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鬧到天上去,他們可以抵賴,但是,青冥仙帝一旦怪罪下來,只怕舍卒保帥,棄用他們這兩個小兵,青冥仙帝卻還是能夠做得出來。

羅布心裡也在盤算,自己揪到了鮑龍和昌馬的小辮子,但卻不能獅子大開口,不能一口把他們咬痛,只能一點一點地咬,最終把他們引為自己所用。

如此一想,羅布便輕描淡寫地笑道:「鮑龍,昌馬,剛才多有得罪,還請兩位不必放在心上。」說著,羅布取出靈霧仙瓶,扔給了昌馬。

昌馬接過靈霧仙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羅布此舉是何用意。鮑龍也驚異的望著羅布,不解道:「羅界主,你不是要提要求嗎?怎生又不提了?」

羅布眼裡閃過一絲狡黠,即刻又恢復了常態,微笑道:「鮑龍,昌馬,你們兩個都是七珠大仙,而我只是個一珠小仙,單論資歷,你們遠在我之上,羅布就算受了你們的欺負,也不敢向你們尋求公正,你們說對吧?」

言下之意,瓶子還給你們了,但理卻要說清楚,今日是你們欠我。

鮑龍和昌馬相視了一眼,臉上有些尷尬,同時又閃過一絲狐疑之色,不明白眼前這個一珠小仙到底想做什麼,但兩人卻又打著哈哈,乾笑道:「羅界主前途無量,自然不會同我們計較……」

「剛才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我們交個朋友如何?」羅布提出這話時,心裡卻在想,我日後要到青冥帝宮去找上官玲兒,多兩個內應總是好事。

鮑龍和昌馬一聽,頓感求之不得,他們人老成精,在仙界混了幾千年,哪會看不清形勢?並且,仙界現在早已經傳開了,說羅布這個新任的界主,和彌天仙帝關係很近,一度還有人造謠說彌天仙帝想把女兒嫁給羅布,但是,知曉彌天仙帝內情的人卻都清楚,彌天仙帝並無女兒,所以,這個謠言很快就不攻自破了。

但是,又有好事者藉此機會得出了兩個推論:一,彌天仙帝可能有私生女;二,羅布可能是彌天仙帝的私生子。否則,憑什麼彌天仙帝會任命羅布這種一珠小仙為凡界之主?

前一個推論傳到彌天仙帝眼中,他哼哼了兩聲,沒有辯駁,這年頭,哪個皇帝沒幾個私生子女?

后一個推論卻讓羅布的娘芙蓉仙子氣得想找造謠的人血拚一場,而羅布的老爹羅謹卻理智道:「謠傳止於智者。」

可惜仙界中沒幾個智者,因為彌天仙帝一直很風/流。

鮑龍和昌馬瞬間想了很多,同時生出一個想法,那就是,和羅布做朋友,絕對比做敵人強百倍!

於是,鮑龍乾脆來了個提議:「羅界主,不如我們結為兄弟如何?」

昌馬趕緊也歡喜道:「這個主意不錯,羅界主意下如何?」

和兩個七珠的大仙結為兄弟,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前提是,你們可不能藉此向我追問天環玉佩的下落哦!

「好啊!」心裡在想另一個問題,但羅布卻還是爽快地答應下來,隨即抱拳熱切地叫了聲,「兩位哥哥在上,受我一拜!」

鮑龍和昌馬喜道:「好兄弟,不必客氣,我們比你年長,只能勉為其難當你哥哥了……」

「你們要結拜為兄弟啊!能不能讓我和你們一起結拜?」

床/上的甘珠突然翻身爬了起來,冷不防冒了一句,差點把鮑龍和昌馬嚇了一跳! 羅布心下一怔,忽然才想起,昌馬的鎖脈仙法失效后,甘珠可能早就醒了。鮑龍和昌馬一旦反應過來,只怕會殺她滅口,再不濟也會用仙法洗掉她的記憶,不管怎麼說,甘珠都不會有好日子過。

但是,如果讓他們收下甘珠這個義妹,那他們自然就不會再起這樣的歹心!

