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與星選這前,陸昊就做好了一場苦鬥的準備,各種各樣的物資都備得很齊。

在原地又休整了七天,陸昊終於完全恢復了。


這也都要多虧那些小獸體內血液里含的那絲鴻蒙精氣,對他身體有極大的補益作用。

「行了,那賊婆娘的恢復能力,肯定比不過我,她現在應當還在重傷之中,我可以安心先去獲取武神宮的傳承了。」

陸昊在確認自己恢復之後,放開對大羽的控制,向著那一片宮殿行去。

他並不知道,在離他約是五百裡外,一群人撥開樹叢,眺望著那高聳的雪峰。

「到了,戰神宮馬上就到了,哈哈哈哈……」

那位殿下笑了幾聲,用力摟了一下尚荏苒。

此時的尚荏苒,眼裡已經完全沒有了驚慌,對於那位殿下的輕薄之舉,也沒有任何抗拒之念。

「殿下,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發現任何人的痕迹,那個闖入者,應當還沒有到這裡。」荊師兄道。

「我信你,荏苒,荊師兄可是追蹤大師,只要人經過,哪怕只留下一絲氣味,一點痕迹,他也能發現。」殿下又哈哈大笑。

尚荏苒垂下眉,微微笑了一下,眼中卻閃過一絲銳芒。

而荊師兄面色古井無波。

「可惜,這裡有禁空法則,否則我們直接飛過去,用不著象現在這樣繞來繞去了。」一個年輕人道。

「況師弟說的對,禁空法則太討厭了!」那位殿下道。

聽著這些師兄弟的對話,尚荏苒微微嘆了口氣。

如果陸昊看到她,也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女子的實力也完全恢復了。

不但完全恢復,隱隱還更進一步!

陸昊對於正在逼近的威脅一無所知,他站在一座高大建築的門前,抬頭看著上面的匾額。

「武神宮,沒錯,就是這裡,不過……這門鎖了?」

巨大的不知是何種金屬鑄成的門,橫在他的面前,他伸出手去一推,那門紋絲不動。


運足了元氣,將四重領域都激發,陸昊再推。

這樣一推之力,少說也在百萬斤,可是那門仍然是不為所動!

陸昊眯著眼,沉吟了好一會兒,然後再度調動元氣。

這一次,他不僅僅調動元氣,連丹田內重新轉動起來的鴻蒙精氣,也調動了。

再推出去,力量更勝過此前,應當在三百萬斤左右。

可是他的掌中,卻是輕飄飄的,什麼都沒有觸到一樣。

門無聲無息開了,他被自己的力量帶著踉蹌前行,直接闖進了門中。當他意識到不對的時候,再控制身體,卻又被自己力量的反震,弄得氣血翻湧。

「這是怎麼回事?」跌跌撞撞進入門內之後,陸昊罵了一聲。

剛才推還紋絲不動,但現在推門卻自動開了,讓他險些閃了腰。

回頭望了一眼,門在他背後又關了起來。

「唔,讓我想想……應該是因為某種原因,這門自動開了,不是我推開的。」陸昊稍一琢磨,就明白了。

他回過頭來,這大門後有一間大殿,而大殿上之上,掛著一塊匾額。

「鴻蒙之初造化門開。」

看到這八個字,陸昊瞳孔頓時收了一下。 「鴻蒙之初,造化門開!」

這八個字,進入陸昊眼中時,陸昊渾身一顫,雙眸駭然。

剛才的問題,頓時明白了,他能到這武神宮來,是因為他擁有鴻蒙精氣!

