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妹的還怎麼鬥。”

“悲催啊。”

……

陳天生已經開始祈禱明天自己被遇上這個恐龍。

而唐儒生的臉色也變了變。按照往年的記錄,劍宗一直是派小白臉來的,這一年搞什麼。這樣下去,自己怎麼打。

黑衣人直接閉上了眼睛,傷眼啊。

貴賓臺上的那些大人物也有些反胃的。這劍宗還真是特別。

張山看着這麼奇異的一副情景,對旁邊的一個胖子問道。

“你們劍宗還真是重口味啊。”

周圍各派的長輩都沉默的點了點頭。

胖子有些不好意思,“這,不是宗長的女兒嘛,她要來,我也沒辦法的。”說道最後,胖子已經想哭出來了。一路上和這個恐龍相處下來,胖子覺得自己對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愛了。現在又被同行說出,心裏能不難受嗎。

周圍的人都同情的看着胖子,這讓後者更加的傷心。

“第二場,劍宗勝利。”

主持人依然敬業的報道着。只是說完後就直接沒有了身影。


“哼,連我的劍勢都抵擋不住,你們還真是弱爆了。”女子不屑的說道。

這讓全場人都想扔鞋子的。就你丫的還有劍勢?你那一吼就這麼被你略過了?

一場比一場奇葩,現在進行到了第三場。道教對紅樓。

陳天生走上擂臺,看着對面那妖媚的濃妝女子。

“帥哥,我叫小紅哦,在GS我是很出名的。”小紅笑嘻嘻的說着。

靠,還裝純!

陳天生沒有廢話,千手印就要打出。

“哎喲,別這麼快嘛。其實我們可以談談的。”小紅見陳天生準備的架勢連忙說道。

“什麼?”

陳天生有些好奇,這個女人還想談什麼。

“不如這樣吧,我吃虧點,陪你一晚,你讓我贏好不好。要知道,別人想我陪都不行哦。老實說,我還是個處的呢。包你滿意……啊……”

陳天生直接一個拳頭把她打了下去。你妹的還是處?處能包人滿意?黑木耳就有你的份。

看着這個女人,除了胸部大一點外,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陳天生打時就是朝着胸部打的。

打完之後,陳天生才發現,這個小紅的胸部竟然是硬的。這不就是說這大胸也是假的洛。

靠啊~

第三場也是奇葩般的落幕了。主持人宣佈完之後,馬上就進入到了第四場。

這一場,唐儒生進場。 唐儒生是一個帥氣的男子。連陳天生如此風騷的人也覺得他不簡單。至於不簡單在哪裏,陳天生就不知道了。起碼在唐儒生身上,陳天生感到了同類的氣息。

對手是一名胖子,胖子人長的不昨的,甚至還有點醜。

“聽說你們是唐門的人都很厲害?”

胖子在見到唐儒生後,心裏突然起了一股厭惡感。是個帥哥他都會厭惡,因爲他的女朋友就是因爲自己不帥而找了個更加帥氣的人。所以他討厭帥哥。

“一般吧。”

輕描淡寫的語氣讓胖子更加的生氣。

“我去你嗎的!”

胖子大吼一聲,雙拳直指唐儒生的臉龐。看樣子他是想唐儒生毀容。

唐儒生的笑容依然燦爛,在胖子離他還有十米的時候,突然,胖子倒在了地上。

譁!

全場震驚的看着這一幕,怎麼回事?

陳天生雙眼眯起,別人可能不知道,他卻看到了。在剛剛的時候,唐儒生的手動了一下,胖子才倒的。

動了動,陳天生可能知道是什麼了。

唐儒生笑着走到胖子前,從胖子的脖子上取下了一根銀針。

花都絕品殺手 可以宣佈結果了吧。”

唐儒生的話語驚醒了在場的衆人。主持人連忙開聲。

“第四場,唐門勝。”

唐儒生滿意的走了下去,楊風笑着對旁邊的林衛國說,“看樣子挺厲害的嘛。”

“確實。”林衛國點了點頭,“要是去軍中的話,單憑這準確率,槍王是穩妥妥的存在了。”

“呵,兩大槍王麼。”

“什麼?”

