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話要說:這一章目前就是這樣,甚至見都不見酷拉皮卡,其實紗織的目標是窩金……

PS:大家能看得出,紗織到底是從哪一段開始搞鬼的麼?

首先是塔羅牌版的卡妙,果然是美人伐,穿着民族服裝都是華麗麗的,可是爲毛這表情這麼不卡妙呢?莫非這描述的是內心世界?

接着是有愛的米羅~~!貼米羅的時候,正好看見旁邊的卡路狄亞。私以爲,如果說卡路狄亞的性格是屬於S的話,那麼可愛的米羅大概要算是M了吧……

接着是許久不見的小獅子……

接着是會場有愛的雙子~~~~~!!果然水嫩嫩啊~~~!尤其是兩個腦袋湊在一起~~~!粉想抱回家珍藏啊~~!果然想到了撒加就會想到加隆,可是爲毛某鬼會覺得他們最終會走上3P之路呢?不過加上撒加的另一個人格,咱是改口說4P麼……

(好吧,過於有愛害的某鬼都突然想把加隆弄過來了……反正在聖域他也是閒人乏……)

最後依舊是……

55555555~~~不要霸王我~~~~否則……否則……我……

不要霸王我……(蹲牆角畫圈圈中……)

插入書籤 那個剛剛死在少年手中的壯漢正被關在一個看不見的障壁之中,他正在拼命的大喊大叫,使用着超級破壞拳到處亂砸……

看着五個神色不明的黃金哥哥,紗織勾着嘴角,把他們複雜的神色收在眼中,紗織道:“怎麼樣?現在還向剛纔一樣那麼厭惡這個人了嗎?”

“他們……很冷漠……”卡妙沉默了半天,才凝重地道,“除了同伴以外,完全不在乎別人。或許正是因爲不在乎所以纔會有那樣的行爲。”

“至少他們還是有讓人欣賞的地方。”米羅撇撇嘴,道。

“終究他們不該亂殺無辜!”艾歐里亞悶聲道。

而修羅並沒有說話,他只是皺着眉頭,神色複雜的看着窩金。雖然現在看來他並不怎麼討厭這個壯漢,甚至還有一些憐憫他,不過這也僅限於不怎麼討厭而已。事實上在他看來,自己怎麼想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紗織怎麼想。好吧,他實在不善於言辭,那麼還是少說一點吧!

“所以您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讓我使用‘幻朧魔皇拳’嗎?”撒加說着表情有些不自然,好吧,確實是“幻朧魔皇拳”,雖然他不想承認不過那是事實,這種傳說中的魔拳他確實會。糟糕!這又讓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憶,若不是紗織的吩咐他真的不想再次使用這種魔拳……

撒加的臉色沉了沉,很快又再次恢復,他繼續道:“酷拉皮卡是個善良純潔的好孩子,他不適合血腥,也應該去承受奪取他人生命的沉重負擔。所以您才如此嗎?”

紗織微微笑了笑,讚賞的看了撒加一眼,撒加果然不愧是撒加,就是聰明,一點就通。

紗織道:“正如你們所說,酷拉皮卡實在太過溫柔善良,殺人這種事並不適合他。那種死人的怨恨也不是這個善良的孩子所能承受的,他的心也許不會原諒自己。可是如果讓他放棄復仇那也是不可能的,他早已生活在復仇女神的陰影下,已經無法脫離。而且……”

紗織說着,又看向被她困在結界中的窩金,道:“難道你們就沒有覺得嗎?這個人與普通人類相比實在有些不對勁嗎?”

“太高了一點。”修羅打量着窩金道。

“與正常人一樣!”艾歐里亞道,也沒有多了什麼,或者少了什麼呀!哪裏奇怪?

“但是他長得太高了,甚至阿魯迪巴也只能到他肩膀。”卡妙一張冰山似得臉上,微眯着碧眼,仔細看着窩金,道。作爲一個普通人類,他生的實在是太高了。

看着結界中,被窩金連續幾計超級破壞拳,砸的一塌糊塗的大地,還有結界旁累的跟小山似得碎石,米羅挑着嘴角,道:“力氣也不小。”

這是也僅僅是這樣而已,難道他還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看着窩金,紗織笑眯眯的向前走了幾步,隨手揮了揮,是窩金能夠聽見他們的話。

窩金氣急敗壞的看着紗織,這個女人到底搞什麼鬼?爲什麼自己會被困在這裏?他甚至都用超級破壞拳,到處捶了半天,把結界裏砸的一塌糊塗。結果,也沒能弄出半點名堂。

終於聽見腳步聲,窩金一屁股坐在地上,擡頭看着紗織,怒氣衝衝地吼道:“該死的!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事實上,他剛開啓100%全力模式的時候,自己就被這個莫名其妙的東西給罩住了,而那個鎖鏈手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麼邪,竟然對這一切視而不見,兀自在那裏也不知道抽的什麼瘋。這真是莫名其妙啊!

