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隨着蔗糖產量的持續增多,朱平安把糖廠與他的食品加工廠徹底的結合起來,依賴着他的食品加工廠這些年來做出來的品牌效應,很快就打響了名頭,先是在東北做大做強,然後南下華北攻城略地。

但朱平安的大連糖業公司在高速發展了幾年之後也遇到了當初海南糖業集團所遇到的問題,發展到一瓶頸了,而憑着朱平安和葛二的力量,又實在沒辦法把大連糖業公司從全國一流提升到頂級去。

冷酷總裁,放馬過來 又因爲北方糖業的體積要小於南方的糖業總體量,相對於整個本土市場來說,朱平安的大連糖業公司的份量要比李氏旗下的海南糖業集團小上一些,後者如能佔據全國的十分之一,那麼大連就是1/12、1/15的程度。

雖然比起整體的綜合實力,北方糖業集團是後起之秀,不管是本身的體積,還是他們背後的靠山們,都要比之南方的同行遜色很多,但這種事不談判是誰也‘強吃’不下誰的。因爲他們勾結陳聰那一支的成本實在太低廉了,不說把公司賣給陳繼卿、陳繼功,只要組成聯合公司,甚至是隻要交給他們一個銷售網,那一切就ok了。

古巴島和更名爲海地島的西班牙島都十分適合甘蔗的生長,那裏的土地營養肥沃,不需要如陳漢這邊的土地那樣年年都需要細心呵護,揮灑肥料。生產成本要比陳漢這兒的低廉很多,加之那兒的甘蔗品質非常之好,這在某種程度上也大大減低了蔗糖的成本。所以,遙遠的海路並不是一個令人生畏的旅途,就算加上足夠多的運輸費用,以蔗糖的價格,來自宋國和彭國的蔗糖也能狂猛的衝擊內地的糖類市場……

兄弟鬩於牆外禦其侮麼。

朱家之所以能起家,朱平安的小舅子葛二在中間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而作爲一名對陳家皇朝赤膽忠心的老臣,葛二多少年前就對美洲實力的不斷擴張而感到擔憂。

加勒比海那也是屬於美洲。

對於本土的糖業公司要‘抵抗’美洲蔗糖的‘進攻’,葛二幾乎沒怎麼考慮就選擇了贊同。然後對小舅子的話十分重視的朱平安也選擇了贊同,甚至還主動的聯繫起了不少朋友。

可以說這次南北糖業公司企業的大會盟,葛二在裏頭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陳鳴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忍不住笑了。這才哪到哪啊。就算後世的古巴被成爲世界的蜜罐,現在的古巴還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

古巴在後世的糖類產量可以達到7、800萬噸的,出口年年能達到600萬噸以上。比現在整個世界的糖類產量都要高很多。

而現在纔多少呢?

原時空的古巴在西班牙全力發展蔗糖產業後,在19世紀的六十年代,才把古巴的糖產量提升到550000噸,從他們在海地爆發戰爭之後開始着手發展蔗糖產業,整整七十年的時間纔有瞭如此的規模。

現在,古巴島成爲了宋國,陳鳴相信古巴的蔗糖產量達到550000噸的時候肯定會比原時空大大的提早,但再提早也要有個度,人力很強大,可人力有時盡,機械的發展纔是古巴蔗糖產業的關鍵。

原時空裏,在古巴被掌握在西班牙人的手中時,這兒的蔗糖產量從來沒有超過100萬噸。但是1898年美西戰爭結束之後,美國人大手筆的向古巴投入了海量資金,收購一切可以收購的種植園,逐漸形成了以大生產爲特點的現代化甘蔗種植園,並使零星種植甘蔗的小農紛紛破產,土地日趨集中,甘蔗種植範圍由西部各省沿着紅土平原逐漸向東部更廣闊的地帶擴展。

