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我救出的那些孩子裏有……組織的人?”藍海一臉正色道。

“就目前這個情況來看,應該是這樣。”紫魂道。

二人沒有再說話,事已至此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只要找到那個小孩子應該至少能扯出一絲線索來。

“這可是個大工程,救人的時候只是一撇,不過,應該還有些印象。”說着拉還閉上眼睛開始回憶

過了許久藍海睜開眼睛:“共有五個孩子比較可以,接下來我們就一個一個找,希望他們沒有殺人滅口吧。”說完藍海飄出地窖。

在一座城市中尋找五個孩子無疑是困難的,但是藍海修煉的空間領域已臻至完美,再加上嫺熟的自然力,要找到五個孩子還算容易,可即便如此藍海還是花了足足三個時辰,好在想象中殺人滅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看着對面捂着面露懼色的孩子,藍海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自己雖然殺過不少人,可那都是些十惡不赦的該殺之人,像現在面對一羣天真的孩子藍海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

忽然其中一個孩子眼中露出一絲不屑,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還是被藍海抓住了。

“你,你,你,你,你們四個可以走了,你留下。”藍海指着那名流露不屑的孩子道。

其他四人聞言立刻欣喜的離開了,留下的那個孩子此刻卻極其恐懼的說道:“恩,恩人,請問我做錯什麼了麼?”

“哼,這裏沒人,你就不要裝了。”

“裝什麼,大哥哥你說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只是一個孤兒。”那小孩央求着藍海。


小孩的表情讓藍海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認錯了,可之前那絲不屑的表情忽然在藍海心中亮起,藍海終究還是堅定的自己的想法。

“哼!”藍海在聲音中加了混沌之氣的力量,瞬間將那小孩掃飛,小孩被彈開在牆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但藍海並沒有動容。

“哼,我就不信你能對小孩子出手,難道要殺掉我麼?”那小孩中與露出了與年齡不相符的表情,嘴裏殘忍的說道。

可惜他沒想到的是,藍海真的動手了。


只見藍海瞬間衝到小孩面前,舉起右拳就向小孩擊去,按照藍海的出手速度,這個年齡的小孩絕對無法躲過,被擊中也絕對斃命可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那小孩嫺熟的躲過了藍海這一拳,然後一個迅速的上勾拳就向藍海打去。

藍海輕鬆躲開:“嘿嘿,終於露出馬腳了。”藍海陰笑道。

那小孩瞬間冷汗直流:“媽的,爲了試探我的身份,你竟然不惜對孩子出手,沒想到你這麼狠,這麼做與我們有何區別?哼。”

“區別?那可大了,起碼我不會傷害小孩子,況且你演技實在太差,根本不是小孩子,我對你出手也無可厚非。”藍海的話明顯惹怒了那小孩,只見小孩怒視着藍海,喉間不斷髮出恐怖的低吼。

咕嚕嚕!

“哦?貓族?有意思。”

只見那小孩瞬間身上長滿黑毛,耳朵變尖,瞳孔忽然拉長,臉上出現鬍鬚,嘴裏長出尖牙。

“怪不得你能保持小孩的體格,原來是貓族,哼,貓族根本長不大,一輩子都只有十幾歲的身體,現在你還有臉說你是小孩?”

“哼,殺掉你不久行了。”那貓族話中及其張狂。

“哦,殺掉我,莫非你能做到?”藍海一臉嘲諷的問道。

“嘿嘿,你還是不要對自己太有信心,當我被你抓到的一瞬間,你就已經被組織盯上了,看看你周圍,十位妖王,在加上我這個妖君,我想殺掉你還是綽綽有餘吧。”那貓族獸人說完爆發出強烈的氣息,赫然是妖君。

“媽蛋,這世界到底隱藏的有多深,怎麼妖王妖君一個個跟不要錢似的。”

話音未落,貓族的爪子瞬間刺穿藍海的心臟,鮮血從藍海胸膛前流了下來。 「說他的名字慕容俊,或許商業圈子裡的人會知道,但是你們這個圈子裡的人是不大清楚的了。但是我要是一說『血龍』的話,你應該能聽過吧。」

「你可不要被他現在斯文敗類的樣子迷惑了,他可是個比我還要嗜血的人渣啊。」屠夫搖晃著大腦袋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到。

「夠了,屠夫,你少說幾句能死嗎?」聽到自己的心上人,被這樣揭秘暴露后,小莉憤怒的說到。

慕容俊就是血龍!!!

