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況,聖仙界也有魔道強者,自然也有供魔道強者修鍊的資源,

魔界還是有不少獨特的寶物,適合修仙者使用,而且是修仙世界沒有的,

拓跋野對那些寶物太感興趣了,所以打定主意要多收購一些,

第二天,他就上街去了,不管是地攤上的寶物,還是店鋪裡面的寶物,只要是他需要的,他全部買下來,出手大方之極,

只是,飛雲城最近強者雲集,魚龍混雜,很快就有人關注到了拓跋野,

「此人獨自一人,修為也不算高,竟然大肆購買各種寶物,要是能夠把他擊殺了,那麼他的寶物和魔晶都屬於我們的,」盯上他的強者還不少,那些人動了殺人奪寶的心思,

他們派出強者盯住拓跋野,暫時沒有動手,

這方面,拓跋野早就有經驗了,有人跟蹤,他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他才不管那些人,他急於離開魔界,自然不會收斂,他需要在最短的時間裡面採購更多的寶物,然後早日離開飛雲城,

接下來幾天,拓跋野走遍了飛雲城的大街小巷,把所有店鋪、地攤的寶物都過了一遍,只要是他需要的寶物,他全部拿下,

他的豪爽引起了更多強者的關注,他也沒有在意,

他還沒有離開飛雲城,就有十幾批強者跟蹤他了,他也懶得去理會,

他並不知道,連三大公子的人都注意到他了,

「幻公子,最近飛雲城出現了一個出手闊綽的人,一連幾天,收購了大量寶物,數量有限驚人,要是……」

幻公子沉聲道:「你想說什麼,直說無妨,」

「幻公子,這次我們出來一點收穫都沒有,回去肯定會被『打臉』,要是我們把那傢伙劫殺了,直接擁有了大量的寶物,」

幻公子沉吟片刻:「好,盯死他,同時也了解一下有哪些競爭對手,」


他太清楚,連他的手下都關注到了此人,恐怕其他勢力也盯上了,

「是,我馬上去辦,」

……

「冥公子,我們發現有一人最近幾天購買了大量寶物,我們要不要對他下手,」

「當然要,為什麼不要,我們這次魔窟之行什麼都沒有撈到,必須想辦法獲得寶物,」冥公子沒有絲毫猶豫,

……

「絕情公子,飛雲城出現了一名強者,出手大方,購買了海量的寶物,我們要不要分一杯羹,」

絕情公子冷聲道:「此人是我們的,最好不要讓其他人瓜分他的寶物,」

「我知道了,我馬上去辦,」

……

拓跋野要是知道三大公子都打他的主意,不知道他會不會緊張,

反正要離開了,他壓根是不管不顧了,

要是平時,他肯定很低調,一天只會購買少量寶物,而且會更換身份去購買寶物,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現在心急如焚,迫不及待要離開,才不管那麼多了,

寶物收購完畢,拓跋野準備離開了,

他知道自己被跟蹤,也沒有在意,

「既然臨走的時候還有人送行,給我送去寶物,我就卻之不恭了,」

對他來說,那些打他主意的人,就是給他送寶物的,

所以,他大搖大擺走出了飛雲城,朝魔窟相反的方向趕路,

既然有人跟蹤,他當然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真正想去的地方是魔窟,

要破除空間通道的封印需要時間,他不希望受到打擾,

走出飛雲城,他查看到跟蹤的強者,才知道有些不妙,

因為他發現了三大公子,而且三大公子身邊都有一名金仙境強者,

三大公子帶的人不多,都只帶了親信手下,後面來的金仙境強者他們都沒有帶,顯然是不想多一個人瓜分寶物,

另外,殺人奪寶也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他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