眼見鮑龍和昌馬眼中神色複雜,羅布趕緊說:「兩位哥哥,甘珠是上官玲兒的好朋友,我們要是認她為妹妹,只怕還真是高攀了她……」

鮑龍和昌馬一聽,眼神立刻就直了,即使甘珠是青冥仙帝三公主的貼身侍女,恐怕也不會比他們的地位差,再者,進屋之前,他們就已經發現了,甘珠和羅布關係親密,只怕也有不小的來頭。唯一不足的是,兩人無論如何也看不出甘珠的仙根在哪裡!

君子之道,自當取其利,舍其弊。

這個念頭在腦中快速閃過後,鮑龍和昌馬連忙滿臉堆笑道:「行啊!甘大小姐,那我們就高攀你了!」

甘珠歡喜道:「兩位哥哥,既然你們願意認我為妹,那就別叫我小姐呀……人家都說失足婦女才是小姐,咳,你們還是叫我名字吧。」

四人各懷心思地結為了兄妹,鮑龍和昌馬總覺得自己二人被拖上了賊船,但想到認了羅布這樣一個兄弟,卻又完全不吃虧。憑著兩人的直覺,他們甚至還認為日後似乎會有接踵而來的好事。

數年過後,鮑龍和昌馬才發現,他們能和羅布結為兄弟,不只是個明智之舉,那簡直就是前世做了八輩子的善人,才修來了今天這樣的福氣。后話暫且不表。

事畢,鮑龍審慎地望著羅布,堆出笑容問:「羅布,既然我們已經結為兄弟了,相互間就應該坦誠相待,你覺得如何?」

「好啊!」羅布心裡卻也知道他們想問天環玉佩的事情,但還是滿不在乎地答應下來。

果然,昌龍脫口就著急地問道:「三公主……不,上官玲兒的玉佩在你這裡嗎?羅布!」

「在啊!」

「真是太好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羅布,能把玉佩交給我們回去復命嗎?」

鮑龍和昌馬兩人都喜得合不攏嘴,以為希望來了,誰知羅布卻斷然否定道:「不能!」

鮑龍和昌馬頓時怔住,喃喃道:「羅布,我,我們不是兄弟嗎?」

「是!不過,親兄弟也得明算賬!」羅布笑了笑,又說,「實話告訴你們,這塊天環玉佩是上官玲兒特意留給我的,我不能轉交給你們!」

鮑龍急道:「羅布,是陛下他想要……」

「誰要也不行,除非上官玲兒親自找我討要。」羅布語氣很堅定,轉頭卻發現甘珠眼中全是迷惘之色,頓時明白過?白過來,原來鮑龍情急之下竟叫出了陛下!

鮑龍和昌馬不禁又露出了失望之色,羅布只好安慰道:「兩位哥哥,這事兒我也不能讓你們難做,但你們可以回去如實稟報,就說天環玉佩在我手上,除了上官玲兒,誰也別想拿走!」

鮑龍和昌馬相視了一眼,鮑龍只好點頭答應道:「羅布,陛下一定還會來找你討要的,下次恐怕就不再是我們來了,你可得小心應對。」

羅布怔了下,皺眉問:「兩位哥哥,這塊天環玉佩到底有什麼秘密?」

鮑龍和昌馬的臉色立刻又變得凝重起來,遲滯了片刻,昌馬才又輕嘆道:「羅布,天環玉佩肯定有個重大的秘密,但我們卻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我只能告訴你,陛下對這塊天環玉佩非常看重!」

鮑龍冷眉一展,有意無意地說了句:「羅布,你如果有時間,可以認真地研究下它。」

羅布感覺鮑龍在提醒自己,連忙問:「鮑龍哥哥,我應該從哪裡著手研究呢?」

鮑龍怔了下,卻又搖頭道:「羅布,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鮑龍和昌馬把該說的似乎已經說完,自己再追問下去,就沒意義了。這樣一想,羅布只得說了句感謝之類的客套話,沒再多問。

