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讓我告訴你那人是誰嗎?你做夢!”陳姨娘怨毒的看着朱明玉道,“我要你們朱家上上下下不得好死!哈哈哈……”

“明瑤是你的女兒,連她你也不在意嗎?”朱明玉看着陳姨娘瘋狂的樣子道,“你一直與她保持距離,不願親近,是擔心自己對她感情深了之後下不了手嗎?爲了陷害我,你連她都不放過,在她那個香囊裏也下了毒,不過四妹身子骨一直比三妹好,這纔沒有發病吧,但那總是毒藥啊,她是你身上掉下的肉,你都狠得下心來,你與要報復的朱家人有何不同?”

陳姨娘想起朱明瑤小時候黏着自己奶聲奶氣叫孃的樣子,想起她大一點之後知道只能叫自己姨娘後落寞的表情,又想起了她知道自己喜歡吃桂花糕後偷偷做來送給自己時的開心模樣……

見她忽然間失魂落魄的樣子,朱明玉鬆了口氣,總算她還有有點做母親的良知在,若是和自己前世的生母一樣,自己也真是無計可施了。雖然朱明璨現在看起來並無大礙了,但朱明玉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她也擔心自己和朱明瑤同樣中毒,只是並未毒發而已,若是能拿到毒藥的樣本,她回京後也好找王妃商量如何解毒。

“我也不勉強你,若是你想通了讓人來找我。”

陳姨娘這纔開口道:“你送給明瑤的南珠珠花被她撿了去,剩下一部分藥藏在那裏。”

朱明玉還記得在第一次去普濟寺時候朱明瑤因爲丟了珠花哭了半天,她想到陳姨娘會趁機陷害自己,沒想到連朱明琇也算上了。

“明瑤是個好孩子,她什麼都不知道。”

“嗯,冤有頭債有主,你做過的事情我不會算到她頭上。”

聽到這話,陳姨娘沉默了,第一次有些懷疑起自己這麼多年的執念究竟值得不值得,想起那個在樹下拿着花問她漂亮不漂亮的少年,他的樣子好像越來越模糊了……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79 啓程上京

照着陳姨娘所言,朱明玉直接去柳園找朱明琇,開門見山道:“你是不是撿了一對南珠珠花?”

朱明琇這幾日過得也不好,又被朱明玉這麼質問,立刻就哭了:“大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誰不知道那南珠只有你有,送給了四妹後不見了,你是說我撿了東西不還?”其實她是有些心虛的,在普濟寺是她撿到了,但是並沒有還給朱明瑤,倒不是她多看得上那珠花,只是想讓朱明瑤不痛快而已。

“我只問你在不在你那裏。”朱明玉見朱明琇就知道哭,一副打死不準備承認的樣子,愈發不耐煩,這個時候還耍這個心眼,便直接上前翻找她的首飾盒子。

朱明玉做事向來蠻橫,朱明琇想要攔她卻沒攔住,朱明玉幾下便從匣子底翻出了那對珠花。擰開珠花的部分,果然在釵子空心的地方填上了淡黃色的粉末。木香拿一張紙在下面接着,朱明玉把兩隻珠花裏的東西都倒了出來,東西也就是一錢左右,那人肯定不會給多餘分量的藥,這看來是陳姨娘留的後手。

不僅珠花被翻了出來,裏面還有東西,朱明琇傻眼了,也不哭了,有些尷尬道:“大姐,我不知道這個怎麼在我這裏,這裏面我根本不知道有東西。”

朱明玉最看不上就是她這點,小家子氣還沒一點腦子,把珠花又扔回她的妝臺上,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嗎?三妹中的就是這個毒。”

朱明琇呆了,慌忙辯解道:“大姐,不是我下毒的。”

“你好自爲之。”朱明玉嚇唬了一下朱明琇便帶着木香走了。

在朱明玉見過陳姨娘後,朱老夫人便派人將陳姨娘送到了莊子裏,跟她一起去的還有瑞香,兩人後半輩子恐怕都要在那裏度過了。但是半路上卻出了事故,因爲夜間趕路,去的莊子又偏遠,馬車翻下了山崖,陳姨娘和瑞香都死了。

聽到這個消息,朱明玉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這個幕後黑手是要殺人滅口,朱明玉趕緊叫來木香,讓她去找良辰來。她雖然把鄭嬤嬤放了,但卻是派了良辰繼續跟着。良辰這次來的很快,卻是有些懊喪,說自己把人跟丟了。

