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微顫鳴聲,聽上去就像是飛車渦輪引擎在轉動。平穩卻充滿一種力感。

胡車敲了兩下門,隨口解釋道:「 掌御星辰 。這是粒子引擎的轟鳴。對了,老胖子不但負責維修光甲,還負責維護飛船的動力設備。這傢伙可是個技術高手,你要尊敬點。」

銀色金屬門無聲劃開,就聽一個有些粗啞的聲音懶洋洋的道:「又來找我蹭煙來了?」

胡車嘿嘿笑道:「哪能呢,今天兄弟是來報答你的。」說著,扔了一條煙過去。「金品飛雲煙,半人馬飛雲星出產。」

「呦,今兒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裡面那人接過煙,反而是一臉的哂笑,似乎並不領情。

高鋒跟在胡車後面進了房間,也看到坐在正中椅子上的老胖子。應該說,這個外號還是非常貼切的。老胖子真的很胖。身上的肥肉把寬大轉椅堆的滿滿當當,沒有任何空隙。

任何人第一眼看都他,必然會先注意他凸起的圓圓大肚子。然後就堆疊的三個下巴。最後,就是他一頭飄逸的花白長發。

老胖子穿的是很鮮艷的花襯衫,明明在房間內坐著,還帶著一副墨鏡。

他這副形象,猛看上去就像是個懷孕的婦女正在做日光浴。

老胖子用肉嘟嘟短粗白嫩手指,輕巧的轉著那條金品飛雲煙,悠悠的道:「你是無事不登門,帶著禮物來,更沒好事。」

胡車臉皮極厚,雖然被當面嘲諷,也毫不在意。笑嘻嘻的貼上去,「老胖子,咱哥倆誰跟誰啊,一條煙算什麼。去年的時候,咱們還不是一起上了那個妞……」

「咳……」老胖子尷尬無比,急忙道:「你老淫棍胡說什麼。在這樣我翻臉了!」

「你激動什麼啊,我不是說咱們一起上了那個妞的車么!那次旅程可是非常愉快的。」胡車一臉壞笑,回味無窮的說著。

「小朋友在這,你別亂說話啊!」胡車的這個玩笑,卻讓老胖子端正的態度,也熱情了不少。把飛雲煙放進桌子的抽屜里。「說吧,你又想拿什麼?」

胡車擺手道:「我可不是來佔便宜的。是我的這位小兄弟,想要買一件光甲。看你這有沒有合適的。」

不等老胖子說話,胡車又道:「這個小兄弟可是自己人,你不要糊弄他啊。你知道吧,這兩天青宗這群傢伙,都在他劍下俯首稱臣。」

「無雙真劍高鋒,我知道!」老胖子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對高鋒極為的欣賞。「這位老弟真是絕世天才。以他的修為,竟然能把青宗這群老傢伙殺的毫無脾氣,真是難以想象啊。」

老胖子豪氣的道:「我最欣賞的就是天才了。既然你來了,我這裡東西隨便挑。一律七折。」

胡車走過去拍著老胖子肩膀的道:「行了,我們都知道你大方仗義。把你的寶貝都拿出來看看……」

老胖子一彎腰,打開下方的一個大抽屜,從裡面拿出二十多件光甲。這些光甲都是處於原始狀態,一個個都是小孩拳頭大小的光球。

這些都是低階光甲,大部分都是泛出淡淡的白光。也有幾件光芒渾濁,等級大概有十級。還有三件黑鐵級的光甲。

「我全部家當就在這了。」老胖子一揮手,十分敞亮的道:「兄弟你隨便的挑。不過,你既然擅長劍術,這裡可有柄極適合你的光甲劍器。青葉劍,十級劍器。有一個符文組合:回氣,可以提升百分之六十的源力回復速度……」

「我有劍器。」高鋒搖搖頭,他手上有破軍、七殺一對極品劍器,根本不需要別的劍器。就算沒有劍器,他也不會要這麼垃圾的青葉劍。在劍器上鐫刻「回氣」的符文組合,真虧的煉器人能想的出來。