鮑龍和昌馬對著羅布拱了下手,說了聲:「後會有期。」就想從窗戶跳出去。

羅布趕緊拉住兩人,提醒道:「外面很高……」

鮑龍和昌馬頓時愣住了:「什麼很高?」

羅布瞥了旁邊還在發獃的甘珠一眼,小聲說:「兩位哥哥,這幢樓是電梯公寓,普通人從窗外跳下去,必死無疑……」

鮑龍和昌馬這才恍然大悟,羅布這話自然是告訴他們,好歹要照顧下甘珠的情緒,別當著凡人的面用仙法。

誰知這時,甘珠的眼睛卻變得明亮起來,她撅了下嘴,上前就質問鮑龍和昌馬:「哪有你們這樣當哥哥的?」

鮑龍和昌馬不解道:「甘珠,我們這當哥哥的,沒有把你照顧好嗎?」

甘珠轉動著眼睛說:「是啊,你們枉自當我結拜哥哥呢,居然不送我法寶!」

甘珠這話不禁讓鮑龍和昌馬有些怪怪的感覺,還讓羅布也意外地有點吃驚,因為他完全沒有想到,甘珠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鮑龍笑眯眯地問道:「甘珠,你想要什麼法寶?」

甘珠指了下羅布說:「他總是來無蹤去無影,我想找他的時候,根本找不到。所以,我想要一件可以隨時找到他的法寶。」

鮑龍笑道:「這事兒簡單。」他的手掌攤開時,上面竟多了一顆鴿蛋大小的珠子,羅布知道他這是從貯物戒指中取出來。

甘珠卻看得有些驚詫,怔怔地問:「鮑龍哥哥,這是個什麼法寶?」

鮑龍用拇指和中指夾著珠子,對著羅布搓動了下,那珠子立刻「嚓」的一聲,閃過了一道亮光。鮑龍隨即把珠子遞給了甘珠,說:「這珠子叫覓珠,其實是件很普通的法寶,我們那裡通常都用這樣的珠子來找人。」

甘珠喜不自禁地接過覓珠,連聲說好。

羅布瞥了一眼,才發現珠子裡面居然有一個人像,仔細一看,不禁叫了起來:「我怎麼跑裡面去了?」

甘珠白了羅布一眼,喜滋滋地說道:「不是你跑裡面去了,是你被錄像了!」

的確被錄像了,羅布輕點了下頭,那珠子裡面,自己的影像是立體的,和平面狀的相片迥然不同。不過,以前在仙界的時候,羅布卻並沒有玩過這樣的覓珠,忍不住便問:「鮑龍哥哥,這種覓珠是哪裡來的?」

鮑龍定定地望著羅布,詫異道:「羅布,稍大一點的鎮上,都有法器店,你不知道嗎?」

羅布搖頭說:「我那時還小,法器店倒是去過幾回,可是,那些可惡的老闆根本不讓我看,還說我只是一個小孩子,最好到別處去玩,要是弄壞了他店裡的法寶,他找誰賠?」

鮑龍和昌馬頓時大奇,昌馬不解道:「羅布,你這樣子也不小吧!他們那是狗眼看人低!」

羅布沒多解釋,畢竟自己前一陣還只是個小孩模樣,後來在卧龍灣陳菲兒家中,才意外地變成了大人。羅布心下頓又生出一絲困惑:卧龍灣除了那條被鎮壓在地下的孽龍外,只怕另有古怪之處,否則,自己只是吸收了一團靈氣,豈會突然就變大了?

正這樣想著時,鮑龍又耐心地對甘珠說:「甘珠,你想找羅布的時候,就問裡面那個小人……」

羅布不悅道:「裡面那個是小人嗎?」——裡面那人分明就是老子!

