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雖說如此,陽光還是給了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皮皮在擔心他,怕他也出事。這讓他有些不安的心,稍稍得以緩解。

「可是雨桐…」陽光看著張雨桐消失的方向,不情願的說道。

「啪~」一個清脆的響聲,傳出。陽光眼神獃滯了下來,就連剛剛追上來的陳羽和奈麗也是倒吸一口氣,奈麗更是差點驚呼出來,因為就在剛剛,皮皮竟然哐了陽光一巴掌。

陽光緩慢的伸出手,輕輕觸碰了一下,還在微微發熱的臉頰,他有些無法置信的看著身前的皮皮,他不敢相信自己最尊敬的會長,竟然出手打了自己,那可是連罵人都不會的皮皮啊。

皮皮的聲音有些冷漠,但卻充滿了不可抗拒的力量。

「現在,全部給我回去!誰再亂走,將不再是仙境的人!」

「不再是仙境的人…」這一句話,就像一擊重鎚,砸在陽光胸口。陽光全身一顫,他第一次對眼前的這個男人出現了害怕的心裡,打從進入仙境后,他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聽到這句話,所以當這句話出現時,他慌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瑩白色的光芒充滿著聖潔的味道,但此時,更多的卻是那來自神聖的威壓。這份壓力重重的砸在陽光身上,讓本就身體有些消瘦的他,不禁的顫抖著。

「會長…」陽光低聲說道,他的聲音顯得很微弱,也很無力。

對於陽光的聲音,皮皮的回應只是簡單的幾個字:「既然你不願意服從命令,那麼從此你再也不是仙境的人了。」他聲音中的冷漠,讓一旁的陳羽和奈麗都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陽光顫抖的身體,在這冷漠的聲音下近乎要崩潰,如果不是臉上那火辣辣的感覺還在,他一定會認為自己在做夢,在做一場非常可怕的噩夢。

皮皮冷哼一聲,目光掃過一旁同樣驚訝的陳羽和奈麗

「走」簡單的一個字,卻讓二人不得不服從,此時的皮皮所帶給他們的感覺就是無法抗拒。

二人憐憫的看了一眼陽光,紛紛嘆了口氣,跟在了皮皮身後向著城外走去。

「會長…」就在皮皮走出沒幾步的時候,陽光有些顫抖的聲音傳來。皮皮腳下一頓,轉身看向他,只不過眼中的冷意卻沒有半分消退。

陽光轉過頭,看著皮皮那冰冷的面孔,露出了苦澀的笑容:「會長…與雨桐和睿睿相比,我是第一個加入到仙境的,那時候的我只想找個地方將自己藏起來。剛進入仙境時,仙境也在經受巨變,老會長逝去,大夥一個個離開。」

「那時候的我很小心,將自己隱藏起來,因為我知道剛剛接任會長職責的你面臨著多大的壓力。可即便是那樣的處境,你依舊笑著面對。哪怕是最後一個夥伴離開時,你也拉著他的手叮囑他保重。」

「因為人數過少,公會從九級降到八級,但你卻從沒放棄過。你是最好的會長,沒有之一,一直到今天我都是這麼認為的,而我們也迎來了雨桐和鄭子睿的加入。你還記得么,當雨桐撿到美喵的那晚,我們慶祝公會又多了一個可愛的小寵物時,你說的話?你說咱們終於迎來了一個吉祥物,現在的公會構架已經完整了,仙境這個公會,是咱們五個的,缺一不可。那天我們都在高呼,我們五個永不分離。」

「可是現在,睿睿失蹤,雨桐也不知道去哪裡找他了,而我…」說道這裡,陽光臉上的苦澀更盛了,他說不出口,說不出自己被逐出了仙境。

皮皮的聲音依舊沒有任何色彩:「現在有陳羽、小八、夏鈺,他們每個人都很優秀。」

「可是那再也不是那個四雙筷子在盤子里搶著一塊肉的仙境了!」陽光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他看著皮皮,顫抖的身體止住了,接著,他邁開腳步,一步步走到皮皮面前。

「陽光…」陳羽低聲叫了一下他,他不知道為什麼,很怕現在的陽光跟皮皮發生衝突,這會讓他兩頭為難。

陳羽害怕的事情並沒有發現,只見陽光走到皮皮面前,突然雙膝一彎,竟然一下跪在了皮皮面前,這一幕大大出乎了陳羽的預料。

見到陽光跪在自己面前,皮皮卻沒有伸手去扶,只是冷漠的看著陽光。「你這是何意?」

陽光看著皮皮,眼神中充滿著堅定:「時到今日,你一直是我認為最好的會長,仙境也是我的家,我不會離去。我不知道今天的你為什麼舉止有些變化,但我相信這不是你的本意。如果你真的記不得當初的仙境,那麼請恕我暫時離會,我會帶著鄭子睿和張雨桐一起回來,喚醒你塵封的記憶。」

重重的向著皮皮一拜后,陽光起身,沖著陳羽點了點頭后,向著遠方疾馳而去。他要去找到鄭子睿,要去找到張雨桐,因為他要守住這個即將支離破碎的家!


