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間還用說這些嗎?”龍大殺手說道,“行了,別眼紅紅的了,一個大男人做出一副渲染淚滴的樣子也不會顯得你楚楚可憐的。”

不得不說,龍大殺手這句話把氣氛一下子變輕鬆了。

“切,老大,我不用做也楚楚可憐的敢好不好……”

“嘔……”龍大殺手和鄭大殺手同時做出一個嘔吐的動作。

蘇大殺手給他們豎起中指。

“好了,現在進去吧,”龍大殺手看向蘇大殺手,道:“小雅的房間在西院,你進去後記住不要驚動小雅,探探防衛就好。”

蘇大殺手點頭,便直接翻了進去。

龍大殺手又看向鄭大殺手,道:“天炮你去檢測東院的防衛線路。”

鄭大殺手也點點頭就直接翻了進去。

龍大殺手見兩人都走了,頓時露出陰惻惻的笑容:“不知道蘇家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爸爸你好壞!”


散華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擦,”龍大殺手驚了一跳,“散華……”

“怎麼了爸爸?”

“敢不敢不帶這麼嚇人啊!”

“散華沒有嚇爸爸呀!”

“……”

龍大殺手嘴角抽了一抽,道:“好了,既然你出來了就順便探測下下里面有沒有高手。”

“是的,爸爸。”

散華一邊探測一邊說道:“裏面只有一個實力堪比練氣二層的……咦,不對,他體內沒有真氣,但是卻又有氣,但是又不是真氣,奇怪,真是奇怪。”

龍大殺手癟癟嘴,“好了,反正不管怎麼說裏面最厲害的高手就和我是同一個水平吧?”

“是的,爸爸。不過要說實力還是爸爸厲害些,爸爸能夠硬抗練氣三層的高手。”

“嗯?怎麼說?”

“散華雖然不知道爸爸體內的九根金針是什麼?但是散華知道,這種金針能夠刺破比爸爸高一層高手的防護。”

龍大殺手一愣,九根金針?難道是“九轉還魂金針”?

想到這裏,龍大殺手苦笑道:“這叫‘九轉還魂金針’,不過可惜的是,自從進入我體內後就再也沒出來過了。”

“哦,那……”

“好了,趕緊進去了。”

說完,龍大殺手也咻的一下翻了進去。 章節名:第一百一十三章所謂因果道心

宏坤饒是有著五階巔峰原師的身體素質,此時卻也被這一爪子拍得直接貼在了牆上,足足把那土牆壁拍出了一個人的形狀,半響才「砰」的一聲摔落在地。

眾人唰的感覺鼻子一涼,皆是下意識的探頭去看宏坤。

待看到他明顯扁了很多的鼻子和身體,以及已經看不清五官被泥土厚厚蓋上一層的那張臉,似乎有鮮血不停的從鼻子里流出,那絕對是流血如流水,眾人頓時禁不住「嘶」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眾人默默的想著,那鼻子,鼻樑骨怕是都撞斷了吧?

再看看那牆壁上,深深的一個人形的坑,格外的形象,頓時又是背脊一寒。

這土那麼軟,都能把人撞成那個樣子,那一爪子的力道

嘶!

得被拍的多疼啊!

邵雲唇角一抽,這難道是小學姐的契約獸麽?小學姐已經夠彪悍了,難道上天還要給她一個更彪悍的原獸……呃,他為什麼有一種天道也在為虎作倀的感覺?


邵雲想到這,忽然默默念了聲勿怪勿怪,他實在是被這彪悍的一爪子給震撼住了,畢竟,一個小學姐就夠折騰得他們死去活來了,要是再加上這麼一個彪悍的原獸,他們日後豈不是得一直生活在小學姐的淫威之下?

邵雲忽然有種他整個人都不太好的感覺,校長大人,你這究竟是給了我們一個什麼樣艱苦的任務啊,小學姐大人實在太可怕了啊。

幸好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就要出去了!

不敢再去回憶這段日子的酸甜苦辣,雖然,他們痛並快樂著,但是,痛苦的時候往往是漫長的,快樂只是那一點點時間。

地上,宏坤忽然抽搐了一下,噗的吐出一口淤血。

一手緊緊抓住地面不太緊緻的泥土,指甲狠狠的掐入土中,閉上眼,遮去了眼底的陰狠,儘管胸口有熊熊怒火,他還是忍了下來,一隻手,卻是不著痕迹的移到了胸口,看似是疼痛難耐的捂住胸口,實際上卻是悄悄的接近自己的脖頸。

脖頸之上,一根細繩在衣襟之下若隱若現。

那裡,就是他最後的底牌,也是最大的底牌。

手一移動到那微微凸起的吊墜之上,宏坤的頭忽然微微一偏,整個人便似乎暈過去一般。

小骨頭見他似乎吐血暈過去了,便不再管他,實際上,對於他的那些小動作它也是看到了,但是,那又怎樣?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什麼陰謀詭計都是枉然,它可不屑去猜測宏坤的什麼計謀。

一扭碩大的腦袋,小骨頭粗聲粗氣的對著或愣神或戒備或眼珠直轉想著主意的眾人吼道:「還愣著幹嘛!快把你們的儲物袋什麼的都交上來!哼!卑微的人類,你們最好不要再拖延,否則,我數一聲吃一個人!吼」

猛地張大嘴吼了一聲,小骨頭表情十分人性化的不耐煩,自家主人可不是什麼有耐心的主,要是等會兒嫌棄它辦事不利落,它想討主人歡心的計劃就落空了!