胡車對老胖子微微搖頭,示意他別這麼幼稚的手段哄騙高鋒。高鋒可不是那些貴族子弟。本身並沒有多少錢。何況,高鋒也不是那麼好騙的。

高鋒挨個拿起來看了一遍,這些光甲都是原本的殘破品修復好的,雖然能用,卻無法和新光甲相比。高鋒可不想弄一身破光甲。不但浪費錢,更浪費時間和精力。

破軍、七殺雙劍,因為和本命雙星建立特殊共鳴。駕馭起來幾乎不消耗神念、源力。可以隨意調節源力輸出,控制劍器威力。雖然是白銀上品的極品劍器,卻可以隨意駕馭。

可龍鱗胸甲,對高鋒的負擔卻非常大。不到關鍵時刻,高鋒絕不會使用。高鋒想著,最好是能找一件和他等級相符的光甲,作為過渡。腿甲或是頭盔、戰靴,都可以。

老胖子這裡雖都是二手光甲,卻也都能用。說實話,品質也還可以。至少對他這個等級的光甲師來說,也都不錯的選擇。

畢竟,這些都老胖子的私人收藏。不太可能找到合適他用的極品光甲。

高鋒檢查光甲的手法嫻熟老練,不到二十分鐘,二十幾件光甲都看完了。

老胖子開始還滔滔不絕的做著各種介紹,可看了高鋒專業的檢查手法,就知道高鋒在這方面也是個老手,根本哄騙不了。想到剛才還吹噓青葉劍,老胖子也不禁有些尷尬。

「怎麼樣?有相中的沒有?」胡車看高鋒似乎很老練的樣子,也就不跟著亂出主意了。等高鋒看完,他才詢問起高鋒的想法。

「沒有合適我用的。」高鋒搖搖頭,有些失望。

「兄弟,你想要什麼樣的光甲啊?」老胖子問道。

胡車猛的一拍老胖子肩膀,「老胖子,你要有好東西就拿出來。早都和你說。別糊弄我們。」胡車又拍著自己胸口道:「咱們有錢!」


老胖子斜睨了胡車一眼,不屑的道:「你還能有錢?」

胡車是好吃好玩,花錢大手大腳,經常和周圍人借錢。雖然都能還上。可名聲確實不怎麼好。老胖子根本就信不過胡車這個介紹人,怎肯拿出好東西來。

高鋒一笑,打開個人光腦,把一百萬的金額亮出來。「這些錢夠了吧?」

一百萬雖然不算多,但想買兩件不入階的低級光甲,是綽綽有餘。

老胖子點頭道:「我也能看出來,兄弟你是個懂行的。這樣,我這裡還有四件精品光甲,我本是想留著回母星出手的。就給你看看。」

再次拿出來的四件光甲,只看賣相就不太一樣了。光球的光芒雖不強盛,卻極為純正湛然。透過光球,可以看到裡面的光甲在漂浮旋轉。種種細節,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老胖子得意的介紹道:「這四件光甲等階都不高。卻都是難得一見的精品。這兩件光甲還是遠古傳下來的。只是時間太久了,光甲力量散逸,才降落等階,變成低級光甲。」

高鋒拿起一件光甲,神念一透,激發光甲中的符文。一團純正的白光爆發出來,明亮的光芒純正耀目。

「兄弟,你眼光可真准。這件神行光甲,來歷可是不凡。」老胖子熱情的介紹著。

這一對光甲戰靴。造型簡單,裡面鐫刻的符文組合正是極其簡單的「神行」。

神行這個符文組合有些複雜,是由三十二個符文組合而成。可以提升1~5倍的速度。從等階來說,應該算是青銅等階的符文。

事實上,這個符文經過多年的演化,先只需要十四個符文就可以達到效果。一看到神行符文,幾乎就可以斷定這是一件千年前的光甲。

當然,也有許多人刻意使用被淘汰的光甲符文組合,冒充古代流傳出來的光甲。

光甲技術日新月異,經過三千年的發展,可以說,現在的光甲比最初的光甲強大的太多了。

但古代光甲,有許多都是異空間流傳出來的。也許,能從古代光甲中搜尋到什麼特殊的隱秘。這種事雖然不長發生,卻並非沒有。

幾百年前的運氣王,就是在一件破損的古代光甲中找到異空間坐標,獲得了強大力量傳承。最終成為王者。因為他一生的運氣都極為逆天,所以大家都稱他為運氣王。

古代光甲有著紀念價值,考古價值,到了近代,收集古代光甲已經成了一種龐大產業。

貴族家裡,要是不擺上幾件千年前的光甲,那就太沒品位了。

巨大的市場需求,也讓造假成為了一種必然。而這些偽造的古代光甲,很難騙到專家。往往只能騙那些半懂不懂的光甲師。

幾百年積累下來,這種偽造的古代光甲數量就非常可觀了。

「古代的神行光甲符文,其實是分為四種核心,其表現出的能力也就有所偏差。這個神行符文,雖然模仿的很像,卻少了古代光甲符文那種特有的古拙氣息。而且,符文組合的非常機械。可以說,這個造假的人根本不懂得神行符文是精髓……」

