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宴抱着傅小白一路來到樓下,爾後走近後面廳堂。

正如錢進所說,那裏正坐着幾家公司的老總。

「小傅總,你總算來了。」

其中一個老總看到傅宴,連忙熱情地招呼。

雖然傅呈東給星辰帶來重創,但是他們現在看重的,是傅宴和Wuzhong的錢總認識的價值。

。 「這麼說,戰歌會長的位置你接手了?」陳風問。

狂徒點頭應聲。

畢竟阿諾倒了,能夠撐起戰歌這個龐然「丐幫」的也就只剩他和喬娜了。

「你真的不入公會?憑你陳風的名字還有我們兩個的交情,只要你肯來,給你掛個副會長的名都不是大事。」

「順便提一下,每個月光是下面公會成員交會費就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加上公會在公會排行榜上的獎勵,和輪迴空間定期給予各大公會的補貼,最後到副會長手上會有不小的一筆輪迴積分作為薪水。」

「薪水?」陳風瞳孔地震。

好傢夥。

你要這麼說,那我可就不困了。

旋即歪嘴一笑,問道:「每個月多少輪迴積分?」

「每個月不一定,反正上個月我拿了這個數。」狂徒一看有戲,比出個手勢。

「八萬?」陳風問。

狂徒笑着點點頭。

卧槽!一個月掛着副會長頭銜就凈掙八萬啊?!

難怪狂徒現在輪迴塔9層就有超B級的實力,原來是有充足的輪迴積分支持他提升自身戰力啊!

與陳風不同,其他輪迴者一個月能固定拿到這個數目的積分完全可以說是人上人上人了。

放在陳風前世,就跟每個月躺着也能凈賺十萬RMB的大公司掛職領導差不多。

怪不得這麼多人想當公會管理,原來還有這一層油水在!

有點東西啊!

雖然說以陳風現在四天衝擊三層輪迴塔副本的節奏,光是出本的SSS超神評價獎勵就已經拿了九萬輪迴積分。

但這十萬輪迴積分,陳風還是饞的。

蒼蠅小也是肉!

