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又摸不準這位性情古怪的二皇子。

要知道,二皇子當初就是因為不受龍神管教,到處闖禍,最後把龍神給惹怒了,這才把他扔去人界歷練的。

現在從人界歷練歸來,說話更是沖人了。

白幽只能站在那裡,強笑著道歉,「二皇子教訓的是,抱歉,是我多嘴了。」

「你是多此一舉。沒別的事,我先走了!」

聞風實在是看不下去她的模樣,想到對方是頂著幽風的模樣,在這龍族裡橫行霸道,一旦她真的做了對龍族的壞事,最後壞的名聲還全部是幽風姐姐去承擔!

真是可惡!

這個白幽,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對方的。

不管說什麼,他都要揪出對方的破綻,然後讓父神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聞風拂袖離去,留下了白幽一個人站在那裡。

白幽望著聞風的背影,心裡也憋了一肚子的氣。

若不是她想從他的嘴裡打聽人界的情況,她才不會想著為他搭線,本想賣他一個人情的,結果現在倒好。

人情沒有賣出去,反倒是惹惱了這位小祖宗。

看來以後,她也只能徐徐圖之。

可惡的是,她來了龍族后,才知道,原來龍女想要去人界歷練,是需要經過龍神應允,才可以離開龍界。

反倒是龍子,可以任性的隨時去人界歷練。甚至龍子,擁有打開龍族門界的權力。這種男女區別,簡直根深蒂固。

她一直想要再去一趟人界,可是龍神卻是一直不允。然後給她指派了不少任務,就是讓她一直去忙活,根本沒有自己的時間去想別的。

人界,她真的很想回去啊。

白幽站在那裡握了握緊拳頭,咬咬銀牙,自言自語道:「等著瞧!」 幽風居。

白幽從紫龍殿回到了自己住處的時候,自顧自的倒了一杯熱茶,剛想喝,臉色微變,低聲喝道:「誰?給我出來!」

「幽風妹妹,你的實力突飛猛進啊。我這才剛來一會,只不過想看看你的容顏,結果那麼快就被你發現了,真不好玩!」

在那張竹制的床榻上,一個白衣美男子躺在了上面,臉上掛著笑容。

白幽看見對方的時候,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百卿,男女有別!你是白龍族族長的嫡子,你出現在我的住處,睡我的床榻,你什麼意思?」

「哎!我難得逃出來,就是為了見你一面,結果你就這麼對我的?幽風妹妹,你可別忘了,我們一出生的時候,可是訂了姻親的。

讓人發現我在你房間,不過就是讓我們二人成親罷了。幽風妹妹,我們在一起,是遲早的事。」

百卿笑得嫵媚眾生,他的身體一點都沒有離開床榻,笑言著與白幽說話。

白幽則是氣得不輕,她從來沒有想過要與他成親!

而且,她真的不知道幽風竟然會有一個自小訂下親事的未婚夫!

最重要的是,這個百卿雖然是笑嬉嬉的與自己說話,可是在她的內心裡,卻莫明的打鼓,因為她總覺得對方那雙眼睛,似乎早把她看透了。

而且,她扮作幽風混入龍族,早就與翼龍族長簽了契約,未來的她是要成為翼龍族長的夫人。

而她要做的,就是助翼龍族長成為下一任的龍神。

可是,現在百卿的存在,對於白幽而言,絕對是絆腳石。

所以,百卿的玩笑話,讓白幽有種想要抓狂的憤怒。

手中的茶杯,想也不想,直接朝百卿的方向砸了過去,「百卿!你給我滾!」

「嘖嘖!幽風妹妹,這就是你對待未婚夫的態度么?這一次我來紫龍嶺,可是來向龍神大人求娶的呢,你這樣的態度,讓我望而生畏啊。」

百卿單手接住了茶杯,臉上掛著笑意,也不嫌棄,一口抿盡了杯中的茶水,「茶不錯,趕明兒也給我來點吧,我帶回去泡來喝。」

「……」

白幽氣得不輕。

這個百卿,真的是讓她頭疼不已。

他是一個軟硬不吃的貨,她根本是無計可施!

而且,不管她的態度多麼的惡劣,百卿依舊是笑臉相迎,甚至不計較她的態度。

她真的是受夠了!

