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們,走吧,回部隊。”林凌對着他們說道。

“對了,李二牛,你媳婦是幹啥的。”林凌對李二牛問道。

“俺媳婦呀!她在酒店當服務員。”說道媳婦,李二牛眼裏發出了一絲絲的愛意。

“你們結婚了嗎?”何晨光好奇的問。 “還沒呢到時候一定請你們喝喜酒。”李二牛豪氣地說到。

“哈哈,一定去捧場。”大家笑道。

回到軍區他們五個人先回宿舍去,因爲林凌暫時要先去找林曉曉,畢竟出完任務後到現在還沒有找過她,有點想她了。所以他們分頭走。

到中午十一點的時候,林凌走到了林曉曉的宿舍樓下,打電話叫林曉曉下來。

下樓的時候曉曉看到正在樹蔭下等着她的林凌,立馬奔向他。

今天的曉曉在林凌的眼裏比平時更加漂亮,一頭秀髮在空中飛舞,裝着軍裝裙,襯出她雪白的皮膚,面帶着微笑,小臉微紅在陽光下奔向自己,讓林凌的內心不由地顫動了一下。


“林凌,我聽說你在演習中表現出色,現在已經被任命爲你們紅細胞特別行動隊的隊長了。恭喜,我就知道我的男朋友是最厲害的。”林曉曉一臉驕傲與崇拜地看着林凌說到。

“哈哈,這你都聽說了,消息傳的這麼快的嗎?”林凌沒想到早上的是下午就傳到了林曉曉的耳朵裏了。

“那是必須的你是我男朋友你的事我肯定,第一時間就要知道。況且你們紅細胞特備行動隊正式成立這樣的大事在軍區裏早就傳開了好嘛。還有聽說你們昨天結束了最後的考覈,你怎麼沒告訴我,我還是聽別人說的,這麼危險的事你怎麼也不提前告訴我,怎麼樣你沒受傷吧?快讓我看看。”


說着林曉曉就左摸右摸檢查着他的身體,怕他受傷卻忍住不敢告訴她。臉上滿是擔憂。

“哎,你放心我沒事,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再說了我不是怕你擔心嘛,再出任務前,我也打電話給你了,你是我唯一最重要的牽掛,聽到你的聲音,你不知道我有多麼的開心,你就是我的動力。而且曉曉啊!大庭觀衆之下,你這樣不好吧?嗯~”

林凌笑着安撫着林曉曉。

林曉曉聽到他的話也意思自己剛剛的動作有點不妥,馬上收起手。尷尬的站在那,小臉更紅了。

林凌看她小女兒的姿態心裏喜歡的緊,但還是暫時放過她,也不逗她了。

“曉曉,這次隊裏個我們放了一週的假,我想回東海市看看,在隊裏待太久了有點難受。我們也很久沒有一起出去玩了,趁着這個假期,我們一起回去吧,你也請個假,怎麼樣?”林凌切入真題,說出自己來找她的原因。

“啊?我,我可能請不了假,你也知道我們請假很困難的,沒什麼重要的事是不能夠請假的。”林曉曉很爲難的解釋到,其實他也很想和林凌一起回去,畢竟他們已經好久沒見面了,好不容易有機會。

“哎!也是,沒事,只能等下次了。”林凌很遺憾的說到。

“嗯嗯,對了你能不能回去的時候替我去看看我爸媽,向他們問好。還有和他們說我在隊裏很好讓他們不用擔心我。哦!對了我這裏還有一份資料是要給我表姐葉寸心,你還記得她嗎?就上次你們見面打了一架的那個女孩。你幫我把這份資料送給給她,她就在軍區總部的通信部門工作。”林曉曉開始交代林凌幫他做這些事。

“好的,我會替你去看望你父母的,還有你要給你表姐的資料,你準備好了嗎,我待會回去順便拿給她吧,反正這裏離軍區總部也不過幾公里的路程。”林凌答應下了林曉曉交代的事。

“嗯!好我現在馬上上去拿那份資料給你,你等一下哈!她要好久了我都沒機會出去。就一直放在我這很久了。我待會給她打個電話讓她出來接你。”

“嗯。去吧,我在這裏等你,慢點不急別跑上去,這天怪熱的,你看剛剛跑的滿臉通紅。”林凌吩咐着。

“嗯嗯,你等我一下哦!”

說着就轉身再次上了趟宿舍,幾分鐘後林曉曉就拿了一份資料下來用檔案袋裝着。拿到資料的林凌和曉曉在聊了一下就離開了,因爲曉曉待會還有事,不能待太久。

與林曉曉告別之後,林凌開着一輛軍用吉普車,還帶着一副墨鏡,十分酷炫地開着車往軍區總部去送資料。

狼牙特戰旅李軍去總部不遠,不到半小時的路程就到了。他們狼牙特戰旅是東南軍區裏一個特別的軍部,所以與軍區總部距離比較進好方便聯繫。

大概半小時後林凌開車到軍區總部,因爲在他來之前林曉曉特地打電話給她的表姐葉寸心交代她林凌幫她把資料帶給她,所以,葉寸心早早的交代門衛,一會有個男的開着軍用吉普車來找他叫他注意一下,他來了就打電話通知她。

所以當林凌的車到的時候,門衛就打電話確認了一下身份和看了一下林凌的證件照之後很快就放林凌進去了。總部很大,林凌轉了很久才找到可以停車的地方。停完車。他就看到了葉寸心從大樓裏走出來接他。

“你好,你就是林曉曉的表姐葉寸心吧?”

