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天逸心想;現在的太乙巔峯都這麼囂張了嗎。哎難道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嗎。也罷就讓我今天教他做人。 說罷間,傲玉手持長劍一揮,一道淒厲的劍氣撲面而來。 而這劍氣的目標便是傲天逸。只見傲天逸只是往後一退就輕鬆躲過了劍氣。 敖天逸說道:“年輕人不講武德呀。”

敖玉手持長劍一個側揮切開了傲玉的衣襟,又是一個居合斬直衝面門。

敖天逸手持天元筆抖動筆尖迎着劍擊的方向。而敖玉的劍居然變慢了。 敖玉只一楞,敖天逸手持長劍直衝傲玉的胸口,一橫一撇。 敖玉的胸口便出現了幾道傷痕。敖玉反應過來往後一退胸口的傷痕逐漸恢復。 敖玉看着胸前的傷冷冷一笑揮槍發出幾道劍氣,正當敖天逸自信滿滿想要用自身內力化解劍氣時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傲天逸手持冷劍正想揮劍解招時,傲玉天元筆的劍氣居然不見了! 敖天逸左顧右盼,劍氣呢怎麼會消失。 此時敖玉的劍氣憑空居然出現在了傲天逸的面前。傲天逸揮劍化解戾氣。 而隨着敖玉的揮劍,一道道詭異的劍氣全都是消失了,而後又出現在傲天逸的面前。 敖天逸勉勉強強接下了攻擊,而下一刻敖天逸也發起了進攻,手持冷劍的敖天逸一邊衝向傲玉一邊用天元筆畫圈,只見天元筆周圍的光暈竟然逐漸扭曲。 傲玉手持長劍迎敵。 當傲玉的長劍對上,而這一刻傲玉手中的天元筆化成的槍,竟然變得無力就像是敖玉手中拿了一塊嫩豆腐一般。 敖天逸把敖玉的長劍引向一邊,一直在袖子的手化爲爪形向着傲玉的腹部發起進攻。 傲玉左手化爪以氣化盾擋下了進攻,而右手的長劍劍鋒一轉揮向傲天逸。倆人在你來我往的戰鬥中都各有受傷,二人分開。

傲玉將手中的長劍拋向天空豎起二指嘴中唸唸有詞,只見長劍發出震動化爲三個,三化九,九化八十一…數不清的的長劍在空中化爲‘劍龍’。

‘劍龍’在空中不停地搖動着傲人的身軀,長劍之間的摩擦聲化爲‘劍龍’的咆哮。

‘劍龍’的咆哮讓人起雞皮疙瘩,就像是拿着指甲劃黑板一樣令人不禁顫粟。 隨着‘劍龍’的咆哮和舞動,天氣逐漸變陰,烏雲密佈。 周圍的樹木也隨之搖動。樹洞裏面的小松鼠報團取暖他們也感受到了恐怖的殺氣

由無數長劍所組成的‘劍龍’在咆哮聲中衝向了傲天逸。‘劍龍’表面的長劍震動着。‘龍鱗’像波浪一樣搖動。 西海龍王此時躲在石頭後面看着眼前這一切。自己的修爲別說是上去制止了恐怕都無法近身吧。心中想着隨手拿起一段樹枝擋在臉前生怕被看到。 此時傲玉揮動雙手指向傲天逸,發動了進攻。‘劍龍’咆哮着飛向天空,向着敖天逸俯衝過來,然後消失。 敖天逸看到這一幕瞬間將氣注入劍中,冷劍逐漸懸空起來。 在其周圍形成了一圈帶有彩暈的保護罩。 果然消失的‘劍龍’出現在了臉前龍嘴咬着保護罩將其拋向天空。‘劍龍戲珠’在冷劍的保護下敖天逸雖然沒事不過他的力量在逐漸消失。 敖玉的‘天元筆化成的槍龍’逐漸變短破碎,敖天逸此時也豎起二指念起了口訣,敖玉見狀從遠處飛來,單手支撐‘槍龍’。 終於‘槍龍’破碎只剩下了一把長劍,傲玉手握劍柄,用力將劍插入保護罩,而保護罩也逐漸有了裂縫。敖天逸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霎時間風雲鉅變,只見天空中烏雲和閃電之間露出了一個劍尖,敖玉詫異;這是什麼東西! 只見敖天逸迅速逃離戰場,而敖玉想跑卻發現怎麼也無法離開劍尖的範圍。沒辦法這一次只能硬抗了。