能夠打開武神宮的門,同樣是因為他體內那怪異的鴻蒙精氣。

而且進入這裡之後,陸昊感覺得到,這裡面的鴻蒙精氣非常濃厚,雖然比不上他丹田中的那團,可是比小獸們體內的可以豐沛得多。

在這裡,他每一個呼吸,都有無數鴻蒙精氣進入他的身體。

可惜,他早有那更為精純的鴻蒙精氣了,換了別人在這兒修鍊,完全可以淬鍊身體,讓自己的身體強度更進一步。

「看來這裡與聖獸谷有關。」

這一刻,陸昊完全冷靜下來,他心中許多念頭轉過,然後可以肯定地想。

而且那星空虛鳳在惑境中所說,留下來給人族的東西,也就是他體內的鴻蒙精氣,應當無比珍貴,甚至可以憑藉這個,打開武神宮的傳承之門。

也就是那匾額所書,鴻蒙之初,造化門開的意思!

深吸了口氣,陸昊沒有再耽擱時間,向前而行,走進了這座宮殿。

入內之後,首先出現在他面前的,是滿牆的壁畫。

壁畫之上的生靈,許多陸昊都認識,聖獸谷的聖獸,怪族,還有人類。

陸昊目光在這些壁畫中掃過,發現這些生靈生存的地方,是一座浮空大陸。

這些生靈彼此之間,似乎生活的非常和諧,那些怪族,也與人類和平共處,並沒有說欺凌人類甚至以人類為食的事情。

不過畫面也僅有這些罷了。

陸昊再看四周,沒有別的東西了。

穿過後門,又是一座大殿,只不過這座大殿,有四個人的雕像。

都是石像,陸昊最初時還以為可能是軒轅氏他們的,但看了一眼,就笑了起來。

半點都不象。


再往後,又是一間大殿,這間大殿的壁畫,畫的是無數星河,只不過在有些星球之中,有各種各樣怪模怪樣的巨人或者巨獸在睡眠。

這樣一間間大殿過去,陸昊連穿過九座大殿。

他心中很奇怪,這些大殿存在,有什麼意義?

有不少壁畫,既有聖獸谷的情景,也有聖獸谷與那些巨人、巨獸交流的情景,還有聖獸谷在星空中穿梭的情景。

這大概是在描繪某段歷史,雖然吸引陸昊,可是對他獲得武神宮傳承,似乎並沒有什麼用處。

過了九座大殿之後,是一個巨大的院子,而院子之上,則是一座塔。

「小子,離那塔遠點!」

正當陸昊邁步想要進入那座塔時,卻聽到有人怪叫了一聲。

他訝然轉頭,只見院子另一邊門,走進來了九個人。

其中有一個他的熟人,尚荏苒。

「這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另一座門?」陸昊吃了一驚。

而那九人同樣滿臉驚訝:「怎麼可能,這小子是從正門進來的,他怎麼可能……走過時空九殿!」

「這不可能,時空九殿是無盡迷宮,自古以來,不知多少強者試圖進入武神殿,可都迷失在時空九殿之中,再也沒有出來過!」

不敢相信的驚呼中,陸昊快步走到了塔前。

他很清楚,這些人既然和尚荏苒走到一起,那麼就是他的敵人!

「阻止他!」那位殿下大叫,他的七位同伴都如電般閃出,想要在陸昊跨入樓之前攔住陸昊。

但是他們只看到陸昊的背影閃動,然後進了門。

「不對,這門有大陣防護……我們必須抓緊時間攻破它!」荊師兄推了一把門,立刻叫道。

那位殿下甩手就給了尚荏苒一記耳光:「說他摔死了,這傢伙象摔死的人嗎……荊師兄,你下令,我配合!」

他平時大模大樣,這個時候,倒是對荊師兄卻是極度信任。

八人聯手,開始向著大門狂攻。

「大約需要一個時辰,他控制不了的,到時就是他的死期!」計算了一會兒,荊師兄叫道。

陸昊聽到身後的門砰砰作響,他回頭望了一眼,然後邁步向前。

這座塔第一層,正中間擺著一個案幾,而案幾之上,則是一個盒子。

陸昊上前去,想要毫不客氣地將盒子拿走。

但他發現,自己走了幾步,卻還是位於門口,根本沒有接近那案幾。

「這也太怪異了吧……這是怎麼回事?」

陸昊停下腳步,驚疑地向周圍望去,然後小心地向前邁了一步。

他確信自己是向前邁了一步,而且並沒有陷入什麼大陣之中,但是這一步邁出之後,離那案幾仍然還是原來距離。

「不對,不對,這不是大陣,而是……某種領域或者……法則!」

倒吸了一口冷氣之後,陸昊立刻想到被李勝男擊殺了的斬光陰。

那個傢伙的時之領域,就給他這種感覺!

