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叉,你拿黃豆乾嘛?本王爺可不吃那玩意的,再說了,你特麼的拿黃豆做交易也太小氣了點吧。”劉致澤淡淡的笑道。

公孫善聽見劉致澤的話,差點噴血,臉色鐵青,那額頭的青莖都暴起了,就聽他怒喝道“特麼的,這不是給你吃的。”說完,公孫善,一把拋出了手中的五六顆豆子,那豆子就直直的掉落在了地面上。

就看公孫善雙手快速划動了起來,很快的就捏起了一個指訣,就聽他怒喝一聲,道“撒豆成兵,疾。”

緊接着,就看見那些黃豆直接炸了起來,飄出了一道道濃濃的白煙,緊接着,在劉致澤的注視之下,那濃濃的白煙之內,出現了六道黑漆漆的身影。

他們身穿盔甲,有的拿着長矛,有的拿着朴刀,面無表情,全身陰森森的,雖然他們不是鬼魂,但是卻堪比鬼魂。

“撒豆成兵?這等小法術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劉致澤嘴角微微揚起,慢慢的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菸然後點了起來。

我曰!!公孫善目瞪狗呆,嘴巴張的大大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特麼的還是小法術,這種法術早就失傳了好嘛?

“小子,你特麼的別廢話了,破了我的法術再裝逼也不遲。”公孫善冷哼一聲說道。

“就你這樣的爛法術,要我破?你特麼開什麼玩笑,對付你本王爺都不好意思出手,你實在是太弱了。”劉致澤揹負着手,一臉的淡然,絲毫都沒把公孫善放在眼裏。

“臥槽!!臥槽!弄死他,弄死這個裝逼的王八蛋。”公孫善實在是忍不住了,此刻的他內心是奔潰的,出來抓個鬼,結果碰上了這樣的裝逼貨,他指着劉致澤瘋狂的怒吼了起來。

劉致澤淡淡的搖了搖頭,大喝一聲,道“周倉。”

“末將在。”一道粗獷的聲音響起,一股龐大的陰氣沖天而起,數千陰兵和周倉出現在了劉致澤的面前。

鳳林市某棟大樓內,這裏是第七科的在鳳林市的總部。

“袁……袁隊長,鳳林市墳場出現了大量的陰氣,是不是又有鬼王出世了?”一個青年來到中年男子面前顫抖着身體說道。

“廢什麼話,趕緊收拾一下,我們立刻趕過去,哦,對了,要叫上週大師一起去,趕緊的。”

“好的,袁隊長,我現在就去。”青年連爬帶滾的離開,隨後就看見第七科的人浩浩蕩蕩的向着墳場而去。

鳳林市墳場內。

“臥槽!!陰兵?”公孫善震驚的看着劉致澤面前滿是陰氣的數千陰兵叫道。

“喲,小子,你還是挺有見識的,怎麼樣?本王爺就問你怕不怕?”劉致澤微微一笑,然後轉頭看向周倉,淡淡的說道“周倉,你眼前那個小子說要打死本王爺,你說該怎麼辦?”

“主公,讓我等去斬下他的項上人頭。”周倉恭敬的說道。

“那就上吧。”劉致澤笑了笑,找了塊大石頭坐了下去,靜靜的看着這一幕。

“膽敢侮辱主公,殺無赦。”周倉怒吼一聲,頓時帶着數千陰兵向着公孫善而去。

“小子,就算來再多陰兵,哥也不怕。”公孫善冷哼一聲,再次從口袋裏抓出了一把黃豆甩在了地上,那些黃豆隨着他的指訣直接變成了陰兵,與周倉爲首的陰兵大戰了起來。

一時間,整個墳場就分成了兩批陰兵大戰了,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冷兵器時代似得。

而被困在八卦鏡內的付晶晶早就已經目瞪狗呆了,她此刻真的很想罵娘,這個劉致澤到底是個什麼人吶?數千陰兵揮手間就出現了,自己當初爲什麼要惹上他?此刻的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得不說,周倉還是很流弊的,看他手拿朴刀,一刀一個陰兵,那些陰兵被砍死之後,身體直接炸開,化成了黃豆落在了地面。

還沒到一分鐘時間,公孫善的陰兵就已經全部化成了黃豆,而他也是不停的在陶着自己的口袋,一直在製造陰兵,可是當他再次把手放入口袋的時候,卻是發現已經沒有黃豆了。

他一愣,擡頭驚愕的看向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道“額,那個啥,我沒有豆子了,咱們能不能下次再來?”

