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天哈哈一笑:“說說,在人界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穀風面色凝重起來,他想了想,還是把在九天神堡的一切都告訴了他們三人。

解靈人 ,臉色也是凝重起來。

“九天神堡?六顆佛骨舍利?”清池是三人中輩分最大也是昇仙時間最長的,聽了穀風的話有些疑惑:“這九天神堡與佛骨舍利,我倒是知道兩個傳說,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完全屬實!”

“哦?!”穀風驚喜道:“那前輩快說說看!”

清池點點頭,踱了幾步,理清思緒說道:“這九天神堡,確實不是人界之物!這麼說吧,這九天神堡與那六顆佛骨舍利,前者是魔界在人界的一個據點,而後者,則是一位仙界佛修大師的骨舍利!”

其餘三人可是都沒聽過這些,此時聽到這兩者竟然一個是魔界一個是仙界,竟然兩者之間還有聯繫,不禁仔細傾聽起來!

“當年的仙魔兩界大戰,爲的就是天神米洛的天后路婭愛上了魔界魔相逸天的兒子逸落霄,一場慘烈的大戰後,米洛軟禁了路婭,路婭便天天哭泣,流下的淚水落到人界,便形成了人界的霧歌!這是大多數人知道的事情,而還有一些傳言,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清池看了三人一眼,繼續說道:“當時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天后路婭這裏,而沒幾個人在想,那逸落霄的下落!傳說,逸落霄在仙魔兩界大戰中被天神米洛殺死,但是魔神修羅米與魔相逸天傾盡全力,留下了逸落霄的魂魄!但是,這逸落霄的魂魄也是受到了重創,幾無生還的可能!”

說到這裏,穀風有些懵:“清池前輩,這些傳說中的事情,與那九天神堡、六顆佛骨舍利有什麼關係?”

清池揮手示意穀風繼續聽自己說:“爲了能使逸落霄能有一個復活的機會,修羅米與逸天不知道施了什麼法術,這幾萬年來,再沒見過那逸落霄的身影!可是,萬餘年前, 王爺的第一美女總裁 !”

“當時的土仙懷志大人?”穀風問道:“這五行大仙不是從初界時就有的嗎?”

傲天點點頭:“話是這麼說,可是時間一長,加上神魔兩界的大戰,總會有更替的!”

清池接過話茬兒繼續說道:“這懷志大人原本就一介佛修,但是本身修爲極高,又有着很高的威信!所以在土仙之位空缺之時,這懷志便被賜予了土仙之靈,坐上了土仙之位!”

說到這裏清池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那土仙之靈,是是五行之靈的其一,若是想坐上五行大仙之位,首先便要得到生於天地間的五行之靈的認可!當時天神米洛不知道得到了什麼消息,找到了這土仙懷志大師!結果第二天,這懷志大師便消失在仙界,據說懷志大師坐化爲六顆骨舍利,而這六顆骨舍利,放在一個佛龕中!但是這佛龕,誰都沒有見過!”

穀風聽到這,一下子想起那鬼色也曾經與自己說過這佛龕的事情,那麼說,自己身上的這六顆佛骨舍利,是那土仙懷志大師的?可是,這一切的目的又是什麼?!

“那九天神堡呢?!”穀風問道。

清池搖搖頭:“這九天神堡我所知甚少!不過我知道這九天神堡在遠古時期就存在了,本是魔界在人界的一個據點!要是這麼前後一聯繫,我猜測是在當年的仙魔大戰時,這九天神堡便被廢棄了!不過,在戰後,這個地方卻是仙魔兩界暗暗博弈的地方!所以,你所說的那個老僧,我感覺應該就是前土仙懷志大師不錯!”

穀風微微點頭,這麼說,倒是說得過去!不過,這裏面爲什麼還夾着一個八卦懸棺?這又怎麼解釋?