巨大的寒霜巨劍從空而降,劍尖和敖玉的天元筆身相碰,一道能量波向四面散去。敖天逸笑道:“哈哈哈哈哈哈。” 只可惜這劍尖範圍太小,他不能進去,親自送他去黃泉了。傲玉紮緊馬步頂着敖天逸的劍的衝擊。 果然,這劍尖範圍是鎖定的。雖然我現在不能動不過也不用擔心敖天逸這個混蛋對我的偷襲。 敖天逸笑道:“呦呦呦,可不能掉以輕心呀。”說罷手指尖一點金光,敖天逸用劍寫下三個大字‘來點贊’! 敖天逸心想:這口訣是怎麼回事奇奇怪怪,不過能殺死敖玉就行了。 此時的敖玉只覺得那劍的力量好像又大了三分。不過敖天逸此時的額角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小汗珠。 敖玉的雙腳已經陷入大地,而那件衣服的攻擊似乎並不想要停下。 他的雙臂微微顫抖,自己的力量也只剩下五分,難道今天就要死在這了嗎? 突然傲玉仰天長嘯:我不能死!啊!啊!啊!啊!啊! 敖玉雙臂青筋暴起,頭上祭出天元筆,那劍竟然被逼着向後動了。 敖天逸看到眼前的一幕:呵,還有力氣是吧。就嚐嚐這個! 敖天逸揮動指尖寫下祕訣! 隨着祕訣的作用,敖玉感受到了那把劍雙倍的力量。 而此時的敖天逸心臟撲通!撲通!撲通 。 敖天逸叫道:“龍族,今日註定要滅族。” 那把劍此時進攻的力量更加猛烈!額!啊!啊!啊!一聲驚雷響徹天際 一聲驚雷之後,敖玉的天元筆重回黯淡無光,敖玉睜大了雙眼,劍尖此時穿胸而過。

敖玉嘴角流血直直的倒在了血泊當中。 敖廣幾人都大喊:“小玉!”就連燃燈道人都眉頭一皺,可卻始終沒有出手。 身邊是漆黑無比的天元筆。 敖天逸猛咳一聲嘴角也流出了血,喘着粗氣,右手一揮,收起了劍。 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難對付,雖然受傷了好在根基沒事。 倒在血泊中的敖玉眼角流下了熱淚。 難道就這樣了嗎,我還不能死啊,我還不能,不能死,不能,眼皮愈來愈重。

敖天逸走到倒在血泊當中的敖玉看着他胸前的大口子,心裏面除了一絲快感竟然還有一絲失落。

躲在遠處的龍王看着自己的兒子居然死在了血泊當中,癱倒在地上搖着頭:“不可能自己的兒子怎麼會就這樣死了!不可能!不可能!”

老龍王一時間接受不了這個恐怖的現實竟然昏倒了。

啊!我這是在哪,我不是在和敖天逸的對決中死了嗎?敖玉低頭看着自己的胸口——沒有傷完好如初,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旁邊的斷劍震動着,一聲小小的聲音穿過耳膜進入敖玉的大腦:“混元形意,接!化!發!混元形意,接!化!發!”

敖玉詫異看着自己的長劍:“從來沒聽說過劍還會講話呀。”

突然原本應該斷掉的長劍居然震動起來,唰!這長劍居然插入了敖玉的胸膛敖玉低頭看着斷劍,斷劍插在敖玉的胸膛而劍尖居然在吸食着他的血液。

敖天逸看着血泊中的敖玉轉身低頭離開。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噠。”

敖天逸轉身一看斷掉的長劍居然在血泊中震動着吸食着敖玉的血。

怎麼會!

敖天逸催動內力天元筆應聲而出。但是當天元筆衝向敖玉的瞬間,敖玉身邊居然有一個無形的保護罩。

正當敖天逸催動更多的內力想要打破保護罩時,倒在血泊中的敖玉居然飄了起來屍體懸浮在空中。

而之前的斷劍也漂浮起來,隨着不斷震動的長劍,本來應該斷成兩半的長劍居然緩慢接在一起,而劍身表面也出現了一層像是龍鱗的紋路,本該是金屬銀色的光芒居然一步步變成了血紅色。

敖玉胸前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地面上的血液一半回到了敖玉的身體裏另一半卻是被長劍吸收着。

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敖玉身上逐漸浮現出一層鱗甲而頭上也長出了一對龍角,敖天逸看着眼前的一切血管暴漲,怒目圓睜。

