能教訓他,我當場就給錢。」

葉寶田就是一愣,這才看清楚,對面走來的年輕人,就是目標人物。

「哈哈,小的,算你倒霉,沒有想到我這個錢,掙得那麼容易,哈哈哈。」

名門試愛 葉寶田兇殘的朝著楊柏走去,還未等走到旁邊,就被一個板磚直接砸挺了。

楊柏這麼突然動手,可是驚住所有人。

尤其韓龍嚇得都哆嗦,想跑腿腳都發麻。

其他那些混混都有些發愣,門口癩子三還想動手,直接就被二蛋子和劉飛踹趴下了。 「瞎掰!你扯得太玄幻了,我現在在想,我爸那邊的到底該怎麼處理,這個結必須要想辦法把他打開,不然的話我把這個結會越打越死」

看得出蘇安嵐現在還是牽腸掛肚的想著自己家裡的那些事情的。

「這個你不用太著急,俗話說車到山前必有路,我覺得現在不是我們想這個問題的時候,應該是你的父親,讓她先好好想想,讓她冷靜的把這個事情給想通,哎!游泳時間到了,這麼多天沒出門了,我感覺我都快生鏽了,雖然宅在這裡但是還是要保持運動啊!」

說著姜辰拿著毛巾走到了水晶玻璃游泳池邊,開始坐熱身運動。

「對了!你洗不洗?一起游泳健身一下?不然天天呆著這麼吃肯定會長胖的?」

「我可不洗!每次洗你都要佔我便宜?」

蘇安嵐趕緊憋著嘴搖頭道!

「瞧你說的,怎麼你便宜不給我占,還要給別人站啊?」

說著姜辰便直接一個猛子跳進了水裡,這水藍得發亮,而且是全玻璃的,從天辰時髦大廈的頂樓延伸出去的,腳下全部都是防彈透明玻璃,如果眼神好的,站在底部拿著望遠鏡朝上看,便可以看見一群穿著比基尼的美女在裡面洗澡,當然這個是以前黎胖子和高娃才這樣玩的,只從姜辰回來以後天辰世貿大廈便沒有在進過哪些所謂的網紅。

而像一頭獵豹已經盯了姜辰這個獵物無比久的冷月準備現在開始下手了。

她化妝成美團外賣的騎手,帶著黃色的摩托車安全帽,將自己遮蔽的嚴嚴實實的。提著一份外賣急急忙忙的進入了天辰時髦大廈。

基本上沒人懷疑她,因為天辰世貿大廈差不多有幾千名員工,雖說大廈裡面有員工食堂,但是一些好吃嘴兒們還是會點外賣,比如買什麼奶茶雞中翅什麼的,所以每天進來送外賣的外賣員們絡繹不絕。

沒人懷疑她,她開始熟練的搭著員工電梯開始前往97樓,要知道97樓是員工電梯唯一能上的樓了,而98樓到是高層股東有專屬卡才能上的,而99樓是會議室,100樓就是姜辰所住的空中花園。

到達97樓以後,冷月並沒有送外賣,拿出自己手上精密的儀器,這精密的儀器上面開始閃爍紅點,這是攝像頭檢測器,攝像頭髮出來的電磁波信號都能被這份儀器給檢查出來,而冷月之所以這麼做就是要知道這一層樓那裡有攝像頭,自己要躲過攝像頭的死角好慢慢的嵌入到100樓去。

不的不說冷月的專業性,她直接進入了女性洗手間,然後在廁所門口貼了一個,管道維修暫停使用,便沒有人在進這間洗手間,這女性洗手間便成了她的私人領域。

她快速的脫下自己的頭盔和美團外賣的衣服,把這些東西都放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後渾身緊身服,特別方便於攀爬,便直接從洗手間的窗戶口翻了出去直接沿著外面的管道朝著頂樓攀爬了上去。

這可是100樓高的距離啊!一般人根本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別說攀爬了,而冷月直接徒手攀爬,到了100樓的圍牆下面,姜辰游泳的延伸游泳池就近在咫尺了。