一個符文組合,就像是一個文字。不同的人寫來,就有不同的味道。只有煉甲大師,才能把握住古代光甲符文的韻味,讓人難辨真假。

「最可笑的是,光甲竟然使用了藍光液,古代雖有藍光液,配方卻決然不同。更不會有這種效果。」

眼前這個,明顯是粗製濫造的假貨。有著天狼王的經驗,高鋒一針見血的指出了其中的毛病。

老胖子聽的是目瞪口呆。他本就是個不入流的煉甲師。只是能勉強鑒定光甲品質,修補一下殘破的光甲符文。在光甲方面,他如何能與縱橫銀河的天狼王相比。

更別說,彼此之間還差著一百多年的知識積累。

「是這樣啊……」老胖子極其失望的道。

老胡摸著下巴,一臉深沉的道:「雖然聽不懂,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高鋒道:「雖然是個假的,不過為了造假,光甲品質卻不錯。也沒有人用過。這件怎麼賣?」

老胖子猶豫了下,「十五萬你拿走吧。」

胡車不幹了,「你不說七折么。這個偽造的破光甲能值二十萬,你瘋了么!」

「你懂什麼,這個可是我在公明星上古市場淘來的。當時可是花了二十五萬呢!」老胖子也怒了,大聲嚷道。

公明星,又稱為財神星。是三大帝國邊界交叉的星域。因為其特殊的位置,就成了一個三大帝國最大的自由交易區。

每年不知有多少人去那裡淘寶。很明顯,老胖子就是其中一個失敗者。

「十五萬,好,我要了。」高鋒也不再講價,乾脆利索的同意了。

「好,我也是個痛快人。」老胖子很高興,「成交。」 「你小子又騙人了!」等高鋒走後,胡車親熱的摟著老胖子脖子,賊笑著威脅道:「你要不分我一半,我就去艦長那舉報你!」

「靠,你這個不要臉的傢伙!」老胖子一把退開胡車,忿忿的道:「竟然當外人面說那種事。你腦子有病吧?」

「你怕什麼?」胡車毫不在意。「不就是玩個妞么。」

老胖子很無語,胡車是破罐子破摔,他可不能比。教義雖然不要求聖堂武士克制**,卻也絕不鼓勵放縱**。有些事私下裡可以做,卻絕不能去說。

所謂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正常人碰到胡車這樣的,也沒什麼辦法。老胖子不敢來硬的,只能好說好商量的道:「大哥,賣那件光甲我是沒賠錢,可也沒賺。你沒看那小子多懂行啊!我要賣貴了,他能那麼痛快。」

胡車想了下也是,剛才高鋒顯示出了極高的見識,讓他都有些驚訝。劍術高強還能是天賦。可鑒定光甲,這就需要知識積累。還有名師教導。高鋒明明家世一般,到底是怎麼做到這些的!