“現在的地仙,是誰?”穀風問道。

清池一下便想到了穀風的想法:“現在的土仙亦是一名佛修,佛號文坤,在懷志之後,他便繼承了土仙之靈,坐上了土仙的位置!不過,你若是去問他的話,估計他不會告訴你什麼!”

穀風也知道,自己現在只是一個仙級的修爲,怎麼能讓土仙大人告訴自己什麼!想到這裏,穀風動了閉關的念頭:“三位前輩!自從我升入仙界,還沒有修煉過,這時間都有些荒廢了!我想,閉關數年,爭取突破!”

知明三人相視一笑:“好!我們三人也正有此意!不過我們都老了,一次閉關也就是數年時間,可你不行,既然決定閉關,就閉他個一百年,修爲肯定大漲!”

四人大笑,傲天也說道:“你放心吧,我們三個老頭子出關後便爲你護關,保你安靜閉關,若是有什麼事情,我們便會叫你!”

穀風急忙道謝,四人各自回到自己的修煉密室,開始了漫漫的閉關之旅。 仙界到處都是一片祥和,片片仙雲堆砌成的這仙界,真的有種虛無飄渺的感覺。

數十年過去,即將閉關百年的穀風在密室中,修爲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天訣》中那獨特的修煉心法,加上穀風那特殊的修煉方式,數十年中,穀風不斷的用純靈的仙氣祭練着自己的身體,天樞穴中的仙氣不斷的提升,而他的修爲,也在同步穩定上升着。

等到穀風睜開雙眼時,他的修爲竟然已經提升到了小仙的修爲!要知道,雖說傲天、清池兩人是小仙的修爲,但是他們已經昇仙數萬年,都經歷了大小几次的仙魔兩界的戰爭,因爲受傷,才僅僅到了小仙的修爲!而知明昇仙不過幾千年,只經歷過幾次小的兩界戰爭,也只有仙人的修爲。

穀風此等的修爲提升速度,絕對可以讓任何一人瞠目結舌!

看到自己被銀色仙氣縈繞着,穀風心中大喜:若是用這速度修煉下去,估計自己離破解自己的身世之謎不久了!

穀風想再閉關數月,讓自己的修爲穩定下來,傲天卻突然傳音進來:“穀風,天道門三名天字輩弟子要度天地劫了,你去不去看一下?”

三位天字輩弟子?!穀風一怔:看來那天赤、天祈與天畏三人要一起度天地劫了!這種事情自己一定要去,想當初百年前自己度天地劫時,這天字輩與靜字輩可是都在場爲自己加油的!

想到這裏穀風起身,閃身出關。

傲天一直在等着穀風,見穀風出來,便睜着一雙虎目向穀風凝神看去,這一看,嘴巴便驚訝的張開了:“小仙!你已經是小仙修爲了!穀風,你可真是讓我目瞪口呆啊!”

穀風笑笑:“哪裏有前輩說的那麼誇張,其實若不是三位前輩參加了大小几次的仙魔兩界戰爭,你們的修爲完全可以比我高很多的!”

聽了這話傲天哈哈大笑:“你可別謙虛了,你的故事和你的身體,我可是很瞭解的,你這情況和你的身體聯繫起來,我可是一點都不驚訝!”

穀風也呵呵一笑,問道:“怎麼不見知明與清池兩位前輩?”

傲天笑着擺擺手:“這兩個老傢伙不知道爲什麼,這一次閉關竟然還沒出關,我剛纔傳音進去,也沒有迴音,估計這好不容易的一次閉關機會,他們是想好好珍惜了!”

穀風點頭:“那,這次就咱們倆去?”

“對!”傲天點頭道:“現在就走吧!”

說着穀風跟着傲天向入仙口的方向飛去。

穀風近百年沒有好好看仙界的風景了,一路上羣山疊置,雲海磅礴,讓穀風有些目不暇接。

不多久,兩人來到了入仙口處,這裏是無數大石環繞出來的一個石口,外面有着一個結界,一般人是進不去的。

石口外一名仙人見到傲天過來,調侃道:“吆!這不是天道閣的閣主傲天嗎!怎麼有時間到我這裏來了,我這裏冷冷清清的,可不熱鬧!”