冷月直接從背後拿著吸附盤直接吸附在了游泳池下面,而姜辰的腳丫已經就在她的頭頂上了,但是她絲毫吧緊張,開始用著強力的空氣破碎,安防在了游泳池的下面,這種空氣破碎威力無比強勁,哪怕是防彈玻璃在它面前也跟紙糊的一樣。

因為冷月的職業就是干殺手的,防彈玻璃在他眼裡肯定是接觸得最多的一種東西,安放好了空氣破碎,冷月看都沒看,然後無比嫻熟的慢慢爬回了女廁所。

手裡捏著一根繩子,看著目標還在游泳池裡面嬉戲玩耍,直接用力的一拉繩子,「咔嚓」一聲空氣破碎直接將下面的防彈玻璃給擊碎,水流行程旋渦快速的朝著下方迅速落下。

而這強大的吸力將姜辰瘋狂往洞口吸去,姜辰拚命的喊著救命,但是這個時候蘇安嵐在玩手機根本聽不見,因為這個時候姜辰已經被拖在了水中,發不出任何聲音。

看著從天而降的巨大水流,下面路邊停放的車子也遭殃,下面的路人和門口的保安都開始朝頭上看去,發現這棟地標建築物延伸的游泳池下面破了一個巨大的洞,而洞口還掉著一個人。

而這個人正是姜辰,面對被扯進水裡不停的旋轉著,外人早就暈頭轉向跟著水流從100層掉落下去了,而姜辰神級反應在最後關頭,牢牢抓住了破碎的玻璃殘臂,但是這鋒利的玻璃還是將他的手給割出了血液。

而自信的冷月早已經收拾東西化妝成外賣員逃之夭夭了,到了樓下的時候她還是情不自禁的朝著人群看了一眼,在看頭頂上頓時不由得額頭出現了一絲汗珠,這個傢伙這樣居然都沒有掉下來居然抓著玻璃殘壁正在左右晃動著。

「救命!」

姜辰已經有些精疲力盡了,而這個時候水已經放幹了,蘇安嵐才聽見姜辰的呼救聲來到游泳池不頓時被眼前的景象給嚇懵逼了。看著游泳池破了,裡面的水放幹了,姜辰正掉在洞口,精疲力盡的喊著救命。

「來人啊!快來人啊!」

蘇安嵐也慌了驚慌失措的吼道!

「這上面一般人上不來,快去找跟繩子?」

姜辰真的快沒有力氣了,換做別人可能早就下去了,蘇安嵐急忙進去繩子沒找到,他把巨大的落地窗帘給車了下來,然後一頭栓在一棵樹上,一頭丟給了姜辰。

而姜辰之前不好用力是玻璃是滑的,他只有死死的扣住邊緣的膠條,現在抓住了窗帘她終於可以稍微用一點力氣向上爬了,廢了好大的力氣爬上來,雪白的窗帘也被姜辰割傷的手染成了紅色。

「你沒事兒吧?我馬上叫救護車?」

蘇安嵐看著渾身濕漉漉趴在地上的姜辰無比擔心道!

「沒死兒皮外傷不用叫救護車簡單包紮一下就可以了?」 終於,黛兒還是成功的將顧忘帶進了酒店。

看著床上的顧忘一副燥熱的模樣,黛兒心中的火又上升了一個層次,她緩緩來到顧忘身邊,深情地凝望著他,眼睛里有些許不尋常。

「趙以諾……」顧忘一邊脫著自己的衣服一邊不停地嘀咕著。

他的腦海里,果然只有趙以諾的樣子!黛兒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

黛兒突然有些猶豫了,她不知道究竟該不該繼續接下來的行為?她的表情有些遲疑。

不管了,先得到他再說!

黛兒直接脫掉身上的衣服,而後騎在顧忘身上,試圖挑起顧忘。

此時的顧忘,對於面前的這番,確實有些招架不住,但是他很清楚,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趙以諾。