林衛國有些不解,楊風只是搖了搖頭,沒有再語

陳天生看着唐儒生的身影,邪邪的笑了一下。

“唐門暗器,果然不同非凡。找機會和你拼下槍才行了。”

這是對手的感覺。在對手中成長,這是陳天生槍法提高的本質。以前沒有樑奇招的話,他無法成就現在的他。現在樑奇招已經變了,雖然槍法貌似更加厲害,不過陳天生認爲,他已經不是自己的對手,而是敵人了。

爲了把槍法提高,唐儒生的出現,讓陳天生看到了希望。

“不知道他拿上槍是否更加厲害。”

陳天生有些期待。

“第五場開始。”主持人不再廢話,直接開始。黑衣人上場,陳天生看着那個人,想着些什麼。

沒有意外,黑衣人獲得了勝利。接下來就是抽籤選出一個預備名額了。預備是唐儒生。 美女總裁的超品兵王

之前那人走上前,手中正拿着一隻鞋子。

“你還來啊。”

看着這位仁兄的“武器”,陳天生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小心一點纔好。

“看鞋!”


這傢伙竟然懶得說話,直接一鞋子抄了上來。

陳天生連手印都不擺,直接一個拳頭把這個傢伙放倒。

草,鄙視老子麼。就你這樣子,真不知道那個無名幫是不是吃屎的。

很快的結果,但誰對這個結果都沒有意外。

接下來就是背影殺手對黑衣人了。

兩人上臺,一如既往的,背影殺手拔劍。

“我會讓你輸得很難看。”背影殺手惡狠狠的說道。

黑衣人沒有說話。

比賽開始,背影殺手依然大喊一聲,只是那黑衣人好像沒有看到那黃白牙似的,直接衝過去,一個閃身。

背影殺手砍了個空,正要回頭一劍,黑衣人的拳頭已經來到。

砰。

背影殺手那張大臉直接被黑衣人的拳頭打中,整個身子朝臺下飛去。黑衣人勝!

“周東力!你們拳殿找死麼。”

胖子嗖的一聲站了起來。剛剛他就說了這次劍宗出場的是他們宗主的女兒。而現在拳殿的人竟然下殺手去打,這不就是無視劍宗的存在。

“刀劍都有無眼的時候,何況拳頭?你們劍宗無能罷了。”周東力不屑的說着。



“你們拳殿是找死!現在你兩個選擇,要麼承受劍宗的怒火,要麼交出那個黑衣人,然後道歉。”

周東來不屑的笑了笑。

“別以爲你們宗主的女兒就很牛逼。告訴你, 重生蜜寵之王爺,我們不熟 。”

周圍門派的長輩都有些好笑,沒想到今年都是這些二代人物來比賽。只是這些人物也太厲害了一點吧。

“那就是準備敵對洛?”胖子盯着周東力。

“怕你啊,再嘰嘰歪歪我現在就把你放倒!”

周東力滿臉的鄙夷之色。這個胖子的實力只有A,連S都沒有,往年也是好運氣而已。現在自己少主強勢迴歸,還有什麼好怕。拳殿是時候高調才行了。

“好!”

胖子只是冷笑的說了一個好字,就坐了下來。現在的他確實不是周東力的對手,所以唯有暫時妥協。

劍宗那女看樣子是無法繼續比賽了,那麼唐儒生可以說是直接入賽。只是這最後的決鬥,只有三個人,怎麼比?

主持人和一些官員討論了一下,然後上臺。

“今天比賽到此結束,明天將會公佈新決定,現在散場。”

官員們陸陸續續開始離場,而各自門派的長輩也領着自己的人朝旅館走去。

胖子看着背影殺手那張凹進去的臉,心裏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把其背上,回到旅店就準備給自己的宗主報明情況,看看怎麼決定。

“天生,今天的表現不錯。”張山笑呵呵的肯定了陳天生。道教現在可以說是穩拿前三了。這也由不得他不高興。

“一般般而已。”

陳天生笑了笑,看了一眼唐儒生。後者也發現了陳天生的目光,禮貌的點了點頭。

跟着張山的後面來到了張海所在的道觀。一路上祝遠這傢伙不停的說這說那的,無非就是表示自己很崇拜陳天生之類的。

“師兄,以後一定要指點下我啊,以後我就跟你混的了。”祝遠滿臉的激動。

暈,這有啥好激動的。

陳天生打趣的說道,“跟我混要叫天哥的哦,你可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