大家被伊萬諾維奇的這個巨大的信息,震的驚呆了!那個拯救世界的英雄!雖然已經過去有十多年了,但是當時**毒氣那個事件是轟動全世界啊。

將日本的聖戰之道,恐怖組織全部虐殺的狠人。將芝加哥三百萬人救出升天,免於被**毒氣殺死的厄運。那個被美國授予終身榮譽獎,永遠記載入歷史史冊的人。

但是因為慕容俊自己的原因,官方只是簡單的報道了一下。是龍牙雇傭軍組織的一員,就是傭兵內部人也只是知道是一個外號叫做『血龍』的男人。

龍牙雇傭軍團,也是因為這件事情,才被世界所認知所認可的。

威爾史密斯,徹底被瞬間石化了。

朱兆輝,和方妍也是被這樣驚人的消息鎮住了,呆愣了半天都沒反應過來。


朱兆輝起初心裡或多或少的,對慕容俊這樣一個普通人,能得到唐莉的芳心,總是覺得高攀了,有種鳳凰男的感覺。

現在回頭在想想,自己的想法是多麼可笑。

唐莉是什麼人,家裡是什麼樣的家族?要是一般的男人怎麼可能配的上啊。也只有這樣的偉男子,才可以配的上那樣的天之嬌女吧。

此時那個叫千面追魂梁蕭的殺手,也是表現的有點緊張了起來,看來血龍的傳說也是叫他很是震驚。

但是梁蕭很快穩了穩心神,不急不緩的站在那裡,在兜中掏出紙巾,擦了擦手上的血跡,伸展了一下四肢。

「江山代有人才出,個領風騷數十年。」梁蕭慢慢的說到。

「血龍?你已經老了,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哈哈哈,你的名頭嚇唬不住我千面追魂的!」蕭梁聲色俱厲的說到。

「但是我有點迷惑的地方?想請教一下。」

「你是不是想問我,如何識破你是假的陳慶之吧。」慕容俊笑著說到。

「對的,我到現在都不清楚,我是怎麼暴露的。我自認我的易容術是十分完美的了,而且我連身材都改變了。」

說到這裡,只見蕭梁扭動著身體,身體發出一陣嘎嘣嘎嘣的聲音。隨著聲音的結束,一個身材比陳慶之略微高大的身體,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易行縮骨功!失傳很久的古武術啊。慕容俊驚訝的說到。

「果然是高手啊,看來你還是中國古武派的傳人哪。」

「呵呵,前輩就是前輩啊,果然見多識廣。」蕭梁一邊說,一邊揉搓著自己的臉龐,隨著梁蕭的雙手落下,一個相貌在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出現在大家的面。

平淡無奇的相貌,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是那種扔到人堆里,很快就會被人遺忘的傢伙。

只有仔細觀看,才會發現那雙狹長的雙眼中,不時的散發出一道精光。隨後就變的暗淡無光,才能知道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人。

蕭梁一副懶憊的樣子,站在哪裡說道:「前輩說說吧,你是怎麼識破我的?我又是哪裡露出了馬腳。」

慕容俊不慌不忙的伸出四根手指,笑呵呵的說道:「一共有四點讓我懷疑你的地方。」

「第一點,你今天有點太過沉默了,因為每次去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里,陳慶之總會絮絮叨叨的,說好多的注意事項。」

「雖然我都清楚,但是陳慶之每次都改不了這個習慣。小麗每次都會說陳慶之像個管家婆似的太絮叨了。但是陳慶之還是依然我行我素。」

「這是其一,這個還勉強可以解釋成,陳慶之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多說話吧。」

「其二就是,陳慶之平時最溺寵小莉了,誰要是欺負她,陳慶之都不會置之不理。不管小莉怎麼胡攪蠻纏,陳慶之都會助紂為虐的,哪怕只是開玩笑的話語,陳慶之也會爭個面紅耳赤。」

但是今天在車裡,屠夫。伊萬諾維奇那麼和小莉開玩笑,陳慶之居然還沒有生氣,「呵呵,太不可思議了。」

「上面兩條都是內心,和性格方面的,你要是非的說出個什麼借口來,也是可以勉強混過去的。」

「第三點,陳慶之其實是近視眼的,剛才遇到的那個移動哨卡,你太過自作聰明了,距離還有幾百米的時候你就提前發現了。通過這點可以證明你的眼裡很好,或者說你曾經來過這裡,對這裡的一切都很清楚,無論是人員的安排和崗哨的位置,其實這點就可以證明你有問題了。」

「第四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讓我確定,你是假的陳慶之的原因,就是你的手臂處,你肯定沒有見過,光著上身的陳慶之吧?」

「讓我告訴你,在他胳膊的小臂上,有一道傷疤一直延伸到手腕處,這個傷疤平時是看不到的,因為有衣袖遮擋著。」

「但是當你開車的時候,就不一樣了,因為你的袖子,會因為你手臂握住方向盤的時候,向下縮一點,這個時候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看到一點點的疤痕。」