看著陽光離去,陳羽和奈麗的眼神均有些複雜,他們看向皮皮,可後者卻是冷冷的瞪了二人一眼后,拂袖而去。

……

域界內的一處,原本平靜的山谷上方,突然出現了一道波紋,接著,只見一把血紅色的巨刃從中鑽出,硬生生的將空間撕開,隨之一個青年的身影從中鑽了出來。

青年樣貌並不出眾,再加上那黯淡的眼神,顯得有些落寞。

「你記住,那個黑袍人才是真正的兇手,是他利用了你。」一個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年輕人點了點頭,只不過他的情緒並沒有調動起來,只是暫時的先將自責壓下而已。這個年輕人正是小八。

小八深吸了口,抬起眼睛環顧了下四周,這裡與他所處的大陸並沒有什麼不同,但不知為何,他心中卻是升起了一種感應。這種感應很奇特,也很熟悉。

只不過他並沒有過多的去探尋這種感應,而是向著一方暴掠而去。在那個方向,天空中漂浮著一個金色的光環。

世界山,域界內最大的山嶽,不管在域界哪裡都能看到它的巍峨,此時在上山的一條必經之路上,三十多人聚集在這裡,為首的四人,站在一塊巨石上,看著遠處天空中的那金色光環,都是微微眯起了眼睛。

「竟然去了安德之城…哼,看來我們的布置白做了。」

…又煩又累的,心情極差,沒心情干任何事,休息兩天。5月4號恢復更新,見諒。

… ps:看《仙境之創建元素》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唰」一道雷霆激射而下,使得地面都焦黑了一片。

雷霆中,走出一個女人。

「三…個時辰了…」張雨桐站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飽滿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這三個時辰,她一直向著一個方向狂奔著,以她的速度,足以賓士近萬里了,那距離遠遠超出了安德之城的大小,可是張雨桐卻沒有看到任何一方有到頭的跡象。

「那個笨蛋…」張雨桐攥了下拳,咬牙說道,接著身體再次化作雷霆射出,她要找到鄭子睿。

只不過這次,張雨桐剛剛爆射而出,便硬生生的止住了身體,因為在她面前出現了一個人。

「皮皮?」張雨桐微微一怔。

皮皮含笑而立,但張雨桐看著他的笑容,卻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安感。

「雨桐,跟我回去吧。」就在這時,皮皮輕聲開口,同時向著張雨桐緩步走來。

「睿睿還沒找到,我不能回去。」張雨桐搖了搖頭。

而這時,皮皮也已經走到了張雨桐身前,只見他伸手一抄,便將張雨桐柔嫩的玉手抓在了手中。「跟我走吧,不要找他了,我會比他對你更好。」

張雨桐一怔,有些吃驚的看著皮皮,她怎麼也沒想到皮皮竟然會做出這種舉動。看著皮皮略帶笑容的面龐,張雨桐一時竟無法掙脫被他抓住的雙手。

皮皮體貼沉穩的性格,很容易讓女孩子喜歡上,包括張雨桐也不例外,只不過在張雨桐眼中,皮皮更多的像是一個兄長,保護著她。而此時,皮皮說的話中,隱約有著男女之情蘊含在其中。一貫洒脫的張雨桐實際上對感情並沒有過太多的經驗,所以面對此事的皮皮,一時間倒是有些束手無策。

「可是…」張雨桐看著皮皮的眼睛,聲音顯得有些發顫,此事她心中早已亂作一團,不知道該怎麼組織語言回答皮皮。

就在這時,張雨桐突然感覺到腰上一熱,心中一驚,因為那時皮皮的手一驚攬上了她柔軟的腰肢。

「你幹嘛!?」張雨桐臉上頓時羞紅了起來,這種親密的動作,已經很久沒有發生在她身上過了,而面前的皮皮,她確實心中又仰慕過,皮皮的動作讓一貫霸道洒脫的張雨桐,變得就像一個嬌羞的小媳婦。