美國興修了一批灌溉設施,使海拔不足100米的低地普遍種植甘蔗,蔗田面積佔全國耕地60%以上。於是美國的糖業公司就變成了一個可怕的怪物。他們擁有一個個大型榨糖廠,擁有大量的蔗田,而且加工自耕農與佃農的甘蔗,從中獲取利潤。爲了使甘蔗迅速運往糖廠,還建設許多鐵路專用線。至1958年止,共鋪窄軌鐵路9500公里,佔全國鐵路線的2/3,並使古巴成爲拉美鐵路網最稠密的國家之一。

是這些現代化的科學手段才把古巴的蔗糖產量推向了一個可怕的高峯。就那麼大的一個小國,竟然能生產出近千萬噸的蔗糖。

古巴就是在21世紀走過了十多年後,人口也才達到1000萬出頭。

……

陳鳴讓情報部門繼續盯着這場南北糖業大會,他的主要精力還是看着印度馬拉塔人的選擇以及大西北的戰局發展,然後一些消息就陸陸續續的傳來了。

比如說朱家對伍秉鑑低頭了,這很正常。伍秉鑑背後靠的是李氏,而李氏又是陳鼎的舅舅,就算他們在‘百畝農場計劃’上當了‘叛徒’,引起了很多未就藩的藩國和屬國的怨氣,但李家的發展速度依舊很快很快。中國有那麼多的人,多了是願意捧他們腳的人。

葛二之所以派住朱誠悄悄趕來上海與伍秉鑑碰面,這完全是想從伍秉鑑這裏探探‘口風’,也好讓自己在參加會盟之間心裏有個底。

雖然兩邊的條件早在倆月之前就遞給了彼此,但誰都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利益麼。

葛二在信裏說,他打聽到了某個不知道真假的消息,九州商會有可能大筆貸款給古巴和海地的蔗糖產業,可是伍秉鑑卻對此嗤之以鼻。

他非常清楚,葛二肯定是從某個‘大人物’那裏得到了這個消息,甚至這消息有可能就是那個‘大人物’本人說的。但是在伍秉鑑的角度來看這是不可能的。

陳繼卿和陳繼功與皇室的關係是很近,但再近也近不過孩子,高家、黃家,與皇帝的關係同樣近。

不患寡而患不均。九州商會拿錢借給了陳家兄弟,那是不是也要拿錢借給其他的國家啊?

而九州商會雖然超級有錢,可在國家的層次上,它的錢又能‘貸’的起幾人?

九州商會不是國家銀行。

雖然從某個角度來看,貸款給宋國和彭國,那真的是很優質的良產。

陳鳴爲什麼對國內事務不感興趣了?那很大原因就是因爲此。國內的爭鬥,那鬥來鬥去都是自己人,還都是在他規定的範圍範疇之內,這未免太無趣了。

陳鳴是國內事務的主宰者,那他就像一場大型遊戲裏的超級g,再大型的遊戲,再多的npc,對他又能有個鳥的吸引力呢。

“陛下,西北急報……”宮殿外傳來了侍從緊張的聲音。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就在陳漢內部和外部發生了那麼多事兒的時候,阿斯特拉罕的戰鬥終於分出了勝負。

俄軍在強大的炮火支援下,一個個少將、中將甚至是上將都親自帶領的部隊輪番向國防軍陣地猛攻。雖然讓某些陣地上險情迭起,但是俄國人始終未能取的突破性的進展。

當然,巴格拉季昂的確把炮彈送到了阿斯特拉罕的要塞之內,但那不是來自陸地,而是來自伏爾加河。從察裏津順流而下的俄裏海艦隊戰船,在阿斯特拉罕戰役的中後段裏,經常出現在阿斯特拉罕要塞外的水面上,甚至是突襲到裏海。要知道阿斯特拉罕這座城市兼要塞,就立在裏海水岸邊。到了21世紀,裏海水位大幅度下降,阿斯特拉罕距離裏海水域也只有短短的二百米。