白幽深深吸了一口氣,認真的說道:「百卿,我們根本不合適。我們解除這訂親,可以嗎?」

「不合適?哪裡不合適了?我覺得我們挺合適的。」

百卿卻是一臉淺笑,緩緩的從床榻上坐了起來,然後看著面前的白幽,起身,一步步的走向她。

身材拔高的他,足足高了白幽整整一個頭。

百卿低首,與她的臉貼得極近,嘴角掛著冷笑,「你如今想與我解除訂親,無非就是想投入翼龍族長飛陌的懷裡。幽風妹妹,你的眼光不行啊,飛陌那老頭,都可以做你的父神了,你竟看上那樣的老頭?」 白幽被他擠兌的臉色十分難看,惡狠狠的瞪著他,「你跟蹤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

百卿站直了身子,施施然的坐在一旁,一手撐著下巴,「幽風妹妹,你這個秘密,要不要花點代價,然後讓我把這個秘密咽下去呢?」

「你想要什麼?」

白幽瞪著他,雙眼都要冒火了。

百卿會心一笑,「你我小時候去過一個地方,你一直說要給我看的神物。這樣吧,你把那神物交給我。」

「神物?什麼神物?」

白幽聽得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什麼情況。她怎麼可能知道這神物是什麼鬼?

而百卿兩手一攤,「這神物是什麼,這得問你了。反正,我只管看到神物。幽風妹妹,我只給你幾天的時意,如果你拿不到給我的話,那在紫龍神大壽那天,我可是會提咱們訂親之事,並且還會提你與飛陌那老頭的事哦!」

白幽恨得咬牙,但她卻不能生氣,只能恨恨的應了一聲,「好。我會在壽宴開始前,把東西交給你。」

「幽風妹妹真聽話。時候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

百卿將手中的茶杯擱在桌面,然後一臉淺笑,施施然的離開了幽風居。

在轉身離開的時候,百卿臉上的笑意,漸漸的散去,俊臉上全是寒霜。

幽風,你還是那個幽風嗎?

還是那個天真無邪的幽風嗎?

為什麼,自你去過人界后,就變得不再像你了!

我每次去你我經常偷偷幽會的地方等你,總是不再見著你。

你可知道,你要帶我去見的神物,其實不是什麼真的神物,而是你的秘密花園。

那處的花,是你親手種植的,這麼多年了,雜草叢生。

花兒殘敗,我簡直不敢相信,那會是你遺棄的——神物。

你曾說過,你最愛的就是神物里的花,可如今神物里的花,早已經不再有花的存在,有的只是野草。

幽風,你忘了我們以前的事。

忘了你對我的承諾么?

可是,為什麼在你的身上,我根本看不到你對我的眷戀?

從頭到腳,你全身都叫囂著討厭我,避我如蛇蠍!

幽風,你對我真的有如此厭惡嗎?

命中註定撿boss 那飛陌老頭有什麼好,竟讓你與他有了情感,若不是我無意撞見那天的事,我真不知道,你竟早已經背叛了我!

百卿俊臉崩得緊緊的,無人知曉,其實他現在的情況十分不妥。

他對幽風,無論如何都恨不起來。

但要他對幽風放棄,他又做不到。

青梅竹馬的感情,豈是說放手,就能放得了手?

而且,在他的眼裡,早已經把幽風當成自己的妻,自小的情誼,他如何割捨的下?

所以,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看著幽風被飛陌老頭奪走的!

幽風,你是我的,誰都不能把你從我身邊奪走!

百卿走後,白幽看著桌面上那隻被百卿喝過的茶杯,氣得抓狂,抓起杯子就狠狠的砸在地上,「混蛋!」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未婚夫竟如此不簡單,怎麼會知道她與飛陌的事呢? 白幽在幽風居里,氣得頭都快炸了。