“你腦子有問題吧,咱們這是在打架啊,你以爲在玩過家家?”劉致澤罵道。

被劉致澤這麼一罵,公孫善臉色一冷,道“小子,你別逼我。”

“逼你又怎麼樣?難道本王爺還怕你不成?辣雞玩意。”劉致澤冷冷的說道。

“哼~”公孫善冷哼一聲,伸手抓向了付晶晶頭頂的八卦鏡,那八卦鏡的光芒褪去,直接進入了公孫善的手上。

付晶晶見到八卦鏡被收,她心中一喜,剛打算離開,可就在這時,一道金光閃過,一個卷軸出現在了她的頭頂,一股巨大的吸力將她吸中。

“不……”付晶晶臉色露出了驚恐之色,還沒高興一秒鐘卻又碰到了這樣的事情,頓時慘叫一聲,直接被收入了八陣圖內。

收完了付晶晶,劉致澤伸出手,卷軸掉落在了他的手上,就見劉致澤嘿嘿一笑,道“十六個了,這回看你往哪跑。”

劉致澤擡起頭看向公孫善,發現公孫善此刻已經是滿臉的驚恐之色,那嘴巴估計都能塞的下一個籃球了。

他驚恐的指着劉致澤道“你……你手中的是什麼法器?爲什麼我會感覺如此熟悉?” “哦,你說這個啊,這是我討飯的傢伙,不好意思,被你發現了。”劉致澤笑了笑,當即收起了八陣圖,反而是面對着公孫善。

“主公,山下有人上來了。”這時,孫乾的聲音忽然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劉致澤一愣,有人上來了?當即看向周倉,周倉看到劉致澤的眼神,立刻就明白了,當即帶着數千陰兵消失在了原地。

“袁隊長,這哪裏有什麼陰氣?”這時,山下的人已經走上來了,周復生看了看四周,卻是一點陰氣都沒有感覺到。

袁隊長也是一愣,看了看四周,的確是沒有什麼鬼魂在啊,但是剛剛自己的確感受到了很龐大的陰氣纔對。

他當即看向了四周,最後把眼睛定在了劉致澤和公孫善的身上。

“這兩位是在幹嘛?”袁隊長皺着眉頭疑惑的問道。

“嗯?怎麼感覺那人的背影那麼眼熟?”周復生疑惑的看着劉致澤背影碩大,思考了半天,他纔想到了劉致澤,剛剛打算衝出去,卻是被那袁隊長給攔住了。

就聽袁隊長道“周大師,我們先看看情況再說。”

——————-

“怎麼樣?你的獵物被我搶了,你的撒豆成兵法術已經沒得用了,不知道你還有什麼本事?”劉致澤微笑着看着公孫善說道。

公孫瓚扶了扶墨鏡,他也沒想到這次會碰上勁敵,而且還這麼的強,一揮手就是數千陰兵還有他剛剛拿着的法器自己的確感覺似曾相識,只是一下子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見到過額。

“小子,你別囂張,我還有八卦鏡。”公孫善冷冷的說道。

“哦?八卦鏡,你不說我還沒想起,小子,這個東西你留下,人就可以走了。”劉致澤揹負着手,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說道。

“你特麼怎麼不去死。”公孫善真的有些惱火了,這小子有些囂張過頭了吧,而且最主要的是自己竟然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這纔是最尷尬的。

“哦?不服氣?那就繼續來打唄。”劉致澤笑道。

“那你去死吧。”公孫善怒喝一聲,快速擺動起了手中的八卦鏡,頓時向着劉致澤照射而去,一股青色的光芒從八卦鏡中飛出,直射劉致澤。

劉致澤也不着急,反而是慢慢的擡起了手,當即擺動起了雙手,道“亢龍有悔。”

“嗷嗷~”一到龍吟聲響起,就看到劉致澤手中飛出了一條金色的小龍向着那青色的光芒而去。

“砰~”兩股力量相互碰撞直接炸開,一股餘波散去,整個墳場都颳起了強大的風。

身後第七科的人看到兩人的戰鬥頓時目瞪狗呆,降龍十八掌?臥槽!!你特麼要不要這麼吊啊?這種掌法都出現在人間了。

同時衆人也震驚另外一個戴着墨鏡穿着風衣的青年,他們擡頭看去,當他們看到那青年手中的八卦鏡之後,頓時驚訝的叫了起來,“八卦鏡,失傳已久的八卦鏡。”