相處幾天,胡車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高鋒了。

「你這傢伙真是無能啊。我帶人過來,你竟然賺不到錢。把煙還我。」

「我靠,你還能更無恥點么!要煙沒有,要命一條。」

兩個猥瑣的老男人,各自露出真面目來,誰也不是善良之輩。

另一方面,高鋒正在房間中把握剛到手的光甲戰靴。臉上不由的露出笑容。

十五萬,花的可真值了。這件光甲當然不是古代光甲,卻也是一件幾百年前的仿品。

也就是剛剛盛行造假時候的作品。

那時候造假技術還很一般,所以在用料上就特別講究。這對光甲戰靴的核心其實是用白陽晶煉成的。

白陽晶,在幾百年前價值還不算高。可隨著光甲技術的發展,白陽晶的超導性被發現,並研究出了專門的引導符文。

簡單的說,白陽晶可以讓人煉化的效率提升十倍以上。這還不算什麼,最強大的是可以把光甲力量輸出速度提升十倍。

這個巨大發現,也讓白陽晶的價值飆升了十萬倍。現在,也只有白銀等階以上的光甲,才可能使用白陽晶。

白陽晶,和普通的白原石非常相似。只有真正的光甲大師,才能把兩種材料區別開來。兩種東西看上去一樣,價值卻有著天壤之別。


老胖子的見識不夠,只能看出光甲是偽造的,卻沒注意到偽造的年代問題。更沒想到,光甲核心不是白原石,而是白陽晶。

正常的人,都想不到造假會用比真光甲更奢侈的材料。

高鋒卻不是一般人,光甲一入手,他就絕得不對。稍微試驗了下,就可以確認這件神行光甲的真正價值。

修改下光甲符文,把白陽晶的超導性引發出來。這雙神行戰靴就可以用了。其性能比同樣的光甲強大十倍還多。

當高鋒升級后,就可以分解神行戰靴,把白陽晶提煉出來,絕不會浪費。

有了白陽晶,高鋒不用二十天就能徹底煉化這件光甲。穿上光甲戰靴,至少能提升六成速度。對腳和小腿,也有著極好的保護。還能提升腿的攻擊力量,加快源力的恢復等等。

最重要的是,神行戰靴,正適合高鋒的等級。白陽晶的超導特性,讓高鋒能夠更細微的控制光甲。正常狀態下,可以武裝三個小時。

而胡車那樣的十三級光甲師,穿上全套黑鐵光甲,哪怕有各種輔助裝備幫忙,也至多能堅持三個小時。

能夠和十三級光甲師比擬,這就是神行戰靴的強大之處。

接下來的日子,高鋒足不出戶。也不再上光甲戰網。每天就是專心煉化神行戰靴。

胡車也終於見識到高鋒的專註,這才知道,高鋒的成功絕非僥倖。之前的懶散,只是因為高鋒還沒找到值得奮鬥的目標。

紫星號上,又恢復了平靜的反空間航行生活。

但是,葉傾城那天親吻的高鋒的事,卻並沒有真正的平息。遙遠的母星上,已經有人通過量子光網知道了這個消息。

「該死……」一個衣著華貴的英俊男子捏碎了手中的玉杯,神色也陰沉下來。他雖然能看出這是個惡作劇,可嫉妒的毒火卻依然不能遏制。他強烈的佔有慾,不能允許任何男人去接近葉傾城。

可葉傾城的身份顯赫,又不是他所能拘束管制的。沉吟了一下,他喊道:「福伯,把這個小子處理掉。太討厭了。」

站在他身後的福伯優雅的躬身道:「是,如您所願。」

英俊男子點點頭,他相信福伯的能力。雖然遠隔上千光年,可要處理掉這樣的小子,比踩死一隻螞蟻還來的簡單。

反空間內沒有生命,也沒有物質。只是偶爾會遇到強大的純能量風暴。一般來說,都不會對飛船造成太大的影響。

而在反空間內,幾乎不可能遇到任何其他飛船。紫星號平靜的航行了二十五天,從仙女座星域的一個空間節點中衝出了反空間,回到了正宇宙空間。

穿越空間節點時,飛船會發成輕微的震顫。高鋒也在沉睡中清醒過來。旁邊的胡車嘆了口氣,「又到正空間了。」

仙女座是邊界星域,潛伏著各種危險。紫星號從此時起,已經進入了三級戒備狀態。所有人員,也都要打起精神。

懶散如胡車,當然不喜歡這種緊張的狀態。他到是寧願在什麼都沒有的反空間中飛行。

「兄弟,你也要做好準備。」胡車提醒道:「發給你們的光子戰衣,都要處於激髮狀態。最好,保持為默認的作戰形態。而不是隨意設置……」


光子戰衣的默認作戰形態,就是聖堂軍裝形態。筆挺合身的軍裝形態,可以最大程度發揮光子戰衣的防禦力量。就算落入宇宙,也可以激發頭罩,以完全密封的狀態保護身體。而個人設施的特殊形態,卻很保證防護力。

光子戰衣是以光石作為驅動,也可以轉化源力。這次發下來的光子戰衣,都自帶三顆十級光石。足以支撐光子戰衣全負荷運轉一個月的時間。

「待會你們要去領作戰裝備,我建議你領兩把高斯手槍,再領幾顆高能炸彈。你劍法雖高,可用槍遠比劍安全的多。宇宙這麼大,誰也不知道你面對的敵人有什麼能力。近身搏殺,是最危險的。你等級又那麼低。」

胡車戰鬥經驗豐富,生怕高鋒自負劍術高明,就不知死活的用劍去解決戰鬥。

高鋒有天狼王的戰鬥經驗,自然不會犯那種低級錯誤。當下點頭道:「我明白。不會逞強的。小命只有一條。這可不是量子光網的虛擬戰鬥。」

胡車大讚道:「說的對。小命只有一條。什麼任務都不及自己命重要。」

按照光腦的通知,高鋒去了第三層軍械庫前集合。等高鋒到時,其他同學早已經到了。卻沒看到葉傾城和唐真。

眾人自覺的排成一隊,逐個上軍需官那領取戰鬥裝備。高鋒很自覺的站在最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