皮皮沒有回答張雨桐的話,只是慢慢的將臉貼向張雨桐,後者已經能感覺到對方口鼻中呼出的那灼熱的氣息。

心中的小鹿瘋狂的衝擊著張雨桐的心臟,讓她有種渾渾噩噩的感覺,身體不受控制的發出輕微地顫抖。

「不…不要…」張雨桐抵抗的聲音此時顯得如此無力,就在她再次發出拒絕的聲音時,皮皮的唇已經壓了上來。


張雨桐的瞳孔瞬間放大,眼中路出驚慌,還帶有淚痕,她恐怕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會在這種情況與一個被她視為兄長的男人,發生如此一幕。

「不…」張雨桐心中哭訴著,可她的身體卻變得更加無力,皮皮攔過她腰肢的手就像鐵鉗一樣,將她牢牢的禁錮住,讓她根本無力掙脫,只能被動的承受著唇齒間的交融。

這一吻,持續了許久,皮皮才放過了張雨桐。他看著張雨桐羞紅的臉頰,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露出了一抹略帶邪意的笑容。

張雨桐低著頭,雙頰紅如朝霞,她不敢去看眼前的男人,只有一行清淚無聲的滑落。就在這時,她明顯感覺到皮皮摟著她的手又緊了緊,這迫使她柔軟的嬌軀整個貼上了皮皮,而她也被迫與皮皮四目而視。

這一刻,張雨桐心中發顫,恐懼感油然而生,因為她看到了皮皮那火熱,卻又帶著淡淡邪意的雙眸。

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已經貼上了她的背脊,火熱的手掌,在她背上肆意的遊走著。而張雨桐卻只有無聲的承受著。

就在這時,皮皮的聲音傳出:「那個懦弱的傢伙喜歡你這麼久,都不敢跟你說,哪敢像我一樣,是不是?」他的聲音中帶著譏諷,帶著狂妄,這在宣布著一個男人對他女人的主權。

可是這句話,落在張雨桐耳中,卻像一道悶雷班炸開。一個身影,浮現在她的腦海中。他身材壯碩,總是帶著憨憨的傻笑。他喜歡吹牛,喜歡做一些不著邊幅的傻事,說話更是沒有沒節操,沒下限。但是他的話,卻始終是為了讓自己開心。雖然他總是被自己電的渾身焦黑,慘不忍睹,但張雨桐卻知道,自己只所以能將他電成這樣,並不是因為自己要比他厲害多少,而是因為他為了讓自己開心,而放棄對自身防禦。他是自己的出氣筒,但不管何時,當自己面對危險時,他卻又能化成為自己遮風擋雨的山嶽…

「睿睿…」

張雨桐心中輕喚了一聲,這一刻她原本無力的身體突然緊繃起來,一道雷霆瞬間披在正摟著她的皮皮身上。

皮皮見狀已經,身體上傳來的麻木感,讓他的雙手不禁的鬆了一下,而這也使得懷中的嬌人已經逃走。

對於張雨桐逃走,皮皮並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反而調笑的看著她。

張雨桐卻收起了羞紅,臉上露出了寒意:「如果再敢這樣,就算是你,我也不會輕饒。」

皮皮似笑非笑的看著張雨桐,淡笑道:「哦?那你要怎麼怎麼不饒我呢?」說完,他一步步的向著張雨桐走去。

看著皮皮走來,張雨桐心中還是忍不住顫了一下,特別是剛才發生的事情,讓她心中產生弱勢,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而這一步的後退,皮皮身體瞬間前沖,眨眼間便來到了張雨桐身前。臉上帶著邪-惡的笑容,一把便向著張雨桐抓了過去。

張雨桐身體驟然一緊,不用想也知道,如果她再落在皮皮手中,恐怕就真的連逃脫都做不了,只能任其索取了。

腦海中的身影再次發現,張雨桐身體輕微的一顫,眼中的驚慌被堅定所取代,雙手向前一推,兩道雷霆從手中射出,直奔皮皮而去,她要用行動告訴皮皮,不要再接近她!