陳風略一沉吟后,終於開口說道:「我不要副會長這個頭銜,只保留副會長的許可權,每個月該拿的油水分紅我都要,這不過分吧?」

「你們對外可以宣稱我陳風是你們戰歌公會的人,這個我不介意,但日常活動參與權在我,我也沒興趣參與你們公會的內部決策,不要影響到我日常的行動就好。」

「往後如果幹涉到我衝擊輪迴塔的節奏,那對不起,我立馬退出公會!」

涉及到自身的利益,陳風難免說話的語氣就重了些。

當初坐上《追龍》副本的城寨龍頭,憑的就是這股說一不二、雷厲風行的氣勢。

然而這在狂徒那裏看來,無疑是朝他頭上直接澆了一盆冷水。

不過聽到可以對外宣稱陳風是他們戰歌公會的人,狂徒眼中還是閃過一絲喜色。

「這麼說你同意了?」狂徒挑起眉毛。

「嗯。」陳風回應道。

對公會本身,陳風原來就沒太大興趣,斗獸場副本過後,依舊如此。

不過趁早掛個公會,讓那些每天在四處蹲守自己的人死心也好。

不然再這樣下去,這輪迴空間陳風得每天換身偽裝才能出門,想低調都不行,太難了。

陳風也已經和狂徒開誠佈公,把自己只是為了白嫖副會長薪水的意圖說得很明白。

至於狂徒是不是要拿自己加入戰歌公會這件事向外界做文章,他也不在乎了。

公會的事情到此為止,陳風不想再浪費精力。

就這樣,日常丟下爛醉如泥的狂徒揚長而去,日常對着女僕調酒師指了指包間的方向,示意將所有酒錢算在狂徒頭上。

走出酒吧時,陳風的輪迴面板已經帶上了「戰歌」公會的標籤。

……

回到家中。

陳風覺得是該着手準備衝擊下一層輪迴塔了。

在酒吧里,狂徒為表謝意,特地向陳風透露了自己所掌握的輪迴塔信息。

輪迴塔第四層,固定會是一個和生化病毒有關的團隊副本。

當年狂徒通關的是《生化危機》世界,據說後來因為輪迴塔自身的「輪迴」機制,第四層還輪替過《殭屍世界大戰》世界、《我是傳奇》世界和《驚變28天》世界。

而上個月,戰歌公會正好有三位猛士從輪迴塔第四層回來,據他們所說,現在的副本是一個叫作《釜山行:半島》的世界。

狂徒甚至很熱心地直接當場連線那三位公會成員,給陳風要來了攻略。

雖然兩個都是普通難度的B級攻略,還有一個是困難難度的D級攻略,對於前世就看過電影《釜山行:半島》的陳風來說完全沒卵用。

但出於禮貌,陳風還是勉為其難地收下了。

既然已經得知下一個輪迴塔副本會是《釜山行:半島》,陳風覺得自己也必須要有動作。

有一條「百毒不侵」的特質在身,而且注射了超級士兵血清以後,陳風的體細胞對毒素也有一定的排斥和免疫功能。

但陳風還是無法保證副本中的生化病毒就不會對自己起作用。

萬事還是小心為妙,萬一中招被生化病毒控制了意識,便同死亡無異,那怕是自己輪迴生涯就要止步於此。

第一時間在交易中心搜索了一下,陳風發現沒有任何人出售和《釜山行:半島》相關的道具,就更別提那個世界帶出來的病毒血清或病毒疫苗了,不免有些失望。

陳風知道釜山行的喪屍病毒最早是一家生物製藥公司泄露的,但強度不明,

依陳風前世閱片無數的推斷,在他看過的所有作品當中,最強最厲害的喪屍病毒應該來自漫威喪屍宇宙。

漫威喪屍宇宙也分兩個,一個是《喪屍英雄》世界,另一個是《漫威喪屍:重生》世界。

前者,在《喪屍英雄》世界裏,萬磁王為了找到人類的弱點,從相對自己世界的平行世界中,取得了喪屍病毒,並在紐城散播開來。

先是感染了美隊等一批複仇者骨幹,隨後喪屍化的美隊又以危機為名召集所有復仇者成員一舉將整個復仇者聯盟全部感染,整個世界從那一刻開始就走向了崩壞的邊緣。

連超級英雄都能感染,那個喪屍病毒有多可怕可想而知。

而且那種喪屍病毒還能在嗜血和飢餓的情況下保持智商,可以說是相當牛逼了。

而後者《漫威喪屍:重生》世界裏,喪屍化最早是在太空開始的。

被喪屍化的超級英雄們開局直接將吞星的屍體當做着陸肉墊,從外太空殺向地球,瞬間把整個地球都被喪屍化。

不過這個世界的喪屍化後來被證實是一種昆蟲類的外星物種布魯德蟲族所致,他們通過寄生其他生命體來存活,然後逐漸接管主人,和病毒無關。

以上兩個世界都是獨立於漫威幾個公認正統宇宙主線外的分支劇情,陳風不確定是否已經被主神加入輪迴塔副本池。

即便有,肯定也是層數相當高的輪迴塔高層,現在交易中心必然不可能有人出售來自那個世界的病毒針劑!

偷香 灰貓的發怒讓黑山君它們臉色大變,那怕看不到黑霧之中的灰貓此時的表情,也能感受到那如泰山壓頂般的恐怖氣息正自上方傳來。那股似是要讓它們窒息的壓力,使得它們根本沒有底氣面對灰貓。

大地神王是黑山君它們面對灰貓的信心所在,只是當它們的靠山都被灰貓無視時,它們卻發自己平日有些自得的背景顯得這麼無力。

在這一刻,連黑山城的魂族都似有所感知,紛紛駭然失色的抬頭望向上空。有些魂族更是偷偷潛出來,看看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沒過多久,整個黑山城都知道災厄之神再次降臨黑山城準備徵用全城魂族的消息。立時掀起遷然大波,好戰者興奮,膽怯者惶恐,逍遙者不安。