還好他們離的遠,劉致澤和公孫善都沒有發現他們,否則他們就要變成衆矢之的了。

“臥槽!!降龍十八掌?你特麼敢不敢再吊一點?”公孫善看到這一幕頓時震驚的大叫了起來,不僅如此,他還邊叫邊跳了起來,顯然是被劉致澤的武功氣的。

實在是太特麼的過分了,做人怎麼能強到這種地步,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劉致澤微微一笑,道“很吊嗎?不過我就喜歡你的這種反應。”

“我草你妹妹。”公孫善實在是忍不住了,碰上個這麼強大的少年,他的內心是崩潰的,要知道自己這八卦鏡都是祖傳的,否則的話,自己也不可能會有,但對面那個少年實在是太過分了點。

罵完之後,公孫善再次揮動起了手中的八卦鏡,頓時一道道青色的光芒快速的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淡淡的搖了搖頭,右手一伸一握,地面之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

就聽劉致澤淡淡的說道“水瀑。”

劉致澤說完,一堵水牆就這麼憑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那青色的光芒打入了水牆之後全部被吞噬,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我靠!!”公孫善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震驚之色,他甚至都懷疑自己看錯了,還抹了一把雙眼才繼續看向劉致澤的,當即怒吼道“奇門遁甲,我草你姥姥,你特麼的是諸葛家的人?”

“諸葛家?並不是,剛剛就介紹過,我乃抓鬼小王爺劉致澤是也。”劉致澤笑道。

“噗~”公孫善實在是忍不住了,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那墨鏡都跟着掉落在了地面,他算是真的噴血了,很顯然是被劉致澤給玩壞了。

他實在是想不通,爲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少年,而且這還只是個少年,奇門遁甲,數千陰兵,再加上那神奇的法器,人比人真的能夠氣死人啊。

“我擦!!你幹嘛?我可都沒碰到你,你吐血給誰看吶?”劉致澤無奈的說道。

“你……你個王八蛋。”公孫善此刻心中的陰影面積到底有多大,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過能夠吐血,估計,那陰影面積不會很小。

“抓鬼小王爺也是你能罵的,小子,你找死嗎?”劉致澤風輕雲淡的說道。

“我……我跟你拼了。”公孫善怒喝一聲,再次揮動起了八卦鏡。

然而,這時劉致澤可沒有再給他出手的機會,就聽劉致澤淡淡的說道“乾字,給我定。”

那公孫善原本打算繼續和劉致澤拼鬥的,可是瞬間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動不了了,他的眼珠子快速的轉動了起來,他很想要動,但是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就是動不了。

劉致澤看到公孫善動不了了,當即微微一笑,慢悠悠的來到了公孫善的面前,他瞪着公孫善的八卦鏡嚥了把口水,當即一把搶了過來。

硯尊 公孫善頓時流出了眼淚,你特麼的不帶這麼玩的,都這樣欺負我了,還要搶我的法器。

只是公孫善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緊接着他就看到劉致澤笑了笑,聽劉致澤道“小子,你很囂張啊?不是要拿什麼桂來婆婆壓本王爺嗎?本王爺都說了,哪怕就是桂來婆婆來了,本王爺也能分分鐘秒殺她,更別說你這樣的死辣雞了。”

說完,秦乎直接揮出了拳頭怪叫一聲,“阿打~”公孫善被打倒在地,緊接着劉致澤對他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絲毫沒有留手。

公孫善是真的想死了,你欺負了我,搶了我的法器,還要這樣蹂躪我,還能不能愉快的做人了?

不僅僅是公孫善,就連遠處第七科的衆人和周復生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這尼瑪的就有些過分了,當然了,他們更好奇,那青年爲什麼不動站着給別人打,這個問題也只有周復生才知道了。

“啊……打人的感覺,真特麼爽。”打了半天,劉致澤忍不住舒服的叫了起來,他鬆了一口氣,看着地上奄奄一息,臉部不停抽搐的公孫善,道“小子,如果你家的桂來婆婆要找事,就讓他來找好了,記住,我乃是抓鬼小王爺劉致澤。”

說完,劉致澤拋了拋八卦鏡,就帶着一臉興奮的向着山下走去了。 “孫乾,這玩意要怎麼用?”劉致澤擺弄着手中的八卦鏡嘿嘿的笑道,這一次來不虧,抓了付晶晶,然後又得到了一個八卦鏡,運氣不錯。