可是讓張雨桐吃驚的一幕卻痴線了,那兩道雷霆在轟到皮皮的一剎那,只見皮皮手中瑩白色的光芒大放,一瞬間便將那兩道雷霆給震散,而白光也直接化作一雙大手,向著張雨桐抓來。

「他沒有留手!?」張雨桐一驚,她怕傷到皮皮,自然不敢全力轟擊,所以這兩道雷霆就算皮皮不防禦,也不會受傷,只是為了將他震走,實際上更多的是一種警告。可沒想到皮皮竟然一擊便將雷霆震散,這足以代表他在抓向自己時,就已經暗自運力,根本沒有留手。

想到這裡時,張雨桐已經來不及重新調動力量,身體被皮皮禁錮在了原地。

「你!?」張雨桐驚怒的看向皮皮,她試著掙扎了一下,可那白光卻帶著可以消融其他力量的能力,讓張雨桐剛剛提起的力量消失不見,這一刻張雨桐心中更加不安了。

「我?呵呵…」皮皮淫笑著,一步步走向張雨桐。(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 「我?呵呵…」

看著逐漸逼近的皮皮,張雨桐臉色有些發白,特別是看著皮皮的笑容,讓她渾身都不住的起著雞皮疙瘩。

張雨桐試圖掙脫著,可皮皮的能量卻讓她心驚不已。平常的時候,張雨桐不是沒和皮皮交手做過訓練,可每次交手時,皮皮的能量,散發的都是中正平和之意,根本不會有這種腐蝕消融出現。

此時,張雨桐根本無暇去想皮皮是否一直別有用心留了一手,因為她正面臨著一隻對她垂涎欲滴的大灰狼。

「你敢!」張雨桐聲色俱厲的喝道,只不過卻有些色厲內荏的感覺。

皮皮嘴角微微一揚:「我不敢?」

看著逐漸逼近的皮皮,張雨桐心中「咯噔」一下,她知道此時的自己根本無法反抗,終將落入皮皮之手。

原本帶著驚慌的眼神逐漸變得冰冷下去,這一刻的張雨桐反倒出奇的平靜,而這份平靜,比之前憤怒的她更讓人感覺到危險。

就連皮皮也停住了步伐,沒有繼續向前。他在張雨桐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危險,這個女人此時就像一座冰山,碰觸到她一個不慎變會永遠留在這裡。

張雨桐的眼睛蒙上了一層紫意,其中有這雷霆閃過,但是這些雷霆卻沒有任何外放,因為那會被皮皮的力量所消融。沒有外放,則證明這些雷霆都被她融入了身體內,此時在她體內,雷霆交錯,一個拳頭大小的紫色雷球正在不斷的凝聚著。它看似不大,但其中的威能卻足以讓一座山嶽化為齏粉。只要皮皮敢接近她,那麼她將毫不猶豫的引爆這個雷球,連同自己和面前的人一起吞沒。

皮皮停在張雨桐身前,他感覺到了這個女人此刻的危險,所以哪怕是伸手就能觸及到那溫潤的軀體,他也沒有急於動手。雙眼大量了一下張雨桐后,皮皮竟然退後了一步,同時略帶戲謔的聲音傳出:「作為一名暗殺者,你連自己的殺意都控制不好,如何能刺殺別人。」

聽到皮皮的話,原本已經做好玉石俱焚的張雨桐也是一怔,因為這句話顯然不是對自己說的。這時,一道身影從張雨桐旁邊,手中藍芒一閃,皮皮用來禁錮張雨桐的那光化的手掌便被切斷了。

「陽光?」張雨桐驚喜的叫道,這突然出現的人可不正是陽光。

陽光微微點了下頭,只不過雙眼卻沒從皮皮身上離開過半分,冰冷的殺意將皮皮鎖定著,冷聲道:「你到底是誰?」

皮皮聽后,笑著咧了咧嘴,看著陽光反問道:「難道你看不出來么?」

「你不是皮皮。」聽著陽光的話,張雨桐也是一怔,隨後看向皮皮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濃郁的殺意,如果這個人不是皮皮,那麼憑藉他之前對自己所做的事,張雨桐會告訴他,什麼叫做不死不休!

皮皮笑著搖了搖頭:「如果你覺得我不是皮皮,恐怕剛才你已經出手了吧,而不是拿你的殺意來警告我,不是么?」

皮皮的話讓陽光眉頭皺起,他說的沒錯,如果陽光的感知如果認定此人不是皮皮,那麼在他出手對付張雨桐時,陽光就會找機會直接出手,而不會外放殺意,給對方警惕的機會。一個暗殺者要出手,絕對不會讓對方有先兆,否則那就是失敗。

「你不是皮皮!」這次說話的不是陽光,而是張雨桐,她的語氣比陽光更加堅定。這不是對於她自己直覺的信任,而是對於皮皮的信任,張雨桐相信,皮皮時絕對不可能對自己做出這種事的。

皮皮聞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並沒有辯解,只不過眼神中的神色卻透露著張雨桐與陽光的幼稚。

