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頂尖高手還是有的。這也是多年下來南宮家一個個覬覦我們鐵峰山而一直沒有出手的緣故。

畢竟,頂尖高手是不好滅殺的。只要能脫身出來,對任何一個大勢力都將是大麻煩。」鐵靜說道。

唐春展開了八對翅膀,風雷滾滾而去,那速度相當的驚人。估計半天時間就能到達牛角河了。

幾個時辰過後牛角河終於在望,此河彎彎的就像是一隻巨大的牛角。

浪花翻騰起足有幾十丈高,一條滔滔大河。

唐春一鼓作氣撲向了牛角河,不過,就在這時候。

龍眸居然一跳,這是龍眸在示警。唐春趕緊往後一個倒轉倒飛而去。

不過,空中一聲冷笑。牛角河狂浪突然詭異的全都翻卷著形成一條河帶子卷向了唐春。


往生一拳帶著毀天滅地的雷煞之罡砸了過去,轟然一聲。那帶狀的河只是晃了晃居然無法剖開道路打出一條脫身之道。

唐春一個側轉,幾對翅膀往外一鏟。一道巨大的閃電劃過長空劈向了河帶子。

滋地一聲,那般恐怕的閃電全部給河帶子吸收了進去。

而整條河翻騰著已經把唐春包裹於其間,頓時,唐春感覺好像掉進了幾十級的颶風浪潮之中連身形都無法控制住了。

此刻,唐春才發現。在帶狀河的頂端站著一個白髮白須老者。

此人長相跟南宮笑居然有著幾分相似,唐春明白了,此人應該就是黑輪嘴裡的南宮霸雲了,傳說中的道境強者。

「小兒,你還能逃走的話我們南宮家這門要倒著立了。」南宮霸雲冷冷盯著唐春。

唐春沒二話,跟窮霸融合在了一起。

窮奇法相顯身,來世一掌撐起足有百丈方圓攻擊向了前方的河帶。

「收!」河帶子居然給拍得晃了晃,南宮霸雲一看也有些愣了一下,嘴裡一塊冷笑。一面青得透亮的蓮葉飛出來漲大到幾百丈方圓往下一壓。

頓時,風捲殘雲。牛角河整個給捲起壓向了唐春。

猶如給泰山壓住了似的,唐春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而且,蓮葉越收越緊。整個牛角河給南宮霸雲的高強術法摧動之下都快凝結成一個巨大的岩石了。