而敖玉的嘴巴不停得嘟囔着:“混元形意!接!化!發!混元形意!接!化!發!”敖天逸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隨着敖玉的‘復活’天空中本是烏雲密佈,下一秒黑色的烏雲居然變成了血紅色,‘猩紅之雲’敖玉睜開了雙眼,他的瞳孔居然是紅色的。

遠處幾十裏外的小山村一個洗衣服的小姑娘看着今天奇怪的一幕說道:“隆爺爺好奇怪的天氣啊一會晴空萬里,一會又是烏雲密佈,現在連烏雲都變成紅色的了。”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爺爺說道:“傻孩子這是‘猩紅之雲’恐怕是太虛境界的神人對決纔會有這樣的奇觀,快回去乾飯吧,爺爺的好鈺兒。”

小姑娘一知半解得端着洗完的衣服回家了。

傲天逸看着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大罵道:“復活了嗎,那就讓你再死一次!”

說罷,催動天元筆發動進攻。

而敖玉面無表情只揮出一劍,劍氣自然而然消失了正當傲天逸想要預判面前的劍氣時,劍氣竟然出現在他的右側,一下子便斬斷了傲天逸的拿着天元筆的右臂。

敖天逸心想:大意了沒有閃。敖玉再次催動長劍,長劍在天空中再次化作‘劍龍’不過這一次是紅色的‘劍龍’是血紅色的。


傲天逸看着自己的斷臂以及血紅色的‘巨龍’自知不是對手,一個字逃!!!

血紅色的巨龍在後面追着斷臂的敖天逸,勢不可當!敖天逸看着身後的‘劍龍’和遠方的敖玉。

只見敖玉催動血紅色的長劍,巨龍吐出一把劍直衝敖天逸,敖天逸快速揮動天元筆形成保護罩,但是長劍居然無視保護罩直衝敖天逸的胸口。

敖天逸口吐鮮血,低頭看着插在胸口的長劍,一咬牙一狠心,手握着劍身將劍拔出來扔到一邊。

而身後的‘劍龍’依然是窮追不捨:“該死怎麼辦只能用哪個了。”

敖天逸拔下一根筆尖的狼毫向樹林飛去,在經過了一個樹梢時,‘劍龍’追着斷臂的敖天逸向天空飛去,一口將其吞下。

而此時一道亮光飛速逃離。

此時趕過來的敖玉看着舞動的巨龍豎起二指口唸法訣,巨龍盤在一起逐漸化作一把紅色的巨劍。而地上只有一根狼毫罷了。

看到這一切,敖玉身上的鱗甲逐漸退去,頭上的龍角也逐漸消失。唯一不變的也只有那把劍了。而敖玉閉上了雙眼倒了下去。

敖玉再次醒來發現自己和老爹躺在兩張牀上牀上鋪着草蓆自己胸口的傷已經痊癒了,只是胳膊上還有一些傷不過按照自己的體質過不了幾天應該就會沒事了,自己身邊的老爹還在睡覺。

這時一個小女孩走進來了嘴裏還說着:乾飯人,乾飯魂,乾飯都是人上人,乾飯乾飯。沒錯他就是那個小女孩——鈺兒。

鈺兒走進來看見了做起來的敖玉嗔怒道:“你怎麼坐起來了你的傷還沒好呢。”

敖玉看着這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說道:“你有點禿啊。”

鈺兒低下頭對着敖玉肚子打了一拳。你才禿呢我只不過是髮際線稍稍微微高了點罷了,哼,我去山上採藥要不是看你長得挺帥的就不救你了。 這時鈺兒的爺爺走進來了,鈺兒看到爺爺說道:“爺爺你來了,這個人好沒禮貌啊虧我還救了他呢。”

隆爺爺笑着說:“好啦好啦你先出去我要同這青年說點東西。”鈺兒走了出去隆說道:“怎麼樣傷勢?”