朱明玉皺眉,不是良辰辦事不利,那人若是想要把痕跡消滅的一乾二淨,自然不會放過鄭嬤嬤。

知道陳姨娘死了的消息,朱明瑤如遭雷擊。秦氏死了,陳姨娘和瑞香被軟禁,朱明瑤不傻,她明白這件事和自己的姨娘有關,又聽下人傳言是陳姨娘害死的秦氏。朱明瑤去見過陳姨娘一次,想讓她和自己說實話,陳姨娘只說對不起她,別的半句不提,等於是默認了那些傳言。

朱明瑤沒有出來送行,沒想到卻是連她最後一面都沒見到,心裏更是難受,以致第二天朱明玉來找她時候看到的是朱明瑤躺在牀上眼睛腫的都快睜不開的樣子。

見到朱明玉,朱明瑤強打精神,坐起來道:“大姐有事找我嗎?”

朱明玉讓她繼續躺着,問道:“你願意與我一同去京城嗎?”朱明璨還有舅家,但是朱明瑤真的無處可去,朱承業肯定還會續絃,到時候她還不知道會被如何輕視。朱明玉前世跟着生母的時候經常被寄養在親戚鄰居家,她懂得這種感受。

這件事不是昨日下的決定,不過看陳姨娘這麼快就沒了,她也不準備等王妃回信了。至於朱老夫人那邊,朱明玉覺得她沒理由拒絕自己。

朱明瑤愣了,有些不敢相信道:“大姐,你真的要帶我去嗎?”她從來沒出過繁城,小時候見朱明玉去京城,她不是沒羨慕過,也曾幻想過和她一起去,但越大就越明白,兩人雖是姐妹,但身份地位卻相差很多,也就斷了這個念頭。

朱明玉笑笑,摸摸她的頭,道:“真的,等姨娘頭七過了之後我們就出發。”

朱明瑤聽到這話卻是搖頭道:“大姐,我們能儘快啓程嗎?”這個家她是一天都不想呆了,爲何祖母和父親會那麼狠心對待姨娘,想起來朱明瑤就覺得心寒,自己的命在他們眼裏恐怕也是一文不值……

“好,那我們三天後走,等下我讓榆園的人過來幫你收拾,丫鬟你想帶幾個都行。”朱明玉也明白朱明瑤的想法,不過又不好與她說,真正害死陳姨娘的不是朱老夫人他們,那個幕後黑手的身份她還不清楚,貿然讓她知道也只是讓她處境危險而已。

朱明瑤拉着朱明玉的衣角眼淚像珠子一樣往下掉,最後連成一串,淚眼模糊道:“謝謝大姐。”

回了榆園,朱明玉便讓木棉和薄荷去幫朱明瑤收拾行裝,木槿知道朱明玉要帶朱明瑤一起,很是不解,不過想到朱明瑤的情況,感嘆道:“小姐是個好人。”

朱明玉的心情本有些沉重,聽到木槿這麼認真的話卻是忍不住笑了,道:“怎麼你之前不知道嗎?”

木香聽到也是一笑,這個木槿說話還是這麼可愛。木槿這才覺得有些不太對,不好意思笑笑,道:“奴婢一直知道小姐是個大善人。”

朱明玉想起這次恆王妃派來的人裏面有木槿的堂哥,便道:“去見過你哥了嗎?”

木槿點頭,小姐讓她去打聽的事情,她可沒有忘,便道:“奴婢哥哥說王妃一切安好,不過一聽就知道他在騙人,奴婢繼續追問下去,他卻是說最近王爺和王妃似乎吵架了,王爺有陣子沒去王妃那裏歇息了。”

朱明玉微微皺眉,總覺得兩人吵架是因爲自己,難道說恆王不願意讓自己來嗎?

“世子回了王府嗎?”

“世子一直沒回去,不知道去哪裏了。”

雲出白不知道又跑到哪兒去了,朱明玉看向木香,感覺她在聽到雲出白沒在的時候鬆了口氣,不知道這兩個人有什麼過去。

木槿見朱明玉有些沮喪,連忙道:“對了,小姐,聽說王妃給世子訂了一門親事,是華閣老家的小姐。”

“哦。”這個消息倒是讓朱明玉有些驚訝,華家適齡的未出閣的小姐似乎只剩下華傲的姐姐華嫿了。

推薦好友七姚新作《莫道仙途》,宅女穿越,仙緣爲零,看她如何扶搖直上!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80 送別

