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殘?

冷酷?

喜怒無常?

歐西亞在等他接下里的形容詞。

但是時間越拖越長,溫斯頓的遲疑讓最後一個詞不管是什麼,都顯得沒什麼說服力。

溫斯頓終於把話接了下去:「不拘小節。」

歐西亞:「……」

是說巴爾生性斤斤計較,自己生命岌岌可危的意思嗎?

不管怎麼樣,他還是赴宴了。

進入布萊特城堡,歐西亞有些訝異。他實在沒想到哥特風格的古堡內部裝修設計竟然走的是中國風。

中式傢具、瓷器和字畫也就算了,為什麼鏡子上還貼著紅色的剪紙?

「歡迎光臨。」

一個外表清秀的中國男孩穿著簡單白色t恤、牛仔褲,從樓梯上走下來,羞澀地打著招呼。

……

這就是二代小明王大人?

歐西亞有一瞬間的怔忡,但很快收斂情緒,彎腰行禮。

王小明道:「飯菜都準備好了,快點入席吧。你喜歡吃什麼?我做了鴨血粉絲湯、紅燒血豆腐、爆炒麻辣血旺、豬血炒豆乾……」

他報了一長串的菜名,儘管歐西亞不知道是什麼,但十分配合地表示:「都是我愛吃的。」

王小明鬆了口氣道:「太好了,我還擔心你吃不慣。」

他們走到餐廳,餐桌上果然擺滿了餐盤,只是……

裡面是空的。

王小明看向怡然自得地坐在餐桌邊晃酒杯的巴爾,目瞪口呆地說:「都吃完了?」

巴爾道:「沒有。」變戲法般地拿出一碗,「給你留了。」

王小明為難地說:「有客人在。」

巴爾不悅地冷哼道:「做客就做客,還蹭什麼飯!」還是王小明親手做的!可惡! 歐西亞看了眼乾乾淨淨光光亮的盤子,乾咳一聲道:「也沒什麼可蹭的了。」

王小明十分內疚:「我幫你下碗陽春麵吧?加兩塊豬血。」

巴爾勃然大怒:「你竟然下面給他吃?」

王小明解釋:「中華自古乃是禮儀之邦,請客人吃飯是禮儀之道……」

巴爾道:「吃之前是不是還要加一句『做人呢,最要緊的是開心。』」

溫斯頓默默地想:小明王遇到巴爾之後到底是有多不開心,連人都不要做了。

王小明道:「他不是人。」

歐西亞:「……」

巴爾冷哼道:「他是吸血鬼!真是做鬼也不放過你!」

歐西亞:「……」

王小明慢吞吞地說:「我也是吸血鬼。」

巴爾眼皮一抬:「你也別放過我。」

王小明臉紅了紅,羞澀地點了點頭。

巴爾面色緩了緩,把碗端給王小明:「吃吧。」

王小明端著碗,小心翼翼地瞄了歐西亞和溫斯頓一眼,巴爾一個閃身,把他的視線擋住了。

「吃東西的時候不要東張西望,會影響胃口。」

……

進門到現在啥也沒幹就被唾棄得不要不要的歐西亞小聲問溫斯頓:「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溫斯頓拍拍他的肩膀:「再等等就好了。」

「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埃德溫笑眯眯地插|入溫斯頓和歐西亞之間,攬住溫斯頓的肩膀,低聲道,「親愛的,有什麼是不方便和我說,但是方便和一個外、人、說的呢?嗯?」

溫斯頓:「……」

歐西亞被孤零零地撇在一邊,幽幽地說:「原來你讓我等這個。」

溫斯頓:「……」

好不容易把陳年老醋組和專業食用鹼分別綁定,產生中和反應,化解了空氣中的酸味,已經一個小時過去了。

歐西亞在躺椅上孤獨地打了個盹,醒來的時候其他人正在聊天。

「沒想到來十三氏族裡,花種得最好的竟然是諾菲勒。真是人不可貌相。」溫斯頓半真半假地感慨。

埃德溫的手搭在他的脖子後面,拇指輕輕地摩挲了兩下:「沒關係,我草莓種得好。」

萬世最強帝 :「……」你植皮最好,尤其是臉皮!