因爲距上次見面已經過去幾個月了,林凌對葉寸心的長相有點模糊了,不大記得她長啥樣了。所以再次確認了一下。

“嗯!是的好久不見了。我就是林曉曉的表姐葉寸心。謝謝你還特地跑一趟,幫我送資料。走吧進去喝杯茶如何?”葉寸心倒是對這個,第一次見面就和她打一架的男的印象深刻,特別是他還奪走了她的初吻,估計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他的長相。

“哦,對了表姐這是林曉曉要個你的那份資料,給。”


林凌很禮貌的叫了葉寸心一聲表姐,因爲他心裏想着林曉曉是他的女朋友,那麼他應該要和林曉曉一樣叫葉寸心一聲表姐吧?

說着就把手中的檔案袋就給了葉寸心。

“哈嘍。”林凌打了聲招呼表示禮貌。

“林凌嗎?”葉寸心看着眼前的男人疑惑的說道。

“是的。”林凌中規中矩的迴應着她的問題。

“那按照輩分你應該跟着表妹一樣叫我表姐。”葉寸心瞄了眼林凌高傲的說着。 “輩分?什麼輩分?我與你表妹目前只是戀愛關係,有什麼理由要按照你家的輩分來,況且說起按照輩分,那按照等級你比我低吧?這種語氣跟領導說話,你覺得合適嗎?”

林凌突然一臉認真看着葉寸心,她可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自己沒理由讓着她。

她們兩個人不虧是表姐妹,相似度太高了,不過還是有很多地方不一樣的,比如頭髮的長短不一樣,身高的高低不同,而且臉上的痣也不在同一個地方。從這幾個方面足夠讓林凌知道哪個是他的女朋友林曉曉了。

“切,你等級高行了吧?”葉寸心聽完林凌說的話,還是收起了自己的不滿,不過就是看到林凌就能回想起上一次他二人不小心親到的畫面。想到這裏她的整張臉立馬換了一種顏色。自己還沒談戀愛就莫名其妙跟一個男人親上了,這算什麼事兒啊?每個女生都有一個白馬王子的夢,就這樣被林凌給破壞掉了,她怎麼可能給林凌好臉色看。

“這是曉曉叫我轉交給你的東西。”林凌直接道出了來由,他可沒時間在這裏耗。

“東西?來了,把地址發給我,我立馬過來。”葉寸心一聽心裏開心極了,她知道是什麼東西,正是她目前最需要的。

林凌直接說出了他所在的位置,然後就按下了掛機鍵,沒多久就看見葉寸心跑過來了。

“終於到了。”林凌望着剛剛跑過來的葉寸心,越看越覺得就是他的女朋友林曉曉,還好林凌不缺愛,不然就控制不住親上去了。

“我已經夠快了大哥,東西給我。”葉寸心手撐在膝蓋上喘着氣,另一隻手伸出來問林凌要東西。

“吶。”林凌將東西放在了葉寸心的手心裏,葉寸心握着就站起來了。

“嗯,謝了。”葉寸心漫不經心的道謝,也就嘴上意思意思,起碼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喲?你還會說謝謝?真難得,嘖。”林凌打趣道,不過他真的覺得葉寸心這麼高傲的一個人是不會和自己這種人道謝的。

“跟我表妹相處的怎麼樣?”

葉寸心關心的問道,伸出手準備聽林凌怎麼說,但凡有一句埋怨她就直接揮上去,她可不管誰等級高呢。

“可以啊。”

“你們訓練咋樣?你過關沒有?”葉寸心開始嘮閒話,也是自己好奇。

“就那樣唄,過關沒有你看不出來嗎?”林凌對着就是一個白眼。

“哦,沒意思,走了。”葉寸心轉身就準備走。

“誒?走啥?我給你送東西你就這樣走了?”林凌瞪大眼睛說着。

“不然呢?難道請你吃飯嗎?”葉寸心頭也不回的揮了揮手,步子反而走的更快了,她纔不要請他吃飯呢,用在自己身上。

望着葉寸心跑走的樣子,林凌嫌棄的說道:“啥玩意兒,辛辛苦苦把東西送給你,都不包一下伙食,我飯量又不大,還能給你吃破產不成?不請拉倒,回去隨便搞點東西吃。”