華嫿這個人,朱明玉那是很有印象的,華嫿從少時起便有才女之名,很得當今太后的喜歡,經常召進宮去陪伴。這樣一個榜樣人物,恆王妃自是沒少在朱明玉面前提起,但越是這麼說,朱明玉越反感,與她見面次數不少,但是關係卻一直不好。

這樣也就罷了,隨着華嫿年歲漸長,出落得更是亭亭玉立,被譽爲京城第一美人,這個略顯輕浮的外號是一個去華家偶然見到華嫿的公子哥傳出來的,還惹得華傲攔路教訓了對方一頓,但這個名頭卻流傳開了。京城無人不知華家二小姐不僅是個才女,還是個美女。

當年華傲只有十三歲,但是卻敢攔下對方單挑,而那時候朱明玉正好路過,大概就是那時候,這個少年印在了她心裏……

對於朱明玉曾經的單戀經歷,現在的朱明玉自然沒什麼感覺,她想的是另外的事情。華嫿的年紀比朱明玉大三歲,還未定親,有傳言說她是準備進宮的,畢竟,建武帝的三個兒子都到了適婚年齡。但沒想到最後被恆王妃給定下了,不知道雲出白知道了會作何感想。

這些事情可以到了京城後再想,朱明玉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收拾東西。她給程雙寫了封信,說了自己三日後要去京城,不管朱家和程家的關係如何,她依然想留住程雙這個朋友。程雙很快回了信,知道朱明玉這幾日不方便出來,直接約朱明玉動身那天在十里亭爲她送行。

知道朱明玉要走,朱明璨親自來送了朱明玉一套很漂亮的紅寶石頭面,朱明玉覺得禮太重,便推拒道:“三妹,無功不受祿,這我不能收。”

朱明璨的臉色還是有些蒼白,笑笑道:“大姐怎麼無功,若不是你幫我送信給舅舅,我現在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呢。”

這不過是客套話,朱明玉不覺得自己不幫忙,朱明璨就沒辦法了,只不過讓自己送信出去,即使被朱老夫人和朱承業知道了也只能無可奈何。雖然知道自己是被她利用了,但是朱明玉並沒什麼怨言,要是自己,恐怕也會像她這麼做。

但朱明璨的想法卻讓朱明玉有些看不透,她不像朱明瑤那樣,對朱家灰心失望,恨不得永遠不再回來,朱明璨示弱似乎是爲了再回到朱家,秦氏死了,朱明琨失蹤了,與二房的關係徹底破裂了,朱老夫人和朱承業都是自私的人,她還有什麼留戀的?

朱明玉擔心的是她會像鄭嬤嬤和陳姨娘一樣,一心想着報復,最後落得悽慘下場,便道:“你是個聰明人,我希望你能以後安樂無憂。”

朱明璨笑笑,道:“謝謝大姐,小妹也祝你一生順遂,萬事如意。”

朱明瑤只帶了一個丫鬟石榴,石楠因爲家人都在朱家做事,不願意離開,朱明瑤也沒勉強。朱明琛對朱明玉每年去京城的事情習以爲常,照例給她帶了不少繁城的特產。

很快就到了朱明玉出發那天,起的很早,和朱明瑤一起去向朱老夫人辭行,至於朱承業那邊,自從那次與朱明玉不歡而散後根本不露面,直接派人通知朱明玉不必向他說,想走就走。朱明也也不客氣,沒去向他辭行。

朱明琛送朱明玉她們到了十里亭的時候,程雙已經等在那裏了,見朱明玉帶着朱明瑤有些驚訝,不過對於最近朱家的傳聞她自是知道,便安慰了朱明瑤幾句,朱明瑤性子沉靜了不少,最近的經歷讓她成熟了不少。

程雙也帶了不少東西送朱明玉,還有一大包藥材,朱明琛見了道:“程二小姐,這些藥材京城都有,就不必帶了。”朱明玉自己的東西就不少,加上這些,真是連坐的車裏都得放滿了。

“朱大少爺,這是我對明玉的一點心意,這都不行嗎?”程雙不高興了,一般人不是應該取下一些原本帶着的東西,放上朋友送的嗎,怎麼到了他這裏還有讓人拿回去的道理了?