所以,裏海艦隊的戰船在出現在阿斯特拉罕城外的時候,第一天就直接突破了陳漢戰艦的阻撓進入了裏海,然後炮轟阿斯特拉罕。

以至於陳漢方面不得不把更多戰船緊急的調往阿斯特拉罕。

陳威已經習慣了在戰鬥打響之後,副官滿面春風地跑來向他報告可喜的戰果。可是在這場戰鬥裏,卻是進攻/突擊/反擊失敗的消息頻頻傳來,各部接二連三地請求增援。

若是像以前的歷次戰役那樣對西班牙,陳威也就把預備隊派出去增援了。但是此時此刻,他卻舉棋不定,猶豫再三了。對於潘昶等派增援部隊的請求,他好多次都遲遲未予答覆,只是踱來踱去的沉思。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了派出預備隊,很快就又改變主意了。在他心目中,這場戰鬥已經不是出動預備隊就能贏下來的戰鬥了。

俄國人的勇氣和韌勁,在這場戰鬥裏表現的無與倫比。

陳威也沒有像往常那樣在作戰期間遷移自己的指揮所,更沒有深入前線觀察戰況。

不是他變得怯懦了,而是那樣做的危險性太大。作爲這場戰鬥的總指揮,他的人身安全關係着整個戰事,關係着十幾萬將士的性命。

整個對俄作戰的總參謀長沈世英倒是上過一次前線,結果已經有二十年沒受過傷的沈上將是走着上前線,躺着被擡回來的。

昨天夜裏,陳威還跟他討論這場戰鬥的前景。

現在他問道:“老沈,前面的情況怎樣?”

“是不是應該把禁衛一師派上去?”

“別,千萬別,別把這支精銳給毀掉了!”

禁衛一師是皇帝的心尖寶貝,可別浪費在一次次的防禦和衝擊上。

在沈世英親臨前線的這一段時間裏,他就親眼看到了俄軍一次又一次地向國防軍陣地發起猛攻,而守軍也一次次的向俄軍發起反衝鋒。前線士兵傷亡慘重,能堅持作戰的人數越來越少,但他們還是英勇地擊退了俄軍的一次次進攻。

以國防軍爲主體,七汗國的步騎兵做附庸的模式,在這場戰鬥中贏來了最大的考驗。七汗國的軍隊現在是越來越弱,他們被嚴峻的傷亡和殘酷的戰鬥給嚇住了。

不管是步騎兵,在這場戰鬥中的表現都是一日不如一日。這也讓國防軍不得不承擔起更大的負擔來。

沈世英之所以受傷,是因爲對面的俄軍糾集起了至少兩千士兵,以滿天星辰一般的散亂陣型向着國防軍一段陣地發起第四次衝鋒的時候,沈世英被一顆流彈打中了大腿。

不過這是沈世英自找的。

俄軍衝鋒的時候,守軍當然是以密集的火力去阻擊他們,但俄軍士兵在槍林彈雨中表現出了一種大無畏的精神,上下官兵則全然不顧巨大的犧牲,踏着戰友的屍體,一步步向陣地逼近。

沈世英雖然處在敵人的位置上,卻也不能不稱讚他們一聲好樣的。然後他主動的向前移動了自己的觀察位置,他是參謀長麼,對於軍隊的戰鬥意志、戰鬥勇氣是很關注的,他想更真實的瞭解一下俄軍,這對日後他估算俄軍的戰爭實力有着一定的幫助。

沈世英的年齡已經不小了。當初在美洲第二次打西班牙的時候,他還正當壯年,而現在他已經是花甲老人了。這一場戰鬥後,沈世英就要退出一線的指揮崗位了,總參謀長的位置就是給他預備的。

還有魏寶成、陳威這些人,也都要退居二線了。

他們這一波中年紀最小的潘昶會接替魏寶成的位置,然後大量的軍中新銳就開始更新換代了。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那就是如此。