水凝結成了冰晶,唐春整個給禁固住了。


「南宮霸雲。黑輪是我老哥。」唐春拚力挪動之下出示了黑輪令牌。

「呵呵,黑輪是很強大。不過嘛,對於一個死人,黑輪又哪裡去知曉。」南宮霸雲只是愣了一下,爾後就是道道冷笑之下,蓮葉上青色煞光更旺。那是勒得更緊了。

「你只有一條路,認主,成為南宮府的丹師。」

「去你嗎滴認主。」唐春突然感覺黑輪給的令牌中一股強悍的能量沖入了自己身體之中。

瞬間布滿全身,火木兩道劍陣融成一把巨劍往冰上一戳。

轟隆一聲巨響,牛角河凝固成的冰晶帶子給這一劍戳出一個丈大的冰窟窿來。

而唐春往裡一衝像枚人形梭標沖了出去。

轟……


人是出來了。不過。南宮霸雲不愧是道境強者。那傢伙手中居然拿著一根青竹棍子往下一捧下去。

唐春感覺腦袋一震,眼冒金花。整個後背給一棍打得直接就裂開一道深深血槽。而整個人給這一棍劈到了百里開外狂撞入一座大山。

南宮霸雲陰笑著,手掌化形為一隻濤天巨爪抓了過來。

就在這時候,一座冰山撕裂了空間旋轉著狂砸過來。

卟地一聲。南宮霸雲的護身罡光硬是給冰山撞得龜裂開去。

而南宮霸雲來不及抓唐春了。飛退到了百里開外。

他盯著空中那座在太陽光底下發出奪目晶光的冰山咬牙道:「鐵東空。來了都來了還鬼鬼崇崇躲在雲端里幹嘛?」

「南宮霸雲,鐵家跟南宮家從來井水不犯河水。你怎麼能滅殺我們南宮家長老。」空中冰山上站著一道黑色身影。一個削瘦臉老者。

「哼,那是因為你們家女婿搶了南宮笑的寶貝。」南宮霸雲哼道。

「我可是聽說是南宮笑自動奉送上去的。何來搶劫一說。」鐵東空冷笑道。

「放屁!南宮笑是南宮家第二強者。作為一個活了幾千年的有道德的強者,他會講謊話嗎?」南宮霸雲冷哼道。

「有些人滿口仁義道德,其實,背後乾的全是男盜女娼的偽君子。

老夫知道,你們覬覦鐵峰山已經多年了。現在要動手了是不是。

不過,只要有我鐵東空在的一天,你們就休想得逞。」鐵東空冷笑道。

「鐵峰山的人馬從此後就別再想出空天之城,我看你們還能嘎嘣多久。」南宮霸雲冷笑道。

「空天之城不是你南宮家的專屬品,對於你們霸佔傳送大陣多年下來島域內各大勢力都已經憤怒了。我鐵東空相信,總有一天,你們南宮家會毀滅在傳送大陣上的。」鐵東空說道。

兩個老傢伙再沒二話,在空中狠鬥了起來。

空中巨浪翻滾,冰山時隱時現。天地震顫,日月灰暗。

貌似,半斤八兩。

不過,滋啦一聲,傳來南宮霸雲一聲憤怒的吼叫道:「小兒,你必死。」

因為,仙劍大陣十把飛劍出來。早把唐春拋在腦後正與鐵東空苦戰的南宮霸雲背後護身罡光直接破裂。

而且,就連超級防護著的神蓮的蓮葉也直接戳穿。

爾後劍光直接劈在肉身上出現了三道深達骨頭的血槽。

就連內臟都破碎開了。雖說有蓮葉精華相助,但是,唐春的劍光之中含有雷屬性仙力以及千鬼船中可怕的死氣,那是不好複合。

見鮮血狂噴,內臟受傷,而鐵東空那恐怖的冰山再壓制過來。南宮霸雲拖著一條血帶子駕著一溜青光遠去了。

為了發出這一劍,唐春把黑輪給的另外一塊中品仙石當丹藥給用輪迴旋渦吞噬了才產生了如此大的威力。

「好樣的,不錯。」鐵東空贊道,老眼在審視著唐春。

這能擊傷南宮霸雲的如此年輕人,雖說是偷襲,但也是很恐怖的。

以前認為是交易,現在的鐵東空倒是有些認可起唐春這個鐵家女婿來了。(未完待續。。) 4更完畢,看你們的了。訂閱加月票!必須滴。

一天時間,唐春閃進了綠意天生鼎中恢復傷情。

因為唐老大身體中本來就有著相當多的生命能量,只要不是打得魂魄消散,肉身上的傷勢倒是好解決。

而鐵東空帶著唐春飛的。

「調集空天城強者圍住鐵峰山,出來一個滅一個。困也得困死鐵家人。還有,封閉傳送陣。」一回府,南宮霸雲就下達了命令。空天之城響起了尖利的號角聲。

不久,大批強者從四方八面趕往城主府廣場。

虛空之中一艘巨大的飛舟上,正閉目養神的黑輪突然睜開了眼。

老傢伙吶吶道,「怪事了,給那小了的令牌怎麼裂開了,難道發生了意外不成?」

想了想,黑輪雙手繁雜的打著了許多符文出來。

爾後往遠處一指戳去,而面前一個排球大的冰晶球上居然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影光。