可是,她真不知道百卿所說的神物是什麼東西。

而她絞盡腦汁,也回想不起百卿會與幽風有什麼樣的深厚感情。

白幽雖然殺了幽風,奪龍珠,吞龍血,煉龍骨,龍化身的偽裝成幽風,但是她畢竟不是真的幽風。

幽風與百卿的關係,也並不如大家所見那樣只是訂親后,再無往來。

相反,他們二人私下會偷偷相見。

幽風深愛著百卿,但又怕被紫龍神看出自己的心思,在離開龍族的時候,她刻意去了一個地方,把自己與百卿的所有過往記憶,都給封印在那裡。

她本來打算從人界歸來的時候,就會直接把這段記憶給恢復的。

結果,她這一去,再也回不來了。

於是,白幽這個替身,就直接頂替了幽風的身份回到了龍族。

前些年,百卿一直與白幽沒有任何往來。

直到最近幾年,因為白龍族長的身子有些老邁,結果百卿慢慢的就經常來找白幽。

言下之意,是想要白幽嫁給他。

白幽與翼龍族長飛陌本來就有了契約,她自然是不可能再嫁給百卿的。

所以這麼一來,她就一直拒絕百卿,然後想讓百卿提了退親。

可是,百卿一直不理會,我行我素。

加上,他那經常端著一張笑臉,讓白幽根本看不出他心裡在想什麼,也只能是作罷。

結果,今天百卿的話,讓白幽有些亂了方寸。

百卿知道自己與飛陌的關係!

這樣的事,絕對不能讓紫龍神知曉的,否則到時候倒霉的必然是自己。

飛陌在沒有達到自己的目標,是絕對不會助她一臂之力的!

所以,她不但不能向飛陌求助,還得盡全力去尋找百卿嘴裡說的「神物」。

白幽砸了杯子后,有些無力的坐在椅子上,認真的思索著神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

睚眥府。

聞風從紫龍殿歸來后,神情也是一臉臭著。

季邀月正在拿出一個葯鼎,看到他這樣的神情,有些微訝,「你這是怎麼了?誰惹你不爽了?」

「還不就是那個白幽!」

聞風抿嘴,沒好氣的噴道。

季邀月眨了眨眼,好聲好氣的詢問道:「白幽怎麼招惹你了?」

「她……算了,沒什麼。你把這葯鼎弄出來,是要煉藥么?」

聞風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直接轉移了話題。

季邀月點了點頭,「這段時間你不是要穩固境界么,打算給你煉些獸靈丹。當然也是為了給龍萱,還有小白煉製的。」

龍萱,聞風是知道的。

就是一頭黃金龍,是黑龍王、阿暖的女兒。

而這小白,聞風想了半天,有些沒反應過來,便問道:「小白是誰啊?」

一旁的星耀從葯鼎裡面跳了出來,單手叉腰看著聞風,然後伸出自己的右手腕,「看,這就是小白啊!你怎麼把它給忘了?」

「原來是它啊!我一時忘了!」

聞風恍然大悟,轉首看著一旁的季邀月,叮囑道:「你煉丹藥,別招來丹雷就可行,要不然整個龍族都會知曉我帶人類回來了。」 「放心吧,我有分寸。這是龍族之地,我自然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季邀月微微一笑,拍了拍身邊的葯鼎,「看我沒把神農鼎弄出來,就知道我沒有打算要煉製什麼難度超高的丹藥。」

聞風抽了抽嘴角,「你就算是拿出一口鐵鍋出來煉丹,我也會擔心的。你敢說,你用鐵鍋煉丹就不會招丹雷了嗎?」

「這……」

季邀月表示不能保證。

畢竟,有的時候,為了追求丹藥的質量,所以她還是很看重的。

她怎麼說也是丹神,怎麼能允許自己的手上出現那種劣質的丹藥呢?

聞風瞟了她一眼,「所以,我認為我提醒你不要弄出丹雷,是很有必要的。」

「行,我一定避開招引丹雷。」

季邀月點頭,接受了他的提醒。

星耀則是走到了聞風的面前,「你的臉色怎麼難看呢?你是受什麼氣了?」

「沒事。你們忙吧,我回去休息。」

聞風轉移了話題,轉身即走。

他的異樣,落入了季邀月的眼裡,但她沒有追上去詢問。

因為,她能感覺得出來,聞風此時更想要的是獨自靜靜。

既然如此,那倒不如自己把丹藥煉完,再拿著獸靈丹去尋他吧。

而且,之前聞風與九狐之間也鬧得有些不愉快。

聞風離開后,怕是遇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所以才會如此不爽吧。

目送著聞風的離去,她臉上掛上一抹輕笑。

而聞風回去自己的院子,他一進屋后,直挺挺的躺在床榻上,臉上的神色,一直是悶悶不樂的。

白幽那個賤人!

嘴那麼多做什麼,給他弄了一身的破事。

青龍族長的女兒,聞風當然知道她是誰,小的時候,他就是橫行霸道的存在。

而對方也是一個囂張的主,於是聞風自然與她打上交道了。

二人見面的時候,沒說不打架的。

當然,彼此之間有贏有輸。