“你叫窩金是嗎?事實上你得感謝我~!”紗織一臉純良的笑容站在結界之外,對窩金道,“因爲你差一點就死在他的手中了,我想你應該看的很清楚吧~!”

窩金臉色一變,剛想說些什麼,可是卻突然又想起了什麼,到嘴邊的話,最終又被他嚥了下去。

他大大的眼睛瞟到紗織身後的五位黃金哥哥身上,突然眼前一亮。窩金道:“喂,女人!你毀了我的戰鬥,作爲補償,就讓後面那幾個傢伙來陪我打一場吧!他們應該蠻強的吧!”

窩金興奮的盯着站在紗織身後的黃金哥哥們,別以爲他沒看到,窩金瞥了一眼紫藍色柔軟長髮,勾着略帶玩世不恭的笑意的男子,能把飛坦弄的使出“RISING SUN”,而且還毫髮無傷,這一幫人絕對很強!

“不行!”紗織毫不猶豫的拒絕。

“?爲什麼?”窩金一聽大叫起來,指着黃金哥哥們道,“你們說話啊!”

“都說了不行了!你看我不答應,他們誰會跟你打!”紗織撇撇嘴,道。

大大的、毛茸茸的腦袋一臉怨念的看着紗織,某野獸氣呼呼地道:“那你爲什麼把我困在這裏?”

紗織忍不住輕笑幾聲,看着一臉怨念的“巨型野獸”,她道:“因爲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啊!”

“不知道!”還沒等紗織開口,這邊毛茸茸的腦袋被瞥向一邊,某野獸悶聲悶氣的道。

隨着幾聲輕盈美妙的輕笑聲,紗織被他逗樂了。好吧,賭氣了~!

也不去在乎不理她的窩金,紗織兀自眨眨眼睛,微笑着道:“吶~!你是來自流星街的吧!”

窩金一愣,回頭看看笑的極美的少女。好吧,這很明顯麼?難道這麼明顯嗎?

紗織彷彿沒看到窩金略帶奇怪的表情,繼續道:“你是自小就被人拋棄在那裏的嗎?”

“難不成是我自己跑到那裏的不成!”終於窩金忍不住道,他說着打量着少女,又問道,“莫非你認識流星街的人?”

紗織莞爾一笑,狡黠的金色美目瞅着窩金,道:“我認識你呀~!”

“我?”窩金摸摸腦袋,疑惑的看着紗織,道,“是嗎?我們認識嗎?”

“現在不就認識咯~!”紗織朝他眨眨眼睛,道。

“不對,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窩金剛想點頭,隨即又想起來,道。

也不去理他的話,紗織又繼續自己的話題,道:“你有沒有覺得很奇怪,對於自己的身高。高個子的人,你身邊也不少吧!可是不覺得自己有些太高了嗎?”

窩金撓了撓亂蓬蓬的腦袋,想了想,好像確實是這樣。與普通人相比,他們團裏高個子的不少。撇開甚至不到他胯部的飛坦,例如芬克斯的身高就還不錯,信長也不算矮,富蘭克林比他們還要高一點,差不多到自己肩膀,新人西索身高也不錯,比信長高上半個腦袋。可是他真的還沒見過像自己這樣的。

強化系的窩金,有一個毛病,那就是總是將情緒寫在臉上。不用他回答,紗織就看出了答案,她又道:“你應該是從小就很高大吧!最初3——4歲的時候還好,之後身高就開始猛躥起來。即便在流星街那種生活條件可以算得上糟糕的地方,你也長得十分快吧!而且……你應該天生力氣就很大,甚至連傷口都好的比普通人更快,對嗎?”

“你怎麼知道!?”窩金震驚的看着紗織,道。

他更加想不明白了,這個女人怎麼對自己這麼熟悉,難道自己真的認識她嗎?可是……他打量着紗織,雖然他不聰明,但是他也看得這個女人絕對不是流星街的人。唉——!他想不明白啊!如果這時候又其他人在的話,說不定還能幫自己分析一下呢!窩金苦惱的抓抓頭,越來越想念自家衆位蜘蛛們……

“難道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爲何自己這樣與衆不同呢?你不會就只認爲自己的身體素質好吧!”紗織繼續誘導中……

窩金汗……事實上他真的是這麼認爲的。不過他看了一眼紗織,那個女人臉上明白的寫着“如果回答是那麼就是傻瓜”的表情,爲毛他會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呢?