其他跟蹤的強者人數比較多,拓跋野反而不擔心他們,

走出飛雲城不久,三大公子就開始清理競爭對手了,直接把其他十多批強者滅殺了,

三大公子實力相當,他們達成了一致,要平分拓跋野的寶物,

既然達成了一致,他們很快就包圍了拓跋野,

「交出所有寶物,可以饒你一命,」冥公子冷聲道,

拓跋野大笑:「真是想不到,魔界八大公子中的三位都來打我的主意,太可笑了,哈哈……」

絕情冷聲道:「小子,既然知道我們的身份,那我們絕對不能讓你活著離開了,」

魔界八大公子,還是很注重聲譽的,要是讓人知道他們去打劫,估計會背後議論他們的,

三大公子都動了殺心,準備下殺手了,

三大公子加上手下的強者,總共才十二人,三名金仙境強者,六名玄仙境巔峰強者、三名玄仙境後期強者,

三大公子修為最低,但他們的實力估計比六名玄仙境巔峰強者還要厲害一些,

所以,別看他們人數不多,卻極難對付,

「你們殺不了我,」拓跋野施展出空間瞬移,瞬間消失了,

他並不是要逃走,而是想把三大公子這些人引到更偏僻的地方去,

有金仙境強者大戰,動靜肯定很大,飛雲城裡面聚集了那麼多強者,要是把他們引了出來,事情就會變得很麻煩,

所以,拓跋野要把他們引得遠遠的,盡量不受到干擾,

既然三大公子要殺他,他也動了殺心,準備幹掉三大公子,

不管他們背景多麼強大,反正他都要離開了,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追,絕對不能讓他跑了,」幻公子大聲道,

「放心吧,我鎖定了他,他跑不了,」一名擅長空間法則的強者冷聲道,

十二名強者的速度快到了極致,緊追在拓跋野身後,如影隨形,

拓跋野沒有急著脫身,所以並沒有動用全力,他有意讓那些人跟著他,


時間一點點流逝,幾個小時之後,他們漸漸遠離了飛雲城,他們到了一片原始森林上空,就算他們再如何大戰,也不可能驚動飛雲城的強者了,

拓跋野停了下來,轉身看著三大公子那些人,

「跑啊,怎麼不跑了,」冥公子大怒,

「誰說我要跑了,我只是想把你們引到偏僻的地方,不想其他人干擾我們大戰,」拓跋野冷笑道,

「小子,你不過玄仙境初期修為,我們隨便派出一人,就能夠輕易斬殺你,」絕情公子說道,

拓跋野淡然道:「好啊,你們可以試試看,」

冥公子說道:「讓我的人先上吧,」

「好啊,我沒有意見,不過寶物還是大家均分,」幻公子說道,

他正想讓人試試眼前強者的實力,冥公子主動請纓,他當然求之不得,

絕情公子說道:「我也沒有意見,」

「何豹,你去拿下他,不要浪費時間,」冥公子說道,

他信心十足,壓根沒有在意幻公子和絕情公子的想法,

「冥公子請放心,我絕對不給你丟臉,」何豹霸氣十足,

他沖向了拓跋野,速度快到了極致,就好像獵豹撲食一般,

面對何豹的攻擊,拓跋野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

他任由何豹的攻擊落在身上,結果他一點事情都沒有,

「怎麼可能,」何豹震驚無比,

就在他震驚的時候,拓跋野猛地出手,一拳擊中了何豹,

拓跋野全力以赴出拳,何豹壓根抵擋不住,直接受到了重創,

他沒有擊殺何豹,而是催動幽冥仙府把何豹鎮壓了,

玄仙境巔峰強者,只要有九九金丹,就有可能突破成為金仙境強者,所以拓跋野的想法是收服他,

三大公子,還有他們的手下都傻眼了,誰也沒有想到,何豹竟然一招都沒有擋住,直接身受重傷被鎮壓了,

冥公子更是大怒:「小子,放了何豹,否則我會撕碎你的,」

「哈哈……」拓跋野大笑:「不管我是否放了何豹,恐怕你們都不會放過我吧,既然如此,我為什麼要放入,」

幻公子比較冷靜,問道:「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隱藏實力算計我們,難道你真的以為能夠對付我們這麼多強者,」

拓跋野搖頭道:「我真是佩服你的口才,我沒有算計任何人的想法,是你們自己想搶奪我的寶物,別說得那麼好聽,好像還是我的錯了,」

「幻公子、冥公子,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大家一起上,先把他殺掉了事,」絕情公子冷聲道,

他是最冷酷的,壓根沒有把別人的生命當回事,

幻公子點頭道:「也好,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們一起出手,」

「我要親手撕了他,」冥公子怒吼出來,

本來三大公子及其手下就形成了包圍之勢,他們把氣勢爆發出來,全部沖著拓跋野而去,氣勢逼人,有些可怕,

面對強大無匹的氣勢壓迫,拓跋野也把自身的氣勢爆發出來,跟他們的氣勢對抗,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天冥子追殺

拓跋野的氣勢足以跟金仙境強者抗衡,再次震驚了三大公子,

「你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隱藏了實力,」冥公子冷聲道,

拓跋野笑道:「我不會告訴你們我是誰,反正都是你死我活的關係,何必問那麼多,」

「找死,給我上,」冥公子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