而就阿斯特拉罕這整場戰役上看,沈世英的受傷自然是一個意外,可也是戰爭的轉折點。自從沈世英受傷之後,俄軍的攻勢就一日比一日下挫,反倒是裏海艦隊的戰船在伏爾加河口處跟陳漢方面的裏海水師是大打出手。

陳威判定出俄軍力量已經耗盡,現在就是他轉守爲攻的時候。然後就是俄國人的防線上一片血雨腥風了。

但是俄軍的防線修築的也很有質量,想要從正面衝擊這條防線,那是要有着很大的犧牲做準備的。

而且必須切斷俄國人便利的水上運輸,從俄軍後方源源不斷地運到的後勤補給,會給陳威的反擊作戰帶來巨大的威脅。而且控制了伏爾加河後,國防軍也可以從後方包抄俄軍,切斷他們的陸路通道,最後就是不打也能把他們給困死。

現在陳威向陳鳴求援了,一是需要更多的兵力,哪怕是七汗國的軍隊;二是需要更多的戰船,要想盡快的拿下這一戰,又儘可能小的付出代價,就必須把俄國人的裏海艦隊給懟消掉。

陳鳴收到求援之後,沒做什麼猶豫,很快就決定向陳威增派十萬軍隊。其中五萬人是七汗國的騎兵,另外五萬人則是西北軍區的兩個整編師。

後者會非常高興的。作爲中國本土上最大的兩個甲等軍區之一,另一個是金陵軍區,西北軍區的步騎炮各兵種總兵力達到了三十萬人。算上後勤和工兵、醫療、警衛等兵力,整個西北軍區不下三十五萬。

如此龐大的一支軍隊在過去的戰爭中,動員力量還不到一半,實際投入兵力更是隻有兩成,從南京萬里迢迢調到西北戰場上的禁衛一師,雖然不是全師都到了,但也有一半的兵力。 一響貪歡:誤惹首富大人 加上從蒙古地區調來的騎兵部隊,他們分走了十萬大軍中的三成比例。

現在兩個整編師也不過是五萬人,對於西北軍區來說是小菜一碟。

甚至陳鳴敢打包票,做多三兩天,西北軍區的請戰書就會遞到他的手上,第二批出動的軍隊建制可能西北軍區內部裏就都已經商量妥當了。

就在陳鳴被西北戰區的新軍情給吸引去戰鬥力的時候,高加索戰場上也有了新的變動。

因爲奧斯曼人在亞速海的登陸而勝面大增的國防軍,遭遇到了新的麻煩。

普拉托夫似乎被艱難的困局激發出了更強的能量,人在面臨絕境的時候不是認命等死,就是大爆發。普拉托夫顯然是後者!

他的用兵更加靈活靈動了,膽大妄爲的對哈奇馬斯公國、巴庫巴公國擅自展開了直接進攻,這些小國都是波斯的屬國,這可是在主動招惹了波斯這個並不弱小的國家啊。但也正是這一招,爲俄軍打開了新的局面。

這大大的攪亂了陳漢軍隊的後勤補給。

因爲陳漢包圍弗拉季高加索要塞的幾萬軍隊,後勤補給全都依賴於哈奇馬斯和巴庫,以及他們背後的波斯。

雖然這讓陳漢支付了一大筆錢給了他們,卻省時省力了。

普拉托夫帶領的哥薩克對高加索地區的騷擾很成功。情報很快就報到了魏寶成的手中。

在‘高加索山脈以南地區受到哥薩克的突襲’這一情報從產生到認知,再到當地的巴庫、哈奇馬斯的守軍反擊失利,覈實戰報後他們是不得不向弗拉季高加索要塞下的鄧雲求援,然後戰報迅速由鄧雲發到了魏寶成的手中,一共用去了三天的時間。在這三天的時間裏,超過三千的哥薩克騎兵已經從巴庫公國的土地上經過,殺到了納希切萬公國了。