於是到嘴邊的話,被嚥了下去,他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爲什麼”這三個字不由脫口而出。

“因爲你根本就不能完全的被算作是個人類啊!”紗織笑眯眯地道。

“哈!”

好吧,窩金十分無語,他相信如果信長和芬克斯那兩個傢伙在的話,此時他們絕對會拍着自己的肩膀道“原來你是個怪胎呀!”的。

紗織看着窩金那一副,你在說什麼鬼話的表情,紗織隨意的擺了擺手,道:“沒跟你開玩笑啦!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有一半巨人的血統!”

“巨人?那是什麼?”於是窩金的眼睛裏冒出了兩個華麗麗的問號。好吧,他不明白。( ?_? )

“嗯……巨人也分很多種,總得來說就是長得跟人差不多,不同種族的巨人能力不同,身高嘛……很難說大概從300、400米往上,到100米以下10米以上都有,這很難說~!”紗織聳聳肩道。

“可是我沒有沒有那麼高啊!”窩金道。窩金仰着頭看了看,事實上他十五六歲的時候開始,就再也沒有過仰頭看人的經歷了。從幾百米到十幾米都有?他還真難以想象那是何種模樣,着不禁激起了窩金的好奇心。

“因爲你有一半人類血統啊!身高也更近似人類。”紗織搖晃着一根手指頭,道,“但是除此之外,你的性格、習慣乃至愛好,身體素質都與巨人一樣。”

好吧,紗織承認這是灰常囧囧有神的答案……

“嘿嘿嘿~~!似乎很強的樣子!”窩金原本困惑的表情,變得越來越猙獰,整個人的氣勢也越來越強。渾身那股飈狂的戰意如同燃燒的烈焰,他興奮地叫道,“他們在哪?”

“……”於是紗織腦袋上不由滑下了幾滴汗……(-_-b汗……)

好吧,這孩子!難道你就只注意到對方塊頭大,應該很強嗎?難道你就沒注意到自己其實只能算做半個人類嗎?思想竟然完全不在這個上面!真不知道,他的腦袋裏到底裝了什麼?難道強化系的人都是這樣嗎?想法都簡單多了。於是紗織又華麗麗的想到了小杰……

窩金沒注意到,可是不代表別人注意不到,這不米羅俊朗的臉上勾着“你騙誰呢“的表情,問道:“紗織,以巨人的體型,怎麼可能與人類生下孩子!”

巨人長的什麼樣,米羅不敢說自己見過,事實上他真的沒見過。可是這不代表他就不瞭解,他曾經就在書上看過。那種一巴掌下來,就能把人給拍扁了的傢伙,會與人類生下孩子?你確信沒搞錯? 世紀暖婚:甜妻,已上線 好吧,也許你不相信,畢竟他長得實在不像會去看書的人。如果說他會認真的去看一本書的話,恐怕連他自己都不信。他會了解這件事的原因其實是因爲,前不久他去水瓶宮找卡妙,結果卡妙正在看書,實在閒着無聊的他於是隨手拿起一本,翻了幾頁,於是可巧,正好被他看到了。

這正應了一句俗話,那就是“無巧不成書”。

米羅的想法句句在理,可是紗織回答的比他還有理。她點點頭,道:“對,沒錯!巨人的體型確實十分巨大,而且力氣極大,一巴掌就能把人類拍扁。而且他們一個個都是頭腦簡單,自信十足。不過你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其實每年都有一天能夠恢復成正常大小~!”

“額……他們能恢復正常人大小?”米羅眨眨眼睛,一時沒反應過來。好吧,沒反應過來的也不止他一人,準確的說法,除了窩金以外的所有人都很驚訝。

紗織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道:“對,難道你們以爲他們時時刻刻都那麼巨大?還是你們有誰見過女性巨人?”

其實這也不難猜啊~!因爲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女性巨人啊!還是你們誰看過女性巨人的?總之她是沒看過。還是你們以爲他們單性繁殖不成?要知道,巨人族的女性比普通人大不了多少。

撒加看了一眼窩金,問道:“但是他們不是拋棄了他嗎?”