“沒什麼事,皮肉傷罷了,過兩天就好了”

“小兄弟我看你應該不是人類吧。”

敖玉警戒問:“您是怎麼知道的。我確實不是人類不過我也不是什麼壞人。您放心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只要我父親醒了我們馬上就走。”

“小兄弟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看你傷勢恢復如此之快,定非常人。你若信得過我就暫且留在這好好養傷。這也就我和我的好孫女了。”

說罷,老人便離開了。

敖玉在牀上思考着自己死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胸前明明有一個傷口的。

對了!劍,我的長劍斷了,但是當敖玉拿出自己的長劍時發現自己的劍並沒有斷而且顏色變成了血紅色。

敖玉看着劍想到自己的那個“夢境”這一切難道是真的。

西海龍王醒了過來看到自己臉前的敖玉,驚悚得大叫道:“鬼啊,我的媽耶,見鬼了。”

敖玉一臉無奈:“父親大人是我啊,我沒死呢。”

西海龍王聽到這個稍微平靜了一下:“真的是你,我的好大兒,你知道沒事,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說着,老龍王給敖玉一個熊抱。

好啦好啦快放開我,你要勒死我了。


老龍王放開了傲玉,問道:“咱們現在在呢啊,你我的身上咱們有繃帶呀。”

經過敖玉的一番解釋,老龍王明白了,發生了什麼。

說道:“既然他們救了我們父子那我就把我龍宮裏面的奇珍異寶送給他們好了。”

敖玉一聲嘆息:“您是不是老年癡呆了,人家選擇在這生活肯定是不想捲入俗世,您又要送人家東西肯定是不行的,萬一有什麼心懷鬼胎的人惦記了肯定是難逃一劫。”

老龍王連連稱是:“那我們怎麼辦?我們能做的最好的就是乘早離開罷了。我們能怎麼辦最好不要給人家找事情就好了。 那你下一步怎麼辦?”

“我要去找一個人。”

“找人?誰呀。”


“小影。”

“小影就是那個,就是那個誰來着,對對對是萬鬼之祖,找他幹什麼呀。”

“店長大人說他要開闢鬼朝。”

西海龍王和敖玉要離開這個地方,鈺兒追着:“你們怎麼要走了,傷勢好了嗎?”

回頭,敖玉說道:“沒事不用擔心我,你要照顧好你爺爺。”

聞言,鈺兒點點頭,隆爺爺看着青年只笑不語。敖玉和老龍王分別之後,來到了一片山谷。

霎時間山谷颳起了冷冷的寒風。身邊出現了一個鬼魂。敖玉微微一笑,揮劍,劍起,鬼滅。

這劍似乎更加順手了,也更加犀利了。真奇怪。說話間山谷裏面傳來了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西海龍王的三太子果然不是凡人。”

敖玉一臉懵逼:“你知道我?你是何人?”

“哈哈哈我是誰我就是你想要找的小影呀那個萬鬼之祖呀!”


“哦~你怎麼知道我是來找你的而不是來殺你的?”


敖玉語氣淡淡,店長大人身邊的這個萬鬼之祖怎麼看起來這麼不喜歡他。他從西海龍宮出來,並不認識這些書友。只是先前收到店長的消息,所以才幹過來。

想必這個時候,店長他們應該也快到了。

還沒等敖玉反應過來,小影又不屑的勾脣笑起來。

“哈哈哈殺我,殺我做什麼以你現在的修爲殺我自然是易如反掌,不過你殺了我你想知道的事情恐怕就沒人知道了呢。”

“既然如此,你是打算自己說還是。”

敖玉揮動紅劍。

小影笑道:“呦呦呦,您這是想要威脅我嘍,不過我可不是好對付的。”

先前便聽店長說,西海龍王的三太子天賦異稟,他也想領教一下。

敖玉揮劍直衝敖玉揮劍直衝小影,小影低聲一語:“上。”

剎那之間,敖玉身邊盡是鬼魂。他左右一看揮劍轉圈。四周的鬼魂便都被盡數斬殺。

但是還有數不清的鬼魂出現。敖玉左右揮劍,不停的使出劍氣斬。而鬼魂們應聲而望。

敖玉笑道:“想攔我不有點實力怎麼行呢。難到我是被人看不起了嗎。”他手持紅色長劍逼退一衆鬼魂,直逼小影。只一劍小影身旁的護法應聲倒地。小影也被劍單指着。

喲,這小子還挺不錯,西海龍王三太子,名不虛傳。

小影微微一笑:“不錯,很厲害。”

敖玉一愣恢復平靜:“那當然了。”

“馬上就要開闢鬼朝了,店長他們也快到了。”小影漠然看着敖玉,不想再與他爭鬥。既然實力已經試過了,那就坐等店長大人帶着書友一起來觀禮便是。

想到這裏,他看着敖玉說道:“等會兒罷。”

聞言,敖玉自知他們本是盟友,故而也沒有多說什麼,點點頭:“好,那就等着他們來吧。”

另一邊,林凡在書店縱觀全過程,心中思慮漫上眉頭,他倒是沒想到這個敖天逸的實力這麼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