巴爾深深地看著王小明。

王小明渾身一激靈,腦海靈光一閃,脫口道:「你什麼都種得好。」

巴爾嘴角微微上揚,又很快瞪了眼他的肚子:「就是不發芽。」

王小明:「……」

歐西亞看著他們桌上的茶杯,摸了摸自己微乾的嘴唇,問道:「可以借一個茶杯,一杯熱水,一點兒茶葉嗎?倒的步驟我可以自己來。」

從現在開始,他要當個識趣的客人。

普里普利依言送上了送上了水壺、茶杯、茶葉罐。

歐西亞:「……」沒想到對方這麼乾脆地成全了他,連禮貌上的客套話都不講一句,真是太實誠了。

他低頭泡茶。

溫斯頓手捧著茶杯,斟酌著開口道:「很久以前就聽過您的傳奇事迹,我完全為您傾倒……」

埃德溫捏了捏他的後頸肉。

溫斯頓後背生出一陣涼意,頓了頓才道:「然而聞名不如見面,您本人比我想象中的更加……」

埃德溫的指甲掐入他的皮膚內,嘴角還在笑,眼睛卻陰寒得嚇人。

溫斯頓硬著頭皮繼續說:「優秀!幸虧我的心已經完全被埃、德、溫佔據了,一點兒縫隙都沒有!不然,我恐怕要為安斯比利斯的存在而輾轉難眠!」

埃德溫鬆開手,沖著他笑了笑,伸長脖子,舔了舔已然癒合的傷口。

溫斯頓縮了一下,尷尬地看著歐西亞。

歐西亞彷彿沒有看到他們兩人的小動作,接著他的話說:「哦?在你的想象中我是什麼模樣的?浴血奮戰,狼狽不堪?還是哭著說書上都是騙人的,然後躺在床上,一邊吐血一邊燒愛情小說?」

溫斯頓道:「不不不,您在我心中一直是睿智、從容、英勇的形象。」

埃德溫笑容又冷了。

歐西亞突地笑起來:「鋪墊了這麼久,總該進入正題了。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溫斯頓身體微微前傾,問道:「安斯比利斯是不是被關在封印之地?」

歐西亞笑容微斂。

溫斯頓又道:「封印之地是不是在南極?」


歐西亞眯起眼睛:「為什麼這麼問?」

溫斯頓道:「但凡氏族長老七票以上認為罪無可恕的血族都會被關押在封印之地。而封印之地的位置只有十三位長老才知道……」

歐西亞看了王小明一眼。

王小明搖頭。

他加入血族是為了獲得長生,與巴爾長相廝守,對血族內部事務並沒有任何興趣。這次庇護血族,也是為了自己每個月二十萬的零花錢拿得不虧心。

歐西亞沉默了會兒才道:「為什麼你們認為在南極?」

溫斯頓道:「因為南極有魔女出現。南極的極晝就要過去,暗夜降臨,封印之地的封印力量會減弱,每年這個時候,十三長老會輪流過來加強封印的力量。但是今年長老們還沒有出現,如果要對封印之地動手,現在正是時候。」

歐西亞霍然起身往外走。

溫斯頓追在他身後:「如果封印之地真的在南極,你一個人趕去也沒用!」

城堡大門當著歐西亞的猛然關上。

歐西亞腳步頓住,冷冷地說:「開門。」

埃德溫瞬間擋在溫斯頓身前:「封印之地關押的不止是……安斯比利斯。」

血族有許多傳說,可不是每個都像安斯比利斯和歐西亞這樣「有愛」,更多的是殘酷、冷血、暴虐。如果這些傢伙被放出來……

怎麼想象都是血流成河的畫面。

溫斯頓勸慰道:「血族界的通道關閉,我們最好想點兒其他辦法。」消息來得太晚,若是早一點兒,就能告訴辛格長老,獲得血族界的支持。

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砰。」

城堡大門轟然倒地。

溫斯頓和埃德溫還沒反應過來,巴爾已經沖了出去。

皓月當空,夜涼如水。

城堡前方數十隻蝙蝠朝著不同方向飛行。

巴爾站在空地上,面色發黑。

溫斯頓拉著埃德溫躡手躡腳地要走,就聽巴爾說:「賠償!」

溫斯頓立刻說:「沒問題。」

王小明追出來,聞言忙道:「沒關係的。這樣的門我們庫存很多。」巴爾有事沒事就會踹飛幾扇,他已經習慣了。

巴爾道:「讓他們賠一扇踹不壞的。」

溫斯頓:「……」這不可能。遇到毀滅天使,就算是金子也能踹成沙子。

王小明顯然與他想得一樣:「那還是別裝了。」

巴爾:「……」為什麼人家養的就胳膊肘往裡拐,他養的就身在曹營心在漢?!

道上的青春 ,拉著埃德溫就走。

王小明躊正躇著自己要不要跟上去幫忙,鼻尖一疼,就看到巴爾站在自己的面前,滿臉不悅地捏著自己的鼻頭。巴爾說:「你要記住。第一,你是一個人。」

「……」

「第二,是我的人。」

「……」

巴爾拍拍他的腦袋:「記住了嗎?」


王小明小聲道:「我不是變成吸血鬼了嗎?」

巴爾道:「那就做一個名副其實的吸血鬼!」

「什麼叫名副其實的吸血鬼?」

「對別人吸血吃肉,對我陰魂不散。」

「……」

趕到欺騙島時,火山剛噴發過後沒多久,島上到處都是火山灰,彷彿一片焦土。


歐西亞幾乎是撞到了島中央。

那裡,數十具棺材半埋在火山灰里,橫七豎八地躺著,有的掀開了棺材蓋,有的還密封著。

一具雕刻著邁卡維氏族族徽的白色棺材樹在中央,棺材蓋緊緊地合著,好似沉默地等待著遠方的故人。

歐西亞的心臟劇烈跳動,一步步地走到棺材旁,慢慢地開啟棺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