納希切萬位於歐洲外高加索南部,北鄰亞美尼亞,也就是奧斯曼,南臨波斯,作爲一個附庸于波斯王國的半獨立小國,已經存在很多年了。

雖然奧斯曼人和俄羅斯在黑海爆發了大戰,但他們在高加索地區的戰鬥卻規模要小得多。而且更多的圍繞着亞美尼亞和格魯吉亞兩地在交戰。

幾千名哥薩克突然的出現在了納希切萬,出現在看亞美尼亞的後方,也就是奧斯曼的後方,這對亞美尼亞的奧斯曼軍隊可是一種威脅。

並且從巴庫拉一條橫線連通納希切萬,這條線就幾乎把波斯與陳漢軍隊的陸路聯繫給隔斷了。

最主要的是,這些高加索小國的人口稀少,軍隊數量稀少,幾千名哥薩克對於他們已經是巨大的威脅了。就好比巴庫,沒有外在因素的話,普拉托夫手下的這些俄軍都有可能打破了巴庫城。

但普拉托夫的這一破釜沉舟式的舉動這會給波斯對俄宣戰的藉口的,更重要的意義卻是在震懾了高加索南部的這些小公國,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各個公國的軍隊紛紛回撤重要城市據守,交通受阻,聯繫受阻,整體的運轉和流通都陷入靜止了。

這當然會影響到了陳漢軍隊的後勤補給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高加索,巴庫公國某城某地。

此刻正當中午,這個平凡的小村落裏,各家各戶的房頂都冒着炊煙。雖然有消息說哥薩克殺過來了,可村中百姓心想,咱這地方離着戰場上千裏地呢,哥薩克就是全都插着翅膀也飛不來啊。

村外,幾個八九歲的小孩正互相追逐嬉戲,一個年輕的母親站在村頭呼喚着孩子吃飯。可小孩都好玩,充耳不聞,母親急了,大聲呵斥着,同時邁開腳步上前揪住一個七八歲孩子的耳朵就往家裏拖。忽然聽到背後傳來急促的馬蹄聲,她回頭一看,只見一彪騎兵飛馳而來,他們穿着黑衣服,彷彿是一片黑雲。

母親不知道這是哪兒的軍隊,但是出於對軍隊的畏懼,她急忙扯起兒子就往村子裏去。可沒走幾步,所有人耳朵裏都聽到了一聲清脆的槍響。母子倆都嚇了一跳,回頭看去,直駭得這對母子腿腳都發軟了,因爲他們看到了死人。

剛纔還笑嘻嘻的跟自己兒子打鬧的伊利哈姆已經一動不動的躺在了地上,腦殼被掀飛了一般,鮮血跟水流一樣把身下的土地全部染紅,母子二人都面如死灰! 祭情思 那還玩耍的幾個孩子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傻了,立原地一動不動!

“快跑! 絕處逢愛 跑啊!”

還是母親反應的快,她急得大喊,同時抓着兒子的手,用盡全力的往斜下的田地裏跑。

她怕極了,她要尋找一處躲避的地方,潛意思裏的害怕和恐懼讓她不假思索的撲向路下的田地,而不是順着道路繼續往村子裏逃。

身後又響起了清脆的槍聲,兒子雙腿一軟,整個人都撲倒在了地上。母親嚇的魂兒都飛了,只以爲兒子捱了槍子,但隨即就發現兒子是被嚇的了。

母親一邊把兒子拉起來,另一邊回頭看了一下那些騎兵,扭回頭來,臉上全是痛苦的表情。因爲又一個孩子被槍子打中了後背,整個人撲倒在地上,但明顯人還沒立刻死去,還在抽搐着,鮮血迅速的在他的身下染紅了一大片。

母親抓着兒子鑽進了村頭的玉米地裏,她並不是聰明,知道回到村子裏也難逃厄運,而是被騎兵的開槍徹底嚇傻了,一心只想着找個地方躲躲。

西曆六月份的玉米地顯然能藏着母子倆,雖然那片玉米地的面積不是很大,但這羣殺來的騎兵應該是沒多餘的時間來對付她倆的。

母子倆躲到了玉米地後這才鬆了一口氣,她們的運氣很好,那些騎兵從頭到尾的都沒有朝她倆開槍。<>稍微的鎮定了一些,理智回到了母親的大腦,母子倆透過玉米地的縫隙朝外觀察,倆人突然的一聲尖叫,母親更是急忙掩住孩子的眼睛!