「時之領域和空之領域,雙重領域施加的影響,所以我才會有這種感覺,不管向前多少步,走了多長時間,其實……我是陷入時間與空間的迷宮之中了!」

這個發現,沒有讓陸昊心驚,反而讓他鬆了口氣。

閉著眼睛想了一下,突然間,陸昊的丹田微微跳動,他急忙用內視之法觀察自己的丹田。

他的丹田之內,原本鴻蒙精氣組成的渦旋,有代表劍之領域的劍氣層,有代表火之領域的火雲,代表冰之領域的冰層,還有依附於劍氣層之上的極光,這是銳之領域。

但現在再內視時,陸昊驚訝地發現,那渦旋的最中間,出現了一個黑洞,整個渦旋,都圍繞著這黑洞運轉。

而在渦旋之中,各種各樣的光芒四處濺射,形成一團團星雲,讓整個渦旋都變得活躍起來。

「這種變化……咦,是空之領域與時之領域!」

這黑洞與星雲,讓陸昊幾乎要跳起來。

他可從來沒有感悟過時之領域與空之領域,但不知為何,他的丹田之內,竟然就產生了時之領域與空之領域!

這是怎麼回事?

驚與喜一起浮了出來,喜的是多兩重領域,也就意味著他實力再度上升,從四重領域到六重領域,只怕實力翻了一倍不止。

特別是時之領域與空之領域,這是所有領域中號稱最神秘也最強大的兩種領域!

在此之前,陸昊有四重領域,手段齊出,可以與尚荏苒勉強拼個平手,但是有了這兩種領域,陸昊再對上尚荏苒,則是穩佔上風輕鬆取勝!

驚的是,身體內這種突然而來的變化,可以是好的,但也可能是壞的。

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給他植入時之領域與空之領域,那麼就同樣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他體內領域引爆! 想來想去,陸昊覺得最可疑之處,就是自己經過最前的九座大殿。

他努力回憶,九座大殿的壁畫、雕像,一樣都歷歷在目。

但是九座大殿的布局,他卻完全忘了。

不僅是布局忘了,他連自己在九座大殿之中呆了多少時間,都完全沒有印象!

本來象他這樣實力之人,只要根據自己體內元氣運轉情況稍稍推算,就可以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

可這一次,他無論怎麼推算,都算不出來時間的流逝。

而和尚荏苒在一起的那些傢伙,說他從正門進來,穿過的九座大殿為時空九殿!

吸了口氣,陸昊確認,自己經過時空九殿之後,確實獲得了時之領域與空之領域。

想到這,他激活這雙重領域,然後大步向前。

這一次,他只是走了七步,就到了那案幾之前。

案幾之上的玉盒,釋放出冰冷的氣息,陸昊感覺時間似乎都被這玉盒的冰冷氣息凝固了。

「僅這玉盒材質,就絕不遜色於天焱晶石,甚至更在其上,如果能夠時常揣摩,沒準真能從中領域時之領域的奧秘!」陸昊手一觸著那玉盒,臉色就變了變。

不愧是武神宮,這盒子都這麼好,那麼盒子之內的東西呢?

陸昊一邊想,一邊輸入元氣,想要打開盒子。

但是他失敗了,盒子根本無法打開!

再仔細看盒子上面,古樸的花紋,圍繞著兩個字。

「鴻蒙……」

看到這兩個字,陸昊就忍不住一笑,然後將那絲鴻蒙精氣輸入其中。

玉盒應聲而開,然後,一股無與倫比的龐大威儀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