傲天臉一擺:“既然是閣主,你這洛飛小子,怎麼還不行禮!”

那洛飛哈哈一笑:“不玩笑了,老頭子今天來我這裏,可是想看那奧南國天赤三人的天地劫?”

“正是!”傲天輕聲說道:“你也知道,這些年來我們天道閣的人是越來越少了,這有人度劫,我可是揪心着呢!”

洛飛笑着點點頭:“那好!你倆就進去吧,可要注意,只能看,可別做別的事情!”


傲天急忙道謝點頭,帶着穀風進入了入仙口的石口裏。

這裏面有一面像是鏡子的混沌,可以看到人界天道山的情景。這天赤三人,是在天道山下的竹林中接受天地劫的!

“這三個小子,竟然一起度劫!這樣做雖說三人能夠相互照顧,可是這天地劫的威力也是大了三倍啊!”傲天看到三人呈犄角之勢相互倚靠,不禁心下有些擔心!

人界的天赤、天畏與天祈三人,正一臉凝重之色,等待着第一道天地劫的到來!

天上的劫雲已經越來越大,天雷滾滾,突然一道閃電從天而降,第一道天地劫就此到來!

地上的天赤三人都馭起了靈氣罩,眼見第一道閃電劈下,三人瞬間靈氣大漲,將第一道天地劫生生扛下!

在天道山的山腰上,靜慧、靜空與思字輩的幾位弟子,正憂心忡忡地看着下面三位長輩的度劫!

天赤輕聲吩咐道:“咱們雖說是三人,但一定要保存自己的實力,靈氣,千萬不能浪費!”

說話間,第二道天地劫從天而降!這一次竟然一下子就從一道閃電變爲了數十道閃電,籠罩了幾乎整座竹林,讓三人逃無可逃!

天祈猛地大喝一聲,手中長劍馭出在自己頭頂:“劍浪,去!”

洶涌如大海波濤的劍氣猛地向三人頭上的閃電襲去,一聲巨響,三人扛下了這第二道天地劫!


這天地劫不給三人任何機會,見三人度過第二道劫,第三道馬上轟下,這一次,卻是無數的閃電球!

天祈與天畏雙雙大喝一聲,手中長劍一起馭出:“蝴蝶劍,飛!”

無數凌亂的劍氣紛紛飛向那無數的閃電球,形成了各個擊破之勢!

此時地面突然變得通紅,一股炙熱之氣蜂擁而出,整個竹林都發出“噼噼啪啪”之聲!

親愛總裁我在這 :“玄冰風塵,封!”

“封”字一出口,三人腳下的地面突然裂開,三道炙熱的地火向三人奔去!而此時天赤的招數起了作用,那風雪拂塵直接將三道地火凍住!


這第三道天地劫,也堪堪度了過去!

“看這個架勢,還有三劫,這三人一定要小心,要保留實力對付最後的三劫!”傲天雙眼緊盯着天道山度劫的三位後輩,額頭上已經佈滿了汗水!

地面上的三人此時心中也是異常的緊張,因爲他們知道,真正的天地劫馬上就要到來了!

這時第四道天地劫開始爆發!

地面上突然竄出無數的地火球,瘋也似的向三人奔去!

這一招出乎三人的意料,天祈直接被一枚地火球擊中,整個左臂受到了非常重的燒傷!

另外兩人急忙護住天祈,天畏手中長劍圍着三人轉了一圈,猛地爆發出強大的劍氣向四面八方散去:“炙陽劍,破!”

這散去的劍氣打退了向三人本來的無數的地火球,而同時天上擊下了一道巨大無比的閃電!

天赤眼見如此強大的閃電,心中不禁驚駭,手中風雪拂塵向頭頂猛地一揮:“雪風暴,破!”