「現在怎麼樣?你倆是打算對我出手了?」從皮皮的話中,並沒有聽到任何壓力,反而對著二人表示不屑。

「我會把你的面具私下。」張雨桐的聲音冰冷起來,一道道雷霆在她身邊環繞起來。

同一時間,陽光的身體也在張雨桐雷霆的掩護下重新消失了,這一次他沒有任何殺意外放,整個人就像不存在了一樣,這證明他對於面前的皮皮,也打算下殺手了。

對此,皮皮只是不屑的笑著,他雙手攤開,一副任由二人攻擊的樣子,從他的言行中,根本沒有把二人當過一回事。

「咔~」隨著一道雷音響起,只見張雨桐身邊那環繞這得雷電突然扭動起來,化作一條雷龍,向著皮皮咆哮著撲去。

同時,張雨桐手印迅速變化,就在雷龍即將到達皮皮身前時,四根雷霆所化的柱子從皮皮身邊衝天而起。這四根宛如天柱一般的雷霆,在鑽出后。直接在皮皮正上方處交匯,接著無數雷霆從四根雷柱交匯的地方灑下,宛如雷霆的瀑布傾斜而下,封住了皮皮所有閃避的路線。

這時,雷龍也已經衝到了皮皮面前,面對避無可避的皮皮,雷龍咆哮的撞了上去,頓時大地碎裂,雷電所過之處,房屋坍塌爆裂,只是一個碰撞,周圍百米內的所有建築全都損毀,無一倖免。

第一輪攻擊完,張雨桐並沒有絲毫停頓,反而手中繼續變換著,無數雷霆在她的操控下將之前雷電所肆虐過的地區鋪滿,形成雷域。


此時的雷域相比張雨桐往常所施展的,要小很多,但是威勢卻是數倍的增長。肉眼可見的雷霆,鋪滿地面,就如淺灘的水面。

做完這一切后,張雨桐才稍稍停歇了一下,深吸了口氣,為自己這一連串的動作做一個調整。

這時,皮皮身上的雷霆也漸漸散去,露出了兩隻包裹著的瑩白色光羽。在雷霆散去后,光羽緩緩打開,露出了其中的皮皮。

皮皮臉上依舊帶著那不溫不火的笑容,張雨桐的攻擊竟然沒給他造成絲毫損傷。

「雨桐,早就跟你說過,你的雷霆太過渙散,不夠凝聚,既浪費法力,又毫無作用。」皮皮淡漠的看著張雨桐,同時給予著後者評判。

「哼。」張雨桐冷哼一聲,雙手同時做出虛拖的姿勢,下一刻,原本還是淺灘的雷海,隨著她的動作開始漲潮,一瞬間便將皮皮淹沒了。

見狀,皮皮也是眉毛一挑,一道白色光膜將他護在其中。

此時的雷域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引雷,作為張雨桐其他招數的增幅與前置,而是真正展現了領域的威力。那萬千雷電,雖然不具有很強的攻擊能力,但卻無時無刻在像皮皮發動著攻擊,那些雷霆拚命的撕扯著皮皮放出的光膜,就像無數蛀蟲一般啃噬著。

與此同時,張雨桐也落在了雷海之上,當她腳面碰觸到雷霆的時候,整個人竟然也化作一道雷霆融入了其中,整個雷域中都不見了張雨桐的身影,反過來說,在雷域中的張雨桐,也無處不在。

… 見狀,皮皮眉毛一挑,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想法很好…」緊接著皮皮話鋒一轉:「不過太稚嫩!」話音落下的同時,皮皮手掌如刀,向著左側橫劈出去,一道白色的光刃從他手中迸發而出,光刃所過,雷電就像遇見了剋星一般,竟然自動退避而開,而當雷電分開時,張雨桐的身影也從中出現。

見皮皮一擊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張雨桐也是一驚,但卻並未慌亂,雙手一合,只見被光刃劈開的雷霆停止了退去,瞬間反涌而歸。雷霆在沾染道那光刃的時候,發出刺耳的摩擦聲,並且隨著聲音的響起逐漸被消融,但即便如此,這些雷霆依舊像撲火的飛蛾,毫無畏懼的向著光刃纏繞而去。

光刃在距離張雨桐還不到三寸的時候,終於被雷霆所止住,不過饒是如此,張雨桐額頭上也出現了細密的汗珠。剛才那一擊,讓她對於皮皮心有餘悸。以往二人的交手也不是沒有過,但卻從來沒有讓張雨桐感覺到與對方會有如此大的差距,而且看皮皮的樣子,也只是十分隨意的一擊,如果對方用出全力的話,自己還能否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