朱明琛不是不會看臉色,不過他是個很有原則的人,而他的原則又很刻板,聽了程雙的話,便道:“當然可以,不過這黃芪,黃連什麼的,哪裏都有得買,辜負了二小姐的一番好意,我在這裏向你道歉。”

程雙也鐵了心與他抗爭到底:“你這話我不同意了,誰不知道這黃芪還是幽州的好,京城哪裏有。”

見二人似乎要吵起來,程雙不是那種愛和人較真的性子啊,怎麼偏偏和朱明琛槓上了?朱明玉趕緊道:“大哥我車裏還有地方,這些帶着不妨事的。”

朱明琛也不想與程雙繼續爭辯下去,便去安排如何安置那些東西了。見朱明琛走開了,程雙依然沒有氣消,對朱明玉道:“怪不得我二哥說他是鐵樺木,永不開裂。”

聽到程敏爾是這麼形容,朱明玉忍不住想笑,程雙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不過想着只給你帶那一種藥材太過顯眼,便七七八八隨便湊了些。”

朱明玉笑笑,道:“我明白,多謝了,不然我還不知道要怎麼找呢。”

程雙對藥理有研究,於是朱明玉在信裏與程雙說了那藥的形狀和朱明璨中毒的症狀,讓她幫忙想想究竟是什麼毒藥,最好能帶來些給她。

“這東西叫玉珊瑚,你也是運氣好,我正巧種了幾株,不過一般人都只覺得這個好看,不知道它的根能入藥,那葉子和果實毒性大,你小心些。”程雙也不問朱明玉要那什麼用途,只對朱明玉簡單介紹了下。

朱明玉與程雙敘談了一會兒,朱明琛那邊也將程雙送的東西擠進了朱明玉的行李裏。見時辰不早了,朱明玉便啓程了。

見朱明玉的車隊走遠了,程雙才收回目光,陳柔走了,朱明玉也走了,她忽然覺得寂寞起來,還是繼續研究藥理打發日子好了。

朱明琛見程雙有些落寞,便道:“二小姐,我們也回去吧。”

鈞天圖 程雙橫了朱明琛一眼道:“誰要跟你一起回去。”說完上了自家的馬車揚長而去,留下朱明琛站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他這句話哪裏不對了?

小劇場:

朱明琛: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古人誠不欺我。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81 投宿

朱明玉前腳離開,秦克己也到了朱家,在秦克儉和秦力言動身的時候,他正巧在漠北,等他回來後便也來了繁城。

見到秦克己,秦力言有些驚訝,道:“十九叔,您怎麼來了?”

“嗯,來看看。”秦克己問道,“明璨呢?我有事與她說。”

秦力言沒耽誤,把秦克儉和朱明璨請了過來,秦克儉倒是對秦克己會來沒有那麼驚訝。

秦克己不擅長說什麼安慰人的話,直接對朱明璨道:“明琨沒事,讓你不要爲他擔心。”

聽到這話,朱明璨又驚又喜,連忙問道:“他在哪兒?”

“他不願回來,我也沒勉強,等他安頓好會給你寫信的。”

他是很想教訓朱明琨這小子一頓的,小小年紀,還學會離家出走了,不過他出走前還知道給自己送信來,說明心裏是有他這個舅舅的。於是秦克己便大度的原諒了他,並且幫他安排了路線,讓他去找蔣格,跟他們一起去漠北。秦克己不放心,便從江南出發與他們在路上匯合,順利把朱明琨送到漠北後纔回來。

不過朱明琨不想讓朱家人知道自己的下落,央求秦克己爲自己保密,只爲他姐姐帶句話便好。見他如此堅決,秦克己倒是覺得這小子總算沒被朱家養成廢物,便答應了下來。

聽到秦克己的話,朱明璨雖然有些失望,但卻是放心下來,她在世上最擔心的就是朱明琨了,知道他平安無事比什麼都重要。

秦克儉聽了也放下心來,既然秦克己說了沒事,那就肯定沒事,對這個秦家嫡出的幼弟的本事,他心裏還是有數的。

“多謝十九弟了。”

秦克己手一揮,滿不在乎道:“一家人客氣什麼,明琨也叫我一聲舅舅呢。”

秦克儉聞言,笑笑也不再客套,道:“我們過幾日也準備回家,十九弟要與我們一起嗎?”

“你們先回去吧,我還有些事要辦。”秦克己一到朱家就先來找他們了,上次摔壞的那船他已經修好了,還沒來得及給朱明玉送去。想着等下她看到船完好無損的樣子,肯定十分驚訝,秦克己便有些期待。

秦克儉也不勉強,便出去安排別的事情了,朱明璨身體依然有些不適,便回了臥房休息,剩下秦力言也想開溜,卻被秦克己拽住了。

“你別跑,跟我出去下。”

秦力言苦着臉道:“十九舅,您還有什麼事?”