「當然了,我也不可能,沒事就注意你的這些疤痕什麼的,而是剛才在車裡,我因為你第一點第二點和第三點的原因,引起了我的懷疑。」

「所以我才會看你手腕處的疤痕,這樣就發現了你是假冒易容的陳慶之。不得不說,你的易容縮骨術很是厲害,被我識破也不是你的錯,只是因為你碰到了我血龍!」

「哈哈哈~~~」

「剛才在車上,我就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對你動手。後來怕傷到小莉,再者說,我也很想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你到底易容要做什麼?所以我就沒有出手。」

「現在終於知道了,你的目標原來是朱大哥啊,可惜了,剛剛來的時候,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但是你不要。當時我為什麼不讓你進屋,你那個時候要是逃跑,還真的有機會,可惜你現在是沒有辦法逃跑了。」

哈哈哈~~~


「精彩,漂亮,好厲害的一番推理。都說女人心細如髮,我看前輩才真是事無巨細,謹小慎微啊。這樣的一點小失誤,也會被你識破,我服了,我輸的不冤枉。」梁蕭一邊笑著一邊拍著手說到。

這個時候,大家都被慕容俊的一番,條理清晰,抽絲剝繭的推理,震懾的目瞪口呆。想想真是佩服不已。

尤其是小莉,此時正用白皙的小手,敲了一下自己的小腦袋。自言自語道:「哦,我說怎麼心裡覺得,今天的陳大哥,好像有點怪怪的感覺,但是怎麼也想不起來,哪裡不對啊。」

「聽你這四點分析,前兩點居然都和我有關係,我居然一點都猜不到啊,我可是真笨啊。」

慕容俊聽到小莉的自言自語后,笑著出聲安慰道:「你的心地那麼善良,怎麼會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小莉哦的一聲,然後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大聲的對著梁蕭問道:「陳大哥哪?陳大哥哪裡去了。」

只見這時殺手梁蕭,身形一轉,迅速沖向了慕容俊,「想知道陳慶之的下落不難,先贏了我再說。」

一眨眼,就已經到了慕容俊的身前,左手如一道閃電,直奔慕容俊面門而來。圍觀眾人心中大呼好快的身法!

「小心!」小莉緊張的喊到。

ps

決戰來了!爆發啊!!!!

給我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只見慕容俊身形倒轉,輕輕鬆鬆的就躲過了梁蕭的這記兇狠的手刀。隨即抬起自己左腳,一個二段側踢,如同閃電般直接對著梁蕭的膝蓋踢去。

看到了慕容俊這記兇狠的側踢,梁蕭此時在想變招,已經來不及了。只好腹中猛一吸氣,將身體強行撤回,對方的腳尖貼著自己的膝蓋擦過,堪堪躲過慕容俊的凌利腿法。

剛想要從新組織進攻的梁蕭,哪裡知道耳邊響起了一陣空氣撕裂的聲音。只見慕容俊的高段側踢,已經踢到了自己面前,梁蕭這時再想躲開,已然來不及了。

心中暗道好快的腿法!


梁蕭只好抬起自己雙臂,硬接了慕容俊這猛烈的一腳!

瞬時間,感覺自己好像被一輛飛馳的卡車,猛烈的撞上了一般。雙臂瞬間失去了大部分的感覺,身體倒飛出了五六步遠,才勉強站穩了身形。

直到這時,雙臂的疼痛感才逐漸出現。就算是接受過嚴格殺手訓練的梁蕭,也禁不住疼的唏噓不已,雙臂互相揉搓著。

簡答的幾下過招,高下立判。

此時的蕭梁,終於收起了輕蔑之心。本以為血龍的傳說,言過其實,十多年前的時候,怎麼可以和現在相比。哪裡想到慕容俊的武功招式,乾淨簡單,速度如疾風暴雨,力量似二虎九牛。

真的是失算了,有點不好玩了,看來今天是要無功而返了。梁蕭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

只見慕容俊已經沖了過來,突然連踏兩步,直接騰空而起。如展翅大鵬一般,飛速撲了過來。

梁蕭見此情景,毫不猶豫的在自己的后腰處,抽出了一把鋒利匕首,直接刺向飛速衝來的慕容俊。

慕容俊見梁蕭利刃在手,絲毫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嘴角露出一絲微微冷笑。接著氣走兩肋,身形猛然下墜。一腿收回成曲狀,一腿猛踹梁蕭面門。

梁蕭見自己一刀刺空,急忙収刀變招。見到慕容俊一腳踢來,身體向左閃過面門一腿,本以為這樣就安全了。

而他哪裡知道,慕容俊所用的是,左右連環催心腿。第一腿叫問腿,意思就是問問你,要往哪裡躲。但是你要躲不開的話,那就是實腿了。

如果你僥倖躲過了這腿,那麼恭喜你,你將迎來真正的殺招,就是第二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