“你以爲一個只在恢復正常一天的人能做什麼?十有八九是他的母親,也就是那個人類女人做的,在第知道真相後,無法接受自己懷了一個怪胎,所以就把他拋棄了。”

“可是這跟你幫不幫他有什麼關係?”卡妙道。

“窩金的父親是誰,我基本上已經猜到了。他的爺爺是我家一位親戚,也是一位強大的神祗。要知道神祗都是護短的,傷害他的後代,會遭到那位神的嚴重報復,沒有任何一位神能阻止一位復仇的神。可是……就像你們說的,酷拉皮卡是個好孩子,他不該承受這種事。”

“可是……他不會放過酷拉皮卡!”艾歐里亞看着窩金道。他有足夠的理由這樣相信,如果說他會算了,那纔有鬼。

盯着窩金看了一會,紗織嫣然一笑,一臉陽光燦爛,她對窩金道:“吶~!窩金,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窩金的大眼睛眨了眨,爲毛他會覺得似乎看見了俠客呢?他忽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

作者有話要說:木法子,還沒填完,最近填字的時間不夠,而且又卡殼了…………sa~~只好先上來半章?(還是三分之一章?)額……總之暫時這樣吧……

圖也只好先一半了伐……

我承認我在瞎掰,原因是剛剛看了一張旅團全員一字排開的圖。事實上飛坦和小滴真的只到窩金的胯部。然後,窩金的身高在經過某鬼小小的放大一圈之後,窩金成功脫離了半個人籍……

至於紗織有多少把握,那就……乃們還是去問紗織吧……

(或者她就是在瞎掰~~!某鬼暗笑道。“你在說什麼?”某女神笑的無比燦爛,兩眼放光地盯着某鬼,溫柔無比的問道。某鬼打了一個寒顫,連連擺手,一副討好模樣,道:“我什麼都沒說~~!”)

此乃前代正處於水嫩嫩正太時期的水瓶座迪捷爾與天蠍座卡路狄亞,還有教皇賽奇~~~!

接着是全體燃燒小宇宙的黃金哥哥們~~~~!目標是全部收集~~~~

這是拜奧雷特姐姐與前代小獅子瑞古拉斯~~~~!

這就係某鬼看到的哪一張,粉有愛的身高啊~~!不知道FJ是怎麼想的,竟然把飛坦與小滴放在窩金身邊。於是某鬼便華麗麗的把窩金的身高又放大了一圈~~~~

有愛的旅團奔走Q~~~~!

終於補完了,請乃們不要霸王某鬼呀~~~~~~~~~~~!!!!!

55555555~~~不要霸王我~~~~否則……否則……我……

不要霸王我……(蹲牆角畫圈圈中……)

插入書籤 盯着窩金看了一會,紗織嫣然一笑,一臉陽光燦爛,她對窩金道:“吶~!窩金,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窩金的大眼睛眨了眨,爲毛他會覺得似乎看見了俠客呢?他忽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

“沒什麼事~!”紗織笑眯眯的,一雙美眸也眯成了線,她道,“我只是想讓你暫時離開友克鑫而已~!”

“不可能!”窩金毫不猶豫的拒絕道。那羣傢伙在大肆屠殺,而他卻要離開友克鑫,這怎們可能!他絕對無法忍受。

“我只是讓你離開友克鑫幾天而已,又不是不讓你跟他們聯繫~!”顯然以爲他是怕蜘蛛擔心的紗織,顯然高看看了窩金。

“除非……”原本一臉堅決的窩金,目光掃過紗織身後……他眼前一亮,道,“你讓他們和我決鬥!”

黑線……

原來你還沒忘記這個啊!

嘴角抽了抽,紗織露出一個微笑,道:“好啊!”

於是我們可以見到,一臉驚愕完全不知道自己家女神搞什麼鬼的衆黃金哥哥,還有一臉興奮,只差跳起來的窩金。

“太好了!”窩金興奮的叫着,一邊忍不住捶着結界,大聲道,“喂,女人!快點把這個東西打開!”

“好啊~!”紗織依舊笑眯眯的,沒人注意到,她笑眯眯的眉眼之後,閃過的一道精光。

紗織說着,隨手揮了揮,撤掉結界。就在結界打開,堆在結界邊的碎石灑落一地,窩金大大咧咧的走向黃金哥哥,立刻便準備開打。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氣勢自紗織身上爆發,龐大的小宇宙如同無形的束縛,使得所有人都幾乎動彈不得。