“跟我去榆園。”

“去找明玉表妹嗎?她昨日啓程去京城了。”

秦克己老大不高興,道:“什麼,她竟然跑了?”

“怎麼是跑呢,恆王妃派人把她接走了。”

秦克己哼了一聲,她走了都不帶通知自己一聲的嗎?別讓他逮住,不然要她好看!

看秦克己的樣子,秦力言在心裏嘆息,只希望朱大小姐在京城多住些日子……

朱明玉這次帶的人有些多,蔡家的張家的也願意跟着朱明玉上京,於是這兩家子人也被朱明玉帶上了,因爲朱明玉開了先河要帶人去王府,朱家很多下人都有心塞人過來,不過最後朱明玉就多帶了良辰一個。因爲蔡家的和張家的算是舉家跟過來,便沒跟朱明玉同行,而是晚幾日再出發,良辰也是隨後跟他們一起上京。

王妃派來的人並不多,只有一隊十二個人,領隊的是汪毅,二十來歲,故意留了兩撇小鬍子裝深沉。其實每年朱明玉往返於繁城和京城間多數都是由他哥哥汪誠帶隊護衛,不過汪誠這次有任務去了外地便沒能來便由他代替前來。木槿的堂哥叫陸平,這是第一次來,朱明玉掀着簾子往外看就能看到少年身板筆直的坐在馬上,一絲不苟的樣子。

忽然朱明玉打了一個噴嚏,她揉揉鼻子放下簾子喃喃道:“誰罵我呢?”

木槿坐在一旁笑道:“也許是王妃正念叨小姐呢。”

“大姐,還有多久到京城呢?”朱明瑤第一次出這麼遠的門,有些暈車,便盼着早些到。

通常朱明玉去京城都是一早出發,晚上到漁陽住宿,漁陽繁城和京城之間最大的城市,第二日下午便能到京城。不過因爲朱明瑤暈車的緣故,便放慢了車速,本該昨日歇在漁陽,但是卻在一個小鎮上落腳了,這不今日上午過了漁陽,但是晚上又要歇在鎮子上了。

“快了,明日就能到,”朱明玉問道,“還不舒服嗎?”

朱明瑤歉疚道:“沒事了,都是我耽誤了行程。”

“這些客套話以後不要說了,尤其到了王府,不能這麼沒底氣,記住,你是我妹妹。”

朱明瑤笑笑,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大姐。”

朱明玉這話並不是無的放矢,她雖然客居在王府長大的,因爲有恆王妃罩着,自然沒人敢苛待她,不過朱明瑤就不一樣了,很容易就被那些慣會看捧高踩低的下人欺負。她帶朱明瑤走就是不想讓她在朱家被人看輕,這要是跟她來了王府還過得憋屈,不如讓她繼續留在朱家,所以從一開始朱明玉就打定主意要讓朱明瑤挺起腰桿做人。

這時,汪毅過來向朱明玉請示,言道準備在前面的鎮上留宿,第二天再繼續趕路,朱明玉並無意見,汪毅便去安排了。

因爲鎮子不大,只有一家客棧,朱明玉下車後擡頭一看,只見上面寫着“悅來客棧”四個大字,笑笑便走了進去。客棧小,也沒有獨立的大院子,汪毅只能包了後面的小院子。進來後朱明玉掃了一圈,客棧倒是很寬敞,正是晚飯點,卻沒坐幾桌客人。這麼多人一起進來,掌櫃趕緊迎了上來,連忙招呼過後讓小二帶她們去後院,往後院去拐了幾道彎還真是有些僻靜。

後院正房三間,朱明玉帶着木棉住在中間,朱明瑤帶着石榴住在右邊那間,姜嬤嬤和木棉、木香住第三間。東廂只有一間屋子,還堆滿了雜物沒法住人。汪毅讓掌櫃的收拾騰了半天才總算能住人。不過只有汪毅帶着兩個護衛擠在了那裏,其他人住到了前面。因爲客人也不多,小二很快就把餐食送到來了,朱明瑤吃了幾口就沒什麼胃口了,朱明玉便讓她去休息了。

朱明玉有認牀的毛病,換了地方就不容易睡着,值夜的是木槿,坐了一天的車,她一會兒便睡着了。朱明玉輾轉反側就是睡不着,越是睡不着就愈發煩躁,索性起身批了件衣服,準備去院子裏溜達溜達。

還沒出門,就聽到外面一陣激烈的鑼聲,有人喊着:“走水了!”