這是一羣惡魔!

這些該死的騎兵竟然直接從那個後背捱了一槍但又沒有立刻死去的小孩身上踏過去。

馬蹄之下啊,鮮血飛濺……

“甘巴爾……”兒子呼叫着小夥伴的名字,眼睛還緊緊地被母親捂住,整個埋頭在母親懷裏。

撞過來了!

疾馳的駿馬無情的撞上了兩個只知道順着道路往村子裏,往家中奔跑的孩子,兩個可憐的孩子,被疾整奔飛來的戰馬撞得直飛出去,連叫都沒叫出來一聲!母親被嚇壞了,如果她不是拉着自己兒子躲進了玉米地,那麼等待她倆的命運也必將是死亡。

哥薩克騎兵看也沒看玉米地一眼,他們不是沒看到有人逃進了玉米地,但現在顯然不是料理這個的時候,他們需要以最快的速度‘統治’整個村落。

高加索地區雖然人口不多,但這兒民風很彪悍,每一個村子裏都有獵槍,可不能讓這個村子的男性組織起來,所以他們沒時間在玉米地耽擱。

當這隊騎兵打馬從玉米地前穿過的時候,母親嚇的兩腿鬆軟的蹲坐在地上,緊緊的摟着孩子,在心中默默祈求着真神的保佑。

萬幸,這些該下火獄的惡魔沒有發現她們。

但是這個時候的村子裏已經亂成了一團,村外突入而來的槍聲讓很多人都意識到不妙。

“俄國人來了,哥薩克來啦!”村中喊聲四起,家家戶戶大門洞開,驚慌失措的男女老少倉皇竄出。可等待他們的,不是一擊斃命的槍彈,就是呼嘯而至的軍刀。

那隊騎兵中,一人勒停戰馬,手持着哥薩克軍刀,大聲呼喝着。

他看着村子裏的男女老少的眼神,那就不像是看待同類,而是在看一羣待宰的羔羊。

隨着他的吶喊,哥薩克騎兵開始兵分兩路,一路是追殺外頭的村民,另一路是三五成羣的手持刀槍闖入農戶家中,那隻要是家中還有人的,就少不了要有一番人間慘劇上演。

想要製造出最大的影響力,哥薩克們就要殺的最狠,乾的最絕,最毒。<>

這樣,他們巨大的恐嚇力纔會把更多的高加索人嚇的向南逃難。

……

土壤早已成了紅褐色,鮮血無法凝固,上空的陰霾無法散開,偶爾看見的斷枝上掛着早已辨認不出的肢體部位。不久前還充斥在這裏的廝殺聲、呼喊聲、槍炮聲消失了,卻讓此時的寂靜顯得無比猙獰。一切都消失了,一切生機。

那些披着黑色披風的死神離開了這座被血腥沾滿大地的小鎮,空氣中散發着濃烈的血腥氣,風兒,吹都不能把它吹散。

哥薩克已經開啓了自己的血腥的殺戮,死亡的陰影徹底籠罩住了整個高加索。

兩個月前,陳漢也是以殺戮和威懾嚇的數以十萬的俄羅斯,倉皇不已的逃離了家園。而現在的俄國人,那也是在用殺戮和震懾,嚇的整個高加索惶恐不安。

波斯境內在很短的時間裏就進入了好幾萬難民。至於巴庫、哈奇馬斯、納希切萬等高加索小國,各自的國都和有限的幾個重要城鎮裏,那可以說個個都人滿爲患。

西曆的六月裏,已經是夏收的集結了。哥薩克除了殺人放火外,還大規模的破壞城鎮,焚燒田地裏的糧食作物,可以說普拉托夫用了五千哥薩克都不到的兵力,在俄羅斯與巴庫、哈奇馬斯、納希切萬等高加索小國間結下血仇的同時,也確確實實的拖延了弗拉季高加索要塞外的鄧雲部大軍。

