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robin會不會是有什麼苦衷的?她看着不像是偷東西的人啊。”胖子手裏把玩着打火機。

我不知道怎麼去說,胖子只是一味的將肉餅當成了萬朵朵。所以打內心深處不想去想壞她。其實很多人都是一樣,我們在其他人身上尋找着一個人的特徵,只要抓着一點,你就以爲找到了全世界,其實只是你荷爾蒙氾濫,情緒不堪,回憶慫恿着糾纏。

(追書的朋友可以進羣喲。熱烈歡迎!) 從西郊回到家。

林川推開家門,正在看電視的陳敏紅立馬關機,招手讓兒子過去。

“小川,我跟你說件事。”

林川過去坐下。

“媽你說。”

“我一位老同事接了個看停車場的活,缺幫手,讓我去幫幫。”

“媽,看停車場日曬雨淋,你年紀一大把,不去了吧?”看着老媽才四十多的年紀,卻因爲長期幹苦工,落得比實際年齡蒼老十歲的體態,林川挺心疼的。

“我那社保,我想繼續買。”

“我已經幫你一次性買斷了。”

陳敏紅很是意外。

“怎麼事先不和我商量?”

“事多,忘了,我的錯。”

“我還是想去,每天無所事事,我快發瘋了。”勤奮了半輩子的陳敏紅根本就閒不住。

她知道自己兒子現在有錢了,就算她不幹活,兒子也養得起她有餘。

但是,只要自己還幹得動,她就想繼續幹下去。

能減輕兒子多少負擔是多少。

“你逛街,打牌,找朋友吹牛皮,哪能無聊。”

“逛街不合適,打牌打久了會膩,朋友都在上班。上班好,既能消磨時光,又能有收入,你不知道,沒事做,睡覺都不好睡,真的很難受。”

“要不,你找個男人?”

陳敏紅老臉一紅,氣憤的說道:“臭小子說什麼呢?你媽你也調侃,找死嗎?”

林川一臉嚴肅:“我說真的,我爸走了二十年了,你真該想一想。過去你怕委屈了我,現在我已經獨立,我還能照顧你。”

這件事林川已經想了好久,一直沒機會說。

現在,總算說出來了。

老媽會不會聽信,會不會跨出那一步,那就再做打算了。

“不找不找,我要找,早找了。”說話間,陳敏紅看了一眼掛在客廳角落自己老公的照片,目光很是堅定。

她愛那個男人。

雖然,他那突然一走,讓她苦了二十年。

但是,一切都過去了,現在兒子出息了,也值了。

萬一給兒子找的後爸是個坑貨,豈不是坑兒子?

這可不行,兒子是她的全部。

怎麼委屈自己都可以,就是不能委屈了兒子。

這就是,爲人父母的偉大之處了吧,再苦不能苦孩子。


一切,都爲孩子着想。

“媽,此一時彼一時也。”林川大體也能猜到自己老媽的想法,他沒有放棄,還在繼續努力。

“別說了,再說我生氣不理你了。”陳敏紅板起了臉。

“行,先不說了,停車場這裏,你先試試,要是太辛苦適應,你就別幹。”

“然後繼續回家發黴麼?”

“讓我想想,我負責給你找點生活樂趣。”

陳敏紅雙眼一亮:“要不你娶個媳婦生個孩子,多生幾個更好,媽給你帶孩子,那就是媽最大的生活樂趣了。”

不是自己在勸老媽找老伴麼?怎麼成了老媽勸自己找媳婦了?

林川明顯是措手不及。

“不樂意?你不小了。”


“我二十四。”

“我二十四那會,你已經出生。是不是沒物識到合適的對象?要媽媽給你介紹嗎?”

“別別別,媽你就少操心了,我自己有分寸。”

“我覺得菲菲挺不錯的,心靈手巧,懂禮貌,肯跟老人家聊天,孝順,品相也可以,就是瘦了點,但是氣質好。”

林川都要被雷死了:“媽,菲菲是我哥們。”

“哥們好,彼此熟悉,摩擦會少得多。”

“我們只是哥們,也會一直是哥們,對哥們下手,太缺德了。”

“小子,你不會真想高攀你老闆吧?”

“媽,我說過了,她高攀我還差不多。”

“吹,賺了點錢在這飄飄然,要不是她給你機會,你能有今天?還人家高攀你,要不要臉了?”

林川很是無奈。

沒這麼踩自己兒子的。


“兒子,你真的對你老闆有想法?”

“沒有。”

“沒有就好,我警告你,千萬不能有。”

“我就挺奇怪你怎麼會看不上她,她挺好的,溫婉大方,知書達理,善良謙遜不張揚,人又漂亮。”

“就是太漂亮了怕你留不住,現實點吧,欣賞欣賞就好,實力不夠,亂伸爪子,不要臉。不多說了,我明天去上班,先睡了。”

林川被說的心裏一陣陣不舒服,老媽卻徑直回房了,連個上訴機會都不給他留下。

洗了個澡,林川正坐在電腦前面查資料,楊紫薇的電話打了過來。

這女人醒了,說話正常。

“林川,今天這事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及時送我到醫院,真不知道是什麼後果。”

“不謝,換誰都會那樣做的。”

“你現在在哪?方便過來麼?”

“不會有什麼事吧?”

“你過來再說。”

挺晚了,但是,提這要求的是一名躺在醫院病牀上的病人,林川可不敢怠慢。

掛了電話,趕緊就出了門。

範芳已經被楊紫薇勸回家休息了,病房裏只有楊紫薇自己,一副心事重重,很不安的模樣。

讓她幫忙跟林川買地的朋友,半個鍾前竟然給她的賬戶轉了五百萬。

平白無故給她錢,什麼意思?

她把電話打過去,對方關了機。

她讓自己祕書上門去找,沒找着,人去樓空。

她隱隱約約覺得,這個交易恐怕是有問題。

害了自己無所謂,那是她交友不慎。

害了林川,這就不好交代了,畢竟林川之所以肯交易,是給她面子。

“楊小姐。”林川走到病牀邊,看着她,心裏挺忐忑。

“你看。”楊紫薇遞給林川手機,屏幕上面顯示的正是銀行卡信息。

“幾個意思?”

“轉賬人就是我介紹跟你買地的朋友,而且他轉完賬就人間蒸發了。”

一陣錯愕之後,林川也嗅到了一絲不尋常。

“這是要害你?”

“或許是你。”

“哦,也沒事,這錢不要動,害不了,除非你們之間談過什麼交易,看你也沒有,是吧?”

楊紫薇重重點了點頭,她當然沒有,林川對她有恩,她怎麼可能害林川。

“那就不用怕。”林川翻了下醫生巡房的記錄,轉移話題問,“醫生說沒說什麼?”

“說是觀察兩天。”

“你得聽醫生的。”

“那混蛋下手太重了。”楊紫薇一臉憤恨,幾年前自己一時衝動,跟了這麼個渣男,隨之而來,都是一幕幕痛苦的回憶。

哪怕現在已經離了婚,還是被糾纏不休。

這醜事還被林川看到,太丟臉了。

“放心吧,他以後不會再糾纏你了。”

“你……?”

“別亂想,我沒幹什麼犯法事,只是找了個人去跟他聊了聊,此刻他應該已經滾出港海城了。”

林川找的這個人自然是李豹,從醫院出來之後,林川就已經給李豹吩咐下去了。

李豹是惡人,用惡人懲治惡人,簡單直接效果好。

“你給了他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