“主公,你不知道怎麼用,你搶過來幹嘛?”孫乾也是一臉的無奈之色,你都不會用,你搶過來不相當於廢物嗎?那還不如不搶別人的。

“我這不看這玩意很流弊嘛,所以想搶過來試試,你可不要告訴我,你也不會用。”劉致澤說道。

“額,主公,末將的確不知道怎麼用。”孫乾也是很無語,他又不是諸葛亮,怎麼會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臥槽!!劉致澤頓時目瞪狗呆,你大爺的,你也不會用,那自己搶過來,豈不只是一個裝飾品而已?那特麼還廢這麼大勁搶幹嘛。

重生名門暖妻 “是的,主公,我雖然不會用,但是人塔三層內有着丞相留下的大量古籍,或許在其上面可以找到使用八卦鏡的方法。”

人塔三層嗎?劉致澤眯起了眼睛,現在纔剛剛開啓第二層,第三層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開啓去了。

“那這第三層要多久才能開啓?”劉致澤問道。

“主公,不知道,反正只要主公快速抓鬼,相信很快就會開啓的。”

我曰!!劉致澤一臉的無奈之色,特麼的,自己也想抓鬼啊,可是這鬼哪有這麼好抓,都一個多月過去了,自己才抓了十六隻鬼,這效率太慢了。

走在下山的小道上,劉致澤還在思考怎麼樣才能快速開啓人塔三層,然而就在這時前面忽然跳出了五六個人,把下山的路給攔住了。

劉致澤停下了腳步,看向這五六個人,帶頭的是一箇中年男子,在他身旁跟着周復生,在他身後則是有着三男的一女的。

“不知道各位想幹嘛?劫財還是劫色呢?”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這中年男子手上拿着火箭筒,腰間別着各種各樣的槍支,在起身後還揹着M4A1等等玩意,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聽到劉致澤說話,那帶頭的中年男子沉吟了片刻,才目視着劉致澤說道“年輕人,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們來自國家特工第七科,乃是專門負責靈異事件的。”

第七科?劉致澤一愣,怎麼感覺好像很耳熟的樣子,思考了半天,他想起了之前那個喊自己前輩的青年就說自己是第七科的。

感情是自己人啊,劉致澤嘿嘿一笑,道“不知道各位特工攔我去路有何用意?”說完,劉致澤還撇了一眼周復生,示意讓他別說話。

“年輕人,我姓袁,乃是鳳林市第七科的隊長,你手上的八卦鏡乃是國家古物,按理說要上交給國家纔是。”

哦,劉致澤點了點頭,難怪這些人會攔住自己,原來是看中了自己手上的八卦鏡。

就聽他呵呵一笑,道“這位袁隊長,這八卦鏡可是我從對手那搶過來的,就算是國家公物,你找我也討不着吧。”

“年輕人,我們懷疑那小子是盜墓賊,而你這八卦鏡正是他從墓室中偷盜出來的,現在我們有權利奪回寶物,還請配合。”袁隊長伸出了手,一副不搖碧蓮的樣子說道。

我靠!!想要自己的寶物就直說嘛,何必要說這麼的廢話,還國家公物,就算是,自己已經得到了也沒有理由交出去吧。

劉致澤當即笑了笑,把八卦鏡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裏,就聽他道“你也別嚇唬我,這玩意是我搶過來的,你們看到沒有?盜墓賊在那邊,你們可以去找他。”

“小子,你找死嗎?”袁隊長身後的那個女生冷冷的說道。

劉致澤擡頭看去,一個身材魁梧,全身是肌肉的妹紙正冷冷的注視着他。

看到這妹紙,劉致澤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簡直和電影院裏面那個齙牙妹有的一拼。

劉致澤搖了搖頭,風輕雲淡的說道“想死? 偏執大佬的觀察日記 我還年輕,我可不想死。”劉致澤可沒有什麼好害怕的,絲毫沒有把這第七科的人當成是對手。

“那就快點交出來。”那妹紙繼續喝道。

“要八卦鏡沒有,要命也不給,就看你們有沒有本事來拿了。”劉致澤笑了笑,後退了兩步,要離這些危險人物遠一點纔好了。

“你……”那女生聞言,立馬掏出了槍對向了劉致澤,還沒等她開槍就被那袁隊長給抓住了,就聽那袁隊長說道“年輕人,八卦鏡乃是我國之寶,希望你主動一些。”

“主動?你們怕是沒死過喲,天天打着國家的名聲強搶東西,說的就是你們這些人,別廢話了,要打就來,本王爺要是皺一下眉頭就算本王爺輸。”劉致澤挽起了衣袖,好像是要大幹一場似得。

“周大師……”袁隊長皺緊了眉頭,原本以爲這少年應該很好嚇纔是,只是現在看來,或許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但那八卦鏡卻又不得不要,那畢竟是寶物。