全城都在這一刻沸騰起來,受最近氣氛的影響,很多魂族都知一場魂族與人類的戰爭即將爆發,卻沒有想到這場戰爭這麼快就降監到它們身上。

一時間眾生百態,紛紛議論起來,不知道這位災厄神王准務攻打那裏,竟然需要徵用黑山城上百萬魂族。

面對灰貓的不屑,黑山君很想發怒。為了自己主神的威嚴,為了自己的臉面,它很想衝上高空與灰貓拚死一博。

但是它不敢,它膽怯了!

上次的一把大火讓黑山明白了它與灰貓這樣的頂尖神王之間的差自已,明知是送死的行為還去做,那不叫勇氣,那叫腦子進水。

「上神,請給我一點時間,我需稟告一下大地神王,才能率領黑山城的魂族隨上神出征。」最後黑山君想了想,對着上空的灰貓行禮懇求道。

這事還得稟告一下大地神王,不然黑山就這樣帶着手下隨灰貓出征,那麼事後黑山絕對沒有好下場。所以那怕明知道激怒灰貓,它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說道。

好在黑山君雖然躲在黑山城中,但是外面發生了什麼事都知曉。它知道灰貓正在施放蝗災對付人類,徵用它們不用說也是用來對付人類,所以它有把握大地神王不會拒絕災厄之神徵用它們。

灰貓看着下方那好似在哀求它的黑山,那粗獷的身體上竟然流露出一絲可憐之意。恐怕黑山城的那些魂族看到后,怎麼也不會相信這是主宰著上百萬魂族命運的黑山君吧!

自然界的生存就是這麼殘酷,食物鏈下層生物的命運永遠被上層支配,不想被支配命運,那麼你只有怒力站在食物鏈的頂端。

黑山君看到上空的灰貓沒有回應,立時知道這是默許了它的請求,這不由讓黑山君生起一絲感激之情。不然的話,恐怕事後它絕對會得到大地神王的懲罰。

這時一道黑影自黑山城中飛起落在黑山君旁邊,黑山它們看到這黑影不由一喜,原來這黑影是黑山城的總管。身為黑山城內大地神王的神廟管理者,黑山君在得知灰貓降臨后,立時通知黑山城總管去神廟稟告大地神王。

黑山城總管面帶敬畏的向上空烏雲行了一個禮,隨後站在黑山君它們面前大聲宣讀起它剛剛得到的神諭:

「君上,大地神王有令,黑山城所有魂族全力配合災厄之神的一切命令。」

「謹遵神王諭令!」

對此黑山君它們臉上一喜,連忙領命。有了大地神王這道神諭,黑山君它們再無顧慮,開始配合灰貓的徵用。

灰貓虛站在上空看着下方的一切,對於大地神王的這道神諭,它不由感到意外。隨後臉上露出一絲冷笑,看來這些守秩神靈還真的在關注着它。

上次那個傢伙還敢降下分身來見它,這次恐怕知道它們的行為惹怒了灰貓,根本不敢用分身來見它。

「黑山!召集黑山城所有魂族,隨我出行。」

「黑山遵命!」

聽到灰貓的命令,黑山君連忙躬身領令。

隨後它轉頭看黑山城的領兵魂將,面色一沉,臉帶威嚴的開口吼道:「眾將聽令,開始聚兵出征。但凡在黑山城的魂族,不管所屬何方勢力,都需隨軍出征。但凡不遵令者,殺無赦!」

「是,君上!」

面對灰貓時顯得有些慫的黑山君,在領兵出征時卻顯得殺戮果斷,不愧是大地神王座下的統兵君主,它能坐穩黑山城城主這個位置,身上還是有些本事。

行事有序,統兵有方,到令黑山君刷新了在灰貓心中的印象。

這讓上空看到這一切的灰貓輕輕點了點頭,對着旁邊的三頭與大耳說道:「這黑山君還是有些本事,你們可以向它討教一下領兵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