鮑龍哈哈大笑道:「羅布,裡面那個影像固然是你的,但只是個虛影,我可沒說你是個小人……」

暈,這不是欲蓋彌彰、越描越黑嗎?

甘珠一邊用手指撫摸著覓珠,一邊又認真地問道:「鮑龍哥哥,我問他,他真能回答我嗎?」

鮑龍饒有興趣道:「你不妨問問看呢。」

甘珠點了點頭,果真望著手中的覓珠問道:「小羅布,你告訴我,大羅布在哪裡?」

聽甘珠這麼一說,羅布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這時,那顆覓珠忽然閃了下光亮,裡面那小人的四周,立刻現出身邊的景象,羅布仔細一看,才發現裡面的景物十分清晰,竟然把這間屋子裡面的情景都顯現了出來,包括鮑龍和昌馬,還有甘珠,全都清楚地出現在裡面!

羅布耳中突然傳進一個奇特的聲音:「羅布,你在哪裡?」這聲音略有點變音,但羅布還是聽得很清楚,這是甘珠的聲音,心下不禁一怔,這顆覓珠原來和手機的功能極為相似!羅布心下又想:我如何把自己的聲音傳給甘珠呢?

羅布尚未想明白,甘珠卻大喜過望道:「太好了,以後羅布和別人約會我也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羅布頓時有些傻眼,轉頭瞪著鮑龍,心道:你這不是多事嗎?

鮑龍眼見羅布恨著他,趕忙解釋道:「羅布,你別擔心,這顆覓珠之所以顯現得這麼清楚,是因為你和覓珠離得很近之故,只要你稍微站遠一點,覓珠自然就顯現不出來了。」

羅布鬆了口氣,但甘珠卻又不樂意了:「鮑龍哥哥,依你這樣說來,這顆覓珠看不了很遠嗎?」

鮑龍點頭道:「覓珠主要拿來傳遞消息,不是用來顯現圖像的。」頓了下,又把個中原理告訴了甘珠。


原來覓珠和手機還真有點相仿,甘珠很快也看出來了! 甘珠忍不住就埋怨道:「鮑龍哥哥,這顆覓珠和手機差不多啊,可是,羅布隨身帶著手機的,我經常打他手機,卻很少打通過,所以,我還是不滿意!鮑龍哥哥,不如你好人做到底,能不能給我一個直接找到他的法寶?比如說,我想找羅布的時候,馬上就能飛到他身邊去。」

「你想飛呀?」

「當然想!」甘珠眼裡放光,憧憬道,「要是我能像鳥兒那樣在空中自由飛翔,該多好啊!」

鮑龍眉頭一皺,說,「你想飛也不是不可以!但你現在還只是個普通凡人,要想練到自由飛行的境界,只怕需要一百年光景……」

甘珠連忙擺手道:「一百年太久,那時我只怕都已經老得像個太婆了,鮑龍哥哥,你直接給我一個飛行法寶,不就行了嗎?」

這個結拜哥哥不好當啊!鮑龍頗有些無奈,只好取出一隻兩指寬的古銅色小船,說:「這隻小船叫萬重輕舟,飛行速度奇快,可以瞬間掠過萬重山,不過,不管什麼法寶,都需要及時補充靈力,否則,一旦裡面的靈力耗完,就沒什麼用處了。甘珠,我即使把這件法寶送給你,你也用不了多久!」