「滾開!」

顧忘一個用力,將黛兒直接甩在了地上。

「啊!」地上的黛兒捂著自己的腦袋,有些尷尬。

「別碰我!」床上的顧忘大聲喊著。

可是黛兒就像著了魔一樣,站起來,試圖征服身下的這個人。

沒有絲毫猶豫的,黛兒直接脫掉了顧忘的襯衣和褲子,很快,他的上半身已經裸露在空氣中。黛兒用她那纖細的小手不停的撫摸著身下顧忘那結實的胸膛,很是著迷。

緊接著,黛兒低下了頭,親吻著顧忘的脖頸,喉嚨,胸膛,惹得他心中的火越來越強烈。

急促的呼吸,魅惑的嬌喘,空氣中瀰漫著不尋常的氣息,終於,顧忘忍不住了,將身上的人用力一推,自己直接去了浴室。

顧忘站在淋浴之下,瘋狂被冷水打著,淋著,試圖削弱心中那該死的火。

「顧忘,你開門!」浴室外邊,黛兒一邊敲打著門一邊緊張的喊著。

裡邊的人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似的,一個勁兒的洗著,拍打著。

「顧忘,快開門!我來幫你洗!」門外的黛兒一直不停地喊著,鬧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忘竟然躺在旁邊的浴池裡直接睡了過去。

黛兒焦急的在外邊不停地轉悠著,等待著顧忘的出來,直到第二天的到來。

「額……」

浴池裡的顧忘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看上去很是憔悴。這是哪裡?他環顧了一下四周,才發現自己竟然睡在了浴室。

什麼情況?昨天自己喝多了?

不對,他昨天晚上被下藥了!顧忘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

「啪!」

浴室的門被打開。

原本靠著浴室的門睡覺的黛兒直接倒在了地上。

她怎麼會在這裡?顧忘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女人,有些好奇。

「你醒了。」黛兒一邊揉著自己的眼睛,一邊說道。

「嗯。」顧忘無力的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隱隱的,顧忘心裡有些不安。

顧忘總覺得好像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可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顧忘一邊走出去一邊問道。

重生巨星是女生:凌總別來無恙 「哦,我昨天晚上看你喝醉了,就把送到這裡來了……」黛兒心虛的解釋著。

不對,等一下,他昨天晚上被下了葯,應該沒有對黛兒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吧?顧忘看著面前的人,瞬間提高了警惕。

「黛兒,昨天晚上,我沒對你做出什麼吧?」顧忘立即提高警惕,有些慌亂的問道。

若是真的發生了什麼,顧忘不知道該怎麼向趙以諾解釋……

「討厭。」黛兒突然嬌羞的說道。

「昨天晚上你做了什麼,自己心裡還不清楚嘛?」黛兒嫵媚的說著,挺了挺自己的上身。

顧忘這才發現原來此時的黛兒只穿了一個弔帶和一條安全褲。

看了看面前的黛兒,又看了看自己裸露的上身,顧忘突然有些慌亂了。

「咚咚咚!」

突然,敲門聲漸起。

「誰?」顧忘看了看旁邊的黛兒,大聲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黛兒看著門,心裡也有些緊張。

「快開門!」門外,一個男人對著一個前台服務員,大聲喊道。

「對不起,先生,這個房間里有人。」

服務員還是很有原則的。

「我知道有人,我是來給顧總送衣服的!」

門外,人好像越來越多,場面很是熱鬧。

終於,七嘴八舌之下,服務員還是開了門。

一下子,門外的記者全都涌了進來。

「顧總,你好,請問你和黛兒小姐是什麼關係?」

「顧總,您要和黛兒小姐結婚了么?」

「黛兒小姐,你和顧總是什麼時候開始戀愛的?」

幾個記者不停的拍著,說著,畫面很是尷尬。

此時的黛兒,也有些蒙圈,她從來沒有想過,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竟然會穿的這麼暴露,出現在公眾面前。

「讓一下,別拍了,拍什麼拍,起開!」

突然,黛兒的助理立馬跑了過來,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黛兒身上,拉著她立即離開了房間。

「小姐,你沒事吧?」助理一邊問道一邊觀察著後邊的情況。

「沒事。」黛兒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回答。

到底是誰讓記者來酒店的,究竟是誰計劃的這個陰謀?突然,黛兒的腦海里浮現出天翔的面孔。

難道,這一切都是天翔安排的?黛兒緊皺眉頭,心中很是憤怒。這次,她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算是毀了。

「小姐,回家么?」助理在旁邊尷尬的低聲問道。

「不回家,去M公司。」

黛兒的眼神很是堅定,她一定要去討個說法!

「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