小劇場:

作者芒果君:咔。

朱明玉:這樣很不厚道誒。

芒果君:沒辦法,收了贊助的。

朱明玉:下面是廣告時間,今日推薦好友風知華佳作《天下男配皆外掛》,搶戲開掛哪家強,各色男配幫你忙!

芒果君:是我個人一直在追的仙俠文哦~請大家支持繁城~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82 驚魂

隨後院子的燈就亮了起來,外面傳來嘈雜的腳步聲,木槿也醒了過來,看向朱明玉披着衣服,以爲她要出去看,便道:“小姐,您別出來,奴婢出去看看。”說完連忙穿上外衣打開門。

汪毅正要敲門,就看到朱明玉的房間門打開了,見到是木槿,便道:“告訴小姐不必擔心,我這就帶人去前面看看,別讓火燒過來。”

木槿點頭,趕緊關上了門,與朱明玉說了。木槿也不睡了,跟着朱明玉一起等着前面的消息,過了一會兒,似乎外面更亂了,這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木槿揚聲問道:“是誰?”

“屬下馮瑞,火勢有些大似乎要燒過來,汪校尉讓我來接小姐出去避一避。”

聽到是汪校尉的命令,木槿便打開了門,朱明玉也跟了過來,卻沒出去,站在門裏看了看外面。她確實看到有煙從門口過來,但還沒見到半點火星。

跟馮瑞一起的還有兩個人,朱明玉看了下那兩個低頭的侍衛,馮瑞她認識,不過那兩個似乎有些面生,頓生疑竇,把木槿往回拉了下,問道:“其他人呢?怎麼沒見四妹、姜嬤嬤她們出來,有人去通知她們離開嗎?”

馮瑞道:“她們已經先離開了,小姐快跟我們走吧。”

朱明玉一聽她這麼說覺得給更不太對勁了,假裝要出去揮手讓馮瑞他們讓開門口,等他們讓開的時候,她卻是飛快的把門關上了。

馮瑞聽到門栓從裏面插上的聲音,臉色一變,不過還是耐心拍門道:“小姐,您這是做什麼?再不走火就要燒過來了。”

騙鬼去吧!朱明玉不理會他的話,若是火勢很大,煙肯定不會那麼少,想誆自己出去也得找個像樣的理由吧。

朱明玉拉着木香,跑到房間對面的後窗那裏,然後推開窗戶道:“快,從這兒出去。”

木槿還有些犯楞,但本能的相信朱明玉,便從窗口跳了出去,朱明玉也趕緊從跟着出來。

後窗對着的是一條小巷,木槿被朱明玉的樣子嚇到,問道:“小姐怎麼回事?”

北京雪人 朱明玉沒工夫和她解釋,語速飛快道:“你往左,我往右,只管跑,不要停!”

見木槿沒動靜,朱明玉急了,推了她一把,吼道:“趕緊跑,別讓他們抓住。”

木槿咬着牙含着淚跑了,朱明玉也趕緊朝着反方向跑,看來走水是假,引開汪毅是目的,而他們要抓的恐怕是自己。

這時,馮瑞他們也撞開了門,看到了窗戶開着趕緊跑過來,不過窗口不大,只有女子能出來。馮瑞看到兩個身影一左一右跑了,面露兇光,對身邊兩個人狠狠道:“還不趕緊追!”

木槿也不知道自己要往裏跑,只記得朱明玉的話,一直跑着,鞋子掉了一隻都沒發覺,忽然路變寬了,她跑到了大街上,路上空無一人。要往哪裏跑?

她往右一看,亮着燈籠的地方不正是她們住的悅來客棧嗎?不過此時外面站着很多人,能看到裏面冒出的濃煙和火苗,還有那個臉被燻黑的人好像她哥。

總算是看到了希望,木槿的眼淚也忍不住了,邊跑邊哭:“哥!”

陸平正提着桶要繼續救火,聽到聲音擡頭一看,看到木槿這個樣子,也嚇了一跳,扔下桶跑過來,扶住木槿道:“出了什麼事?”

“有人要害小姐!”木槿哭道。

路平一驚,趕緊帶着木槿去找汪毅。聽了木槿的話,汪毅暗道糟糕,若不是這次因爲哥哥有公務在身,也輪不到他在王妃面前露臉,沒想到會出這樣的簍子,頓時冷汗就下來了。

朱明瑤她們早就出來了,一聽木槿的話也是大驚失色,姜嬤嬤更是嚇得站不穩:“小姐她……”

木槿邊哭邊道:“小姐讓我跑,不要停,她往另一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