而影光之中出現一根竹棍一把劈在了唐春身上,爾後畫面嘎然而止。

「紫金竹,難道是南宮家那老傢伙出手了不成?到底是為了什麼事居然能讓南宮霸雲親自出手?」黑輪吶吶著,又是一指點去,不久,一道意念透過島域直奔空天之城而去。

再不久,藥師學會的周會長感覺到了什麼馬上停止了煉丹快步到了一個冰晶球面前,一讀取——唐春有難。你給我馬上聯繫上他。

周會長馬上騰身而起消失在了空天之城。

「唉,老夫要回去救人。小子,你給我挨住就是了。如果真是南宮霸雲怎麼樣了你,我黑輪會為你討回公道的。誰敢蔑視我黑輪令牌都不成。」黑輪臉上閃過一絲冷凌。飛舟加快速度往雷魚島域而去。

一天後順利到達鐵峰山。

而鐵峰山全面戒嚴,護山大陣也全面的開啟了。那根本就是一個冰罩子似的。

這鐵峰山的確像個巨大的冰坨子高高矗立於雲端,高達幾萬丈。

鐵家打開了護山防陣,一進去,頓時,給唐春的感覺好像壓力增大。

只能以輕身提縱術滑行而無法飛行,龍眸睜開。發現空氣中存在著一絲絲的金色元素。而唐春感覺到了熟悉的味兒。

而且。這種感覺比單個小鼎給唐春的感覺更為明顯。

唐春可以肯定,這些金色元素應該是『火屬性』粒子。

當然,這些火屬性粒子並不是普通的火粒子。而是含有仙力的仙火粒子。

直到現在,唐春才可以肯定。鐵峰山上的鼎應該是屬於『火屬性』鼎而不是先前推測的金屬性鼎或雷屬性鼎。

因數仙火粒子質量太高。所以。給武者們帶來的壓力也是空前的大。

在這種仙火粒子籠罩之下連飛都飛不起來。鐵家人也只能選擇用輕功滑行。

不過。唐春有個怪異的感覺。既然此鼎主火,那為什麼如此威力強大的仙火都不能把鐵峰山上的冰雪融化掉還青山以原色?

難道鐵峰山上的冰雪也是有來頭的,而這些冰雪就是火鼎的剋星。是壓制此鼎的元素不成?

再一看。山腳下是綠樹成蔭,參天古樹遮位住了整個山座。百再往上走了幾千丈后就剩下皚皚白雪。

唐春一邊走一邊舒展開身體吸收著空中的火屬性仙氣。

這對於道神訣來講絕對是好事兒,能在如此自然的仙氣中修鍊。靠吸收仙石中的仙氣修鍊畢竟不如這種自然的仙脈出來的仙氣更為純潔一些。

估計是事先得到了什麼消息還是什麼,原本來道賀的賓朋們走了八成。就剩下鐵峰山鐵家最鐵的一些門派或世家還繼續呆在鐵峰山上。這年月誰也不傻,當炮灰誰也不會幹。

往上行了三萬丈后鐵家人停下了腳步,往上估計還有萬丈就到頂了。而此處卻是有一個巨大的平緩之地。方圓足有千里。

而在這處地方卻是綠樹叢叢,鳥語花香的。

應該是鐵家祖上用神通之術創造出來的花草世界。這裡溫度一下子升高了起來,猶如明媚的春天一般。

而中央住貯立著一座紅色岩石的巨大宮殿,這就是鐵家的『紅冰宮』。

聽說全是由萬年以上的紅色冰晶建設的,這種紅色冰晶中居然含有熱能量。走進去並不是冷冰冰的感覺。

此刻正是正午時分,艷陽高照下的冰宮炫麗多彩,猶如一座彩霞萬千的仙靈之地。

鐵家一些弟子正在宮殿外邊的樹叢中苦煉著武技。而一些來喝喜酒的賓朋們全都站在宮殿外邊曬太陽閑扯打屁。

這時,知道唐春一行人快到了。鐵家現任家主鐵天笑帶著鐵家一夥核心族人出來站在了廣場上。

而一些賓朋們一看,紛紛猜測是不是來了什麼大人物居然能讓鐵天笑親自帶族人恭迎。

因此,上千賓朋們全都湧上了廣場想一觀鐵家迎接的大人物是何方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