一張巨大的雪網罩住了三人,然後突然狂風驟起,無數雪片向上飛去!

三人的靈氣罩閃過一道白光,這第四道天地劫,算是度了過去!

這時劫雲開始迅速縮小,短時間沉入到了平靜之中。

天赤三人知道,這是風暴前的平靜,待劫雲縮小到一定範圍,這第五道強大的天地劫就將到來!

天祈利用這時間,急忙處理自己的燒傷——這傷看着不打緊,但是越到最後,越會讓自己發不出力氣!

天界的傲天與穀風看着地上的三人,心裏也開始揪心。要知道這三個人一起度劫,本身就是很危險的,現在就受了傷,後面的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這時劫雲已經縮小到只有幾十丈大小,第五道天地劫瞬間轟下!

這一次,是三道巨大的閃電加上無數的閃電球!

天赤這一次主動上前,風雪拂塵換成了一柄長劍:“劍浪,去——!”

天赤的馭劍之術可是比其餘兩人要沉穩的多,這一劍下去,竟然直接將三道閃電打掉,一邊的天祈雙牙一咬,手中長劍亦是飛出:“蝴蝶劍,飛!”

這一招下去又打退了不少的閃電球!可是剩下的閃電球卻是猛地突然加速向三人奔來,這一下,三人只能踩着步法各自逃開!

犄角之勢,就此被打破了!

地火仍不給三人喘息的機會,從地下竄出三條地火龍,各向三人的方向衝去!

天赤大喝一聲,手中再次換成了風雪拂塵:“風劍,衝!”

一股強大的風暴從天赤的風雪拂塵中橫着飛出,頓時將地火龍衝散!

天畏那邊踩着步法向後急退,手中長劍以彈劍之術向地火龍刺去!這一刺用出了他一半的靈氣,那地火龍被打的一滯,突然加速再次衝來!

天畏冷哼一聲,突然腳尖一踩向上躍去!那地火龍反應不及,直接撞在了天道山上!

天祈那邊可是沒這麼容易了!他的修爲本就在這三人中算是最低,此時又受了傷,眼見地火龍奔來,心一狠將手中長劍馭向頭頂,大喝一聲,長劍猛地發出耀眼銀光:“擎天劍,破——!”

這是《天道訣》中威力極大的劍招,一聲巨響,那地火龍便被擊散。可是天祈,也被擊的連連後退幾個大步,才堪堪站住!


這第五道天地劫,也算是度過。三人相視一眼,正想再次相互成犄角之勢,可是第六道天地劫,卻悄無聲息的到來了。 入仙或入魔的天地劫,一共九道,第六道極爲重要!若是過了第六道天地劫,掌管天地劫的魔與仙便會現身,詢問度劫之人是入仙還是入魔!決定了入仙或者入魔後,最後三道天劫或地劫纔會到來!

因此,這第六道天地劫,絕不簡單!

天赤三人想着再次一起組成掎角之勢,這樣才能相互照應,可沒想到腳步剛動,那第六道天地劫轟然而下!

天上的劫雲各自瞬間禁錮了三人,然後三道強大的閃電轟然而下!

這閃電的威力讓傲天與穀風都是驚訝:如此強大的劫雲,竟然在第六道天地劫就開始了禁錮的方式,還劈出威力如此強大的閃電!

眼看閃電劈下,天赤心中不禁有些着急了,體內靈氣瞬間大漲,手中風雪拂塵突破了劫雲的禁錮,猛地向上揮去:“風劍,衝——!”

招數放出,強大的靈氣讓天赤周圍的空間出現了混沌之狀,劫雲的禁錮瞬間就被破掉!天赤不敢怠慢,腳下步法急踩,閃身向一邊躲去!

那風雪拂塵果真在天赤的意料之中,放出的風劍之術只是堪堪抵擋了那閃電一下,便被閃電衝破,轟的一聲劈向了天赤原來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