林凌氣鼓鼓的就回去了,路途也不是很久,搞快一點他很快就可以吃一頓飽的飯了。

太陽已經快落一半了,有一輛軍車駛入東海的界限,正是林凌開的車。

按理說普通軍人是不可以開軍車到處瞎跑的,因爲有失風度,但是林凌已經有官兒了,所以這點權力他還是有的。

林凌還在回去的路上就看見一個女人在追着一個男人跑,那個男人很奇怪,個子很高但是卻有一頭長長的紅髮,讓人有些狐疑。

那個女人的個子也挺高,但是林凌這個時候根本看不到她長什麼樣子,只知道她在一米七左右,追那男人跑的挺快,而且因爲整體比較瘦看上去很輕盈,頭髮長度剛剛好,就這麼在空中飄逸着。穿的衣服也是保守不失性感。

“喂,別跑了你,你跑不掉的。”

那個女人一直在叫前面的男人停下來,然後就在下一個時候她立馬跑到了男人的附近,猛的一跳就踹了一腳在前面。


“砰砰。”剛剛還在跑的男人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

林凌這個時候踩住了剎車,他想知道這是咋回事。他停在了那個女人的正後方,看着那個女人曼妙的身材,林凌忍不住嚥了下口水。

“不要動,你想跑到哪裏去?跑有什麼用?嗯?”

那個女人開口林凌就感受到了對方肯定是個女警,因爲警察那種氣質與口氣別人是模仿不來的。

這個女人名字是陶靜,她已經逮捕面前的男人有些日子了,但是那個男人特別狡猾,老是各種辦法逃脫,這次下了很多的警力逮捕這個人,幸運的是有收穫,終於把他逮住了。

林凌在旁邊盯着很久可算是看清了那個女人的臉,他立馬看出這是某隊女警名爲陶靜。

林凌一直在觀察,他也沒想上去幫忙,只是好奇她是咋逮住那個男人的。

曾阿虎突然掏出懷裏的槍指着陶靜,陶靜幾乎是在同一秒也掏出了槍指着嫌疑犯。

“你在反抗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陶靜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說什麼狠話,沒看見我也指着你嗎?想死?”曾阿虎不屑的迴應,若無其事的從地上站起撣了撣灰。

大庭廣衆之下他們兩的舉動無疑是把附近普通人給嚇了一跳,立馬亂竄的想遠離現場生怕自己被打到。

林凌看到這裏覺得自己已經不可以在袖手旁觀了,他必須得幫忙。不然陶靜很有可能死於這場任務。

“曾阿虎,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一旦被抓住,那你可就是死刑。而你現在只有一條路可以選。”陶靜的槍始終指向曾阿虎,曾阿虎的槍一樣始終指向陶靜,但是都沒有要開槍的意思,因爲不論誰開槍,後果都是不堪設想的。

“閉嘴吧你,我需要你來教我怎麼做嗎?省省力氣吧你。”曾阿虎罵罵咧咧的回着陶靜。

“那個,你們二位,聽我說一句,先緩緩情緒別衝動啊。”林凌慢慢靠近,試探性的走向他們。

“別過來。”陶靜出於警察的保護欲立馬呵斥道。 “你也是警察?”曾阿虎皺着眉頭問道。

“真聰明呢,你怎麼一看就看出來了,是不是我太帥了,我只是進了部隊,跟警察不一樣,剛放了一個星期假就回來了,你們別在這裏動槍啊,你把我當人質如何?肯定比你現在好啊。”林凌假意的出謀劃策。

曾阿虎思考了一會,然後說着:“可以,你別耍什麼花樣,去你車上我沒車。”

“好嘞。”

林凌望着陶靜:“這位美女,我跟他走,你這樣抓人挺危險的,我一個大男人不會有什麼事的。”

“你跟他有沒有串通好?”陶靜有點不信,憑空冒出來一個當兵的來當人質,怎麼這麼巧呢?

“咋會呢?你要往好的方面想。”林凌嬉皮笑臉的說着。

然後把手別過去對那個男人說道:“別猶豫了,你別對着她,把我當人質更有勝算。”

林凌極力推薦自己當人質的樣子特別智障,真的會給人一種這個人腦子有病的錯覺,哪個正常人有那個膽子把自己交給嫌疑人,而且還上趕着。

只有林凌知道他可以戰勝這個男人,也只有他可以徒手讓那個男人投降,不然現在還能指望誰,一個只拿了槍的女人去涉險嗎?

“真是有病。”

曾阿虎鬆開一隻拿着槍的手讓林凌自己過來,一邊還有一隻手還是指着陶靜,林凌一過來曾阿虎立馬以最快的速度指着林凌。

林凌瞬間拽住男人拿槍的手,趁他來不及反應趕緊把他手扭過來試圖把槍掉下來。

“彭。”突然一聲刺耳的聲音冒出來,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護住自己的頭在逃竄,看熱鬧歸看熱鬧,命丟了可就事兒大了。

林凌把槍口硬掰到對着上面,所以這一槍誰都沒有受傷。

“快跑阿!”

“阿……”旁邊的尖叫聲不斷,陶靜滿臉不可思議的站在那裏。林凌這個身手真的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