周復生一愣,看向袁隊長,臉色微微一變,他都想罵娘了,你大爺的,你把我叫出來幹嘛。

“怎麼?你也要搶本王爺的東西嗎?”劉致澤眯起了眼睛,冷冷的說道。

“不敢,周復生見過少爺。”周復生說完,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他也是知道,現在沒有主公一詞了,所以只能改口叫少爺。

臥槽!!什麼情況?那第七科的衆人眼睛一瞪,完全不明白爲什麼周大師要叫一個少年叫少爺,還給他下跪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大師……”袁隊長臉色有些難看的喊道。

周復生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反而是靜靜的看着劉致澤。

“起來吧。”劉致澤淡淡的揮了揮手,看向周復生,繼續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少爺,是他們說這邊出現了大量的陰氣,喊我過來驅鬼的。”周復生臉上流出了汗水,那蒼老的臉龐有些難看。

早知道就不跟着來了,原本還打算敲第七科一筆的,結果現在好了,反而還惹到了自家主公,他現在恨不得痛罵這袁隊長一頓了,你搶誰的不好,偏偏搶這位的,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大量陰氣?劉致澤一愣,估計是自己剛剛召喚出周倉和那數千陰兵惹出來的事。

他點了點頭,轉頭看了一眼那一羣臉色難看的第七科衆人,來到周復生的身旁,冷冷的說道“以後再幫他們的忙,本王爺打斷你的腿,跟我走。”

“是,是。”周復生冷汗直流,聽到劉致澤的話,狠狠的瞪了袁隊長一眼,快速跟了上去,然而第七科後面還有兩人則是攔住了路。

劉致澤身上頓時散發出一股王霸之氣,那兩個大漢頓時讓開了一條通道,劉致澤和周復生頓時向着山下而去了。

反而是第七科的衆人看到這一幕,傻愣傻愣的,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了,最苦逼的還是袁隊長了,就因爲那個少年的一句話,鳳林市的抓鬼大師以後都不會再幫第七科的忙了。 “主公,剛剛在和你鬥法的是誰?”途中,周復生忍不住開口問道。

劉致澤撇了他一眼,頓時罵道“臥槽!!老周,怎麼說話的,就那辣雞也配與我鬥法?你丫的會不會說話?”

額,周復生頓時冷汗直流,我靠!!這也怪的到自己頭上來啊,當即改口道“額,是的,主公,我知道錯了。”

“知道錯了就好,不過那個小子說他是桂來婆婆的手下,不知道這個桂來婆婆是什麼人。”劉致澤一臉淡然的說道,這個桂來婆婆上次在鬼道人嘴中也聽到過。

“主公你不知道嗎?”周復生目瞪狗呆的問道,你特麼不知道還敢暴打別人的手下,也真是夠兇猛的。

“我要知道什麼?”劉致澤疑惑看向周復生,看到周復生額頭流出了汗水,當即道“你怎麼流這麼多汗?很熱嗎?”

“主公,這個桂來婆婆很強大的,道門三番四次想來滅殺她,但是卻連別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周復生有些害怕的說道。

劉致澤因爲進入這一行的時間尚短所以不知道,但周復生可是聽說過的這位桂來婆婆的,曾幾何時,他與道門聯手共同尋找過這位桂來婆婆的蹤跡,只是後來沒有找到罷了。

“等會……你剛剛說的道門是什麼鬼?”劉致澤疑惑的問道。

“主公,這個道門就是各大道門組合在一起的統稱,是專門爲了針對妖魔鬼怪而成立的,其成員基本上都是各大門派的弟子,當然,也有散修,只不過散修想要進入道門需要經過考覈。”周復生繼續說道。

“哦,你應該也是道門中的吧?”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豬顏改,情自來 “額,是的,我是九品抓鬼師。”周復生臉色一紅尷尬的說道。

抓鬼師分九品,九品是最差勁的一種,再往上就是一品,據說這種強大的存在,只有極少數的大門派掌門纔是一品,也正是因爲九品是最差的,所以周復生纔會這麼尷尬。

“撲哧!!九品。”劉致澤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還以爲這周復生有多流弊呢,結果只是個最菜的,也不知道自己能夠成爲幾品,會不會直接超過一品呢?

如果讓周復生知道此刻劉致澤的想法,恐怕會噴血吧,你就想要一品,你咋不上天呢。

“那個考覈抓鬼師等級的地方在哪?”劉致澤疑惑的問道,改天有時間自己非要去試試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