窩金看着笑的一臉純良的紗織,興奮的都快兩眼放光了。

“有趣!太有趣啦!”窩金大叫着開始用力,原本被壓得動彈不得的龐大身軀,也漸漸直起了身子。

不出意外的,幾個黃金哥哥的眼中閃過一絲讚賞。能在女神這麼龐大的氣勢下也能站的起來,果然令人刮目相看。

“女人,我們來決鬥吧!”一臉興奮的窩金,有些吃力的道。

“不要!”紗織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爲什麼?你答應了我,難道要反悔嗎?”窩金憤怒地道。

“我只是說過,讓你跟他們打,但是又沒說現在。”紗織聳聳肩,無辜地道。

“你……可惡!”窩金滿臉怒容,說着便努力的在紗織的重壓之下,成功的邁開了第一步。

“不錯呦~!”紗織毫不吝嗇的讚賞道。

可是接下來……

紗織美麗的臉上忽然沉澱了下來,褪去以往總是掛在臉上女神式的微笑表情,她美麗的臉上帶着幾分妖嬈、嫵媚。龐大彷彿沒有盡頭的氣勢再次襲來,這一次它帶着更勝剛纔數倍的力量。僅僅一瞬間,窩金什麼都還沒來得即反應,便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徹底的壓趴在地上,連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

眼前這個擁有着星辰般美麗光輝的白髮的絕色少女,一身白色古典長裙,腰間一條金色的腰帶,顯得無比高貴、優雅,那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那雙微笑着的眼睛,卻沒由來的給窩金一種清冷的感覺。窩金突然覺得這種場景好像在那裏看過……對了!是飛坦前一段時間玩的一個遊戲……

那少女緩步走來,高雅的彷彿雲端的天神飄然而至,窩金只覺得這個女人看上去輕飄飄的,似乎挨不起他的一個小指頭。 太子妃又作妖了 接着她站在了窩金面前,如同慢鏡頭一般,緩緩伸出手來,撫上窩金的腦門……

那少女微笑着,笑的一臉無害,道:“放心,不會有感覺的……”

只見紗織的手,扶在窩金的腦門上。她的手忽然放出光華,那是一種柔和的光輝,一瞬間彷彿襲便窩金的整個大腦……

看着昏迷過去的窩金,紗織拍了拍手,終於搞定了。

她看了一眼撒加,笑眯眯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撒加見狀不由一笑,女神的意思他當然清楚……

“異次元空間”

……

夜半,距離黎明還有兩三個小時……

古拉杜飯店年幼的總裁城戶紗織,這時纔回到飯店。同樣,她是瞬移回來的。在房間門口,告別了黃金哥哥們,紗織獨自回到偌大的房間,她的這間房間是這間古拉杜飯店中最豪華的總統套房。

關上房門,燈火通明的房間裏,理所當然的空無一人。紗織甩了甩長髮,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隨手打開電視。這個時候,深更半夜,除了奇犽那個小鬼會看的深夜節目之外還能有什麼好玩的?轉了幾個臺,最終紗織還是關上了電視。畢竟她還是未成年,都半夜了,還是早點睡吧!否則明天又要被撒加說了。

走到浴室,紗織站在鏡子前,拿起梳子仔細的梳着自己美麗的長髮。好吧,頭髮長,梳起來也麻煩!還是在聖域,有人梳比較好。

一邊怨念着,一邊金色的眼眸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四周。暈倒,他怎麼在這裏?

無奈的抿了抿嘴,紗織半眯着眼眸,道:“你躲在這裏是想扮鬼嗎?”

“……”空蕩蕩的房間裏一片安靜,一切靜悄悄的……

牆角的黑暗處,一個擁有稱得上挺拔健壯的身材,穿着古怪的服飾美男,不知從何處走了出來。只見那是一個有着一頭烏黑亮麗的黑色長髮,一雙大而無神的貓兒似的眼睛,全身上下充斥着令人熟悉的黑暗氣息的俊美男子。

“你怎麼發現我的?”他帶着一張跟擺設似得面部肌肉,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道。

紗織看着鏡子,瞥也不瞥他一眼。美人雖然好看,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不用看我都知道你是什麼表情。紗織平靜地道:“這是總統套房,你不覺得那裏太黑了一些嗎?”

他擡頭看看一眼某個被他報廢了的不起眼的燈泡,果然還是太顯眼了,看來下次得換一種方法。

“好了!小伊,不介意的話,你能告訴我,你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我的房間裏嗎?”紗織緩緩過身來,勾着嘴角,看着站在牆角邊的黑髮美男,《獵人》三大美色之一的伊路米,道。

果然自己還是看慣了黃金哥哥了,美男都沒那麼驚豔了……不過,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好吧,這還真容易令人遐想。

“伊路米!”伊路米萬年不變的101號表情,默默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