甘珠拿過萬重輕舟,笑道:「這隻小船和我們這裡的汽車一樣,居然需要加油……」

鮑龍糾正道:「不是加油,是補充靈力!」

「我知道,反正都差不多。」甘珠不以為然地盯著萬重輕舟,又喃喃自語道,「要是能找個人幫我給它補充靈力就好了……」

她說出這話時,鮑龍和昌馬跟著就搖頭,兩人均覺得甘珠的想法很不切實際,昌馬說:「甘珠,大家都很珍惜自己的法力,誰也不會輕易給你的法寶補充靈力的……」

甘珠狡黠地望著羅布,嘻嘻地笑道:「玲兒說過,我有事可以找羅布幫忙,現在正好可以考驗下他了!」

說著,甘珠嚕了下嘴,把萬重輕舟遞給羅布。

羅布想到自己手心有個原生空間,便沒有推辭,他拿著萬重輕舟翻來覆去地看了幾眼,問:「鮑龍哥哥,怎麼給它補充靈力?」

鮑龍道:「萬重輕舟下面有一個接收盤,羅布,你只須用手掌托住它,然後把靈力灌進去,萬重輕舟就可以自動吸收了。」

羅布又問:「這隻萬重輕舟一次能吸收多少靈力?」

鮑龍笑道:「羅布,我這隻萬重輕舟雖然不是那種了不起的仙器,但它裡面卻設制了一個儲藏靈力的介子空間,我曾經試過一回,這個介子空間可以裝下一個二珠小仙所有的法力,即是說,你的法力是填不滿它的……」

「它裝滿一次靈力,大概能飛多遠?」

鮑龍驕傲道:「飛一百萬里也不在話下!」


羅布點了點頭,心道?心道:如果我用原生空間中的靈力把裡面那個介子空間填滿,甘珠哪怕一年飛一萬里,那也能用一百年了。

想到這裡,羅布就把萬重輕舟平平地托在了右掌上,心念微動,掌心隨即浮起一團棉花狀的白霧,凝而不散地裹在了輕舟的下面。

萬重輕舟立刻振動了下,彷彿很興奮似的。

鮑龍忍不住說:「羅布,你只是個一珠小仙,你那點法力還不夠萬重輕舟漱口呢!」

昌馬忙也勸道:「羅布,你現在做了凡界之主,多數時候都得呆在凡間,而這裡靈力很差,你一旦損失了法力,再想補回去,就很困難了。」

羅布笑道:「兩位哥哥不用為我擔心,我的法力很多……」

昌馬凝重道:「羅布,你只是個一珠小仙,哪有多少法力?」

鮑龍和昌馬著急時,說話就不再顧忌,漸漸地忘了旁邊的甘珠還只是個凡人,但甘珠臉上並沒有露出那種驚世駭俗的表情,好像她早已經習慣了。

羅布笑了笑,不露聲色道:「昌馬哥哥,既然如此,那我只往裡面注入一點點就行了。」


剛才追雲仙劍和鮑龍、昌馬對抗時,它從原生空間中吸收到的靈力,較之現在,不知高出了多少倍,所以,羅布絲毫不擔心原生空間中的靈力不夠。

就在這時,萬重輕舟表面忽然閃現出一道紫色的球形波光,就好像立地成佛后形成了佛光!鮑龍一眼看見,頓時吃了一驚,大叫道:「這,這是怎麼回事?它好像進化了!」

昌馬怔道:「什麼進化了?」

鮑龍指著羅布手中的萬重輕舟,手指有些顫抖,眼睛瞪得老大:「就是它,當年我從法器店中買到它時,它只是一件中品仙器,當時,我清楚地記得,那個店老闆說過,萬重輕舟如果能夠一次吸收到足夠多的仙靈力,它立刻就會進化為上品仙器……」

昌馬略有些嘲弄道:「鮑龍,生意人的話你怎能隨便相信?他們通常能把白的說成黑的,且經常掛羊頭賣狗肉,無非就是想騙你一個好價錢罷了!」

「不,是真的,當時他還告訴我,萬重輕舟進化時會發出紫色的波光!昌馬,你看,是不是這麼回事兒?」

「鮑龍,你這話有些道理,但是,你反過來想,如果羅布真有這麼多法力供給萬重輕舟,那他豈非早就結出好幾顆仙珠了?」

鮑龍頓時呆住,訥訥道:「是啊,你說得對,羅布不可能有那麼多法力……」

羅布聽到兩人這樣說,心裡不禁突突地跳了下,等會兒他們要是真發現萬重輕舟進化了,肯定會懷疑自己,那時我該怎麼解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