木忽然一把扯下掛在腰間的儲物袋,直接朝著小骨頭扔了過去,「給你,現在可以放我出去了吧?」

他的表情十分不舍,卻很決斷。

小骨頭似乎有些不滿的瞥了他一眼,不過可能是見他交出儲物袋比較痛苦的份上,沒怎麼計較他的無禮,只是冷冷哼了聲。

眾人見他如此,頓時面面相覷,有幾個人猶豫了下,也同樣學著他的動作扯下自己的儲物袋,不過他們可不敢丟過去,只好硬著頭皮飛快的跑到小骨頭的面前放下,然後猛地又跑回去。

見小骨頭沒什麼不悅的表示這才安心的鬆了一口氣。

他們幾人一動作,那些不願意交出自己在秘境辛辛苦苦一個月幾經生死拼搏得來的寶貝的人就不幹了,頓時有人尖銳的指責道:「你們這是幹什麼?你們還是修士嗎!如此輕易的向一隻原獸妥協,你們就不怕你們從此道心不穩嗎?」

這話可就說得有點嚴重了,畢竟道心可是修士最為重要的東西!

如果一個修士的資質是你修鍊的本錢,那麼道心便是你修鍊的根本所在!

你沒有資質或許還可能有逆天的天材地寶或丹藥洗經伐髓什麼的,但是沒有了道心,那便從此至死都是註定修無所成!那可不是努力就能達到的!

道心不穩,便註定陷入心魔,心魔,是每一個修士修鍊途上的一道天塹,不可逾越!

那幾人頓時開始有些神色懊悔,畢竟,他們也不見得心甘情願,如果因此還要搭上他們自己的道心,豈不是從此斷了修行之路?那還不如拚死一搏,轟轟烈烈死去!

見幾人神情一變,成眼神微閃,頓時一把扯下自己的儲物袋,朝著小骨頭扔去,隨後對著那個語出刻薄的少年道:「哼!你倒是說得好聽!我們不過是有自知之明,既然明知不敵,難道我們該為了身外之物愚蠢的捨棄我們自己的性命?身外之物哪怕是再珍貴的修鍊資源,只要我們還活著就有機會得到!我們如今不過少年,還有多少歲月可以追隨大道,為何就會因為一次捨棄身外之物就道心不穩?難道你的道心就這麼脆弱?那你可得小心著點!呵!不過,就不知道有人是不是因為不捨得這些身外之物,故意危言聳聽!想要置我們大家於死地,其心可誅!」

冷笑一聲,成不屑的瞥他一眼,隨後扭頭不再看他。

那少年,正是那個之前被成壓得骨折的少年,此時見成如此當眾拆穿他的心思毫不留情面的斥責於他,頓時氣得一張臉漲得通紅,一雙眼底殺機畢現,陰沉得噬人。

成感覺到他的殺意,卻沒有再看他,眼底閃過一絲不屑。

一個連殺機都不知道掩飾的人,能成什麼大器?

裊裊姑娘坐在金光燦燦的寶椅之上看著成,忽然一勾唇,低聲呢喃道:「這個小子,有點意思。」

想起他這段日子被她折騰也乖乖的模樣,雖然偶爾抗議幾句,卻一直都是三人中將她吩咐的任務完成得最完美的一個。

對她也從一開始的有點不服氣到最後的徹底服氣,甚至是言聽計從,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服從,她看得出來。

而且,那聽話的模樣,乖得像一隻小羊。

不過被她折騰的時候那眼底深處的那一縷無論怎麼痛苦都始終堅韌不屈永不放棄的光彩,對自己也能下得了狠心的樣子,猶如狼一樣孤傲且狠戾。

現在看來,果然是一隻披著羊皮的小狼啊。

唇角邪肆的勾起,唔,如果這小子附和要求,到時候把他也打包帶上好了。

哦,至於同不同意的問題,這是裊裊姑娘會考慮的嗎?不同意到了她這裡,也是必須同意,沒有第二個選擇。

如同現在!

裊裊的眸光淡淡的掃過那巨坑中因為成和那個少年的話而臉色各異的眾人,又淡淡掃過小骨頭面前那一小堆的儲物袋,這一會兒又有幾人沉默著不舍的將儲物袋放了過去。


裊裊眸光微閃,唔,搶劫什麼的,果然是賺錢最快的行業啊!