普拉托夫把整個高加索攪成了一團亂麻,五千哥薩克騎兵,真正的實力可能僅僅是抵得了一個小國,但他們在將矛頭對準了民間之後,其所產生的破壞力是無與倫比的。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高加索地區一共有二十六七個城鎮被毀,上百個村莊被滅,遇害各國的人口數簡單統計一下,沒有十萬也有七八萬。外加數十萬畝、百萬畝的小麥被一把火燒的精光……

不管是民生還是社會秩序,他們都產生了無與倫比的破壞力。

就算是波斯王國,都不可能抽調軍隊北上,而第一要做的是驅除、遏制哥薩克的猖獗活動,恢復、重建各個屬國的社會秩序,賑濟難民,恢復生計,他們的損失大了!

普拉托夫的舉動把亞歷山大一世都震撼了,哥薩克對平民的殘酷手段讓俄羅斯‘野蠻’的形象幾乎在全世界人民的心中被定型。

但普拉托夫卻理由十足,如果俄羅斯保不住高加索北部,那麼佔領這片地區的肯定是中國人的那些走狗,甚至一些地方會成爲中國的飛地——比如西海。<>

或者蒙古人會多佔領一些,或許哈薩克人會跑來分上一杯羹,可是好處絕對輪不到巴庫、哈奇馬斯這些小國和波斯來享用,甚至他們之間還會很快就從朋友轉變成敵人。

在普拉托夫的心目中,沒人會抗拒嘴邊的肥肉的。

波斯王國的弱小和中國人的強大,兩者間是兔子和大象的差距,大象是不會因爲兔子的意志而停下自己的腳步的。

那麼一來,自己摧沒摧殘高加索的小公國還有什麼關係呢?日後保不準俄羅斯還會成爲他們的友好國家呢。

而要是這一戰最終的勝利屬於俄羅斯,高加索的這些小公國就更屁都不是了。這些獨立或半獨立的小公國,那就是俄羅斯下一步的吞併對象。

癡纏:小東西,別想逃 要不是波斯有中國人的撐腰,後者給波斯交易了很多現代槍炮,在上個世紀末,俄羅斯的意志就已經跨越高加索了。

……

俄軍對巴庫、哈奇馬斯等公國的突襲震驚了整個高加索,也一定程度上對高加索漢軍的軍需供給造成了影響,普拉托夫很清楚自己的舉動給陳漢、波斯都製造了不小的麻煩。但普拉托夫更清楚自己這不顧一切的一擊,也只能短暫的擾亂陳漢軍隊的運輸線。當大量的波斯軍隊進入高加索之後,哥薩克人的好日子也就會結束了。

所以他必須從根本上改變這一切。

他要給波斯人制造出更大的麻煩,讓他們沒時間來顧及俄羅斯。普拉托夫最終想出的辦法是什麼呢?很簡單,燒殺搶掠!

現在,普拉托夫做到了自己希望做到的。

……

“命令王善,做好舍基的防禦,一定要守好薩穆爾河和巴扎爾迪聚山。不得命令,不需後撤。”

那地方要是再被哥薩克突進去了,巴庫就又要哭天抹淚了。

在參謀們都還沒形成統一意見的時候,鄧雲乾綱獨斷,直接下達了軍令。命令一個整編團迅速向着巴庫增援,同時下令手下的一個騎兵團會合哈薩克騎兵,全力絞殺哥薩克騎兵。

普拉托夫的哥薩克總共也不過8000人,就算加上一些俄羅斯的民兵,那也頂多萬人。現在還處於分散狀態,只要己方的騎兵能夠趕上,大膽的進擊,未嘗不能贏個開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