不過,看在這幾個小朋友這麼配合的份上,回去讓那個猥瑣老頭獎勵點她不要的丹藥給他們好了,不是都說這大陸上丹藥珍貴嗎?她裊裊姑娘也是很有公德心的人!這也算了卻一些因果,不過,這點算不上因果的因果自然是看裊裊姑娘心情了。

再次淡淡一掃,記下了幾人的臉。

什麼,你說其他人為什麼不給?因果怎麼了結?

好吧,那對於裊裊姑娘來說,有因果嗎?搶了就搶了,要是這因果能影響到道心,如成小朋友所說,那道心是不是也太脆弱了點?哦哦,好吧,只能說,裊裊姑娘需要有的時候還是有的,不需要的時候,因果是什麼?


這似乎就是刻入她骨子裡的觀念,對於修士頗為忌諱的因果,她一向都是無視的。

所謂天道無情,天道又哪裡會去管那麼多的因果循環?不過是自己的心魔作祟而已。

再說了,那些修士在殺人奪寶的時候殺原獸奪天材地寶的時候怎麼就不顧慮因果了?所謂因果道心,不過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罷了!只要你自己能堅守道心,又何懼什麼因果?


所謂修行,便是修心,去偽存真,逍遙隨心才是正道,又何須為了什麼委屈自己?

所以她從來肆無忌憚!

底下,小骨頭揮舞著爪子將那些儲物袋統統收入了裊裊給的可以容納儲物袋的空間戒指中,然後虎視眈眈的盯著那隻剩下一小半左右還沒有動作的人身上。

「哼!你們這是不打算自己交出來了?」

言下之意,不自己交,它可是就要動手了!

陰森森的語氣,配合暗沉詭異的身體,小骨頭充分把一隻蜘蛛的嚇人精髓氣勢流露了出來。

與它相對的那一邊,還在猶猶豫豫不捨得將身上全部家當交出的人們頓時渾身一僵。

小骨頭眼珠一轉,驀地突然渾身氣息一凜,一股龐大的六階原獸的威壓猛地朝著那十幾人碾壓而去,幾乎是瞬間就將那十幾人壓得倒地吐血,喘不過氣來! 進來之後,龍大殺手從影衣裏拿出一個鏡片,放在左眼前環視周圍,雖然沒有守站臺和探照燈,但也處處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紅外線熱量探測儀。

龍大殺手也暗自感嘆,自從蘇家發生五年前那場入侵後,這防禦系統也加強了至少3倍不止。

不過也只是紅外線探測加強了而已。

龍大殺手從腰間拿出一個頭套,迅速的套在了頭上,如果在端上一把AK47,那就是活脫脫一個****。

龍大殺手小心翼翼的走到紅外線上,只見那紅外線直接從龍大殺手的身上掃過去,並沒有發出任何預警。

見沒事,龍大殺手便迅速的向中心大宅跑去,因爲那裏就是蘇老爺子的住處。

很快,龍大殺手便來到了中心大宅,看見大宅後,他嘴角不自覺的浮出一絲冷笑,真以爲防衛系統很強大嗎?連窗戶都不關,而且連警衛都沒有一個。

龍大殺手走到一扇窗前,露出眼睛窺視房內動靜。

只見爺父孫三人正看着一份資料張大嘴巴。

難道他們在看AV?

不對,那是紙張,難道在看色圖?

那應該是猥瑣的表情啊……難道是看另類的?

嘖嘖,這一家人的口味……

“爺爺,這應該也是假的吧。”

蘇銘試探的問道。

“唔……假的?但這個世界上有誰能製造出世界級機密保護?”

蘇老爺子也想認爲這是假的,若是真的不就是國際糾紛了嘛!

“但也不可能是真的!奧巴馬是黑人,就算他和白人中和也不可能產下黃人啊!”

“有什麼不可能的,萬一他老婆偷人呢?”

蘇銘忍不住笑了出來,龍大殺手也差點笑出聲來,不過還好強壓下去了。

蘇老爺子臉色鐵青,“給老子閉嘴!”

蘇耀國性怯怯地閉嘴了。

“不如我們先控制住他?”

蘇銘這句話讓蘇老爺子眼前一亮,但隨即又陰沉下去了。

“既然他能把資料改成奧巴馬的兒子都沒被國際通緝,這說明他的技術比美國聯邦更爲高明,若是惹上了,敵人在暗我們在明,這可能會雞犬不寧的。”

龍大殺手真心快要忍不住了,這就是臨時做的簡易資料,竟然讓他們這麼慌亂,龍大殺手突然眼前一亮,露出壞壞的笑容。

……

與此同時,蘇大殺手也是很快便來到了西院,由於西院的防衛系統很低級,蘇大殺手只是看了一眼便掌握了所有移動紅外線探測儀的行動規律,所以便一路暢通無阻。

蘇大殺手迫不及待的在西院的每個房子探查,很快便找到了小雅的房間,悄悄一看,裏面除了小雅以外還有一個年齡大約在三十五歲左右的婦女,雖然穿着很普通,但歲月並沒有因爲歲月風霜打磨掉容顏,依舊是風韻猶存的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